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programmer_club

介绍:程序员第一自媒体,与你探讨码农人生路上遇到的各类泛技术话题,定期为你推荐码农人生思考、感悟以及启迪!

她错把风油精当成花露水,竟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2017-08-07 08:00 程序员之家

 一方山水养一方人,桃水村虽然偏僻,但这里的女人个个都白嫩水灵。   

只是这里地处偏僻,只有一条险要的泥巴路,隔着二三十公里才能到乡上,更别说县城,去县城一趟,只能在城里过夜。   

这天有些暗沉,估摸着是要下雨了,马连成急匆匆的从学校回家,刚上完课,得在下雨之前把地给锄了。   

他挺清秀的,有点书卷气,高中一毕业就回老家来了,父母前两年死了,留下了三间大瓦房,还有一屁股的债,所以除了在村小教书之外,还要干农活。   

回了家,他找了几圈,都没见着锄头,只能先借一把。   

他这里没几户人家,地广人稀的,就隔壁有个王大麻子家,他现在在外地打工,就老婆在家。   

说起他老婆香兰,那村子里不少男人都流口水,皮肤那个白嫩,身材丰满,尤其是胸口圆鼓鼓的,而且相貌妩媚,总感觉在勾引男人。现在孩子刚出生没多久,在家带孩子。  而马连成总感觉这个香兰姐对自己有意思,好几次在门口的水井洗菜洗衣,都能看到她没穿里衣,白花花的羊脂软玉不停的晃着,真叫人想咬几口。   

马连成总是偷偷的看着,他其实老想个女人了,只可惜家里穷,加上身子没那么壮,干活不行,一直没找到合适的。   

“香兰姐,香兰姐,在屋么?”马连成在门口叫喊了两声,见没人应,就走了进去。   

她这院子挺大的,马连成一直朝里走去,到处看了看,却终于看到了香兰姐。   

她正抱着小孩,打着盹,但胸口雪白的一片却露了出来,那翘翘的弧度,又大又软,孩子一口咬着,漂亮的大眼睛盯着马连成,嘴上而是使劲的吸着。   

马连成瞪大了眼睛,一动不动,心慌意乱的。   

之前都是偷偷看,这次可算得上是第一次光明正大的看,不知道摸上去是什么滋味。不知不觉,身下的小兄弟已经挺立了。   

“马连成,你在这里做什么?”香兰醒来,就见隔壁的马连成呆了一样盯着自己,她低头一看,明白了。   

“香,香兰姐。”马连成结结巴巴,脸通红,居然被抓了个现行!   

香兰姐瞄了一眼他裤裆,也扯了扯自己衣服:“娃儿吃奶,我犯困,打了会儿盹,瞧你盯的模样,难不成也想来吃一口?”   

这绝对是挑逗!   

“不是的,香兰姐,我,我是来借锄头的。”马连成尴尬道。   

“锄头不就在门口那旮旯里搁着。”   

“我,我知道了,我先去了。”马连成转身就跑,脑袋里还是那一片白。   

看到他这惊慌的模样,香兰笑起来,但随后叹了声,自己的苦,又有谁知道,死鬼老公半年也难得回来一次,自己一个女人家,夜里的空虚寂寞,没有人知道。   

每次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只能一个人用手解决。   

马连成扛着锄头,这个香兰,也不是第一次这么挑逗他。以前有次找他帮忙掌楼梯,结果一不小心滑下来了,压在他身上,半响都没起来。   

来到自家的地,看着愈加阴沉的天,马连成挖起来,下午还有节课得去学校里上了。   

挖了会儿,碰见了个硬东西,几锄头下去,还是没反应,这块地一直是荒着的,大石头很多,他抠干劲了周边,咬着牙把石头翻起来。   

这一翻不要紧,下面居然是个空空的洞。黑漆漆的,不知道弄了什么。   

他伸手下去摸了摸。   

探了探底,似乎碰到了些东西,又使了点劲儿,才一把抓住了。   

是个精致漂亮的小壶,黄铜有些变色,但那龙纹雕刻栩栩如生。   

“这肯定能换不少钱。”马连成自言自语,这些玩意可以当作古董卖,搞不好还能有个千八百的,自己日子就好过点了。   

一晃,这里面还有哗哗水声,这可奇怪了,盖子上还封着一层黑黑的东西。   

马连成使出吃奶得劲儿才拔开了这壶塞。   

“嘭。”的一声,然后就酒香四溢,这平常不喝酒的马连成都感觉喉咙一动,有点馋了。   

按理说,这酒是放不坏的,而且不会变质,也没谁会藏毒酒在这里,这口正好渴了,他就试探的一仰脖子,小来了一口。   

甘甜清澈,跟想象中的火辣完全不一样,味道极好。   

然后咕噜咕噜的,喝完了,把这壶一藏,继续干活儿。   

挖着挖着,这身上就有点儿发热了,开始以为是正常反应,但越来越热,皮肤也偏红了,更奇特的是,连自己的下面都把裤子顶得老高了!然后脑袋一热,整个人晕过去了。   

迷迷糊糊间,马连成感觉到自己摆在了什么地方,然后就听到了几句什么死了之类的话,就没什么动静了。   

香兰有些可怜的看着马连成,刚刚洗菜的时候,就见有人抬着马连成回来了,说是倒在干活儿的地里,他们看到的时候,已经没点心跳,基本上已经死了,所以连村里的诊所都不用去了。   

这马连成没个三亲六故的,挺可怜的娃,曾经也帮过香兰不少忙,愣头愣脑的,怪有意思,好几次她都故意逗他。   

这一死,就跟死了条狗没区别,顶多村里的人会唠叨几句,然后该干什么,干什么。   

“还是叫两个人,帮他埋了,坟头烧点纸,这辈子就没了。”香兰自言自语,眼睛却看这个地方。   

“死了都还不安宁。”她走了过去,马连成的那玩意还硬着,一点都没软下去的迹象。   

“哎,估计这玩意他生前都没开过荤,早知道他这么命薄,也不介意让他尝尝女人的滋味。”   

“水,水。”马连成忽然开口了,吓了香兰一跳,随后反应过来,他还活着!   

“等会儿。”香兰拿着一大碗水急冲冲的过来了,发现马连成已经睁开了眼睛。   

“香兰姐。”他虚弱的喊了声,就大口大口的喝着,直接呛了几口。   

“慢慢喝,水多的是,你这是怎么回事。”香兰问道,脸有点红,刚刚自己自言自语那话,不会被他听到了吧。   

“刚刚干活的时候,挖到了壶酒,我口渴就喝了,结果这样了。”马连成喝了水,感觉恢复了不少,坐起来了,身上全粘着泥巴,不过腿还暂时有些难用力。   

“挖到的东西你也敢喝。”香兰又瞅了眼他的裤裆,心猿意马起来。   

“我帮你擦擦身子,去床上躺会儿。”香兰说道。   

然后香兰忙活起来,拿了大盆,提了水,扶着马连成下了桌,然后把门关起来。   

“把衣服脱了,别不好意思了,姐我什么没见过?”香兰见马连成扭扭捏捏,开口说道。   

要是以前,马连成肯定特不好意思,但现在感觉胆子大了些,直接脱掉了上衣跟长裤,留着根裤衩。   

“你这裤衩也得除了。”香兰感觉自己声音有点儿抖,好久不见这东西了,心慌。   

马连成犹豫了一下,女人都不怕,自己还怕什么,干脆一咬牙,脱了个干净。   

“还挺男人的。”香兰故作镇静,脚根都有些软了,拿着毛巾,粘着水。   

那凶神恶煞的东西,比自己老公的足足大一号!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儿。平常还真看不出来他有这样的本钱。   

其实马连成自己也奇怪,好像大了不少,难道是酒的作用。   

香兰仔细的给他擦拭着身体。   

“香兰姐,谢谢你。”马连成由衷说道。   

“谢什么,都是邻里邻居的,有什么事儿都互相照顾点。”香兰还是没敢碰那东西。   

“好了,你换身衣服就行了。”她越擦心越慌,草草了事,给他找来了干净的衣服。   

等他换好,香兰就得走了,孩子还搁在床上,怕出了意外。   

“对了,别跟你王大哥说起这事儿。”香兰走了几步,回头嘱咐道,这帮个男人擦身子,很容易闲言闲语的。   

很快马连成发现自己腿也能动了,小兄弟也终于安静了。然后突然想起还有节课,就心急火燎的朝着学校赶去。   

桃水村小学离他家不远,几分钟的路就到了,有些破烂的几栋教室,都是以前的老屋,一共有六个班,一年级到六年级,然后乡里才有初中,县城里才有高中。   

六个班总共加起来也才一百多个孩子,平均二十个人一个班。连马连成在内,一共六个老师,其中校长也是。   

而现在更无奈的是其中有个老师受不了乡村里的日子,外出打工去了,只有五个人负责了。   

马连成夹着课本,走得很快,这学校连校门都没有,操场上到是立了根旗杆,星期一的时候升旗用,怕风吹日晒的,平常旗都是取下来保管。   

“小马,小马。”校长一脸和蔼可亲的笑容走过来。   

“张校长,有什么事?”马连成看了看时间,到了上课的点了。   

“先别忙,我有件事托你去办。”张校长拉住了他。   

“咱们学校,许老师走了后,我就跟乡里打了个报告,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校长你别卖关子,我急着上课。”马连成问道。   

“乡里就把这事儿给报到了县里。”   

“县里通过研究决定,准备给予我们一些帮助,先是给我们买了一百多套书,最重要的你猜是什么?”   

这个张校长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儿啰嗦。   

“什么?”   

“给我们送来了最需要的资源,一个老师!你想想,从县里调来的老师,见过世面的,肯定教出来的东西不一样。”   

“昨天打电话来的,我本来叫了乡里二狗子用他的三轮把人带进来,结果他今天车坏了,所以你得帮我个忙,去把这个老师接回来。”   

原来是这事儿。   

“你下午的课,我代了,你只管去接人。”   

“张校长,这一个来回,估计天都黑了。”这二三十公里,可不是那么好走的。   

“我帮你借了个摩托车,你骑车去,很快的,路上注意安全就行了。”张校长指了指不远处,一辆破破烂烂的摩托。   

马连成其实挺喜欢摩托车的,可惜一直没钱买,以前读高中的时候,骑过几回。见有车子,心里有些痒痒的,没多想,答应了。   

“对了,那老师叫做苏雨瑶。”   

“是个女的?”听这名字,挺美的。   

“对对对,是个女老师,你快去接,别叫人久等了,我马上帮你去上课。”张校长看迟到几分钟了,拿过马连成的书,赶紧跑去。   

马连成推出了车子,这铁东西锈迹斑斑的,一看平常就不爱惜,马连成暗骂了句,开始发动车子,踩了几下,都没打着火。   

抬头却看到了一个女学生往外走去。   

这正是他班上的学生,长得挺水灵漂亮的,明显比其他孩子高一截,而且发育得不错,胸口已经鼓鼓的了。   

那脸蛋儿白白嫩嫩,大眼睛,双眼皮,小嘴红嘟嘟的,不少男生都喜欢作弄她,其实是变着花样引她注意。   

因为是单亲家庭,所以马连成平时对她挺照顾的,她跟马连成也亲近。   

“宁梦梦,你上哪儿去?”马连成喊道。   

“马老师,我回家一趟,我娘今天有些不舒服,我要回去照顾她。”宁梦梦走了过来,衣着朴素,却遮不住天然去雕饰清水出芙蓉的美貌。   

“这样啊,老师刚好要走那边,我带你去。”   

“谢谢老师。”她轻轻一笑,就坐了上来,搂住马连成的腰,胸口的柔软也贴得紧紧的。   

马连成有些不自在。她可是自己的学生,才多大,自己瞎想什么。   

他深吸一口气,终于踩着火了,摩托车冒出一阵黑烟,开走了。   

这泥巴路,石头多,所以很簸箕,宁梦梦就抱得更紧了,丝毫不介意这个大哥哥一样的老师占着便宜。   

马连成是边起边走神,差点就拐到田里去了。   

桃水村现在壮年男人不多,因为都往外打工挣钱去了,不少发财的,回来后老婆穿金戴银,一个劲儿的炫耀。   

而宁梦梦的爸爸也抵挡不住这样的风潮,三年前出去了,但再也没回来过了,听村上的人说,是跟着去抢东西,被打死了。   

这就可怜了宁梦梦的母亲,当年可是隔壁村有名的大美人,被读过点书的老宁给说动了心。谁知道他就是个空心大萝卜,没什么本事,光会说。   

等发现的时候,都怀上宁梦梦了,所以没办法,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终于到了她家那边,马连成停了车。   

“谢谢马老师。”宁梦梦俏生生的说了句,脸有点儿红红的,转身走了。看着她,挺好的一姑娘,只不过被这深山跟禁锢了,这辈子,还能怎样?   

叹了口气,骑着这摩托车着,朝着乡上继续前进。   

骑到半路的时候,才想起来张校长没说那老师长什么样子,认不到人怎么办?这回去一趟又嫌麻烦,弯弯绕绕的,路又差,还好几次熄了火。   

足足骑了一个多小时,跋山涉水,人都要散架了。   

大岩乡也是县里出了名的贫困乡,连水泥路都没有,全都是坑坑洼洼的泥土,路边有不少屋子。摆着些摊,这不赶集,人稀稀落落的。   

从县城里来只有一条路,马连成骑着车,决定先去路口看看。   

还没到,就看到有几个人围在一起,大概是什么流氓地痞又在欺负人了。   

他随意扫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眼神就挪不开地儿了。   

好美的女人,白净的瓜子脸,一双眼睛勾魂似的,那嘴儿彷佛沾了些蜜糖,映着润光,看得叫人想咬一口。   

最重要的是,那气质是乡里人比不了的,读过高中的马连成一眼就能看出,这绝对是来自城里的女人。   

简直美得跟天仙一样。大概是太漂亮,所以惹得几个流氓上前搭讪,不过这女人表情冷冷的,身材也是极好,前凸后翘的,个儿挺高。   

“你们再不走,我就报警了。”这女人冷声道。   

“大姑娘,报警?你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几个人充满了淫欲的目光。这大岩乡发生过不少姑娘被强暴的事情,但这荒山僻岭的,乡里的警察根本不管事儿。   

马连成挺同情这女人的,但是他不敢管。   

不过他忽然看到了女人身边的一个大箱子和一个小箱子,像是从外面来的,难道说,这人是自己要接的苏雨瑶老师?   

这下有大麻烦了,他硬着头皮把车开过去。   

“臭小子,干什么?滚远点,想学电视里的家伙?”一个人凶神恶煞的说道。   

“请问,你是苏雨瑶吗?”马连成先不管他们,而是直接问那个仙女一样漂亮的女人。  “我是。”她皱了皱眉头,眼前这个人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看起来文文弱弱的,一股子土味,头上还有泥土。   

果然是她!   

“苏雨瑶,名字挺好听的。这样吧,陪哥几个喝点酒,就放过你。”一个光头佬说道。  “休想!跟你们这样的流氓喝酒,有毁我的清白!”苏雨瑶脾气很硬。   

“几位大哥,几位大哥,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请多多原谅,她是我们村的老师,最近县里调来的,为了孩子们着想,还希望几位大哥放过她。”   

马连成下了摩托车,好言好语的说道。   

“管我屁事!老子今天就是看上了这个女人了,你小子管什么闲事?”那光头一巴掌拍在马连成的头上。   

“是,是,是,几位大哥别生气。”马连成是脑袋里飞快的转着,想着怎么脱身,赔礼道歉似乎不管用。   

几个人推推搡搡,马连成和苏雨瑶都挤到一块了,在后退就是墙了,明显苏雨瑶有点避着马连成,不想碰在一起。   

“几位大哥,有话好好说。”马连成陪着笑脸。   

“说你妈!老子就是这样,你干叼样?窝囊废一个,还他妈的想带人走?”   

“你再说一遍!”马连成本来忍着怒气,突然被骂了妈,火气腾的一下就上来了。   

“你他妈的没听明白?别在老子面前装大爷,小心搞死你!”那光头一口唾沫喷过来。  马连成一抹脸,直接弯腰捡起一个酒瓶子,对着光头猛的砸下去。   

嘭的一声,瓶子粉碎,光头上流着血,而马连成的手都在抖。   

“居然敢搞光头哥,真不想活了!给我上!”几人围上来,就要打了。   

马连成一不做,二不休,也不知那里来的勇气,直接一拳过去!   

然后一个人直接退了七八步才停下来,捂着肚子。   

“这小子,力气太大了。”那人痛苦的说道。   

而一拳也打到了马连成鼻子上,血腥彻底刺激了他,二话不说,硬扛着对方的拳脚,直接一个个的猛揍,简单有效,很快四五个人都趴在地上了。不过他自己也不好受。   

马连成还是很紧张的,一来是自己头一次这么打架,二来是自己力量怎么大了这么多,而且感觉一点都不累。   

“苏老师,我们走吧,晚了就天黑了。”马连成擦了擦血,自己的唯一好点的衣服又毁了。   

苏雨瑶也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个男人还是有点本事的。   

“箱子我来拿。”马连成赶紧拿过箱子,挺精巧的,有点沉,是女人喜欢的红色。   

“还有这个,给学校的教材。”她指了指另外那个大箱子。   

即使这几个流氓趴下了,苏雨瑶还是一肚子火,本来说好下车有人直接送过去,谁知道车坏了,她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就出现了几个流氓,说她站在他们的地盘,要给钱。不给钱就陪他们玩玩。   

马连成提着两个箱子,倒也不觉得累,有点轻松的越过了几人。   

“就坐这个?”苏雨瑶秀眉紧蹙,她来之前也了解过这边的情况,知道很苦很穷,但没想到穷苦到这个地步。   

从县城里过来,就用了一个多小时,路相当难走,而且车上挤着很多人,味道很难闻。然后现在是一辆破烂一样的摩托车送。   

“苏老师,我们这里条件不好,本来送你进去的三轮坏了,所以校长让我来接你。实在抱歉。”马连成诚恳的道歉,他现在才注意到这个事实,这个大美女以后就是桃水村的老师了。   

不过估计她干不了多久就会走的,那地方,就连很多本地人都受不了,用电都奢侈。   

苏雨瑶没再多说什么。   

马连成到旁边的人家借了跟绳子,先把箱子绑好了。然后才坐上摩托。   

“苏老师,上来吧。”马连成招呼道。   

这怎么坐?苏雨瑶只要侧身坐下,这样避免了过多的接触。   

“苏老师,这样坐,恐怕不方便,路很难走。”马连成有点为难的说道。   

“我心里有数。”苏雨瑶尽量不碰到马连成,既然她都这么说了,马连成踩动车子,开始了回程的路。   

开始苏雨瑶还以为马连成是想占便宜才那么说的,等行驶了一段路,她才知道什么叫做烂路,相比起来,自己从县城里下来,还算是好路了。   

多得数不清的弯道,到处都是石头,到后来,她只能紧紧的抓住马连成腰间的衣服。而马连成是不敢说,因为她掐到肉了。   

最后没办法,他停车了。   

“苏老师,有个事儿。”马连成说道。   

“什么事。”苏雨瑶担心起来,难道他也是个禽兽,想在这荒郊野岭的对自己做什么?  “你手换个位置,我这腰受不了。”马连成拉起衣服,腰的左右都有两个深深浸血的印记。   

“知道了。”   

重新上了车,这次苏雨瑶终于换了姿势,跨坐在摩托上,但是她还是努力的保持着距离。可她胸口饱满挺翘,还是会时不时的碰到马连成的背。   

开始马连成还没注意,之后发觉了,就感觉到心都飞起来了,就算在县城上高中的时候,也没见着过这么漂亮的女人。   

大概是保持距离真累了,之后一直贴着点,苏雨瑶看他还算老实,也不刻意避免了。   

因为带着这么多东西,所以骑得更慢了。   

“你叫什么?”苏雨瑶问。   

“我叫马连成,也是学校里的老师。”   

“对了,前面有口井,水很好喝,苏老师你渴了的话,可以停下来试试。”马连成想到了说道。   

苏雨瑶确实渴了,就同意了。   

这乡下村里,别的不多,甘甜的水是多不胜数,几块石头就砌了口井,冰凉的泉水不停的流出来,形成了一条小渠,铺着细沙。   

她担心不干净,但那水清澈见底,最后抵不住好奇,试了试,甘甜可口,忍不住多喝了几点。然后用手舀着水,慢慢的冲着脚。   

马连成看呆了,这精巧玉足,十分漂亮,晶莹剔透的,伴着水滑过。而她穿的是凉鞋,所以一览无余,原来脚也能这么好看?

▼▼▼▼▼  

由于微信篇幅所限,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最下方阅读原文”,查看后面劲爆内容!!!

 
程序员之家 更多文章 “帮我调试个bug好么”12星座程序猿的反应…… 代码能不能不要写得这么烂?! 没有程序员精神的NBA,一点也不好看 ,从瑞峰书院的翩翩少年说起 程序员们证明智商的时候到了!一大波智力面试题正在靠近~ 普通人觉得很容易实现的需求 为什么让程序员一筹莫展?
猜您喜欢 名企笔试:京东2016研发工程师笔试题 杭州第一次Spark Meetup月底举行 “程序员”西乔:我在过着很奢侈的生活 干货|Properties类你不知道的坑 【程序猿】使用Unreal Engine 3的基于3D的移动游戏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