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bigdatalab

介绍:宽客俱乐部旗下美国大数据实验室,大数据研究应用.

如果你读不完凯文凯利的《必然》,至少读完这120条书摘

2015-12-21 08:36 大数据实验室

导 读

我们这个时代有先知吗?如果非要这么叫的话,凯文·凯利。他在自己的著作《必然》中预言了未来30年哪些领域会出现重大的财富机会,如果你读不完《必然》,至少读完这120条书摘。


这个时代最悲哀的事情,就是——


你努力,但你不在风口上。


你聪明,但你不在潮流中。


知道趋势,意味着已经胜利在望。


远古部落时代,能够从上帝视角看到世界发展规律的人,被称为先知。先知不同于神棍,必须具备丰富的见识,并且能够与这个世界最前沿的科技成果有频繁的接触,于是,判断出目前这个时代的整体水平。


我们这个时代有先知吗?如果非要这么叫的话。凯文·凯利。




凯文·凯利,人们常亲切称为“kk”,是《连线》(wired)杂志创始主编。kk被看做是网络文化的发言人和观察者,也有人称之为“游侠”“。著有《必然》、《科技想要什么》、《技术元素》、《失控》等。


凯文·凯利对当代互联网人的启发甚大——


他在《失控》中说:要用生物学而不是机械学的角度看待这个世界;


他在《科技想要什么》中说:科技本身就是一个生命体;


而在《必然》这本书中,他介绍了“新物种的基因特征、所思所想、行为规则和未来走向。”


换言之,他预言了未来30年哪些领域会出现重大的财富机会。


所以——如果你读不完《必然》,至少读完这120条书摘。





第1章 形成





●万物无一会长存下去。生命的本质,似乎主要是维持。水分会锈蚀金属,空气会氧化防水膜,润滑油会蒸发——有什么是不会坏掉的呢?很显然没有。


●如果你拒绝进行不断的小升级,那么积累起来的变化会最终变成一项巨大的更新,大到足以带来“创伤”级别的干扰。


●不在心中制造待以填补的缺憾,我们就无法拓展自己,更无法拓展我们的社会。我们正在拓宽我们的边界,也在拓展存放自我身份的容器。这过程会痛苦不堪,其中定然会有泪水和伤痛。


●没有不适的世界会停滞不前;某些方面过于公平的世界,也会在其他方面上不公平得可怕。乌托邦中没有问题可烦恼,但乌托邦也因此没有机遇存在。


●变化因此是一种能自我掩盖的动作,常常会在我们回顾过去时才显现出来。更重要的是,我们倾向于从旧事物的框架中来观察新事物。我们当下对未来的展望,实际上会曲解新的事物,好让它适应我们已知的事物。


●有时候,我们察觉不到“形成”的方向,是因为我们并不认同这个方向。


●我们会更经常地相信那些不太可能的事情。所有事物都在流动,而新的形式将会是旧事物的融合,这种融合与旧有的那些远远不同。通过努力和想象,我们可以学习更加清晰地辨识前方,不再盲目。


●这些用户创造出的频道在经济方面毫无意义。制作它们的时间、能量和资源来自哪里呢? 答案是:来自受众。只有40%的网络内容是以商业形式创造出来的。支撑人们创造其余部分的,不是责任,就是激情。


●畅想未来30年,网络会变得怎样激动人心时,我们不免首先想到网页2.0——就是更好的网页。但是2050年的网络不会是更好的网页,它会变成别的东西,和今天网络的差距就像是最初的网络和电视的差距一样。


●过去30年已经开创出了不可思议的起跑线——可以建造真正伟大事物的坚固平台。但即将到来的将会不同,将会超越现在,将会成为他物。而最酷的东西尚未发明出来。





第2章 知化





编者注:知化,即“赋予对象认知能力。”


●很难想象有什么事物会像廉价、强大、无处不在的人工智能那样拥有“改变一切”的力量。未来,我们的日常行为将被彻底改变。人工智能将是一些有界限的实体,而我们能清楚地区分我们和它们的思维。


人工智能思想的到来加速了其他所有颠覆性趋势的进程,它在未来世界中的威力与曾经的“铀元素”相当。我们可以肯定地说,知化是必然的,因为它已经近在咫尺。


●2014年以来,雅虎、英特尔、Dropbox、领英、Pinterest以及推特都收购了人工智能公司。人工智能领域的民间投资在过去4年里平均每年增长62%,这个速度还会持续下去。


●即将到来的人工智能更像亚马逊的网络服务——廉价、可靠、工业级的数字智能在一切事物背后运行,除了闪现在你眼前的短暂时刻,它近乎无影无形。这种常见的设施会根据你的需求提供你想要的智能水平。


●世界的知化是一桩正在发生的重要事件。类似的转变将会发生在其他任何一个领域中。


●再过10年,谷歌将拥有一款无可匹敌的人工智能产品。我的预测是:到了2026年,谷歌的主营产品将不再是搜索,而是人工智能。


●近期的三大突破将开启人们期待已久的人工智能时代:①廉价的并行计算;②大数据;③更好的算法。


●我们想要的不是智能,而是人工智慧。与一般的智能不同,智慧是专注的、能衡量的、专门化的。它还能够用完全不同于人类认知的方式思考。


在一个联系超密集的世界中,不一样的思维是创新和财富的来源。仅仅聪明是不够的。商业动机会让与工业力量相关的人工智能无处不在,它们廉价而聪明,会被植入到所有我们制造的东西里。当我们开始发明新的智能种类和新的思维方式时,将获得更大的回报。


●我根据人类和机器人的关系把工作分为四大类,希望能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机器人将怎样取代人类:①人类能从事但机器人表现更佳的工作;②人类不能从事但机器人能从事的工作;③人类想要从事却还不知道是什么的工作;④(刚开始)只有人类能从事的工作。





第3章 流动





●互联网是世界上最大的复印机。在最根本的层面上,它将我们使用它时所产生的一切行为、一切特征、一切想法拷贝成了复制品。为了将信息从互联网的某个角落传输到另一边,通信协议让信息在传输过程中经历了数次的复制。


我们已经从日清日毕模式转换到了实时模式。给别人发信息的时候,我们希望立刻就能收到答复。花钱的时候,我们也希望我们的银行账户能立刻结算。推论下去,想在实时中运转良好,所有事情就必须流动起来——这至关重要。


●在工业时代里,公司通过提高自己的效率和生产力来最大化地节省自己的时间。这在今天已经远远不够。现在,组织还要节省它们的顾客与公民的时间。它们需要尽其所能来进行实时互动。实时就是人类的时间。


●当复制品大量存在时,它们就会变得没有价值,无法复制的东西反而会变得罕见而有价值。


●我列出了至少8种我们在为一些可以免费得到的产品时,所获得的无形价值。分别是:①即时性;②个性化;③解释性;④可靠性;⑤获取权;⑥实体化;⑦可赞助;⑧可寻性。对于创作者来说,要满足以上的8种特性,就需要新的技巧。成功不再源自对内容分发的掌握。分发近乎自动,内容全是信息流。


流动性带来了新的力量:重要的不是复制品的数量,而是可以通过其他媒体链接、处理、注释、标记、突出、翻译、强化一份复制品的方式的数量。同时,流动性进一步释放了创造力。


●就书籍来说,我们看到了两种完全相反的特性:一成不变和流动不息。纸张倾向于一成不变,电子倾向于流动不息。但没有任何事情可以阻止我们发明出第三种特性——把电子融合进入纸张,或者融合进入任何一种材料里。


●流动的四个阶段分别是:①固定、罕见;②固定、罕见;③流动、分享;④开放、变化。


●从停滞到流动,从一成不变到奔流不息,期间的变化并不意味着要放弃稳定性。这是一场对广阔边界的开垦,许多建立在可变性基础上的额外选项都会成为可能。


●最重要的不同在于,一成不变不再是唯一的选项了。好东西不一定是静态不变的。换句话说,正确的不稳定现在成了好事。





第4章 屏读





●文字已经从纸浆里转移到了电脑、手机、游戏机、电视、电子显示屏和平板电脑的像素当中。字母不再白纸黑字地固定在纸上,而是在玻璃平面上以彩虹样的色彩,于眨眼间飞速来去。屏幕占据了我们的口袋、行李箱、仪表盘、客厅墙壁和建筑物的四壁。


●今天,我们中的大部分人都变成了屏幕之民。屏幕之民倾向于忽略书籍中的经典逻辑,和对书本的崇敬。他们更喜欢像素间的动态流动。


●屏幕文化是一个不断变动的世界,充满其中的是无穷无尽的新闻素材、剪辑资料和未成熟的理念。这是一条由微博、摘要、随手拍照片、简短文字和漂浮的第一印象构成的河流。


●全世界的年轻人每天能用手机写下5亿条段子,无论他们正在求学,还是已经工作。屏幕数量的增长在继续扩展人们的阅读量和写作量。


●屏读首先会改变书籍,然后会改变图书馆;之后,它会给电影和视频动手术;再之后,它会瓦解掉游戏和教育;而最终,屏读将会改变每件事。


●我们已经有了平板电脑、电子书和手机。其中手机最让人吃惊。长久以来,专家一致保持着这样一种观点:没人想在巴掌大的小屏幕上阅读。但他们错了,而且错的十万八千里。我和很多人都喜欢用这种方式来读书。实际上,我们还不知道可以读书的屏幕到底可以做到多小。


●数字图书的直接效果,是可以在任何时间呈现在任何屏幕上。书将会变得呼之即来。在你需要读书之前,就购买和囤积书籍的行为会消失。书不再像是一种人工制品,而更像是映入你视野的信息流。


●可以升级与搜索的屏幕和比特比起纸张来具有太多优势。被人批注、标注、标记、收藏、总结、参考、链接、分享、传播,才是这种书籍长久以来真正想要的。数字化能让这些书籍实现“夙愿”,而且做到的还能比“夙愿”更多。


●万能图书馆的梦想早已有之,简单来说,人类有史以来的所有作品,无论语言,都应当在任何时间,向任何人开放。


●当世界上所有书籍都由互联的词语和理念构成为一张流动的织物后,将会发生什么呢?会有以下四件事情发生:


①处在流行边缘的作品将会找到受众;


②随着文明进程中每一份原始文档都将被扫描并交叉链接,万能图书馆将增强我们对历史的理解;


③收录所有书籍的万能图书馆,将会培育出新形式的权威;


④全面、完整,收录所有著作的万能图书馆会比只是改进搜索技术的图书馆变得更好。





第5章 使用





●在我们向使用权靠拢并远离所有权的长期进程中,有五个深层的科技发展趋势起着推动促进的作用:①减物质化;②按需使用的即时性;③去中心化;④平台协同;⑤云端。


平均来看,大多数现代产品都在经历着减物质化。自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汽车的平均重量已经下降了25%。各种功能的家用电器也在变得更轻。我们所需投入的物质总量在减少,这说明我们在用更少的物质创造更大的价值。


●当优步(编者注:uber)广为人知的时候,类似的这种按需“使用”模式正在一个接一个地冲击着数十个其他行业。


大量资金涌入服务领域的一个原因是,一项服务的开展形式要远多于一件产品。将运输业重新升级为一项服务的方式多到数不清,优步仅仅是其中的一种变式。已经有数十种已经存在的形式,但还有更多可能的创新。


●从中心化的组织向更为扁平化的互联网世界转变的后果是,每一个事物——无论是有形的还是无形的,都必须更快地流动起来,以保证整体在一起移动。


●最富有的以及最具破坏性的组织机构几乎都是多边平台,比如苹果、微软、谷歌、脸谱等公司。所有这些企业巨头都借用第三方供应商来增加其平台的价值,并且普遍开放API(编者注:应用程序编辑接口)的使用来促进和鼓励他人参与进来。


在未来的几十年里,云端崛起的下一步就是将不同的云端结合成一个“互联云”(intercloud)。如同互联网是网络的网络,互联云则是云端的云端。


●在未来的30年里,减物质化、去中心化、即时性、平台协同和云端的发展将继续强势发展。只要科技进步使得通信成本、计算成本继续下降,这些趋势都是必然。


使用权将逐步取代所有权。对于日常生活中的大部分事物,对事物的使用将会胜过对其拥有。


●数字原住民是自由地奔向前方的,他们不会承受拥有事物所带来的负累,可以自由地探索未知的世界。使用而非拥有事物,使我可以保持敏捷和精力充沛,时刻为即将出现的未知事物做好准备。





第6章 共享





●当一场席卷全球的浪潮将每个个体无时无刻地连接起来时,一种社会主义的改良技术版正在悄然兴起。所有这些发展都预示着我们在稳步迈向一种网络世界所特有的、数字化的“社会主义”。


●新兴的数字社会主义不同于老式的社会主义,它借助网络通信技术运行在没有边界的互联网上,催生了贯穿全球一体化经济的无形服务。它旨在提升个人的自主性,反对中央集权。它是去中心化的极致表现。


●事实上,一些未来学家已经将这种新型社会主义在经济层面的体现命名为共享经济(Sharing Economy),因为在这一层面最基本的通行规则就是共享。


●随着人们协同程度的增加,群体从只需最低程度协同的共享起步,而后进步到合作,再然后是协作,最终则达到集体主义。每一步发展都需要进一步的协同。


●分享是数字社会主义中最温和的表现形式,但这样一个动词却是所有高级水平的群体活动的基础。它也是整个网络世界的基本构成成分。


●当个体们为实现一个更大目标而共同工作时,群体层面的结果就会涌现出来,这也就是所谓的“合作”。社区的集体影响力已经远远超出了贡献者个人力量之和。这就是社会化机构的全部要义所在——整体优于部分之和。


●精细调校的公用工具可以让成千上万个成员协同工作,从而产出高质量的产品。相比之前提到的临时合作,针对庞大复杂的项目所展开的协作通常只会给参与者带来间接收益,因为群体中的每个成员只会与最终产品的一小部分打交道。


●与其将技术社会主义视为自由市场个人主义和中央集权这一对零和博弈的某种妥协,不如将技术共享视为一个新的、能同时提升个人和群体价值的政治操作系统。共享技术其未曾言明但又不言而喻的目标是同时最大化个体自主性和群体协同力量。


●我们从协作中受益越多,就会愈发欢迎政府中的社会化机制。未来的管理模式将会混合了从维基百科和瑞典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中获取的经验。


●任何可以被共享的事物——思想、情绪、金钱、健康、时间,都将在适当的条件和适当的回报下被共享。任何可以被共享的都能以上百万种我们今天尚未实现的方式被更好、更快、更便利、更长久地共享。





第7章 过滤





●在人们有限的一生中,没有人有足够的时间把每个选择的潜在影响都逐个审视一遍。我们需要一种对信息进行分类的方法,而唯一的选择就是寻求帮助来指导我们如何选择。


●我们通过“守门人”来过滤信息;我们通过媒介来过滤信息;我们通过管理者过滤信息;我们通过品牌过滤;我们通过政府过滤;我们通过我们的文化环境过滤;我们通过我们的朋友过滤;我们通过自身来过滤。


●巧妙的算法会对每个人的大量行为记录进行汇总分析,以期能够及时地预测我的行为。通过对10亿条过往购买记录的相关性计算,他们的预测会相当有先见之明。


●然而,只接触那些你已经喜欢的东西是有风险的,即你可能会卷入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漩涡,从而对任何与你的标准存在细微差异的事情都视而不见,即使你原本会喜欢它。


●现在,没有人会注册申请任何类似的过滤器,因为这些过滤器已经内置到各个平台里了。你并不会看到你的朋友发布出的所有信息。哪一个已经被筛掉了呢?根据什么标准呢?


●未来的30年中,我们在教育、运输、医疗和零售领域都能看到大规模定制的出现。


●就如何过滤和该过滤什么而言,我们还处在初级阶段。未来的发展空间要比单纯地“我们过滤和我们被过滤”要广阔得多。这些强大的计算技术可以并且也将运用到万物联网的各个领域。


在信息丰富的世界里,唯一稀缺的资源就是人类的注意力。


●平台利用强大的计算能力将不断扩张的广告商们与不断增长的消费者群体进行匹配。它们的人工智能系统会寻求在最理想的位置、最理想的时间插放最理想的广告,并且以最理想的方式、最理想的频率做出反馈。


●在一个充斥廉价品的时代,又有什么是真正有价值的?





第8章 重混





编者注:重混,即“对已有事物的重新排列和再利用。”


●我们正处在一个盛产重混产品的时期。创新者将早期简单的媒介形式与后期复杂的媒介形式重新组合,产生出无数种新的媒介形式。新的媒介形式越多,我们就越能将它们重混成更多可能的更新型媒介形式。


●新的媒介形式自身将会被重混、分解,并在未来的几十年里重组成数百种其他的新形式。有的已经成为主流:它们吸纳了至少一百万创造者,并有着亿万受众。


●在未来的30年里,比特的持续流动将继续占据媒介领域,推动更为广泛的重混。


●可视化的窍门在于可检索性,也就是说我们有能力像谷歌搜索网页一样检索所有的电影,并找到某个具体镜头。除了可检索性以外,媒介中正在发生的另一项变革可总结为“可回放性”。


●在未来,沉浸式环境和虚拟现实也必然会具备返回先前状态的功能。实际上,任何数字产品都将具备撤销和回放功能,就像它们都会具备重混的功能。


就可复制性而言,媒介的完美重复功用已经得到充分开发。但就可回放性而言,媒介的完美重复功用还未得到充分利用。


●全球经济都在远离物质世界,向非实体的比特世界靠拢。同时,它也在远离所有权,向使用权靠拢;也在远离复制价值,向网络价值靠拢;同时奔向一个必定会到来的世界,那里持续不断发生着日益增多的重混。


●在未来的30年里,最重要的文化作品和最有影响力的媒介将是重混现象发生最频繁的地方。


●因为转化是“形成”的另一种表述。承认“转化”意味着我们如今创作的作品今后将会,也应该会生成别的事物。没有任何东西能不受影响,不发生改变。


●但凡有价值的创作物,最终将不可避免地以某种形式转化成其他东西。人们当然永远可以获得1997年J·K·罗琳发表的那个版本的《哈利·波特》,但不可避免的是,在未来几十年里会出现1000本根据她的原版图书创作出来的同人小说。发明或作品本身越有魅力,也就越可能被其他人所转化,而且这一过程也越重要。





第9章 互动





●现场感和互动效果是推动当前虚拟现实技术快速发展的两大亮点。“现场感”是虚拟现实技术的主要卖点。


●用不了十年,当你体验尖端水平的虚拟现实显示器时,你的眼睛会被蒙蔽,以为自己正在通过一个真实的窗户观看一个真实的世界。那个场景会是明亮的,没有闪光,没有肉眼可见的像素点。你将会十分确定地感觉到那就是绝对的真实世界,只不过它并不是真的。


虚拟现实技术的亮点不仅仅是“存在感”,另一个让它经久不衰的魅力源于它的互动效果。当我们佩戴虚拟现实设备时是否舒适或是会出现不适,这一点还未明确。


●现场感会将用户带入虚拟世界,但是虚拟现实设备的互动效果才是维持用户体验的要素。各个层面上的互动效果将会扩散影响到这个技术构造的虚拟世界的其他方面。


●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在20世纪90年代时就曾经戏谑地说男厕所的小便池比他的电脑还聪明,因为便池知道他就在那里,并会在他离开后冲水,但即使他在电脑前面坐上一整天,电脑都不会察觉。


●现在的手机几乎可以完美地实现语音识别(包括实时翻译),所以语音将是我们与设备互动的主要方式。


●随着我们与自己制造的设备之间的互动持续增加,我们将更加赞赏人造品的形象化特征。设备和我们的互动程度越高,口碑就越好,而我们的体验也会更棒。


●在未来的几十年里,我们将继续拓展更多可以与之互动的事物。拓展将遵循三个方向推进:①我们会继续给自己制造的事物添加新的传感器和感官功能;②互动发生的区域将会继续向我们靠近;③最大程度的互动会要求我们跳入到技术本身。


●在人类短短几十年的寿命期限中就能“扰乱”社会发展的第一个技术平台是个人电脑。移动电话是第二个平台,它们都是在短短的几十年里引发了社会中一切事物的变革。下一代颠覆性的平台就是虚拟现实,而它已经到来了。


●互动的程度在提升,并且将继续提升。想要互动,就需要掌握技能、学会配合、多加体验,并加强学习。我们需要把自己嵌入到技术中,并培养自身能力。





第10章 追踪





●在过去几年里,廉价的微型数字传感器能轻易记录各类不同的参数,以至于几乎人人都能测量上千种和自身有关的数据。这些涉及自身的实验已经开始改变我们对医疗、健康和人类行为的看法。


●更微缩的芯片、更强劲的电池以及云端连接激励了一些自我追踪者尝试时间跨度很长的追踪,尤其在健康方面。


●不久的将来,一个极其个人化的身体记录数据库(包括完整的基因序列)可以用来打造个人治疗方案和个性化医疗。


●自我追踪的范畴远远大于健康。它涵盖了我们的整个生活。微型可穿戴的数字“眼睛”和“耳朵”能够记录我们一天中每分每秒的所见所闻,从而帮助我们记忆。


●物联网的设计是用来追踪数据,这也是它所处的云端的本质属性。在未来5年中,我们预计云端中加入的340亿联网设备将会用来传输数据。云端的作用则是保存数据。任何接触云端的东西都能被追踪,也一定会被追踪。


●所有先前无法测量的东西都被量化、数字化,并且可以被追踪。我们会持续追踪自己,我们和朋友之间也会互相追踪。企业和政府会对我们实行更多追踪。50年后,无处不在的追踪行为将成为常规。


●无处不在的监督是必然的。因为我们无法让这个机制停止追踪,我们只能让人们之间的关系更对称。


●互相监督的社会中会出现一种权利意识,即每个人都有权获取关于自己的数据,并从中受益。但是每种权利都伴随着义务,因此每个人都有义务尊重信息的完整,负责任地分享信息并接受他人监督。


匿名是一种逃避责任的手段。因此,推特、YikYak、Redditt等网站上,大多数粗暴的骚扰都是匿名的。不用负责任的状态最大程度上释放出人类的恶。


●隐私只能通过信任获得,而信任需要稳固的身份作基础。结果是信任越多,责任越大,情况越好。





第11章 提问





●人数相同时,借助恰当的工具,合作团体的成就能超越一群有野心的竞争个体。集体向来能够放大某种力量,就像城市和市民之间的关系一样。


●我深信维基百科的影响力还没有被完全发掘,它改变人们想法的力量正在潜意识中影响着全世界的千禧年一代,为他们提供了一个有益的蜂巢型心智的实例,并且使人们相信,“不可能的事”也能够做到。


●我们没有必要刻意创造某种全球意识,只需要让每个人都能随时与他人以及其他事物相联通,并能共同创造新事物。有了人类共享的互联互通,现在看来不可能发生的奇迹将变得可能。


在未来的30年里,如果网络和电话系统全部瘫痪一天,那么,这一天带给人们的震惊记忆将在此后的几年里难以消除。


●当出现一个疑惑或一种直觉,我不会在内心漫无目的地反复咀嚼,让自己的无知不断滋养它。我会开始做事,会迅速行动。我开始寻找、搜索、提问、质疑、突然行动、记笔记、做标记,尝试把一切变为自己的东西。


不少人觉得这恰恰是网络最糟的地方——让我们失去沉思的能力。另一些人觉得这些浅薄的行动只是愚蠢的瞎忙,随大流,或者是行动的错觉。


●在科学工具的帮助下,如果知识真呈指数增长,我们应该很快就能消除困惑。然而实际情况是,我们不断发现更大的未知领域。


科学作为一种手段,主要增长了我们的无知而不是我们的知识。


●一个问题越容易回答,答案越有价值,生成的问题则越多。尽管机器能够无限拓展答案,我们提出新问题的时间却有限。提出一个好的新问题与吸收一个答案的时间不成正比。


●提问比回答更有力量。





第12章 开始





●由于人类本身就属于这个在更高层级上运作的事物,它正在显现的轮廓变得模糊了。我们唯一知道的是,它在最初阶段就搅乱了旧的秩序。人们对它的强烈反对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40亿部手机和20亿台计算机连接到一个遍布全球的紧密“大脑皮层”中,其中还有数十亿周边芯片,以及从照相机、汽车直到卫星的附属设备。


●我们生活的新平台。它是国际性的,并且永不停止工作。以如今的技术普及速度看来,我预计到2025年,地球上每个公民都将使用这个平台。每个人都处在平台之中,或者说,人人都是这个平台。


●资源的分配和如今的现实世界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资源最匮乏的人也是这个系统的一部分。


●这个不完美的互联网实时覆盖510亿公顷的地面,触及150亿的机器,占据40亿人类的心智,消耗地球上5%的电能,以非人类的速度运行,在白天的一半时间里追踪我们,并且是货币的主要流通渠道。这个组织的规模已经大幅超越了我们目前建造的最大的系统,即各类城市。


●事实上,就像温度和压力慢慢升高,当这些事情持续稳定地发展,我们会到达一个拐点,或是一个复杂的零界点,在这里,变化是不连续的。于是相变发生了——我们会突然处在全新的阶段。那是一个具有新常态的不同世界。


●我们正处在这个过程的开始,那个不连续的变化刚刚露出一些端倪。在新体系中,诸如中央集权以及统一性之类的旧文化力量会消失,而我在本书中描写的分享、使用以及追踪这类新的文化力量将主宰我们的机构和个人生活。


我们的新型超级网络是一股持久变化的浪潮,不断推动着我们的各种新需求和新欲望。我们完全无法预测30年后身边都有哪些产品、品牌和公司。这些完全取决于个人的机遇和命运。


●未来30年,霍洛斯将沿着与过去30年同样的方向挺进,那就是:更多的流动、共享、追踪、使用、互动、屏读、重混、过滤、知化、提问以及形成。我们正站在开始的时刻。


●已经开始。当然,也仅仅是个开始。




来源:摘编自凯文•凯利著作《必然》

作者:凯文•凯利

编辑:Ben@正略服务业研究所






程序化交易入门培训,一分钟实现程序化!


地点:杭州

时间:20151月16

费用:1800/


咨询报名电话/微信:13061694649


 
大数据实验室 更多文章 用户画像数据建模方法 李光斗:警方是如何利用大数据抓到王全安的 降楼价,新加坡居然靠的是无人驾驶! 小数法则和经验主义 什么性格的人适合 Quant 这个职位?能否描述一下 Quant 一天的生活是怎样的?
猜您喜欢 【iWeb峰会实录】迎接移动轻游戏时代:Cocos2d-JS与你随行 湖北,在中国互联网版图里不再迷失 TCP/IP 协议栈及 OSI 参考模型详解 做爱做的事情 Android App 线上热修复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