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iProgrammer

介绍:最有影响力的程序员自媒体,关注程序员相关话题:IT技术、IT职场、在线课程、学习资源等.

有些新闻,公众可以遗忘,但程序员不能遗忘!

2018-07-09 21:05 王志安

(点击上方公众号,可快速关注)


本文经授权转自【局面】。文中的「我们」是指【局面】。

原标题:《有些新闻,公众可以遗忘,但我们不能遗忘》,原稿发于5月25日



苏享茂这个新闻,从我们关注到开始推送,花了整整八个月的时间。


去年9月7号凌晨,苏享茂从自己北京居所楼上的天台纵身跳下,决然地离开人世,此时,距离他认识翟欣欣,只有五个月的时间。

苏享茂出生于福建建瓯山区,在家里排行最小,上面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从小苏享茂学习就比较优秀,是全家的骄傲。硕士毕业后,苏享茂在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了三年,之后自己离职创业。他公司提供的是一种互联网电话服务,这在中国是一种灰色生意,但因为价格便宜,用户增长很快。30多岁依然单身的苏享茂,给自己买了一辆特斯拉。

苏享茂生前在办公室内


苏享茂是通过世纪佳缘网站认识的翟欣欣,他是这家公司的VIP会员。平时交际圈不是很广的苏享茂,很希望通过世纪佳缘找到自己心仪的配偶。他的要求很具体,必须是北京户口,比较顾家,等等。


苏享茂翟欣欣第一次见面后,翟欣欣给苏享茂发微信说,对苏一见钟情,苏享茂也很喜欢翟欣欣。很快,苏享茂为翟欣欣买了一辆特斯拉,大把地花钱。一个月后,苏享茂和翟欣欣一起回家见了父母,在福建建瓯呆了一周,他们又飞赴海南和香港旅游。在海南,翟欣欣带苏享茂去看房,苏享茂虽然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花了320万,买下了这套海南的房产,合同写上了翟欣欣的名字。相识一个多月,苏享茂在翟欣欣身上,已经花了好几百万。


苏享茂当时与自己姐姐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苏非常喜欢翟欣欣,两个人决定尽快结婚。但在结婚之前,翟欣欣突然告知苏享茂自己曾经有过婚史。苏享茂有点懵,在花了88万之后,最终看到了翟欣欣和前夫离婚的调解书,但调解书上信息和翟欣欣对自己陈述并不完全一致,苏享茂心情很郁闷,曾经犹豫是不是还要继续和翟欣欣结婚。


苏享茂自杀后,很多人说翟欣欣是有意设局,让苏享茂入套。我看过两人所有的微信记录,值得注意的一点的是,在两人即将结婚之前,因为翟欣欣婚史等问题,两人闹得不可开交,翟欣欣曾经拒绝过苏享茂。最后是苏享茂再次过来给翟欣欣赔礼道歉,两人才决定去领证。


但不管怎么说,这场婚姻并没有太多感情基础。两人领证后婚礼还没有来得及操办,就陷入到纠纷中。最直接的导火索是翟欣欣让苏享茂卖掉自己的房子,换一套别墅。而更根本的原因在于,苏享茂终于发现翟欣欣其实并不喜欢自己,而更看中他挣钱的能力。

翟欣欣要求卖掉苏享茂当时的住所换一套别墅,不然只能离婚,苏享茂最终拒绝了换房,同意离婚。翟欣欣提出要一千万精神赔偿外加海南的房产,否则,就要举报他的企业偷税漏税。


苏享茂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有钱,他卖光了自己所有的股票,拿出了企业所有流动资金,只凑了660万。剩下340万,苏享茂给翟欣欣打了欠条之后,这对本就不该走到一起的夫妻,终于离了婚。但之后,翟欣欣一直催促苏享茂“归还”剩余的340万,苏享茂当时已经没有现金了。翟欣欣让苏享茂拿北京的住所去做抵押贷款,苏享茂在这个过程中陷入绝望情绪,9月7号,苏享茂选择了跳楼自杀。

自杀前苏享茂在自己运营的APP

Wephone中发了一条推送


苏享茂自杀事件曝光后,我们就一直在联系涉事的双方——苏享茂的家人和翟欣欣。


苏的家人当时已经报警,他们非常信任警方,并不希望媒体介入,拒绝了我们。这之后,我们隔段时间就联系苏享茂的家人,去年十月,警方经过审查,认为“没有犯罪的事实”,苏的家人申请行政复议,但最终依然没有结果。直到此时,苏享茂的家人才同意接受我们的采访。


今年1月14号,我们在苏享茂北京居所的客厅,采访了苏享龙。我们采访时,客厅里的陈设还和苏享茂的生前一模一样。


苏的家人在采访时充满了悔恨。


在苏享茂自杀前一周,苏享茂的大哥苏享龙和他的姐姐匆匆来到北京。他们得知自己弟弟和翟欣欣的事情,非常担心,来北京陪自己的弟弟。他们劝苏享茂报警,也和苏享茂一起搜集了自认识翟欣欣以来的众多证据。但他们不知道的是,早在8月20号,苏享茂就在微博上发了仅自己可见的几条微博,里面充满了对翟欣欣的恨,以及轻生的念头。但这种情绪,苏的哥哥和姐姐也许没能明察秋毫。

苏享茂家人提供苏享茂的微博截图


出事的前几天,苏享茂的大哥临时有事去了山东,苏享茂的姐姐在家里陪他。苏享茂和自己的姐姐感情很好。苏享茂的公寓不大,两室一厅,其中一间面积很小,只有三四平方,平时是苏享茂的书房,他姐姐就睡在地上。


9月6号夜,苏享茂一直在和翟欣欣发微信,苏享茂的姐姐在书房里睡着了。她不知道,那一夜苏享茂和翟欣欣的微信往来,苏享茂彻底崩溃。


9月7日凌晨三点左右,苏享茂悄悄在黑暗中走上天台,在那里徘徊了很久。


凌晨4点49分,他给睡在楼下的姐姐发了一条微信:“姐姐,好爱你们。可是我真的不想再继续了,对不起家人!.....我手机的锁去掉了,在天台离西门最近的角落。”这是他最后一条留言。


凌晨五点,天色微微放亮,他将手机放在天台上,翻过楼边的护栏纵身跳下。那栋楼,大约有五十米高。

苏享茂跳楼自杀的天台


春节前,我们去福建建瓯,见到苏享茂的姐姐。一提到弟弟,苏享茂的姐姐情绪立即失控,她的自责无以复加。我们原本希望她能够接受采访,但是看到她浑身惨烈的伤痛,最终还是放弃了。


我们从苏享茂家属那里,拿到了苏享茂和翟欣欣自认识以来的微信记录,还有苏享茂的转账记录,以及他为翟欣欣签署的保证书,离婚协议等等。其中最令人触目的,是9月7号凌晨翟欣欣给苏享茂发的一系列语音。作为局外人,听到时也有强烈的不适。

苏享茂生前整理的

相关资料和证据


采访到苏享茂家人的同时,我们一直在联系翟欣欣的律师。我们非常希望能够同时采访到翟欣欣。


《局面》栏目虽然是一档人物专访节目,并不需要必须采访到新闻事件对立的一方。但是,在具体操作中,我们总是尽可能希望采访到涉事的双方,给新闻当事人平等的说话机会。比如,徐晓冬和雷雷,邹市明和木村翔,比如,江歌的妈妈和刘鑫。


翟欣欣方面传来的消息,一开始是说时机不合适,后来干脆拒绝了我们的采访,我们表示理解。正如她的律师所言,接不接受采访,什么时候接受采访,接受谁的采访,是当事人的权利。


4月下旬,从公众视野消失了将近一年的翟欣欣,突然在新浪微博连续开始发帖,解释自己和苏享茂的交往过程。其实这也挺正常,翟欣欣有权利表达自己理解的“真相”。


但就在前天,5月23号,当我们决定开始推送苏享茂家人的采访时,翟欣欣和他的律师分别发帖,希望我们不要发表“单方当事人”的节目。但我们认为,苏享茂的家人,和翟欣欣一样,也有权利发表自己手里的证据。

翟欣欣当时发的微博

现在已经看不到了


其实,新闻当事人基于自己的立场和利益考虑,在表述或者接受采访时倾向于表达对自己有利的信息,在我们看来都非常正常,因为自利是人的本性,媒体并没有权利强迫当事人说对自己不利的“真话”。但新闻记者的采访,要跳离当事人的立场,甚至要站在对立方的视角,去和当事人交流,如此才能更接近真相。


所以,单方面采访苏享茂的家人,并不意味着就带有偏颇的立场。我们对任何专访对象,都有一套长期积累的、符合新闻伦理的处理方式。苏享茂的家人接受我的采访,并不表明我就站在他们的立场,认定他们的理解就全都是事实。我们会仔细梳理他们提供的客观性证据,并且依据这些证据去和他们沟通和交流,这在我们看来早就是基本常识。


不过,在新闻事件当中,当事人的单方陈述,可信度不如接受记者的采访。因为记者的采访可以随时对当事人的说辞进行质疑,这种质疑,可以帮助公众更容易理解究竟谁说的才是真相。


苏享茂事件,苏本人已经自杀身亡,翟欣欣是最接近事件的当事人。她当然可以自己发微博。但在我看来,这种方式的说服力,远不如接受一次充分的采访。直到此刻,我们依然欢迎翟欣欣接受我们的采访,欢迎她通过采访说出自己眼中的“真相”。我们对事实从来不预设立场,愿意充分聆听和呈现。


虽然我们非常希望采访到翟欣欣,但我们没有半点强迫她接受采访的意思。是否接受采访的权利在她本人,我们也没有能力强迫她接受采访。

从前天开始,我们采访苏享茂家人的节目开始陆续推送。看过节目的观众应该知道,我们在节目中没有得出任何结论,至于什么才是最终的真相,公众自有判断。


有人可能会问,苏享茂和翟欣欣事件,是两个个人之间的纠葛,为何局面栏目要花费将近一年的时间跟踪拍摄?它的意义何在?


我想说的是,苏享茂事件非常极端,离奇的情节超出了大多数人的想象。这背后,是许多人无法理解的价值观。无论是苏享茂还是翟欣欣身上的价值取向,我都有兴趣去探究和辨析。正因为如此,苏享茂事件虽然渐渐消失在公众视野之外,但我们却一直记着。

苏享茂的三个哥哥

在遗体火化前与弟弟告别


我觉得,这个世界要慢慢变好,就不能让时间冲刷掉一切。该厘清的厘清,该记住的有人记住,该有人承担责任的,就得承担他该承担的责任。有些新闻,公众可以遗忘,但我们不能遗忘。


苏享茂虽然死了,但是他的死,不该被时间埋没。就这样!




【关于投稿】


如果大家有原创好文投稿,请直接给公号发送留言。


① 留言格式:
【投稿】+《 文章标题》+ 文章链接

② 示例:
【投稿】《不要自称是程序员,我十多年的 IT 职场总结》:http://blog.jobbole.com/94148/

③ 最后请附上您的个人简介~




关注「程序员的那些事」,不错过圈内事

 
程序员的那些事 更多文章 四川洪水,矿场被淹:大批显卡弃置街头 年薪 30W+ 的 AI 和区块链,哪一个更适合你? 为什么我 11 岁的儿子说要放弃编程,却又转战 Python ? “0 点睡觉很会养生”苏宁高管的这句话让程序员很憋屈… 没时间做副项目?这个程序员是如何做到的
猜您喜欢 实现高铁般的稳定与速度 - DevOps的发布管理模式与实践 谁也挡不住程序员在微信群里玩起了直播 hadoop123粉丝破贰万:后台统计数据公布 采访完Jessica Coon,我们重新认识了《降临》里语言学家的世界 手把手教你制作网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