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programmer_club

介绍:程序员第一自媒体,与你探讨码农人生路上遇到的各类泛技术话题,定期为你推荐码农人生思考、感悟以及启迪!

现在的胸罩到底有多厚?

2017-09-16 23:01 程序员之家


第0001章 暴力女魔头

刚出去帮客户装了一个电话,回到办公室,口干舌燥的,我喝了一口纯净水,手机里有一条黄色笑话:夫一脸兴奋的问:日?妻无奈的摇头答:月。

翻出来发给我一个叫李靖的朋友,手机信息发送中。,我看了看,感觉不对劲,再仔细看看,晕死!手机显示的号码不是李靖,而是林魔女!

我慌忙拿起手机按红色的退出键,但是信息发送过程中是根本无法退出的,我把电池拆了出来,上帝保佑我那条信息不要发了出去。

林魔女本名林夕,另一个更响当当的绰号灭绝师太,是我们市场部的总监,年龄不详,三十岁之下吧。

大美女,模特出身,穿上高跟鞋和一米七五的我一样高,身材自然不用说。

神态娇媚,肤色白腻,颜若朝霞,双眸灿烂,绝世无双的美,性格也是绝对的举世无双,年龄不大却心狠手辣,丧尽天良,灭绝人性,眼神总有狡黠之色看来极是诡异,阴险狠毒、不择手段的事都是无所谓的。

她就是我们市场部最大的官,这个女人凭着自身祸国殃民苏妲己的优点,据说搞上了老总,然后成了市场部的老大。

不过这女人绝对不是大家想象中中看不中用的花瓶,有谋略,有眼光,而且有手段,管理的水平很高。

集东方人的美貌智慧和西方人的洒脱张扬于一体,是魔鬼和天使完美结合的天才管理家。

我知道我惨了,那条信息好像已经忙不迭冲出去了。我颓然坐在办公室凳子上,完了完了。

没过几分钟,果然门口传来了林魔女的声音:“一天上班八小时,我看你们五个小时都在抽烟!139XXXX1314,这个号码是你们办公室的人吗?”

还是坦白从宽吧,不然她上内部网一查这个手机号也查得出来,我站了起来,她直勾勾的看着我,逼视我,我没敢看她的眼睛,她的眼神不是暗送秋波,而是千刀万剐:“你!跟我到我办公室一趟!”

听见同事们小声的议论:“看来,又要有一人离我们而去。”

被林魔女这样的口气使唤到她办公室的职员一般都是凶多吉少,亿万通讯是一家大公司,最不缺的就是人,能在这里干到三个月之上的人,都是人才。

那些进来走马观花的人多了去,新人一进来,林魔女就会注意着,假如哪点她不称心,立马叫你去财务部领钱滚蛋。

我也才是个新人,混了两个月,成绩也不怎么样,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市场部一直坐一望二,稳坐在倒数第一向倒数第二膜拜,出尽了风头,谁都知道我是公司倒数第一,因为学的专业不是通信的,每次考核都不及格,当初那过五关斩六将成功进入亿万通讯的喜悦已经被如今的惶惶不可终日代替,今天的这条黄色笑话估计加快了宣布我死亡的进程。或者说是导火索,让林魔女更快的注意到我了。

进了她办公室,她非常拽的翘着二郎腿坐在办公椅上,翻了翻手机,然后抬头看我,我们基本上都没见过她不带眼镜的样子,她都是一副时髦大大的棕色眼镜,但这丝毫掩饰不了她的半点美丽。

最主要的是那副眼镜可以半遮住她诡异阴险毒辣狡黠的眼神,看到她那种诡异的一边嘴角扬起高傲鄙视人的笑容,你就把遗书写好做英勇就义前的准备吧。

“殷然!”她阴着脸叫我名字。

“到!”我像个士兵一样的站直身体两手伸直双脚并拢抬头挺胸平视前方。

“你很有空啊?”她拿着手机在手指上优雅的翻转。

其实我是刚刚忙回来,每天踩着自行车到处跑,到处在各个居民区装电话,哪有半点空闲在办公室,这刚回来交差的,但我们都清楚,和林魔女的一切解释她都觉得你在掩饰,说多错多,索性不说。

她突然生气的抓起桌子上的文档猛拍一下:“考核成绩倒数第一!绩效成绩你也倒数第一!你这个老么还那么闲!”

然后她掏出那本白色笔记本,那本白色笔记本就是死亡报告,填下去了后,就会告诉你去财务部领工资了,林魔女虽然残忍,但是最大的一个优点就是工资给很多,这个月就算你做了几天而已,她辞退你照样发整个月的工资。

我表示哀悼,看来明天可以重新去人才市场拼搏了。

有人敲敲门,是她的秘书:“林总,这些货我都验完了,但是东城门市部打电话过来说,明天才能过来取货,这些货我想搬回储藏室,但他们都下班了。”

林总刚打开了白色笔记本,停下了手,看了看我,用手机指着我:“你去搬吧。”

真是车到山前必有路,有路也是条死路啊!这个任务延长了我的一点生命,秘书我爱死你了!

都是一大箱一大箱的电话机,几十部电话装一个大箱子,几十个大箱子,每个箱子都有六十多斤重,这不是难题,难题在于那个小小的储藏室在一楼,而我们办公室在三楼,让我这样跑,整整跑了三个钟头,终于搞定了。

我靠在走廊墙壁上重重的呼吸着,头发全湿了,汗如雨下。

一群人走过来的声音,林魔女带头走过来,后面跟着一群不知哪里的人,我们公司的员工都是统一着装的,夏天男的白色衬衫白灰色西裤黑色皮鞋,女的白色衬衫职业短裙,不得不重点说,女同事的职业短裙非常短,很有看头。

林总就不一样,虽然打扮也很职业女性,但是颜色每天都在变,她的高跟鞋有节奏的响着,后面跟着的那些人就不认识了,都在后面点头哈腰的,估计又是跑业务的或者求林总做啥事吧。

她走到我前面停了下来,也不用眼睛看我,脸也不转过来,是对着前面的空气说话的:“殷然,搬完了吗?”

“搬完了。”

“不错,还不错。”然后她点点头又往前走了,说的什么意思,是不是暂时不辞退我了?

我正想着,后面跟着的那十几个人窜出来几个家伙拉着我:“哥们,走吧走吧!”

我惊讶的推着:“去哪儿啊?”

“当然是吃饭了!”

他们边拉着我走边谈:“你们亿万通讯的产品实在不错,我们想求你们林总,我们想在永州市开个亿万通讯加盟专卖店,可你们林总是软硬不吃啊,你是你们公司的员工,一定了解林总这个人,哥们,给个主意吧。”

我摇着头停了下来:“我帮不了你们,抱歉。”

他们见我停下来,急了,就一齐拖着我往前走:“那我们等下再慢慢谈。”

到了停车场,林魔女上了她那部和她本人极其适合的座驾,霸道的红色陆地巡洋舰。

这群家伙拖着我上了一部啥轿车就不懂了,上了车就一直在求我,敬烟点烟的:“哥们,实不相瞒,大家出来混都不容易,我们就是瞅准了这个市场,才不惜代价的下大血本,我们那边的商场我们盘下来了,也装修好了,就等过了林总这一关了,你帮我们办成这事,五万!”

我是个穷人,租住在八十元的一个小地下室,五万啊!我心动了,但是很无奈,我依旧摇了摇头。

“六万!”

“不是的大哥,你们给我多少钱我都无能为力啊。”

说话间到了某家酒楼,他们是开厢的,我自觉不适合这种豪华的地方,走着走着自动退了出来,那几个家伙可真是,可真是不知道怎么说的,转身回来又拉住了我,把我一起拖进了包厢。

他们一边吃饭一边喝酒一边谈着生意,只是在进货方面有了点不同的意见而已,林总坚持公司配送,他们就坚持自己取,我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同啊?

后来听了出来,公司配送要收取一笔不少的运送费,林总也太抠了,就这点还要赚人家的,要知道,现在是人家帮咱公司做生意啊。

林总气了,拍了一下桌子:“我们公司的产品那么好!不怕没人帮我们销!既然这点都谈不下来!那就别谈了!”她是雷厉风行的,说完就站了起来。

那群家伙慌忙的起来恭请林总继续坐下去谈,一直敬酒,敬了我好多杯,然后也敬林总,林总看见我坐在这里,她并没有什么表情,叫我过去坐在她身边,然后所有敬酒的全部给了我喝,幸好我的酒量一流。

不过后来喝了一杯不知啥味道的,喝下去后我就感觉不对劲了,很苦很苦,闻了闻,也是啤酒,估计这些家伙放了啥药啊?

贺总也喝了几杯,我刚刚坐下来一会,头马上晕,我确定了这些家伙一定施诡计了。

林总喝的比我多了几杯,她眼镜下迷离的眼睛,让我知道她已经醉了,她签了合同,是糊里糊涂签的,那些合同倒也没有什么,就是公司不能配送而已。

那些家伙和我们两个握了握手,然后全部撤走了,就留我和林总在包厢里。

我头晕得很,想吐又吐不出来,我力气几乎全没有了,拼着站了起来,慢慢的走出门口,她在后面叫住了我:“扶我回去!”

第0002章 发生了关系

我慢慢的扶着她出了包厢,虽然头晕,但是意识还不是糊涂的,就觉得浑身都没有力气:“林总,我没办法扶你回去了。”

她拿出手机想打电话,摁了摁,然后看了看,把手机递给我:“帮我找一下一个叫做王华山的禽兽。”

王华山就是亿万通讯公司的老总,四十好几,有儿有女,离婚N次,多妻多福,她的绯闻男朋友,居然这样称呼老总。

虽然意识还是有些清醒,但是眼睛里全是模糊一片,根本看不清手机屏幕上的字:“林总,你手机上这些是字吗?”

“我也觉得不是。”

她说完后哇的一声吐到我身上,恶心的污秽从我脖子胸口处往下流,我慢慢低下头看,她居然继续吐,我想推开她又不敢推开她,这个时候我的脑中还是神圣的工作。

天呐!我的衣服,从头到脚,全是她吐出来的恶心玩意,服务员跑了过来:“先生女士,我们的酒店住房在十三楼,不如我带你们上去吧。”

服务员真敬业啊。

我不想去,但服务员挽起了林魔女的左手,而我在林魔女右边扶着她,感觉是服务员拖着我们两个上了电梯,然后上了住房部。

一间双人房五百八,单人房四百八,我掏出了钱包,我的钱只够开一间单人房,而且这是我这个月的全部伙食费了,如果我开了房钱,恐怕这个月我真的会饿死街头了。

我正犹豫着,那个热情的服务员却抢过我的钱包,把我的钱都掏了出来付了房钱,我悲哀的拿了房卡,扶着林总往1314房间走去,听见了那个热情的服务员和前台服务员的对话:“今晚又招来了一单住宿生意,小李你真行啊。”

晕,那个热情的服务员全是为了提成啊。

我扶着她,她还能走,由于穿着高跟鞋,搞得她好像比我还高,头靠在我肩膀上,插卡开门,只有一张床,好在床很大,应该可以两个人睡的。

我把她轻轻放到床上,帮她脱了鞋子,垫好枕头,盖好被子给她。

我进了卫生间,看着自己全身的污秽,我恶心的也吐了,总算吐出来了,把自己的衣服全脱了,洗干净了晾起来,衣服那么薄,明早应该能干的,然后卷了浴袍钻进了被窝睡觉,我是背着她的。

我正要睡着,她翻了一个身,手臂放在我身上,然后紧紧靠了过来,脸贴着我的后脑勺,然后她又伸脚放在了我的身上,我翻过来,仰睡,她动了动,又紧紧的用力抱了抱我。

天呐,我全身的血液好像都沸腾了起来。我推了推她,想把她推开,看着她那张精致的脸庞,好像没有了那股杀气的她更是美若天仙,我轻轻,成功推开了她,她却突然一个翻身,睡到我身上,摘掉了眼镜,那张灿若明月的脸庞,我是第一次完美的看到,我很想碰碰她的脸庞,亲亲她,她却突然睁开眼看了看我。

我慌了,她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噩梦,每次在公司我都祈望最好不要碰见她,我怕被她开除,工作就是我现在的稻草,抓不紧恐怕我就会沉到水底。

我父亲几年前在县里是个县领导,性格耿直,有言直说,耿直的人注定当不了官,得罪了很多人,成了别人的绊脚石。

后来父亲被人整了,人家用钱找了几个小流氓,每天凌晨都砸我家玻璃,报警也没有用,后来父亲就火了,拿起那条爷爷留下来的猎枪对着下面的几个流氓开了一枪。

私藏枪支弹药本就是一条罪,再加上开枪伤人,父亲落马了,虽然没坐牢,被贬为了庶民,落架的凤凰不如鸡,父亲得意时,那些父老乡亲亲戚好友对他都点头哈腰,变成了平民后,关于父亲因贪而下台的流言迅速四起,贪官在我们国家是非常的被人看不起的。

也就是这样,父亲做什么生意都不行,总会有人横插一杠子,人家总让你不好过,父母只好退回了老家,耕田种地养猪,供我和两个妹妹读书,供到我大学毕业了。

值钱的那个房子也卖了,而还有两个要读书的妹妹,捉襟见肘。回家过年的时候,才过完初三,父亲就把我赶出来,说男儿志在四方,给了我两千块钱去闯世界。

后来很不幸,我被所谓的好朋友弄入了传销,被囚禁两个星期后,放出来透气时我抢了卖水果的大娘一把水果刀,和软禁我的几个打手对峙起来,他们没敢动手,无奈的放走了我,然后我就到了这个城市,湖平市。

原本我是有女朋友,而我的女朋友是班花,很漂亮的,但大学的纯真遇上了社会的复杂,人也会跟着变的,我和她到了湖平市,本是住在她那儿,她也是租房子住,她是一家五星级酒店的西餐部主管,月工资三千多。

因为漂亮,受到各方面的诱惑也很多,一次和我说一个大老板要送她一部宝马三十几万的,想让她跟他走,她不愿意,后来又有一个六十几岁的老板给她一栋别墅,认她做干女儿,干女儿,干女儿,自然不是纯聊天关系的女儿,当然是用来干的。

她也拒绝了,再后来,看透了世间一切都是虚幻,唯有钱才是真的硬道理。撇下我们三年的爱情,跟着一个所谓的黑社会大哥走了,那个人给了她一百万,还答应每个月至少要给她三万块。

我的爱情一晚间灰飞烟灭,收起伤心,我继续上路,就走到了这个亿万通讯,租了一个一个月八十元的地下室。

我把林魔女推了推,她睁着眼看了我好久,然后突然间,滋润湿软的嘴唇碰上了我的嘴唇,她的吻很轻很温柔,让我不想移开我的唇,我还是要推开她,我需要工作,我需要帮我父亲分担起这个家庭的负担。

我的两只手掌推开她的时候都是撑在她的丰满上,当我意识到后,刹那间欲望击溃了我的理智。

自从女朋友离开后,我也已经两个多月没碰过女人,在这一刻重新爆发。

我翻坐到她身上,扔掉了裹在我身上的浴巾,两条影子在壁灯的照耀下交错着,整整一晚。

第一次早上起不来,我还睡着的时候,听见她起来穿衣服的声音,但我实在好累,连眼皮都没有力气睁开。她穿好衣服后直接踢了我一脚,这下我的意识清醒过来了,天呐,昨晚我睡了林魔女啊!

我卷起浴袍站了起来,她一步一步的逼过来,戴上了那副墨镜的她就像变身的超人,眼镜下全是杀气:“你好大胆啊。”

“昨晚,昨晚我们就盖棉被,纯,纯聊天。”我第一次在林魔女前解释。

“纯聊天?看你平时老老实实的模样,胆子却不小啊?居然连我也敢动!”

这啥话啊!昨晚难道不是她先动我的吗?不过她那么醉,也许把我当成了她男朋友也不定啊。

我没敢再解释,一切的解释都是掩饰,只会让她更发火。

逼到了墙壁,我没有了退路,我等着她的谩骂或者殴打,她一直都在逼视着我,然后用非常鄙视的语调说道:“就你这种下等人,居然也敢碰我?你配得起吗?”

我生气了,我死死的看着她,我很想给她一巴掌,但我恨我自己的无能,我需要这份工作。她顿了顿:“去帮我买毓婷,等下送到我办公室!”

“啊?”

“啊什么!事后避孕药啊!”

“我,我没有钱了。”我脸红着,我没有骗她,我真没有钱买,就连今天要吃什么我都不知道了,等月底发工资的时候,我可能都饿死了。

她非常不屑非常鄙视非常欠扁非常恶心的盯着我,从包里掏出钱:“两千块,封了你的嘴,透露一个字,我用两万块买下你手脚。”

然后把钱塞进浴袍里,转身潇洒得我想殴打她的走人,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适用于我现在的情况。有钱才是硬道理。

我敲了敲她办公室的门,然后走进去把避孕药放在她手里,她的脸上的潮红居然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褪。我转身走了出来。

“慢着!”

我站住,狗嘴吐不出象牙,我做好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准备,就算她用再毒的语言攻击我,我也要忍。

“如果不想让我辞退你,你最好给我每天好好的工作,以后别在我面前出现!”

我走了出来,一拳用力的砸到墙上。后悔了,青了,疼。

这个公司的行事作风非常的变态,感受不到一丝丝的温暖,官大一级压死人,每天在办公室里看到的是上级骂下级,骂得狗血淋头的。

然后办公室作风就变质了,虽然成绩都很好,但办公室整日弥漫着硝烟的味道,每个人都得到了林魔女的真传,目中无人,自大,无视他人,喜欢嚼人嘴舌。

第0003章 漂亮女同事

我不喜欢呆在办公室,恨不得每天都能在外面装电话,装电话不是电信的那种电话,而是一种可以省钱的电话,在这个特定的电话上输入IP电话卡的号码密码固定后,每次打电话就可以省钱了,说起来也很麻烦,反正就是能省钱,所以很多客户都在买。

我就成了上门装电话的工人,不过这样也挺好,我们可以不用在办公室看到我们的女总监林魔女上司,最主要的还是我们的部门部长,莫怀仁莫部长。

我们这些人都是公司的最底层员工,所以几乎所有的人都能骂我们,我们就是草根,出头之日看不见也不敢想。

被莫怀仁骂更是家常便饭,此人将近四十,奸诈无比,而且暴躁异常,动不动就骂人,还特别的色魔,我们部门里只要是女的,几乎都被他吃过豆腐。

我当然也被骂过,但我忍。

我坐在办公室里,昨晚的销魂让我突然很想笑,我笑了笑。这一丝笑容被柏婕看见了,柏婕问道:“小石笑什么呢?”

柏婕是个美少妇,主管着我们办公室的财务和货物进出,比我大不了几岁,因丈夫不忠,离婚了,却感觉她不是个被人甩过N次的沧桑女人。

拥有着精致五官、曼妙身姿、优雅气质、成熟魅力的知性女子,虽然算不上天姿国色,却极富才情,温和、真实,整个办公室那么多人,我就承认柏婕是个人了。

尽管还有很多的美女帅哥,但大多都是冷血动物。

“没笑什么。”

“小石,是不是昨天林总叫你去有事啊?”柏婕问的有事,就是指是不是要被林魔女一脚踢飞了。

“没有了。”

“小石,你的成绩又垫底了,这个月你要努力了,不然莫部长和林总监不会让你好过的。”

“谢谢白姐。”

因为我是新员工,而且感觉和这些人格格不入的,我没有英文名,我没有高贵的衣裳,我没有引以为傲的车房,甚至连谈论的资本也没有。

所以,在这些变态的同事中,沉默是金。工作上的事,其实有很多人能帮我,但就算我去求他们,他们也未必肯教我。

我一路上跌跌撞撞的,难免犯错,这成了莫部长手里的把柄,他最恨的就是比他年轻比他气盛的帅哥,总之,他很想把我踢走了,但是踢人这事情也必须要经过林魔女亲自同意。

我本来是个能说会道喜欢幽默的人,但是夹在这个硝烟弥漫的战场里,我迷失了我自己的本性,家庭的重担,父亲的白发,女友的背叛,上司的压力,办公室的硝烟,让我找不到我的快乐。

柏婕这类的美少妇很容易成为莫怀仁的吃豆腐对象,总是找借口和柏婕说说话,说着说着趁别人不注意,手就不老实的在柏婕的丰硕的胸部或臀部轻轻的碰一碰,办公室里的员工都司空见惯,大家都假装看不见。谁敢多管闲事,等待你的下场就是离开这里。

我被林魔女奚落的时候,本就有一腔火气,这次莫怀仁伸手碰了碰柏婕丰硕的胸部,应该不是碰,而是用力的摸了一下。

柏婕叫了起来,然后推开他,这人脸皮很厚,笑嘻嘻的又贴了上去:“小白,进货单的数好像不对啊。”伸手又来了一下。

柏婕再次叫起来,然后跳开,莫怀仁今天是色胆包天了,又贴了上去,柏婕那无辜可怜的目光望向众人,没人敢出声。

柏婕看着我的时候,我突然有一种壮士的愤慨,站起来大跨两步过去抬脚踩飞了他,莫怀仁重重的倒在地上。

同事们都往这边看了看,然后又低下了头,仿佛我们发生的事情和他们无关一样,世间黑暗,贱人泛滥,腐败社会,堕落人类。

假如我有一天想不开了要自杀,我一定扛着煤气罐进这个办公室,把柏婕支开后,引爆煤气罐,让他们和我一起到阴间去勾引斗角!

莫怀仁慌忙爬起来,估计他也没想到被一向老老实实的我飞了那么一脚,他抓起旁边的凳子,然后看了看我,估计不够我打,他灰溜溜的出去了。

他出去后,女同胞们都鼓起掌来,鼓掌有啥用?刚才又没有帮我说话的人?大事不妙了,估计这次要被莫怀仁玩死了。

柏婕惊呆着,她也想不到我会那么狠,对于色狼,我从来不会手软,正好我有气没地发,莫怀仁肯定想着如何对付我,第一就是找人打我报仇,第二就是如何折磨我,把我踢出公司。

“殷然,恐怕,我连累了你。”柏婕说话的音调有些埋怨。

“别想太多了,白姐,就算是其他女同事被他这样骚扰,我一样要踢飞他。”

柏婕感激的握了握我的手:“谢谢。”

从英雄救美的兴奋回到现实中,我考虑了一整天如何对付这个家伙,早就看不惯他气势凌人尖酸刻薄的鬼样。

我还在想着,他会怎么对付我,他进来了,扔了一堆文件给我:“帮我把一月份的文档全部拿出来。”然后转身走人。

我笑了出来,因为我知道他的意图,准备下班了还给我帮他找文档,想把我拖到同事们都走光,然后好对付我啊,我不怕明着来,就怕他玩阴的,在同事们的眼皮底下把他一脚踩飞,如果他不报仇,他就不叫莫怀仁了。

我找了一把小铁锤放在办公桌底下,继续帮他找文档,莫怀仁这个人能力没能力,文化没文化,水平也没有,素质也很低,可是为何他就能坐在这个位置那么稳,真是个奇迹啊。

虽然此人是个垃圾,但是玩手段可不输人,就因为他也知道他的水平低,所以在阴谋方面总能胜人一筹,我就怕他玩阴的,这次他没例外,买通了几个保安,把楼层的视频监视全掐掉,然后四个保安在他的带领下冲进了办公室,莫怀仁对着我一指:“给我打!”

四个保安小跑过来,我从桌子底下拉出那把小铁锤,往跑最前面的那人一锤子过去,他急忙一闪,敲在了他肩膀,但这也够呛,他大叫一声倒在了地上,几个保安没想到我会突然掏出铁锤。

第二个上来的时候被我一锤子敲在胸口,后面的两个没敢冲上来,我一脚把这个被我一锤子敲在胸口的家伙撂倒,然后举起锤子对着他的头。

他大喊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们是收了他的钱!”发现钱真的是个好东西,钱能把所有的不可能变成可能,我的女朋友比我清楚钱是最好的靠山,比虚幻的海誓山盟天长地久要可靠真实。

我停下了手,就算没停下手,我也不敢真的往他头上敲下去,正要弯腰起来,锤子被站着的两个保安踢飞了。

然后那两个无耻的家伙把我打倒,躺着的两个保安也爬起来,合力把我弄倒下,我蜷缩成一团,紧紧的抱着头,四个保安围着我一顿乱踢乱踩,疼的我把我自己的一颗牙给咬崩了一小块缺口,他们也怕闹出人命,见我一动不动后,转身走人了。

我放开抱着我的头的手,喘着气。

四个保安拿了钱出去后,莫怀仁一脸鄙夷走过来:“胆子不小啊?居然敢打我!不过你找错对象了,你就像一只蚂蚁,我随时可以弄死你!你告也告不了我,没有证人,视频监控我也关了,你能拿我怎么样,怎么样?”

其实我手上的锤子被踢飞的时候,我就深深的知道我空手是不可能打得过四个保安的,还不如装死,莫怀仁边说还边用脚踩了踩我:“你不是很能打吗?起来啊!起来打我啊?起来打我啊?”

我哗啦站起来,抓起四角凳子:“是你要求的。”我扭了扭脖子,到处都很疼,不过我身强体壮,装死蒙过关,他转身就想跑,一凳子敲到他头上,他倒下,被我狠狠的踩了一顿,比我惨多了。

莫怀仁处心积虑,一心只想弄掉我,见到我的时候又不敢直看我,我两都很搞笑,两个人都贴满创可贴,同事跟他打招呼,他解释:“莫部长你怎么了?”

“昨晚下楼梯不小心摔了。”

同事们问我:“殷然你怎么了?”

“莫部长摔下去的时候我去扶他,两个人一起滚了下去,莫部长,你说是吧?”

“对对对。”

我在办公室的时候,莫怀仁再也不像之前一样的色胆包天了,如果他敢进来再向女同胞动手,我立马再把他给踢飞。现在的局面已经很难挽回,还不如趁没走的时候多多打击他。如果真被弄走了,以后我还真不知道到哪儿去混了。

柏婕走过来,看了看我的脸:“疼吗?”

“没感觉。”

“下班能不能一起吃饭。”

“你就不怕别人背后戳你脊梁骨啊?”我说的不是玩笑,柏婕曼妙成熟,丰硕的前胸,如此的大美人,男的想勾到女的嫉妒,再加上一个离过婚的女人,被人指点就多了。平日里做事情总是非常低调而行,突然来约我,让我有点受宠若惊。

第0004章 骚扰

“戳就戳吧,也不差这次。”她很真诚的。

我进这里工作两个月了,从来没有和哪位同事吃过饭,那群畜生都当我是个下等人,就像林魔女眼中的上下等人一样,就连和我说多一句话都觉得浪费氧气。

只有柏婕对我是很有善意的,还是那句老话,如果我哪天想不开要自杀,我一定扛着煤气罐进自己部门里,把莫怀仁和这些同事全部绑起来,把柏婕赶下楼,然后引爆煤气罐。

想太多了,把别人教坏了。

她请我进了一家不错的餐厅,其实除了我们这些装电话的下等人,他们这些正式合同的员工待遇都是非常好的,而给于我们装电话的员工,加完全部也不过一个月一千多而已。

上个月把领到的工资寄了一半给父母,父母一个劲的夸我,我在电话这头一直都忍着没哭,几百块钱对他们来说都这么的重要。

大学生真的没什么了不起的,就像我们教授说的一样:

站在市中心一砖头下去倒下十个,七个是大学生,两个是硕士以上学历的。

我几个同学进了传销,还把我骗了去,有些同学一个月的工资不过几百到一千而已,至于刚出来工作就一个月领到两千之上那就很少了,还有一些同学连工作都没有。

“小殷然,你在想什么?”柏婕的声音让我回到现实。

“没想什么,白姐,你在公司多少年了?”

“两年多吧。”

“莫怀仁什么时候进的公司?”

“比我早来,昨晚是不是和他打架了?”她那种邻家大姐姐关心的口气,让人骨头都酥了。

“对,他找了几个人打我,不过看样子他比我惨。”

“谢谢你。”

她突然很认真的看着我,虽然不是勾引的眼神,但这样的盯着人看实在让人不好意思,我低着头吃着,两个人都没作声。

吃完后,我说我要走了,她突然提出要和我走走,反正回去地下室也没事做,就陪着她到广场逛逛。

“殷然现在住哪儿?”她问道。

“我住在大浦区。”

“那么远啊?是不是家里买房的?”

“说来惭愧,是我一个月八十块钱租的。”

“啊?”她很惊讶:“有八十块钱的房子租吗?”

“是地下室。”我更尴尬了,恨不得她听不见这个声音,如果是谈对象,别人听到这话,恐怕早就逃了。

“地下室?”她更惊讶了:“是我听错了吗?看殷然你平日也来去潇洒的,更像一个家境不错的少爷。”

这份潇洒和张扬,都是曾经父亲还是县领导时的了,那时候的确潇洒,但现在不是了:“我没有钱,我家也很穷,我独自在这个城市闯荡。”

她没说话,又走了几步后:“殷然,得罪了莫部长后,你我都知道,一般不会留下来太久了,你还是赶时间找份新工作,如果没有地方住,可以到我那儿住,没有钱也可以跟白姐借。”

我一阵感激,真想亲她一个:“谢谢了,但我那儿还没到期。”就那破地方,老鼠窝,还到什么期啊?我早就不想在那儿呆了,但问题白姐毕竟是个离婚的女人,谁知到她家的情况如何,再说咱脸皮也没那么厚吧。

咱单身流氓,走到哪都无所谓,但毁了人家清白,人家也许一辈子都不好过了啊。

“你的那颗牙齿崩缺了一点,可爱了一些。”她看着我的牙笑着。

“昨晚打架不小心咬碎了。”

她看了看四下无人,问我道:“你去医院检查了吗?”

“没啊。”

“把上衣脱掉。”

我知道她想看我的伤,我脱掉了上衣,她碰了碰一些伤到的地方:“疼吗?”

“有一点。”

“怎么也不上药啊!”

“干嘛要上药啊?那药多恶心多难闻啊,上药了我连饭都吃不下!”

她埋怨的说道:“你知道不知道如果内伤的话,会毁掉你这个人的!别以为你现在年轻身体好就行!”

她带着我到了她家,她家在一处高雅的住宅区,两房一厅,面积不算大,但是装修得赏心悦目,给人一种叫做家的感觉,想到自己的老鼠窝,心酸得很:“白姐,你就一个人住吗?”

“对,离婚后这房子归我,我的父母都在县城的老家,我接他们来这住了一段时间,说不习惯,就回去老家了,老家那里还有我两个哥哥,一个弟弟,很多的小侄子,老人在老家过得比在这儿开心。”

她家有一瓶跌打的药酒,她说是以前她老公手肘骨折的时候,向一个老中医买的,很有效,我闻了闻,药味非常的浓烈,很刺鼻。

我脱了上衣,她用手轻轻的给我涂上,擦着擦着,我自己内心的小兔子又不老实了起来,想到那晚和模特林魔女的疯狂,让我面红耳赤的。

我回头的时候看到她丰硕的胸,让我脸红了,她擦完后对我说:“应该没内伤吧?”

“不会有大事的。”

我转过身体,她正好俯下身子盖药瓶盖子,那两个硕大正好让我从衣领里看到了,我突然难受起来,脸憋得通红,她抬头起来:“怎么了?很疼吗?脸都红了。”

我慌忙站起来:“白,白姐,我要走了,很晚了。”

然后慌忙走出门口。

“把这瓶药酒拿走吧,每天晚上睡觉前自己擦。”

我点点头,拿了那瓶药酒,出了门口,回头过来,尊敬的对她鞠了一个躬:“谢谢白姐。”

“你别这么说,你都是为了我才这样的。”

“那我先走了。”我在这个伤透了我心的城市里,遇见第一个让我感觉到温暖的人,她就像我的家人一样的温暖,给我呵护,我衷心的谢谢她。

我走着走着,听见后面有人跑来的声音,我回过头,见柏婕手上拿着我的衬衫:“你的衬衫。”

“呵呵,我忘记了。”

“你在想什么啊?衣服都忘记拿了。”

我刚才出来前的确想歪了,慌慌张张的出来,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白姐,很冒昧的,我能不能借点钱,等我发工资了我还你。”

“借多少。”

“两千。”

她给了我:“不够你可以问我要的,别拉不下面子,在外靠朋友。”。

我敲了敲林魔女办公室的门,她抬头看了看我:“我说了不要在我面前出现!”几乎是吼出来的。

我走了进去,把两千元钱放在她手里:“我不是乞丐。”

转身走了两步,觉得话没说完,回过头来:“就算你不给我钱,你放心,我也不会把这件事透露出去。”

“滚!别给我再见到你!”

我回了办公室,莫怀仁冲进来就劈头盖脸一顿骂:“公司雇你来坐着等发工资吗?啊? 你看和你跑外面的这些家伙都出去了!就只剩你一个人在这坐着!干脆我的部长职位我也让给你了好不好?”说完把那些要装机的客户地址名单狠狠的拍到我脸上。

我怒视着他,我很想殴打他,但我打了他就中计了。

众目睽睽之下,他就故意这样做,我打了他就等着警察来干掉我了。

我忍,我拿着客户名单气愤的离去,这家伙真有意整我,装机的客户地址都是市郊的,让我骑着自行车围着市郊转,从东边跑到南边,南边到西边。

然后又到北边,整整绕了这个城市一圈,天气很热,太阳暴晒,衬衫湿透,一天下来,装了六台电话机,居然用了整整一天。

气愤的回公司,天已经黑了,但是没办法,公司规定,当天拿出去的电话和单子,剩下的电话机和上门装机的单子当天必须要交回公司,不论多晚,不论公司有没有人。

总之就是必须要交回公司,估计这破规定也就林魔女那种变态的人才能定下来的。

想到林魔女,就想到了那天晚上,光听她的叫声可让人销魂啊,如果能再来一次,那多好啊。

在办公室把电话机放好,好像听见了林魔女她们那边办公室有声音,是不是林魔女在啊?去偷看她做什么吧。

不是林魔女的办公室有人,而是莫怀仁的办公室有人,紧紧的关着门,不过我能听见里面有人说话的声音。

“莫部长,别这样。”

“什么别这样,我怎么样的了?”莫怀仁估计又把某个女同事留下来慰安他了。

“啊,你敢碰我,我报警了!”

“来呀,你报警呀,你报警的话,看你这副脸往哪儿搁,当初老公都出gui了,咱就一起报复报复他也好。”

然后就听见这女的拉开门的声音,然后又叫了起来,估计被莫怀仁抱住了吧。

不会是柏婕吧?老公出gui,有可能就是柏婕。

“柏婕,都已经这样了你就别再装了,我知道你离婚很久了,还偏偏装纯!”莫怀仁好像把她按到了地上,柏婕惊恐的叫着反抗。

我再也沉不住气了,居然又敢对柏婕动手了,我一脚把门踩开,衬衫的扣子已经被莫怀仁扯开,柏婕一脸的惊慌,莫怀仁抬头看着我,慌忙的退到角落那里,抓起了一个凳子。

未完待续...
点击 “阅读原文” 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程序员之家 更多文章 B站搬迁请道士做法,就差杀个程序员祭天了 秘闻 | 中国超级极客居然全是扫地僧!牛掰! 程序员王者荣耀上分秘籍,千万别让老板看见! 治污女工程师走近垃圾写代码,监督2.5万家企业排污 这些程序员最怕的事,你怕么?
猜您喜欢 2015 走好,不送! 京东语音交互应用实践——叮咚音箱背后的核心技术 一不小心,我们竟然已经进入SERVER SAN元年 作为一枚设计汪,如何通过设计助力业务 红黑树解法的why而非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