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bigdatalab

介绍:宽客俱乐部旗下美国大数据实验室,大数据研究应用.

Google神秘部门元老说:机器人将是我们的救命恩人

2016-01-14 08:47 大数据实验室

最近,谷歌与强生联合组建了手术机器人公司Verb Surgical,这个想法源自Google X的工程师Babak Parviz,他在离职去Amazon之前,为这个远大的医疗计划设定了愿景。如今,这个愿景可以通过Verb Surgical来实现,也算是Google生命科学研究部门(现在的VERILY)的意外收获......下面大家先看看“东家”们的愿景和背景吧:


*关于VERILY


*关于强生



“大约十年后,一个很熟悉的人工语音(就像你从智能手机或无人驾汽车听到的那样)会请你从100开始慢慢倒数。你即将接受一场手术,给你动手术的将可能是谷歌最新科技产品——自动化手术机器人。”


这是Babak Parviz(芭芭拉·帕维兹)在2010年加入Google超级神秘的Google X部门时向公司描绘的愿景。


Parviz与 Google Glass


Google原本想雇佣Babak Parviz研发Google Glass可穿戴电脑,而2010年Babak Parviz加入Google X时,却向他们描绘了上面那幅场景,使Google改变了初衷。如今,Parviz去了Amazon,但他的想法却随着Verb Surgical的出现,距离实现又近了一大步,Verb Surgical源自Alphabet的生命科学部Verily,后由Google与医药巨头强生联合组建。虽然鲜有信息披露出来,但是,Verb Surgical本周宣布——公司打算研发一种综合的外科手术解决方案平台,融合前沿机器人力量与顶尖医药器械技术,为专业手术人员提供帮助。



Babak Parviz


Google对公司研发人员的控制是出了名的严格,但是,Babak今年早些时候在Backchannel上首次发声打破了沉默,在这次内容广泛的对话中,他解释了自己为什么希望将机器人带入手术室。


我在 Google 创立了机器人手术项目。我们依赖于人类手术师的精确性,但现在我们知道机器比人类要精确得多。如果你追求极致的精确,最好还是用机器。”

  ○ 手术机器人(当前) – 人工操纵控制器下进行手术

  ○ 自动化手术机器人(未来) – 程序控制自动完成整个手术(想想电影《普罗米修斯》吧......)


“DAVINCI”


如今,外科机器人已经出现在手术室。最常见的系统是达芬奇(DAVINCI)手术机器人,已被用于300万多个腹腔镜(洞眼小切口)手术,而且WinterGreen市场研究预计,2021年,外科机器人市场将增长至200亿英镑。但是,现有医学机器人,就像火星漫游者和拆弹机器人,主要还是一种遥控设备,仍需要人类手术师通过机械控制器遥控,才能进行一些原本不便于人手操作的步骤。


自动化外科机器人将会省去人手操作——随之而来的是震颤和失误——控制杆。外科机器人控制装置会比人手小得多,而且能以人类手腕、手指无法做到的方式扭曲弯折。这意味着,手术切口会更小更安全,还可以进行人手操作不便和精细的手术,比如避免咽喉部位手术时对周边组织的损伤......


Parviz说道:手术机器人为那些正常人手无法进行的手术提供了可能”


把手术刀交给机器人的另一好处,就是手术会进行地更加迅速。Parviz说,“传统手术从根本上受制于人类做出决策的速度,以及医生使用手术工具的速度。这两方面,机器动作都要更快。”虽然机器人可以更快识别血管破裂,并为血管止血,但是,还需要人类医生决定是否手术。采用机器人还意味着,在快如闪电的切口过程中带来更少的组织损伤,更少的血液流失,更短的全身麻醉时间。外科手术每增加一个小时,发生致命血栓几率就会增加25%。


Parviz还认为,外科机器人将会带来广大的社会福利,最终,这项技术将会把高品质的医疗保健服务普及至贫困人口。他说,“近几千年以来,人们一直以师傅带徒弟的方式训练培养外科医生。众所周知,机器比人类更易规模化量产&培养。如果我们打造出可以快速复制配置的优秀机器人外科医生,就能使现在无法得到很好外科医疗服务的人群受益。”


现在,Google正处于开发自动化机器人医师的有利位置。机器人外科手术很大程度上依赖计算机视觉和机器学习系统,在开发自动化驾驶汽车过程中,谷歌已经对这两方面进行了深入的研究,Google自动化驾驶汽车在公共道路上行程共计130万英里,无一件意外事故。(注:事实上有过十几起事故,但自动驾驶模式下没有发生过主动事故。)



而Verily,出自Google X,一个致力研发改变世界「MOONSHOT(登月)」技术的秘密研究部门,之后从一个项目发展成为一个独立的部门。Verily专门从事生命科学研究,迄今,它试验过的医疗设备包括为帕金森症患者特别研制的防抖动智能勺子(Liftware Spoon),以及Parviz领导的一个项目研发出的为糖尿病患者测量血糖水平的隐形眼镜——根据2014年签署的协议,诺华集团计划将它投入市场。在表明其对外科手术机器人的兴趣后,Verily今年三月与强生旗下Ethicon公司合作,随着VERB SURGICAL的成立和独立经营,这次合作的意义正变得更加深远。


Google坚称,Verily不会——至少目前没有在研发可以帮助外科医生控制手术器械的机器人系统,相反,还会限制它在先进成像和机器学习技术上的贡献。至于Parviz在 Google 担任的角色,Google方面目前还拒绝评论。


然而,Parviz在医疗技术上有很深的背景。在华盛顿大学西雅图校区担任"生物纳米技术"教授期间,他研发了一个仿生隐形眼镜,配有一个用无线电波充电的LED。2010年,他被谷歌聘用带领 Google Glass项目,2012年发行的充满创意的头戴式计算机在市场上的反应褒贬不一——谷歌于2015年初停止了这个产品的生产。


"研发之初,Google Glass不过是我们在咖啡厅的餐巾纸上画的几道线而已(设计初稿)"他回忆到。"把它一路研发出来,直到大街上成千上万的人头上都佩戴着它,以及跟社会很有意思的互动,是一件鸟枪换炮般美妙的事情"


Parviz还把他的仿生隐形眼镜随他一起带到了谷歌。去年年初,Parviz宣布Google X在内嵌一个血糖传感器的基础上重建了他的隐形眼镜,帮助糖尿病患者。到了注射胰岛素时间,微型指示灯便会发出信号。“我们重回到起点去设计一个可以便捷地部署在人类身上的系统”Parviz补充道:“这次我们知道结果不会是一篇学术论文,而是发生在人身上,并且会实实在在起到作用的东西。”

 尽管 Google Glass 和隐形眼镜都很好,Parviz还是认为机器人手术最有潜力成为 Google 第一个成功的狂想派项目——说不定比无人驾驶汽车普及的还快。

  “到那天,也许我们还没有商用的自动驾驶汽车,但我们已经有了商用的机器人手术师。”


  其他机器人专家并不都像Parviz那么笃定。


Ryan Calo

Ryan Calo瑞安·卡洛)是华盛顿大学的一名法律教授,教着机器人法律和政策的课程。他说:“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很快就批准了机器人手术,因为他们用机器人手术对比于人工进行的腹腔镜手术(laparoscopic surgery)”。机器人手术系统的生产商声称,他们的设备本质上是传统腹腔镜手术的延伸。而事实上,借助屏幕查看和控制操纵器,使用复杂软硬件功能,都意味着机器人手术无论对患者还是对医生而言,都是全新的东西。“如果 Google 要用同一套说法说服 FDA 批准自动化机器人,上面的类比就会分崩离析,因为两者完全不同。”Calo如是说。


另外,与自动化机器手术师共事的医疗人员存在一个资格认证问题;机器人操刀时,产品责任和医疗事故责任的认定又是一个问题。“我不认为全自动手术是个好主意,”卡洛说,“人类手术师还会存在很长一段时间。”


  “我不是说这将马上发生,不是说这很容易,更不是说这一开始就会很便宜。”Parviz坦言道,“至少在可见的未来,人类手术师会做出决策,但机器会根据决策执行手术。”


  谁都不知道Babak Parviz是否会亲自打造这些机器人。当被问及他目前在亚马逊的工作时,Parviz只是笑着说到:“我们在做一些酷到爆的事情。”



(来源:器械之家)






招聘启事


某投资公司因拓展业务需要,现招聘以下人员,欢迎发送简历至邮箱,简历中请注明应聘职位名称、期望薪金。

1.量化投资经理

2.新三板项目经理
3.金融行业人力资源顾问
4.网站微信编辑(财经/金融/投资)
5.活动策划与执行专员


工作地点:上海浦东

简历发送邮箱:5424567@qq.com


招聘详情请点击下面”阅读原文“


 
大数据实验室 更多文章 用户画像数据建模方法 李光斗:警方是如何利用大数据抓到王全安的 降楼价,新加坡居然靠的是无人驾驶! 小数法则和经验主义 什么性格的人适合 Quant 这个职位?能否描述一下 Quant 一天的生活是怎样的?
猜您喜欢 LeanCloud CEO 江宏:我是如何看待Parse关闭的 【第211期】如何进行换位思考 iOS网络请求优化之DNS映射 3年以上工作经验的工程师中长期职业规划 绝对只有程序员才懂的幽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