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scientific_guokr

介绍:科研最新进展,学术最新动态,顶级学者的思考和见解.

消除对变性群体的偏见,十分钟面谈就能帮上忙?|科学人

2016-04-14 19:57 芭蕉

“德国人都是严谨死板的”,“有文身的都是坏人”,“富二代必定花心”……当需要对一件事或一类人群进行评价时,“图省事儿”的人类往往会将它们归类到早已贴好标签的篮子里,然后按照标签的内容给出判断,而不去了解具体的个体乃至群体到底是怎么回事——各式各样的偏见,也随之而来。

生活中,人们常常会对特定的人和事物产生不同的偏见,也因特定的特质而成为偏见的受害者。图片来源:wikihow

如果说诸如“法国男人浪漫多情”的偏见未必会产生什么严重的恶果,另外一些偏见却可能对特定的群体造成伤害,乃至令政策或法律的天平失衡。在近日发表在《科学》杂志上,斯坦福大学的大卫·布鲁克曼(David Broockman)博士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约书亚·卡拉(Joshua Kalla)博士详细描述了公众偏见是如何通过法律和政策影响变性群体的正常生活的。

变性者是通过手术或其他方法来改变自身原有生理性别的人群。这种转换过程使得他们在许多文化中都常常被置于饱受偏见和歧视的位置。2015年11月,在美国得州休斯顿,民众发起运动提议立法反对变性女性进入女卫生间。他们认为变性女性是会借机在女卫生间猥亵年轻女孩的“变态”。

如果说这一法案的产生来自于选民对变性者群体的偏见,那么如果有办法缓和甚至改变这一偏见,也许这样的恶法就无法实施。有没有什么举措可以有效地消除人们的偏见? 

从备受鼓舞,到备受打击

2014年12月,一项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研究称,通过面对面谈话的方式,能够缓解甚至消除人们对同性恋群体的偏见,态度的转变甚至可以持续长达1年之久。这项结果相当鼓舞人心,一些研究者试图重复并扩展这项研究,却发现收集到的数据明显和原研究不符。发现问题的研究者中,就有布鲁克曼和卡拉。


卡拉(左)和布鲁克曼(右)在工作。图片来源:nymag.com

最终,那项研究一位作者在质询中承认“伪造了部分数据”。另一作者唐纳德·格林(Donald P. Green)于2015年5月向《科学》杂志提出撤回此前发表的论文。因为这一起学术不端事件,“谈话改变偏见”理念的有效性受到沉重打击

然而,大卫·布鲁克曼和约书亚·卡拉还是决定试一试,用类似的方法独立进行研究。之前别人的文章是造了假,但面访到底有没有效用,只有通过实验来验证。

被面谈改变的态度

距格林申请撤稿后11个月,他们在同样的杂志上发表了论文,利用不同的方法支持了遭受怀疑的结论:谈话,或许真的能改变别人的偏见。

在研究中,他们招募了56名志愿者,与他们进行长约10分钟的对话,试着消除选民对变性者的恶感。志愿者将随机拜访选民,并告知他们自己是为了变性人的权益而来。如果目标选民愿意开始接下来的对话,他们就需要确认自己的身份,并被认作实验的受试。在实验中,共有501名选民接受了访问。在这10分钟的时间中,志愿者将与选民交谈下列信息:

1

首先,志愿者会告知选民,他们将对一个有关变性人权益的法案进行投票;


2

志愿者会希望选民向他们解释自己对这一投票所持的观点;

3

志愿者将要求选民描述一次自己受到偏见或歧视的经历,与此同时,志愿者会与选民分享变性人遭遇的现状;

4

最后,志愿者将询问这样的访谈是否改变了他们的想法。

5

如果志愿者自身是变性者,他/她还会定义变性者这个名词并表明自己的身份。



与此同时,布鲁克曼和卡拉邀请另外一部分志愿者与选民进行关于垃圾回收这一话题的对话,这些访谈被认作实验的对照组。

布鲁克曼和卡拉在调查开始后三天、三周、六周和三个月后这种干预的效果进行了分析。他们发现,与进行“垃圾回收”话题的对照组相比,与志愿者进行关于变性者话题对话的选民对于非歧视法案表现出了更为明显的支持

此外随着谈话时间的进行,这样的支持度提升也益发明显。也就是说,志愿者成功通过交谈和对话的方式改变了集体偏见,而这样的改善也会反映在法案之上。

值得一提的是,研究者发现,志愿者的身份(变性者或非变性者)并没有对实验结果产生明显的影响。

扳回一城?检验还需继续


“简单对话能帮助缓解或消除偏见”这样的心理学理论是早已存在的。实际上,在实验室中人们也尝试重复得到过积极的结果。然而,当这一理论应用在现实生活中,往往却无法得到让人满意的效果。毕竟,现实生活不像实验室,人们无法强迫其他人专注完成“实验”的流程,也并非所有的偏见都像在实验室中那么容易被改变。 

布鲁克曼和卡拉成功的研究,为此前遭受动摇的“对话削弱偏见”理念提供了支持,对于政府来说,这些结果具有相当大的参考价值。如果操作得当,像短时间面谈这样相对简单的举措,是否能够被用于帮助人们消除对其他人群和事物——比如LGBT人群、有色族裔等等——的固有偏见?相信更多研究者会不断验证这些方法的有效性。

而推及我们自身,应该反省的是,我们是否曾因为单纯的“不了解并懒得了解”,而不自觉地歧视和伤害着一些群体?也许在做出评价甚至口出恶言之前,多花几分钟时间了解一下眼前的人,社会也能更美好一点。

(编辑、排版:Calo)

参考文献:
[1]Broockman, David, and Joshua Kalla. "Durably reducing transphobia: A field experiment on door-to-door canvassing." Science 352.6282 (2016): 220-224.
[2]LaCour, Michael J., and Donald P. Green. "When contact changes minds: An experiment on transmission of support for gay equality." Science 346.6215 (2014): 1366-1369.

本文来自果壳网,谢绝转载

如有需要请联系sns@guokr.com


科学人
科研最新进展,学术最新动态,顶级学者的思考和见解。
长按二维码关注科学人(微信号:scientific_guokr)。

点击“阅读原文”

了解一种名为“睡眠提示强化”的方法

如何帮助人们消除偏见


 
科学人 更多文章 屠呦呦亲述青蒿素发现历程,寄望改革深化 【2015诺贝尔奖特稿】青蒿素、青蒿、黄花蒿,究竟什么关系? 中国的物理学家们,对中微子获诺奖怎么看? 诺贝尔经济学奖:消费、贫困与福利 科学人专访英国科学媒介中心:不打通媒体,科学的危机就不远了
猜您喜欢 微软MS SQL Server数据库推出Linux版 关于Android Studio项目的Gradle构建 如何做好游戏项目管理? 设计师的经验总结!我们为什么需要动效设计 Java设计模式(十) 你真的用对单例模式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