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bigdatalab

介绍:宽客俱乐部旗下美国大数据实验室,大数据研究应用.

互联网会不会拯救计划经济,大数据会不会变身1984︱冰川观察

2016-05-17 07:31 大数据实验室
2003年到2007年,我们两个人平均两周必须去一趟超市,大包小包扛回日常生活用品:米粮油盐,牙膏牙刷卫生纸……
 
2008年下半年有了孩子,父母从四川过来帮我们。人口增加了,但电商兴起,去超市的频次明显在拉长。
 
2011年以来,我们去超市次数越来越少,几乎全部消耗品,包括大米、矿泉水,洗衣粉,水果,海鲜,全部从网上订购。去超市买东西,很多时候是顺路逛一逛,一年不去超市或实体店,似乎也没有任何不便。
 
购物之便捷,史无前例。但我的疑问是,计划经济会不会利用这种便捷,跟着电商,尾随而至?


生产计划控制一切

计划经济来到世间,目的之一,是为了纠正市场“盲目生产”这一大罪。

 


在列宁看来,产生“盲目生产”的最终原因,是生产资料私人占有,其后果是不平等和剥削,他认为:“只要存在着市场经济,只要还保持着货币权力和资本力量,世界上任何法律也无力消灭不平等和剥削。”他认为,要解决这个问题,“只有实行巨大的社会化的计划经济制度,同时把所有的土地、工厂、工具的所有权转交给工人阶级,才能消灭一切剥削。”

 
“盲目生产”表现为资本对利润的追逐,导致产品产量大大超过社会实际需求,从而引发经济危机,造成社会财富的巨大浪费。而计划经济的初衷,就是通过国家权力,获得生产者和消费者的需求信息,从而组织有序生产。当然,要做到这一点,前提是必须实行生产资料的公有制。
 
在信息统计全凭手工劳动的时代,要摸清社会总体需求并不容易。在纯粹计划经济条件下,从地方到中央,各级计划委员会位高权重,在一刻不停地制定小到针头麻线火柴打火机,大到飞机大炮大型机床的生产和分配计划。除此之外,比如在前南斯拉夫,还建立了一个庞大的社会簿记机关。
 
1978年底,十一届三中全会刚刚结束,经济学家刘国光在一篇《市场经济为主?还是计划经济为主?——南斯拉夫市场与计划的关系问题》的考察报告中提到,这个簿记机关是1963年从银行系统分离出来的,由联邦簿记总局和共和国、自治省的社会簿记局组成,直属各级议会。全国有100个分局,300个支局,工作人员有22,000人,约占全国人口的1‰,就业人口的4‰。
 

这个簿记机关的职能有四个:一是统一管理全国的支付流通业务,全国每天要处理200多万张支付通知单;二是登记和统计经济财务活动,及时进行分析和发现问题;三是通报经济情况,使有关方面了解本单位和其它有关单位以及全国的财政经济情况,及时采取措施,解决存在的问题;四是监督和检查社会资金的使用,包括:各单位的资金来源和使用是否合法,投资有无资金和物资保证,是否按时依法履行各种财政义务,是否有清偿能力,等等。




出于对“盲目生产”和生产过剩的极度恐惧,建立起若干庞大的生产和分配指挥中心,事无巨细,面面俱到,把一切管起来,不给自由生产留下任何空间扰乱计划。当然,思想最终也被实质性地管理起来了。

 
既然有计划,那么生产就不再盲目,更不必担心过剩。但问题是,人是活的,需求时刻都在变化,而生产计划动辄以“年计划”乃至“五年计划”为期,难以适应瞬息万变的人的需求。此外,既然一切都计划好了,个人按部就班,完成生产计划就行了,为什么还需要额外付出劳动和他自己的聪明才智呢?
 
生产的积极性和创造力因而遭到严重窒息。为解决这个问题,“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应运而生,着眼点是造就“新人”。

电商巨头与计划委员会
抛开其他政经问题,计划委员会的最大短板,是对生产者和消费者的需求不敏感,造成生产计划的滞后性。而根据市场价格的变动组织生产,远远要比计划委员会来得准确、灵活、管用得多。市场经济的这个优越性,计划经济无法比拟。
 
但互联网解决了当年计划委员会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
 


首先,每个生产者和消费者的需求信息,可以以最快的速度送到终端上。只不过这个终端过去叫计划委员会,现在叫电商巨头。

 
其次,需求信息也可以以最快的速度传递到生产者(网店或网店所属的加工厂)手中。对比这一点,过去的计划委员会做得相当糟糕。
 
第三,需求信息甚至可以精确到时间、地点,在电商巨头的数据库上,某一人群某一时间的消费偏好,一清二楚。比如2014年世界杯期间,某电商数据显示,足球宝贝服装、情趣内衣、丰胸产品等迎来搜索和成交高峰。就在6月16日凌晨第一小时,就有20万MM下单购买了丰胸产品。6月13日,在球赛开赛第一天,避孕套的搜索和成交指数直接降到了近一个月的谷底。当天购买避孕套的人数比12日减少了近20%。
 

第四,计划经济时代的产品还有一个显著特点,就是个性化不强。尤其是生活用品,千篇一律,不能满足个性化需求。这是一般公众对计划经济严重不满的重要原因。但电商时代不仅延续了市场经济对个性化需求的高度满足,而且把满足用户需求这点发挥到了极致,同类产品所刻意需要的细微区别,在广东找不到的,可以一分钟之内在山东找到。

 


更重要的是,几大电商巨头如果实现数据共享,那么它们实际已经成为从古到今,第一个完全掌握一个国家所有人群包括男女老幼(将来可能是全世界)从吃喝拉撒到衣食住行的所有即时需求的机构。这个机构做了当年计划委员会做梦都想做却没有做到的事情。


计划经济会降临吗
根据商务部统计,2014年中国大陆消费市场全年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6.2万亿元,其中电子商务交易额(包括B2B和网络零售)达到约13万亿元。电子商务业务已占消费品零售业的半壁江山。
 
2015年,中国大陆电子商务交易额约为20.8万亿元,同比增长约27%。2015年全国网络零售交易额为3.88万亿元,同比增长33.3%。对比之下,根据中华全国商业信息中心的监测数据,2015年全国百家重点大型零售企业零售额同比下降0.1%,
 
今年的数据会怎样?明年的数据会怎样?……无法设想。
 


这种巨变,引起了国家权力的高度关注。今天,国家统计部门固然有自己的宏观经济数据统计方式方法,但三个转变即将或正在到来:从依靠传统统计数据向依靠互联网非统计数据转变;从监测预测宏观经济总量向监测预测宏观经济先行指标转变;从中长期监测预测向实时监测预测转变。

 
当这种转变完成之时,国家权力对经济数据的掌控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及时、准确。其对经济活动的干预冲动,也肯定比互联网普及之前的自由市场时代要大得多,兴许,也精准得多。
 
也就是说,从国家层面,剔除掉每个人的个性特点,国家将重新掌握每一类需求的实际数据,而且所有数据都将比任何时代精准得多。根据这些需求,它完全可以制定相应的生产计划,固然,这种计划未必像过去那样具有外在的行政强制性,但它可以通过别的手段,比如财税货币政策,精确地提前干预,实现生产组织者的目的。
 
从个体层面来讲,固然没有人强迫你干这干那,但大部分人将不得不受制于浩瀚的垃圾信息,自由选择将极其困难,其需求最终不得不“从众”,举手向潮流投降。少部分人的需求要获得满足,不得不花费大量时间,从浩瀚的垃圾信息中寻找有用信息。更可能出现的一种情形是,当数据被人为操纵时,当下流行什么,公众可以看到什么,他们应该怎么思考,都不过是极少数人的意志而已。
 


未来的情形很可能是这样的,不管是电商巨头也好,还是大数据中心也好,最终其在数据分析和使用中,都会逐渐产生一种经济上的公权力,这种公权力或为自己的经济利益提供额外利润,或将与国家权力共享共治。这种公权力深知每个人每一天每一时在某个地方的具体经济行为或社会活动,甚至上厕所都有马桶上的感应器在监测你的生理数据。

 
一旦一个人深知自己的所有思考和行为,包括打嗝放屁都被一个庞大的机构密切掌握着,那么他必将丧失意志自由的能力。人人如此,那么一种新型的计划经济——看似自由,实则被前所未有地严密组织起来的社会经济形态,不就重新降临人间了吗?



(来源:冰川思想库               作者:任大刚)





陆晨 博士


名师主讲金融建模课程——以MATLAB为工具


2016年5月27—29日    上海



数据获取、数据清洗、金融数据爬虫、Matlab 金融工具的使用、主成份分析(PCA)和因子分析、 回测计算,建立一个自己的交易策略、神经网络和机器学习。。。



咨询电话/微信:13061694649


 
大数据实验室 更多文章 用户画像数据建模方法 李光斗:警方是如何利用大数据抓到王全安的 降楼价,新加坡居然靠的是无人驾驶! 小数法则和经验主义 什么性格的人适合 Quant 这个职位?能否描述一下 Quant 一天的生活是怎样的?
猜您喜欢 做程序员之后才知道的 5 件惊奇事 “米其林指南”登陆IT界,你的技术味蕾准备好了吗? 以平安科技为例,谈金融云平台的技术选型、架构和难点 适配 Android N 多窗口特性的 5大要诀! 创富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