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cenferdesign

介绍:设计需要思考、沉淀和总结,引用原研哉在设计中的设计里的一句话就是“用语言表达设计,是另一种设计行为”.定期写文,欢迎来我这里“读”设计.

就这样平平淡淡侵入你的生活“设计的设计——原研哉中国展”予人的启示

2013-11-20 09:48 大宝的设计私语录

“设计的设计——原研哉中国展”并不符合一般人对于好展览的预期。出自原研哉或“原式”设计理念秉承者们的113组/件参展设计作品,从视觉效果上说,“性格”太“温”,“抢眼”的屈指可数;素色居多,尤其是白;生活物件居多,造型上滤去张扬,简洁到只剩材料与功能;近半数作品是以平面展板的形式呈现于众的,主办方甚至规定不许拍照,如此观展,没准还不如阅读书籍或是浏览网页来得过瘾……

  不过,豁然开朗的感觉会在观毕展览的那一刻袭上心头。这样一个展览压根就不是让你用相机定格下某些艺术至极的切面的,它自始至终展示的只是一种设计态度:简洁而不简单,通过简洁来寻求生活的“基本”与“普遍”,进而获得更大的可能性。于观众而言,这同样可以是一种生活中的谦和之乐,“这样就好”,而非“这样最好”。

  走出展馆回头再看,颇能理解门外等候的人群何以排了足有四五百米长的队伍。大概这是“原研哉”三个字生发的魔力,也是生活美学生发的魔力,让太多从事或即将投身艺术设计的人们怀着“朝圣”的心情而来,哪怕70元的票价有些贵,军工路的地理位置有些偏,展馆限流,要想入场,得做好等上一两个小时的准备。

  

回到原点,不去追求那些奇异的事物,从无到有,当然是创造,但将已知的事物陌生化,更是一种创造。

  “再设计”(Re-Design)是此次原研哉中国展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原研哉2000年召集多位日本设计界达人参与的一个展览。

  事实上,原研哉日后的成名,很大程度上就源于他在十多年前那次展览上提出的概念:“再设计”。简单地说,便是回到原点,不去追求那些奇异的事物,而是重新审视身边那些事儿,从人们所“共有”的物品中来提取价值,以最为平易近人的方式探索设计的本质。至于“再设计”需要考虑点什么,应该是人性化。

  在原研哉看来,譬如杯子,就是用来盛水的,追逐它的本源目的,才不会被现行的构造和趋势所禁锢,只要你设计的物品可以盛水,就可称为杯子。因此他当年给设计师们出的题目就是针对已经存在的日用品“再设计”。日用品往往是在长期的历史实践中反复磨炼形成的,无论多么优秀的设计师,在短时间内有所超越都很困难。而原研哉以为越是如此,设计的价值越加明显。从无到有,当然是创造,但将已知的事物陌生化,更是一种创造。

  后来,以“纸建筑”闻名的建筑师坂茂设计出了方形卷筒纸。人们都知道,平常卷筒纸中间的卷轴是圆形的,轻轻一拉,便能顺滑地抽下纸张来,而当卷轴改为方形,抽取纸张时则会因为产生阻力发出“嗒哒”、“嗒哒”的声音,传达的信息正是“节约能源”;此外,圆形卷筒纸在排列时,彼此间会产生很大的间隙,不但排列不稳固而且浪费空间,但是方形卷筒纸克服了这一问题,卷纸之间接触紧密,结构稳固,既节省了空间又方便搬运。在这件设计作品中,“感受”是设计师考虑得最多的,比如人们使用卷筒纸的手感、听感,以及收纳卷筒纸时的感受。设计者当然不是要让全世界的卷筒纸都变成方形的,但他希望人们注意到围绕着方形卷筒纸隐隐透出的批评味道。从日常生活的角度,设计传递了对文明的批评。

  灯光设计师面出熏将落在地上的小树枝收集起来,在它们的尖端涂上发火剂制成火柴。这分别出心裁,体现的是对大自然的尊重,绝非将木材生生劈开那般无情,也是对人与大自然关系的重审,在把小树枝还给地球母亲之前,是不是还可以让它们为人类做点事情。其实,小树枝的自然形状远比方方正正量产的小木条美多了,前提是,今天的人们使用火柴的机会比从前少多了,火柴不妨亲切起来。

  服装设计师津村耕佑则重新设计了成人尿不湿。他完全打破了成人尿不湿怎么看怎么像婴儿尿布的常规样式,将其“易装”为吸水力超强的包型短裤,甚至配上吸水力同样强劲的T恤,组合成时髦的“套装”,这样一来,就连平常运动都能穿上它,用作尿布时人们的抗拒心理也被设计所克服了。要知道,成人在使用尿不湿时,最怕因此而生的羞耻感。

  出入境图章在广告导演佐藤雅彦的设计中变成了分别向左、向右的两架飞机,向左是出境,向右是入境。这样的处理包含了“感动的萌芽”,通过图案来沟通传达信息,触动情感。

  

他所提倡的设计,不是要让人千方百计看出你的不同,而是一种默默的存在,让人感觉不到设计的成分。

  “再设计”设计理念背后,隐藏着一种把自己置于幕后的态度。出发点不是自我风格的表现或是个人情绪的张扬,而是从揣摩大众的感受出发,不是要千方百计让人看出你的不同,而是一种默默的存在,让人感觉不到设计的成分。

  设计到底不同于艺术。艺术带有个人化性质,只有艺术家本人才知道作品的来源,当然,这种“玄虚”也使得艺术很“酷”。而设计,基本上不是 一种自我表达,它源于生活,需要探求的是共性和普遍性,为用户所想,与用户沟通,其实质就在于发现一个很多人都会遇到的问题然后试着解决的过程。

  原研哉坚信这个世界上不存在“最好”这种东西,只要是存在的事物,总有可以改进的地方,那么为何非要强调“最好”呢?他进而发现,对“最好”的追求背后往往是消费主导的急功近利的心态,这会削弱人类的想象,造成审美的惰性,最终让人失去对生活本身的关注。

  因此,他全部的设计灵感都来源于对生活的思考。像是决定沙拉酱挤出形状是圆形、星形还是棒状、扁条状的小小喷嘴也能给他启示:“宏伟作业流程的成果就在于‘扑哧’被挤出的小小结果”、“虽然只是那么一点点的努力,却是对事物品格的完美体现”;又如他在吃锯刺鲑的时候,不禁想到“自然是强韧的,风并不是为人而吹拂”。设计过程中他所践行的“干净一点”、“轻一点”、“白一点”等审美意识,也都来源于日本的日常生活习惯,并非少数人的专利,给人亲切、自然之感。

  也许这样的设计“性格”太过温和,但它却似乎为设计界某些形式主义至上或是追求特立独行的习惯敲了一声警钟,反而从“简单”中诞生出一种新的价值观和美学。

  置于这一设计理念之下的产品其实也在引导着受众,它们没有强烈的刺激意味,不会劝诱人们“这个最好”、“非这样不可”,而是让人们意识到“这样就好”。“这样”,不是对品质没有要求,而是对个人欲望的适度节制、让步,一种以理性的视角使用产品的态度。当人们在服饰上获得舒适,吃安全的食物,睡觉,偶尔旅行,用现实的期望创造其生活空间,快乐会不会也变得简单一些?

  

以设计概念来过生活原研哉其人

  生于1958年的日本设计师原研哉(KenyaHara)常常给人一种“无年龄”的感觉,爱穿神甫般黑色、简洁而剪裁绝佳的衣服,行为举止如同一剂镇静剂。他的设计亦是如此,躲开色彩,让触感开口说话,给你信任、可靠、休息、放松。

  很多人知道原研哉,是从那个名为“无印良品”(MUJI)的日本杂货品牌,2001年至今,他一直担任着这一品牌的设计总监。人们也许说不上来原研哉某件具体的设计作品,但从“无印良品”提倡的简约、自然等现代生活哲学中,不难嗅出他的设计态度。其实,原研哉的“正职”大概更应当算日本设计中心代表、日本设计委员会理事长、武藏野美术大学教授以及日本政府诸多国际活动设计视觉形象推广项目的“御用”负责人,像是1998年长野冬季奥运开、闭幕式节目纪念册,2005年爱知县万国博览会文宣设计均由其操刀。他甚至自1992年起主持着一个设计工作室,网罗了一批志同道合的设计师们,将触角伸向包装、网页、室内、工业、推广项目、活动计划等设计领域,而伊势丹、味之素、竹尾花纸、米其林车胎、华高莱内衣与历家威士忌酒等,都成了他的客户。

  值得一提的是,原研哉真正参与设计的产品并不多,更多时候,他以“设计概念传播者”的形象出现:原本身为平面设计师的他,不限于在视觉领域做自己的工作,而是针对人的“五感”——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味觉尝试“跨界”,在以促使人们对设计的觉醒为出发点来重新思考设计本身。就像他自己坦言的那样,“我是一个设计师,可设计师不代表是一个很会设计的人,而是一个以设计概念来过生活的人。”

  

揣摩美味的形状 要有孔洞的通心粉

  原研哉曾经较真地总结出通心粉要有孔洞的理由,比如便于煮透、便于让调味酱驻留,从味觉入手探索“美味的形状”,从而得出这样的结论:简单的通心粉实际上是深思熟虑的设计成果。事实上,意大利的著名建筑家和设计师都设计过贝壳、飘带、涡旋、拉丁字母等各种形状和造型的通心粉。

  就是这小小的通心粉,也激发了原研哉的“野心”。1995年,他曾召集许多日本设计师进行通心粉设计竞赛,并制作了“通心粉展”。大江匡的通心粉方案以波浪动机为基础,其中一种形式为波纹,环部保持了普通通心粉的样子,槽是为酱汁设计的。奥村昭夫的通心粉方案则同时满足了牙齿对于“咬感”的欲望,与舌头对通心粉顺滑感的喜爱,隆起的波峰设计是为了煮得合适,令通心粉的口感有韧性,而那趴在海岸上的波浪部分煮出来则会又软又滑。原研哉本人也设计了“<”字形的通心粉,将加工得更薄、更宽的扁面条折弯成如此形状。在原研哉看来,通常情况下,面条的正中间留有细长的间隙,其剖面形状正接近于“<”字形,这一形状将使普通面条的表面积增大一倍,使“汤汁流域”也随之增大一倍,在吃法不变的基础上,舌头则能更加充分地接触汤汁,面条的味道也就比普通面条好吃了。令他遗憾的是,“通心粉展”上的通心粉还无法进入一般家庭的餐桌。不过这也让他惊觉目前能够在市场上留存下来的通心粉,都是相应地得到餐桌认可的设计杰作,“食品设计”似乎越简单、越朴实就越容易被长久地、大范围地接受。原因在于,“美味的形状”的最终判定标准归根结底不在眼睛而在舌头,如何让形状与味觉紧密结合起来才是设计的关键。

  

白色布袋的表情梅田医院指示标识

  日本梅田医院是一间妇产科专门诊所。这家医院的指示标识有着一个显著的特征:所有标识如“2号病房”、“女卫生间”等,其本身就是一块柔软的棉布,而非生硬的塑料。标识被制成一个个小布袋,用支架固定在墙上或屋顶;拆装简易,就像袜子;各类提示信息则用丝网印在棉布上。

  这一系列的标识来自原研哉1998年的设计。其中的理由是想要设计出柔和的空间。在原研哉看来,到这家医院的人,不是病人,而是即将生产的孕妇,她们将在此安静度过生产前后的时光。所以,医院的指示标识使用了白色的棉布。布料是柔软的,因此,每一处使用布标识的空间,表情也变得柔和,不再冷冰冰。也有人说,白色棉布不耐脏。可设计者正是出于逆向思维,考虑到还有什么比超级洁净更重要呢,“不耐脏”可随时向院方传递出“待清洁”的信号,表现一种“愈容易变脏愈要时常保持清洁”的精神。而医院对这一精神的实践,才能让在此分娩的人安心。

  此设计方案的依据与一流餐馆使用白桌布道理一样,为了向顾客表明,其服务中包含了一流的洁净。

  

“无中生有”的哲学 “无印良品”包装

  “无印良品”走的是“无中生有”的极简主义设计风格,将过剩的设计加以彻底省略。这并不意味着无设计,而可能是追求永恒的终极设计。

  该品牌产品的特征是简洁,却散发着新鲜空气般的清爽气息。就连标签、吊牌都是按照这样的宗旨设计的,追求的是超脱于流行的自然感,对普通事物的打磨。颜色使用的是不漂白纸的米色,以及无印良品的标志性颜色胭脂色,文字使用的是最普遍的Helvetica西文字体,以及与之相配的日文字体,整体设计非常简洁。

  比如它的护肤系列,包装正面除了LOGO和品名外,有着大片的留白,甚至一句产品介绍都不放。不过不少女性消费者表示,就是这样干净透明的包装让自己安心,看得见质地、内容,也能看到所有成分的列表,她们不需要任何的功效,只要能维持肌肤的健康状态就好。


您的关注及转发可能会让更多的人关注并喜欢设计,感谢鼓励及支持。


下期预告:Hartmut Esslinger and Forg Design-设计改变商业的神话


 
大宝的设计私语录 更多文章 文化差异碰撞出设计的差异 以行为为中心的设计 无印良品的前世今生 【大宝】他用7人团队,服务包括优衣库在内的30多家知名企业的秘籍竟然是... 【大宝】像素如何影响你的设计?
猜您喜欢 镇长教你如何制作字符画 Android数据库高手秘籍(2):创建表和LitePal的基本用法 Android系统字体规范与应用探索 C# 基础技术问题总结 苹果会成为下一个微软的四大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