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programmer_club

介绍:程序员第一自媒体,与你探讨码农人生路上遇到的各类泛技术话题,定期为你推荐码农人生思考、感悟以及启迪!

在网吧写代码是一种什么体验?

2015-11-02 23:08 程序员之家

作者:徐溯阳

链接:http://www.zhihu.com/question/27960832/answer/69152386
来源:知乎


"你这儿不该这么写。"
网管眯着眼睛,把烟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对着我指指点点。


“什么?”我头也不回,双手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

说来可笑,由于消防演习封楼,现在的我正在学校附近的小网吧里赶工撸代码。大早上,包夜的青年刚刚散去,网吧里人少的可怜,空气里弥漫着一种汗味、烟味和脚臭味儿混合了一晚后的奇怪味道。大妈拖着地,刚上班的网管百无聊赖,一言不发地看着我撸代码,直到他突然打断我。

“我说你这儿不该这么写。”网管重复道,“这儿应该用双数组TRIE树搜索算法,效率起码能比简单的最优二叉树算法提高百分之20。”

我停下敲键盘的手,缓缓回头,用一种奇怪的眼神凝视这名网管。

这家网吧前几天我还来过,那次,这位网管和全国所有的网管没什么两样,坐在吧台前一边抽烟一边打劲舞团,打累的时候,就用色眯眯的眼神盯着和男朋友一起来开黑lol的妹子看。

“你在逗我?”,我说,“你不是只会玩劲舞团么,还懂什么算法?”

网管低头把烟头按在已经躺了好几支烟屁股的烟灰缸里,“是啊,在这个鬼地方呆久了,我觉得我已经只会打劲舞团了······”他深深地吐出一口烟圈,把自己埋在破了一半皮的劣质沙发里。那一瞬间,我从这个发尖挑染出金黄色的杀马特青年的脸上,看出一丝壮志未酬的失意神情。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转身面对他,气氛变得有些古怪,“一般的网管不会懂得双数组TRIE树搜索算法的,连听过这名字都不可能。”

“是吗?”他说,“三年前,当我还在学校的时候,我用更复杂的算法写过几十万行级别的代码。我和俄罗斯毛子一起黑进deep web里的丝绸之路,和同学与全世界的白帽一起破解恐怖分子的洲际导弹密码,那时候真是峥嵘岁月······我们全是确确实实地为国家做贡献,不像你们······”他停下来又点上一支烟,脸上露出轻蔑的神情,“不像你们,只知道用一些毫无价值的项目骗国家的钱。”

"哦?"我饶有兴味地咀嚼他的挑衅,“看来你很厉害嘛,你是什么学校毕业的?”
“当然是中国最优秀的学校。”
“北大吗?”
“不是。”
“清华?”
他摇摇头。
“那,难不成是我浙?”
“请不要再侮辱我,少年。”
我如同被他打了一闷棍,觉得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沉默,让人以为时间都要凝固。
“宝剑无锋,英雄无名,一以当百,布鲁弗莱。”他低声沉吟。
我愣住。

那一瞬间,清晨的阳光在他的脸上切出锋利的阴影,有如刀削斧劈。那些肆意绽放的青春痘似乎都变得俊朗起来。
“布鲁弗莱···难道,难道那些传闻是真的?”
“托那个叛徒的福,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哈哈哈······”他冷笑道,“好在和你一样,人们仅仅把它看作一个笑话,没人当真。”
“别扯蛋了,那当然不可能是真的。前些天还有新闻传出,你们的副校长带领一帮学生跨省斗殴,简直搞笑!”
“那确实是布鲁弗莱的耻辱!”他捏紧拳头,“可那并不是斗殴,那是战争!数十名布鲁弗莱武装部的战士战死,远远不是你以为的那么简单!当然,副校长违反了保密条例,可那也是不得已,叛徒必须被抹杀!”
“神经!非常之事需要非常之证据,这种事儿只是你一面之辞,我怎能相信?更何况,如果你真的这么厉害,你何苦在这儿当一个小小的网管呢。你应该在国*安*部,或者军队的情报机关。”

他的眼神陡然变化,嘴角挂起一丝狡黠的微笑。
“谁说这儿不是呢?”

我瞬间呆若木鸡。"这不可能!"我无力地抗争。

“想听证据吗?”他说,“你叫XXX,武汉大学毕业,现在浙大硕士在读。你在武汉广八路上的分部里存了400元钱还没用掉。大概是因为毕业太匆忙了?”

“怎么会······!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这有什么,分部之间都是联网的,信息共享嘛。我知道的远远不止这些,上至你在广八路分部打的每一局dota,下至下的每一部A片,我都了如指掌。你打dota爱用辅助英雄,用的最多的五个英雄是萨尔、冰女、小鹿、巫妖和骨法,这能证明你性格和善,助人为乐。而且你手速慢,APM70都不到,证明你是个慢性子。你下的A片里的女优都是贫乳,证明是个贫乳控。还有······”
“停!”,我满头大汗地打断他,“够了,我信了。”

变了,突然变了······一句话之间,这个网吧从一个冒着烟火气和嘈杂声的臭窟窿,变成了一个隐藏着秘密与情报、荣耀与鲜血、誓言与背叛的阴影之地。我抬头,钢制的横梁透出森严之气,拖曳的吊灯似乎在嘲讽我的无知。破旧的沙发、油污的键盘、烟灰缸里一根根烟屁股,仿佛都隐藏着不为人道秘密。离我10米远,朝我微笑的拖地阿姨,似乎不再是个普通的阿姨。刚上班的网管小妹是个新面孔,径直把劣质包包甩在座位上,似乎也不是个普通的小妹。

“你在看王姐?”他顺着我的眼光望向拖地阿姨,“王姐是我们分部的部长,北京大学数学系毕业,当年的博士论文研究的是黎曼猜想。还有阿燃,就是那网管小妹,她刚从空军特战部分配过来,是咱们分部的安全员。”

“空军特战部?”

“美国的海军能有陆战队,咱们的空军为什么不能有特战部?特战部名义上隶属于四大航空公司,其实是军方委培。你完全没法通过外表分辨出一个空军特战队员,因为她们平时就是空姐,而且和其他的空姐一样漂亮。但是如果她们愿意······”他做出一个以手扼喉的动作,“她们可以轻松地做掉你,或者是10个你,这对她们而言完全没有区别。知道吗,前几年发生过一件事,一架东航的客机被一伙恐怖分子劫持,要下天价赎金。可是政府刚筹集完资金,控制塔就接到消息,宣告事件已经解决。原来当值的空姐中有一名是特战队员,她单枪匹马,用一只没洗的咖啡壶,在半分钟里敲碎了每一位恐怖分子的脑袋。”

此刻我已经放弃反驳,脑子空转。吧台上那位水灵灵的少女天真地托着腮,怎么看也不像是功夫高手的样子。

“还有更厉害的······算了,那个我不能说,否则不知道哪一天就掉脑袋了。”

“既然如此,那么其他的一些都市传说,沙县小吃什么的,也是真的?”

“他们早就没落了。”他笑,“这个时代的任务早就不是靠007式的特工就能完成了。这个时代建立在半导体、计算机、互联网和成千上亿的代码上。要完成任务,靠的是技术和脑子、而不是单打独斗的勇气。”

“算了,我还是可以给你看一些东西,在此之前,请把你的手机收起来,我怕你拍照。当然,就算你拍了我们也有办法,但这恐怕就要取你性命了。”

我吓个半死,立马乖乖地把手机扔在桌上。

他拖过键盘,打开阿里旺旺,联系了一个淘宝卖家,名字很奇怪,叫什么“嗯嗯对哦”。
“xxxx服饰客服竭诚为您服务!!”卖家自动回复。他丝毫不睬,直接输了一串编号过去:
19381817545(要记下这串数字可真是不容易)10秒后,卖家发回一串三行那么长的字符,全是数字和字母的组合,我实在是记不住。

他行云流水地打开浏览器,在地址栏输入了一个奇怪的网址。可惜的是,虽然我当时费尽脑细胞记下了那个网址,现在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什么时候想起来了再贴出来吧。总之,那是一个类似于控制台的网页,他网站的命令行下输入:

user:
19381817545
password:那串字符串
我猜那串字符串一定是一种动态密码,他们通过当时的时间(精确到毫秒)或者其他什么随机数作为种子,产生一串动态密码。密码生成器存放在以淘宝客服身份隐藏的服务器端,为了隐蔽,他们也是蛮拼的。


随着他敲下回车,屏幕上跳出一句问句,应该是类似于验证码验证之类的东西。
the answer to life, the universe, and everything?
他输入42,回车。

然后他成功地登进了一个网站。

和所有的政府网站一样,这个网站可以用三个字形容:俗,丑,low。低分辨率的天蓝色背景下漂浮着四处乱窜的新闻公告。领导指导工作的照片在丑陋的跑马灯里不停循环播放,但由于行业特殊,领导的脑袋上都是大大的马赛克。我心里暗自琢磨,他们得招一个像我这么厉害的网页设计师或者前端攻城狮才行。

“你看,这是我上个月的工作安排。”他点开“用户中心”页面。页面左侧放着他的证件照,下面是几条稀稀拉拉的记录。
“ 安排宁波第二分部的同志。学习‘xxxx’重要讲话精神。参与‘xxxx杯’分部安全员趣味运动会。z组织‘xxxx杯’技术人员劲舞团大赛······”他依次读下去,“你看看,身为布鲁弗莱大学的天之骄子,我在这儿干的都是什么活儿啊!”

“我还以为像你们这种单位,会做些更加······”我小心地斟酌措辞,“更加实际的工作。”

“政府机构都一样!”他抱怨道,“实在的活儿没有,就知道整虚的。在学校的时候,老师告诉我们,要好好珍惜大学时光,现在才知道那真是金玉良言所言非虚。唉,社会险恶啊!你知道吗,在我毕业之前,蜘蛛计划,也就是我们全国信息战略网······对,就是你以前以为的网吧,在我们同学的就业意向中,可是属于优先的。可没想到,来了之后才发现这儿根本是英雄无用武之地。任务太低级了,大多数时间里都是在发呆。”

“低级的任务也是任务。”不知何时,扫地大妈,或者说是王姐,已经站在我们身后,她眼神炯炯,站姿笔挺,拄着的拖把有如一柄利剑。“这态度会害死你自己的,阿信。真正的军人在任何时候都必须做好准备,更何况········”

“凛冬将至。”这位名叫阿信的网管抢先答道,一脸不耐烦。

“我是不是该走了·······”我小心翼翼地问。事实上我已经吓尿了,我怕我已经知道了太多秘密,再听下去会被她们杀人灭口。

“放心,我们不会拿你怎么样。”王姐似乎看出了我的担忧,“你最好别去乱说,不过说了也没人会相信你。甚至你把这些写成文章发到网上去也没人会信的,网民是什么东西?一群乌合之众!他们只会把这些当笑话看。”

我呆呆地看着王姐。

“还不快滚!”她说。
我屁滚尿流地逃了出去,经过吧台的时候,看到那个叫阿燃的安全员小妹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吓的我连忙护住喉咙。下楼的时候由于太急,我撞到了几个一早就来网吧的年轻人。“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来的是什么地方!”我心里这么想着,一溜烟跑了出去。

我本以为,也希望那天的事情应该就这么结束了,可是事与愿违。那天中午,当我还在颤颤巍巍有一口没一口吃着中饭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手机不在身上!
是那时候,那个叫阿信的网管小哥让我把手机拿出来的时候,拉在桌上了!
这年头没手机简直活不下。下午,尽管心惊胆战,我还是硬着头皮偷偷溜进那间网吧,却发现阿信、阿燃以及王姐都不见踪影,吧台里坐着的是另一位网管。

“请问,那位叫阿信的网管,在吗?”我试探性地问道。如果阿信所言非虚,那么这位网管很有可能也是一名特工。

“诶?你是他的朋友么?我们也在找他,他今早还在,但9点左右就走了。拖地的王阿姨和刚来上班的那个小姑娘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真是气死个人!”那位网管一脸气愤,似乎和阿信他们不是一伙的样子。

“走了?这不是她们的国家信息战略网么,他们怎么能说走就走······”我一急,秘密脱口而出,我连忙捂住嘴巴。

“你说啥?什么信息战略网?”新网管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我,“你脑袋被门夹了么?”

“没有没有······那个,我就是想问一下,你们有没有看到一个手机?三丧的,宝蓝色,早上拉这儿了。”

“没有,如果没有被人拿走的话都交到吧台这儿了。咦,据说阿信他今天走的时候手里握着一只手机,会不会是你的?”

我呆住。阿信他拿我手机?我的手机有什么好拿的,没艳照,更没有国家机密,甚至连什么劲爆的聊天记录都没···
聊天记录?

记忆瞬间涌了上来。7月末的那个晚上,杭州的大停电,空中倏忽而过的白光,想象中那闪动着爆炸和火光的太空战场······

是那次兼职!

他们的目标一开始就是我!一开始就是想要拿走我的手机!他们要看里面我和”联络员”的聊天记录!我早该想到!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来网吧上网的杀马特青年嫌恶地看着失魂落魄的我,骂了一声傻逼。

阿信,阿燃和王姐就这么从世界上消失了,从此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们。后来我去查了那家淘宝客服,那家伙只知道向我推销衣服,除了知道阿信是一个乐队主唱之外就一问三不知。那家网吧很正常,什么神秘机构的据点根本是子虚乌有,阿信、阿燃以及王姐都是8月之后才入职的。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他们确实不是普通人。因为三天后我就收到了我的手机,快递记录显示发货地址是北京北五环内的一个小区,发货时间刚好是我丢了手机那天的下午3点。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把我的手机带到北京去,更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在6个小时内把手机从杭州的一个网吧运送到北京北五环的。总之,这已经不是我可以关心的事情了。我只能选择把这件事情写出来,因为不写的话,我实在是无法平复自己的心情。而且反正王姐说了:
“你把这些写成文章发到网上去也没人会信的。”


 
程序员之家 更多文章 我们这一代人的困惑 神剪辑,揭秘程序员加班内幕,不能看,看完想笑又想哭! 美国12位创新型程序员:让科技永远改变 说说怎么写clean code 500,000+年薪程序猿出身哪里 猎聘网揭秘前十大学校
猜您喜欢 ☞【案例】天天坐地铁,你就是大数据的受益者 中国教授在BlackHat现场演示破解SIM卡AES-128加密 【大宝】初级设计师的常见误区(上) 2016中国互联网趋势 51Testing软件测试公益沙龙(在线直播)火热报名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