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scientific_guokr

介绍:科研最新进展,学术最新动态,顶级学者的思考和见解.

你辛辛苦苦写出来的博士论文,有几个人看过?

2018-01-11 07:21 Nature自然科研

图片来源:123rf.com.cn正版图库


博士答辩的那天早上,Tom Marshall穿上特意为答辩买来的西装,站在50多名观众面前——包括他的父母和6名考官,做了15分钟的展示,然后还有1个小时的交叉答辩,答辩内容为他过去5年在荷兰奈梅亨唐德斯大脑、认知和行为研究所(Donders Institute for Brain, Cognition and Behaviour in Nijmegen)进行的神经科学研究。


博士答辩很重要:这个口试将决定他是通过还是失败。Marshall说:“到1个小时的时候,有人进来了,拿棍子在地板上敲了敲,说'时间到'。”敲棍子意味着1个小时已经过去。 “但是我停不下来。我太享受这个过程,忍不住多谈了几分钟。”


Illustration by Oliver Munday


和Marshall精心准备的公开博士评估相比,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地球科学博士生Kelsie Long面临的评估过程截然不同。她的博士学位将完全通过书面论文进行评估,这些论文需要寄给评估人员,寄回的时候会有每个人的评价。今年晚些时候,她会就自己的研究做一次公开展示,但不影响论文评估最终结果。她说:“这就像是一场仪式。”


全球各地评估博士学位的方式多种多样。但基本都要求撰写一篇书面论文,不过具体形式也有很多英国,博士评估通常要求一篇专题论文,加上学生的详细研究说明;斯堪的纳维亚,理工科学生往往把自己发表过的文章串联起来。之后的口试——也称为口头询问或答辩——可以是公开演讲,也可以是私下讨论,甚至完全跳过。这一点因为不同学科、不同机构,差异很大。“博士教育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没有一个万能的形式。”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研究生教育创新与研究中心创办理事Maresi Nerad说道。


这本身不一定是个问题,但是一些研究人员担心,几十年的博士评估体系正显示出不足。时间紧迫的考官有时缺乏进行博士评估所需的培训和准备,这可能会使严谨度大打折扣。伦敦惠康信托基金会生物医学研究机构负责人Jeremy Farrar说:“三两名考官聚在一起,潦潦草草审完论文。他们在方框里打上勾,大家都很开心,然后就诞生了一名博士。


和其他科学家一样,Farrar认为博士评估方法未能时俱进。当大量研究需要多学科团队合作时,单一作者署名就显得过时了。研究越来越开放,而博士评估却可能缺乏透明度:口头答辩有时候非公开进行。一些博士论文在办公室书架上或档案室中落上灰尘,很少被拿出来使用


来自美国密歇根州ProQuest的学术交流和论文出版主管Austin McLean说:“有些学生仍在向我们提交纸质论文——他们还没有电子论文。”ProQuest拥有全球最大的博士论文数据库。此外,在博士评估中,评估人员往往不重视管理、企业家精神和团队合作等软技能,抛开博士头衔不谈,这些技能都是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越来越多的学生正走向学术以外的世界。Farrar说:“博士评估没有与时俱进,无法适应当前对博士的定义。”


美国研究生院委员会主席Suzanne Ortega表示:“调整改变论文面临着很大的压力。”许多团体都在讨论这个问题,研究生院委员会就是其中之一。2016年1月,委员会组织了一场名为“博士论文的未来”的研讨会;3月,作为研究人员培训审查的一部分,澳大利亚学术研究院委员会(ACOLA)考察了论文的变化。一些科学家和教育专家对此表示欢迎。“我不认为目前的论文考察模式是理想的,但是目前出现了一些积极的变化。”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研究培训主任Inger Mewburn说。她也是The Thesis Whisperer博客的编辑, 这是一个专门教人写论文的博客。


通过测试


学术界对于博士评估的目标达成了共识。传统目标是证明博士生有能力针对新概念进行独立研究,并能够以明了的方式传达其研究结果。学术界的争论在于:如何最好地实现这个目标。


分子生物学家、普林斯顿大学前校长Shirley Tilghman认为,专题论文形式是有价值的。她表示,要求学生“架构问题的历史背景,详细说明研究目的和研究执行情况,继而得出可信的结论”,这一过程可以显示出学生的学术能力。


但是,论文是否也应该包括出版学术刊物呢?这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卡罗林斯卡研究所是常态,大多数博士论文都是学生原创论文的汇编,加上一个相对较短的讨论,大概50页长。这样做的理由是,出版刊物应该作为博士培养的一部分,因为它能更好地让学生适应学术生活,提供就业机会。


一些完成了专题论文的学生最后后悔自己没有花更多的时间写期刊论文。2015年10月,James Lewis在伦敦帝国理工学院通过了物理学博士答辩,不过他认为自己能在NASA戈达德太空飞行中心工作,要得益于之前发表的一篇论文。他说:“博士后就业市场竞争非常激烈,所以如果你能在读博期间发表一篇论文,就给自己帮了大忙。”在开始工作之前,Lewis根据自己的研究成果,埋头写论文。“我琢磨着:如果当时不是花5个月写博士论文,而是写了这些期刊论文,结果会不会更好呢?”


来源: Proquest


但是也有人认为,发表论文的压力可能会夺去博士生们学习中的宝贵部分,比如塑造研究方向,培养创造性思维和独立思考的能力。Farrar说:“最后博士生满心里装着的可能就是发表论文。学生们最终可能只把时间花在思考能出产什么论文上,然后把所有论文合并起来,加个总结就结束了。这更加深了人们对整个科学行业的错误印象,认为它不过是论文工厂,而忽视科学探索。”


Long正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攻读博士学位,这所学校采用的博士评估法是TBP(即将发表的论文整理装订起来,而不需要些专题论文)。Long已经撰写并提交了一篇论文,开始投入第二篇。但她正在挣扎。她说:“我发现这篇很难写,主要是因为它不像之前那篇那样新颖或令人兴奋。“更重要的是,她的策略中有些事情取决于她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无力控制的因素——包括她读博期间完成足够多用于发表的研究,以及及时的同行评议过程


已完成的博士论文通常存放在大学图书馆里,但这并不意味着有人阅读或使用它们。在提交给ProQuest数据库的论文中,约60%属于科学、技术或数学类别,但它们的访问量最少。“我们认为这是因为学界更注重期刊交流。”McLean说。


科学家往往把将他们的博士论文拷贝保存在办公室或实验室中,供学生和同事使用。伦敦纳米技术中心的物理学家Neil Curson说,他20多年前写的博士论文,到现在都有学生进入他的实验室时阅读。不过,大量论文最终还是被尘封起来。


口头答辩


无论博士论文采取什么形式,在大多数国家,专家组都要对其进行评定,通常包含口头答辩考核。但澳大利亚纽卡索大学的教育研究人员Allyson Holbrook表示,口头答辩“不像书面测试一样普遍一致”。


以色列,口头考核并非是强制性的,也鲜少有学生会选择这种方式。在荷兰,这是正规且具有仪式性的。在英国,通常这是非公开的,参与者仅有学生和两至三位考官。澳大利亚则几乎完全不进行口头考核。“博士考核100%与论文相关。”Holbrook说道。她表示,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结为历史原因。以前,澳大利亚没有足够多的专家去亲自进行考核,而飞到答辩现场所需的成本也太高。


2015年,Holbrook和她的研究团队发表了一项研究,对澳大利亚、新西兰以及英国采用的评估方法进行了比较(T. Lovat et al. Higher Ed. Rev. 47, 5–23; 2015)。她们发现,口头答辩很少能够改变结果,博士论文本身才是考核能否通过的决定性因素。2016年3月发表的一篇关于澳大利亚研究培养的评述也不支持增加口头考核,但是它确实建议采取更加连续性的方式评估学生,而不是等到培养结束才进行。


一些研究人员发现口头考核也存在问题。不论观众数量多少,学生都很容易在他们面前怯场。伦敦大学学院的化学工程师David Bogle表示,考官询问有难度的问题可能会让这种情况变得更糟。“实际案例表明,考官会给学生造成过度的压力。而这种情况不应当发生。”


反复尝试


大多数研究人员都不支持设定全球性的博士生评估标准。他们表示,“一刀切”的方式几乎不可能实施,不管评估类型是连续性考核、论文写作还是口头答辩,这都应该根据学科、项目、学生、导师和研究机构来决定。“如果你消除了评估以及博士论文写作形式的多样性,那么你将失去博士学位应有的创造力和创新性。”Nerad说道。


但是许多人觉得这样的评估体系是可以改进的——比如说缩短博士论文篇幅。根据存储了400万篇学位论文的ProQuest数据库显示,在1945年到1990年间,生物学、化学以及物理学博士论文的平均篇幅激增至近200页。这可能是因为学生在研究更为复杂的问题,撰写更长的文献综述,使用愈加复杂且需要更长解释的方法(参见“不断加长的论文”)。


“根本没必要写如此长的论文。”近期刚评完一篇“巨著”的Farrar这样说道,“‘博士论文篇幅越长就越优秀’,成了博士圈内一直以来的一种迷思,它的方向是错的。”


Farrar表示精简论文也许更加合适,可以采用研究性论文的简约形式——先对该领域进行综述,之后用几个短章节去论述方法、分析以及讨论。“论文将更加简洁明确,重点突出。考官也许能够读完整篇论文。”


但现在的情况却不是这样。考官需要在研究、教学、写经费申请以及其他事情的间隙中找时间阅读这些论文。“有些事情不得不被舍弃掉,而舍弃的就是阅读每篇论文的时间。”Farrar说道。这就意味着考官也许仅用短短几个小时时间去浏览博士生数年的成果。“我认为我们应当对学生负责,以适当的方式考核学生,帮助他们为未来的职业生涯做好准备。”


博士论文现代化


有一种方法能够更好地反映科研的合作性质,那就是合著论文。过去,这种方式一直被用于艺术人文研究生的教育中。但是,评判贡献就成为了难题。Ortega说:“如果你参与了一篇合作性质的论文,你的未来雇主可能很难看出你是否可以独立思考或独立领导一个研究项目。”


这里还存在另一个问题。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2014年的博士普查统计,美国有一半的理科博士毕业生会选择从事科学研究以外的职业。“在这种情况下,标准评估内容还应该包括未来他们走上工作岗位时所需要的技能。”哈佛大学法学院劳动经济学家Michael Teitelbaum说。


如今有越来越多的研究机构会为博士学生提供例如团队合作、管理和研究伦理等方面的课程培训,但是这些技能不会进行正式评估。那么,口头考核就能派上用场了,也许可以通过观察学生如何应对不同场景进行评估。或者按照ACOLA建议的那样,博士生通过记录在案的职业发展活动来积累可迁移技能的学分。


你不能简单地假设,把他们放在一个环境中,他们就能从该环境中有所习得,”美国俄克拉荷马大学应用社会研究中心主任、心理学家Michael Mumford说道,“我们需要进行考核,既让学生处理现实世界的问题,也要让其应对晦涩的学术难题。”


Farrar认为改变焦点能够有所帮助。不要将论文和口头考核视作是考试,而是要将其视作是一个长期项目的终点。“你需要在四年研究的大背景下去看待博士学位,而不要仅将其当做是另一次大考。


Mewburn强调不论采取何种形式的评估,都应该更多关注学生个体而不是他们的成果。她说:“我优先考虑评估研究人员,但是我们现在还没有设计相应的工具和课程。”


减少失败


我们很难了解到有多少博士生提交了论文但最终没拿到学位,但是传言很少有人没通过。更普遍的情况是,在授予博士学位之前,通常会要求学生多多少少做一些修正。


有人表示,之所以鲜有学生不能获得博士学位,是因为高校希望保证其毕业率排在前列。但大多数研究人员对此存在争议,并指出了其它原因。其中一个原因是,实力薄弱的学生在最终评估之前很可能就已经选择退学。此外,导师和支持机构通常会进行定期评估和考核,努力确保博士生及其研究项目在提交论文之前能够充分符合标准。“如果一名学生提交的论文没能通过,这就说明校方没尽到责任。”美国华盛顿大学全球健康研究专家Simon Hay说。


Nerad认为无需改革最终的博士评估方式。整体上来说,她认为问题在于研究生教育缺乏多样性。“既然研究越来越国际化,博士学位也应当如此。”这一过程正在进行中。Nerad表示,经济全球化以及国际政治带来的压力,再加上各国都想要建造世界级的大学,这一切促使全球博士就读体验趋于标准化。


在任职普林斯顿大学校长期间,Tilghman经常会被问到一个问题,即是否存在一种完美的评估博士课程的方式。喜欢她的回答的人并不多——她表示只有在毕业25周年聚会时她才能够真正评估一位学生。“最终,你唯一的评价方式就是完成某项研究的学生能否成为一名成功的科学家。如果他们能,那么你就履行了自己的职责。如果他们不能,说明你的工作没做好。”


Nature|doi:10.1038/535026a


原文以What’s the point of the PhD thesis?为标题

发布在2016年7月6日的《自然》新闻专题上

原文作者:Julie Gould

题图来源:123rf.com.cn正版图库


欢迎个人转发到朋友圈

本文经公众号“Nature自然科研”授权转载

撸起袖子,改论文了!


【拓展阅读】发表论文,为什么要那……么……久?
 
科学人 更多文章 数学家与诗人|蔡天新专栏 减肥为何频频失败?数学模型告诉你 不看脸,怎么在野外认出一只大熊猫? 帕丁顿熊,到底是只什么熊? 人类老祖宗的生活有多“浪”?看你丰富的基因来源就知道了
猜您喜欢 优秀的移动 App 是怎样炼成的? 12条标准界定优秀的开发工程师 极拍,五分钟搭建直播业务后端及 App 勒索病毒爆发的前后,第 5 期技术微周刊出炉了 品味淡淡的感觉 淡淡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