微信号:woshipm

介绍:产品经理不再是一个单纯的职位,而是一种思维方式,这种思维是所有互联网人必备的,做互联网的人不能不懂产品,关注产品,改变生活.

付费视频聊天:视频社交的解药?

2018-10-12 07:45 迷路的威廉

作者:迷路的威廉

微信公众号:产品Lab(ID:championidea)

全文共 3445 字 3 图,阅读需要 8 分钟


———— / BEGIN / ————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岑参的诗句来形容最近社交领域,个人认为是最适合不过了。


一时之间社交似乎又焕发出了第二春,引来各大VC和大佬们的侧目,相关文章也是铺天盖地从各大平台迎面袭来,这一次社交产品又成了互联网行业的热点和宠儿。


威廉很讨厌蹭热点,蹭热点的人都是没有想法且懒惰的代表,都秉持着热点不蹭非君子的态度,所以我恨我自己。


不过这次我虽然聊的也是社交,但绝对不是在聊社交围猎某代人,孤独和社交的辩证关系之流,而是就产品的角度聊聊视频社交。


一、大行其道的视频社交


视频社交最早的雏形应该就是视频聊天了。


说起视频聊天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早在2002年QQ就上线了视频聊天功能,之后随着移动社交的出现,让视频聊天从电脑走向了手机等移动设备,其实很多移动社交产品当时就已经支持视频聊天功能了。


但就在2017年,随着Monkey在国外火了起来,基于实时视频聊天的社交类产品又仿佛迎来了春天,很多同类型的视频社交产品如雨后春笋般映入用户眼帘,眨眼间似乎有一个现象级的风口即将出现。


也就是在这一年的3月,陌生人社交霸主陌陌更换了全新彩色logo和Slogan,打出“视频社交,就在陌陌”的新主张,宣告陌生人社交进入了3.0时代,但之后陌陌关于视频社交的动作就杳无音信。


直到6月,喊了3个月口号的陌陌才拿出点货真价实的东西出来,在其7.8.2版本悄悄上线了“快聊”功能。


用户可以通过“快聊”可以随即匹配到陌生人进行1对1视频聊天,60秒的短暂聊天后可以决定是否延长视频时间……



Wait,这一切似乎看着很眼熟,用着那更是轻车熟路。这不是就是monkey或者tiki吗?


对!陌陌成功的在自身产品内百分百还原了其他产品的功能,没办法只能怪随机匹配视频聊天这类产品的业务逻辑过于简单,太好复制了。


毕竟俗话说的好“十个产品九个抄”,在抄袭上陌陌可不止一次吃到甜头。


2016年被称为中国移动互联网直播的元年,同年的4月,陌陌更新至6.7版本,把原有的“发现”tab改成了“直播”tab,标志着陌陌直播业务的正式上线。


正是依赖于直播,陌陌突破了用户增长和营收增长双乏力的瓶颈,迈上了新的台阶和纪元。随后,很多社交APP也都纷纷效仿把直播作为一个重要的“装机必备功能”,来实现用户增长和变现。


正所谓一招鲜吃遍天,既然都打起“视频社交”旗号了,那么COPY monkey,tiki那就更加顺理成章了。


但这一次的尝试,似乎没有按照陌陌预期的走法。


根据今年8月陌陌公布的第二季度财报显示:


二季度陌陌净营收达31.52亿元人民币(约4.943亿美元),净利润为8.94亿元人民币(约1.402亿美元),而视频直播业务收入26.21亿元(约4.11亿美元)同比增长了58%,占了总营收的83.15%。


虽然直播的本质并不是社交,但就数据而言,陌陌直播无疑是成功的,而“快聊”却在这一年的大浪淘沙中被打上了失败的标签,在陌陌应用内“快聊”模块也早已经悄然消失。


二、随机匹配陌生人视频社交的水土不服


头部产品的失败尝试总是具有代表性意义,快聊的失败也仅仅是随机匹配视频聊天产品温水煮青蛙现状的一个缩影。


直到今天,国内似乎没有一个同类型的产品能够被称之为成功的。


那么是什么让monkey之类的产品在国内发展的如此难受?


究其原因,我认为无外乎以下几点:


1. 文化差异


国内与国外用户本质上的差异在于文化观念——中国人的骨子里是内敛含蓄的,陌生人匹配视频聊天则显得过去直接把自己暴露在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眼前,自己的一举一动,甚至是一根突出的鼻毛都会在视频里展现出来,被对方看到,这是绝大多数用户难以去接受的。


虽然视频聊天很是刺激,但是一想到自己跟一个陌生人直接视频,心里不由紧张万分,试不试,玩不玩?算了,我还是无法战胜自己内心中的恐惧,还是乖乖用文字和图片跟妹子撩骚吧。


2. 监管压力


众所周知,陌生人社交容易滋生违法行为触及红线,跳脱了文字、图片的束缚之后,到达视频层面,对于色情暴力等违法行为的监管要求则会变得更加严苛。


寂寞还是战胜了我的理智,一连下了几个视频聊天的APP,打开之后不由分说直接开始匹配,心里满怀着对于妹子的各种非分之想,结果…一号女嘉宾,不对!定睛一看,这TM喉结比我的还大,胳膊比我还粗,这不是活脱脱的伪娘嘛!我去!下一位!


二号直接成了男嘉宾,招呼还没打完,就用色情粗鄙的字眼来撩拨我个钢铁直男!不用第三位了,我要打110了,这个APP也直接卸载不送。


如何有效地约束问题用户的行为,保护其他正常用户的体验,这是所有产品团队面临的一大考验。


当然,更大的危险还是来自于法律层面——


由于国内外的法律法规的不同,国外的monkey很难想象在国内,稍不留神,一个违规用户的行为可能让整个产品面临被监管部门下架的局面。


3. 破冰困难


我终于告别了其余从心(怂)的朋友,鼓起勇气尝试匹配陌生人进行视频聊天,匹配的也不是伪娘、基佬、色情狂,居然成功匹配到了一个外表清纯,眼神动人的妹子。


第一次,我距离成功撩妹咫尺之遥,触手可及,结果我…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妹子也似乎是第一次,话在嘴里说不出口,你你我我,支支吾吾,就这样尬聊了60秒后各自草草收场。


没想到线上的视频聊天甚至比线下约会更加尴尬,或许都是因为随机匹配造成的,没法根据兴趣、标签等对匹配的对象进行筛选,一开始的视频相见都是临时性的、随机性的,尬聊就在无形中增加了视频聊天的门槛,破坏了用户的体验。


4. 逆势而为


要问我为啥不用视频聊天APP,不好意思,我996。


都知道现在社会发展的趋势使得用户的时间是越来越少了,也越来越碎片化了,各家产品都是在争夺用户的碎片化时间,包括巨头也是。


而视频聊天却由于其业务特性决定了它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碎片化的,这就导致类似monkey、tiki这类视频社交产品可以去覆盖的场景很十分有限,在与其他社交产品或者功能的竞争中处于绝对的劣势地位。


三、新的视频聊能否成为解药


似乎随机匹配视频聊天要成了鸡肋一般,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但新的视频聊天也随之应运而生,情趣社交APP他趣早在去年11月已经上线了视频聊天功能,跟monkey类产品功能不同,他趣的1V1视频聊采取付费模式,用户可以通过图片文字和小视频来挑选美女主播发起视频聊天——这算得上是对于视频聊天的一次大胆改良,更重要的是: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匹配型视频聊天的“水土不服”。



他趣把视频聊天整合到了语音聊天的“趣聊”模块之中,并一直在不断对这一功能进行迭代优化。


现在打开他趣,你会发现“趣聊”功能在应用内“社区”推荐里是作为首推功能,同时该页面还有其悬浮窗口的露出,可以看得出他趣对于“趣聊”功能的重视。


不过有意思的是,你会发现“趣聊”在首推里被命名为“1V1语音”,而在悬浮窗口被命名为“1V1私密聊”,一个功能三个命名。可以说一年过去了,他趣对视频聊天仍处于探索阶段,大胆的尝试在用户的G点附近徘徊。


而在其之后,例如富聊APP等一众陌生人社交产品也都纷纷投身到付费1对1视频聊天的赛道上来。


在“快聊”上跌倒的陌陌,对于新的社交场景的探索也从未停止,视频聊天也是它拿得起,放不下的。


于是在今年4月份重振旗鼓的陌陌紧随大潮之后上线了“才艺广场”模块;这个模块一直处于测试阶段,名字几经更改,部分功能更是删来改去,唯一不变的就是主业务形态——跟他趣富聊等产品视频聊天功能如出一辙,都是付费1对1专业主播式的视频聊天。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付费型视频聊天是基于匹配型视频聊天的改良后的“新物种”,似乎又如同去年一般,新的风口看似即将出现,但真真假假又有谁知?风口的背后难免会是深坑。


四、尾声


不论成败,1对1付费视频聊天都是他趣、富聊、陌陌等陌生人社交产品新一轮的尝试,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它的确是一个很有效的社交变现途径,但究竟能否成为视频社交的最终形态,仍有待时间和市场去检验。


而这种等待,对于打着“视频社交”的陌陌而言,可能显得尤为迫切。


虽然陌陌八成是个直播APP(直播业务收入占起总营收八成以上),但是仍不甘心沦为直播业务的金钱奴隶,社交才是陌陌最核心最永恒的追求,这也可以很好的解释为什么陌陌一直在不断地推进场景化社交探索。


从用户需求上来讲,社交才是真正的高频刚需,而直播不是,短视频更不是。


那加了定语的“社交”会是吗?


———— / END / ————


点击“阅读原文”下载APP

 
人人都是产品经理 更多文章 增长实战:达成业务目标的5个极简案例 微信订阅号改版的逻辑 外卖天天满25减21,商家们都是怎么挣钱的? 对产品经理而言,需要具备怎样的决断力? 制造流行:用6个要点总结刷屏的传播套路
猜您喜欢 什么是理财 Go 1.7 是如何让二进制文件变小的? “巨头”携程的华丽转身 支撑每日2000万笔交易的Paypal风控数据平台是如何打造的 设计师小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