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mjx_java

介绍:主要是讲解编程语言java,并且每天都推送一条关于java编程语言的信息

深夜十点,北京各大互联网企业的下班高峰才刚开始?

2018-06-01 08:21 java一日一条
文章整理自北京晚报

▲夜里11点之后,百度科技园仍有人在加班。


 “师傅,您在哪个门?”下楼前,马科(化名)用手机预约了一辆网约车,当他走出公司总部大门时发现,门前已云集了大量网约车。


这是深夜10点,和马科一样,同事们陆续奔向回家的网约车。马科是互联网企业的软件工程师,这是他每天最正常的下班时间。


现状


“没有打卡制度 也没有严格上下班时间”


一件足球服、一条短裤、一个电脑包,虽然也年近三十,马科还是保持着学生时代的穿搭风格,唯一的区别是,足球服是正版的,花了近700块钱。


 “我们这行,没有不加班的,但是考虑到收入比较高,大家也就忍了。”


从入行到现在,马科换了几家公司,加班和对应的加班福利都类似。“基本都一样,大多数是弹性工作制,不打卡,只规定工作时长,也就没有严格的上下班时间。公司不会强制要求加班,但是活干不完,谁也不会下班。当然,为了广大程序员能安心加班,像免费晚餐或餐补、打车报销或车补等等一定都是有的。”


▲腾讯希格玛大厦


2017年夏天,腾讯公司曾公开回应了关于其加班文化的传言。腾讯在官方微信公众号中大方表态,公司绝大多数部门没有“打卡”制度,同时也不鼓励加班,但是业务繁重是真的。晚上8点,会提供东来顺、麦当劳、稻香等餐饮服务,10点以后打车报销。



“互联网公司的企业文化就是这样,你不加班,同事加班,领导就看在眼里,这直接关系到评级、收入。而且,我们的工作也特殊,写代码有连续性,不能随意中断。”


“回家干什么呢,我连邻居都没见过几次”


马科的家离公司不远,只有5公里,他单身,和另外两个同事合租了一套三居室。“他们今天更晚,我就不等他们了。”回到家,马科的习惯是玩两把游戏,在深夜12点前入睡。每周五天,天天如此。


他说自己没什么社交,更没有谈恋爱,甚至有点享受单身状态,除了性格使然,工作太累也是一部分原因,“平时已经很累了,周末的时间想完全留给自己,打打球、看看电影。再找女朋友,实在没精力。”


现场


跑夜班的网约车司机,是马科最熟悉的陌生人。记者发现,这并非个案,在深夜,“趴”在互联网公司门前,等着IT工程师们回家的人,正是这些夜班司机。

01

京东总部

坐标:亦庄

上周四晚10点20分

等候车辆:超过100辆

 “最远家住昌平”


地处亦庄东区的京东总部,是唯一位于北京东南方向的互联网公司总部,而且周边没有其他大公司,所以一到深夜,就被网约车挤得水泄不通。记者发现,这里趴活的网约车,超过了100辆,京东门前的经海路双方向,都停满了车。为了维持秩序,京东的保安甚至在路面指挥起了交通。


司机小潘说,附近的网约车,几乎每晚都汇集于此。“这大楼里,两万人呢,下班都挺晚的,而且人家打车报销,有地铁也不会坐。”


正说着话,小潘的电话响了,是约车的程序员。跟附近几个司机打完招呼,他就准备出发,“这单是去海淀的,京东以前在海淀办过公,所以很多员工还住那边,我拉过最远的是去昌平。”


02

阿里巴巴

北京总部

坐标:望京

上周四晚11点10分

等候车辆:约20辆

“打车软件后台结账”


位于望京的阿里巴巴总部,在2016年才刚启用,高155.65米,从五环上,就能清楚地看见大厦灯火通明。


记者到这里的时间超过了夜里11点,“码农”们三三两两从大厦里走出,等候网约车。在此趴活的司机老冯透露,“加班的,打车都报销,而且不用自己结账,后台就跟我们结了。你别说,虽然下班晚吧,但人家福利确实好。”


03

腾讯

坐标:知春路

上周五晚10点35分

等候车辆:约20辆

“听说这儿活多路又远”

腾讯在北京的办公地点比较分散,其中,知春路的希格玛大厦最为知名,早年间就入选过网评“北京加班大厦”前三。在上周五深夜,大厦依然热闹,停车场不断有出租车、网约车进进出出。一位“的姐”坐在车里听广播,手机正运行着打车软件,她告诉记者:“我是头一次来这儿,就是听人家说,一到晚上尽是活儿,而且路还都不近呢。”


04

百度大厦

坐标:上地十街

上周五晚11点15分

等候车辆:约50辆

 “有些公司直接和网约车平台合作”


从知春路到上地十街的路上,虽然越来越远离城市中心区,但是车流却一点没减少,到了百度大厦门前,给记者一种来到机场候机楼的错觉。大厦灯火辉煌,出租车在门前一字排开。


▲百度门前的出租车


司机马师傅说,他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来此趴活:“一般晚上9点多钟是第一个下班高峰,半夜11点是第二个,最晚的我拉过夜里12点半的。”马师傅透露,这些打车的年轻人打车都要票报销,但也不是每个公司的员工都打出租车。“有一回在另一个互联网公司拉了一个姑娘,人家委婉地告诉我,别再去那里趴活了,拉不着活。因为公司老板跟网约车平台有合作,只报销网约车,不报销出租车。”

05

新浪 网易

百度科技园

坐标:西北旺东路

上周五晚11点50分

等候车辆:约50辆

“最晚拉过三四点下班的”



西北旺东路附近集中了新浪总部、网易大厦和百度科技园,另还有在建中的腾讯北京总部。


司机赵师傅说,只要在附近,不管多晚,他都会过来看看,“看灯呗,有灯亮,就一定有人,可以等一会儿。有时候等半小时,有时候一个小时,但是活儿都是大活儿,值得。”


已经接近周五夜里12点,很快就要跨入周末,但透过窗户玻璃,依然能看到这几座大厦内人影晃动。“嗨,在北京,都不容易,加班啊,是常事儿,我最晚拉过一个四点多钟下班的,天都快亮了。”


说法


互联网公司加班 成纠纷焦点


 北京市海淀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办公室主任孙维一告诉记者,与互联网公司加班相关的劳动仲裁在该区经常发生。


2017年的一个案例中,张某离职后因加班时长与原公司发生纠纷,但因是弹性工作制,且张某的考勤时间显示与应工作时间基本持平,最终仲裁对张某关于加班工资的请求没有支持。


另一起2014年的案例中,刘某离职后因工资标准、加班时长与原公司纠纷。最终仲裁,支持了刘某请求的工资标准,但是对加班时长还是采用了原公司提供的数据。 


北京市国汉律师事务所杨晓波律师提醒广大互联网从业者,平时注意收集加班证据,有助于一旦发生纠纷,在新《劳动法》框架下保证自己的权益。


杨晓波曾代理过一个案例,劳资双方就考勤、加班等问题上演“智斗”。一位工程师被裁员后,要求公司支付待通知金、补偿金、补贴、奖金、加班工资等等,谈崩后对簿公堂。仲裁时,工程师发现公司提供的考勤记录可能有“猫腻”,所以就借用同事账号登录,发现了公司修改考勤制度的证据,并提请法院委托鉴定机构对公司考勤设备、原始数据进行司法鉴定。最终鉴定,企业确实修改了相关原始数据,不但需要承担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还要支付加班工资。

往期文章推

1

mysql数据库开发常见问题及优化

2

缓存穿透,缓存击穿,缓存雪崩解决方案分析


 
java一日一条 更多文章 缓存穿透,缓存击穿,缓存雪崩解决方案分析 mysql数据库开发常见问题及优化 爱人啊,我想带你去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java篇 一篇文章了解RPC框架原理 阿里,网易 云音乐以及商汤科技的大数据面试经
猜您喜欢 16年创业老兵的血泪收获 Kafka:如何做到1秒发布百万级条消息 【分享实录】前端框架Regularjs的设计与选型之路,网易杭研技术专家在ITA1024前端精英群的分享 作为程序员最应该投资的是这十件事 绩效考核八个“不明确”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