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programmer_club

介绍:程序员第一自媒体,与你探讨码农人生路上遇到的各类泛技术话题,定期为你推荐码农人生思考、感悟以及启迪!

问责滴滴

2018-05-12 22:00 程序员之家

✎ 编 者 按 

今年4月,据美国《华尔街日报》透露,滴滴出行计划最早今年IPO,寻求至少700-8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400-5040亿元)估值。

但近期搅局者的出现和频频爆出的负面事件,不禁让人拷问,滴滴从一家大公司到一家伟大的公司,还有多少路要走。


如果一个企业总是被类似的麻烦缠身,或许就该反思一下自身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滴滴也是如此。

 

济南21岁空姐5月6日落地郑州之后失联,最终于昨日(5月10日)经警方证实是被滴滴顺风车车主恶意奸杀、抛尸。此事被媒体曝光之后,滴滴才站出来干了这几件事:

 

1. 对外的核心新闻要素上强调“顺风车司机”,试图与“网约车模式”划清界限;

2. 在最开始的道歉声明中只字不提法律责任、平台管理责任漏洞等问题;

3. 截止昨日(5月10日)晚间7点,发布了一个所谓的“百万悬赏”,文中仅称“涉及重要事项”。


直到今日(5月11日)下午5点13分,滴滴才公布郑州顺风车司机杀人案件的自查进展,顺风车平台业务全国停业整改一周。



近期,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滴滴的负面消息。


5月5日晚,在广东肇庆端州区文明北路附近,由于滴滴司机未按约定时间到达接驾地点,乘客抱怨称要给司机差评,双方因此发生争执。滴滴司机要求乘客删除差评,但遭到拒绝。随后,司机从车上拿出刀,威胁乘客删除差评。


4月28日晚间,疯蜜创始人张桓在北京遭遇了“滴滴打人”。当晚,张桓等了20多分钟滴滴快车还没到,并且司机拒绝取消订单,最后还被司机打的左眼软组织塌陷。


这家号称估值千亿美金以上的公司,真的担起相应的责任了吗?


1


在互联网模式创新全球第一的中国,同类产品一批批地起来。


的确,各种网约车的出现,极大地方便了人们的出行。一时间,大家开始意识到,以前的出租车拒载、车况差、司机态度不好等种种问题,都被一一解决。


然而经历了资本狂欢、补贴大战之后,网约车市场的竞争进入后半场,——合并快的打车以后的滴滴,又和Uber和并了,滴滴变得一家独大。


之后的事情开始变得熟悉——市场稳定、补贴减少、怨言滋生、搅局者出现。


打车价格越来越高、司机怨言载道、被指大数据“杀熟”……在完成收购Uber以后、美团打车进入之前的一年多时间里,滴滴依靠旱涝保收的平台抽成模式过得过于“滋润”了,鲜有技术革新或者提升用户体验的大动作。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今天发生在滴滴身上的事情不仅绝非偶然,也不是第一次。


两年前,同样是5月初,媒体爆出,深圳一名24岁的小学女教师乘坐滴滴网约车到沙井,被司机带至偏僻处抢劫杀害,且该车车牌为假冒。当时涉事司机曾在其他网约平台注册,申请未获通过。由此可窥当时滴滴审核之宽松。


事发后,几个月里,滴滴才开始采取一系列安全保障措施:上线行程分享、一键紧急求助、司机人脸识别、乘客手机号码保护、司机背景审查等。


为什么每次都要出事后才开始思考改进,才意识到责任?


一家大公司和一家伟大的公司,其间还有很长的路。


反观巨头阿里巴巴和腾讯。


阿里巴从来没有否认过淘宝上存在假货、也经历过多次假货舆论风波,但在风平浪静的时刻,也在每年主动做出相应的改善。从成立之初到现在,我们看到七天无理由退换货、保证金、订单险、多渠道的售后服务……等各种措施不断完善,给消费者放心。


在今年初,阿里发布的《2017阿里巴巴知识产权保护年度报告》中,数据显示,2017年,阿里通过商品大脑、图像识别算法、生物实人认证等九大数据技术,每时每刻都在对平台上近20亿商品进行识别,主动删除的疑似侵权链接中,97%一上线即被封杀;24万个淘宝疑似侵权店铺被关闭;通过数据技术主动删除的商品量是权利人投诉删除商品量的27倍。


微信在尊重权利人的合法权益这方面也从未松懈。不同于一般网络交易平台,社交平台的品牌保护面临更为隐秘、复杂的商业形态以及更为严苛的个人信息权利保护义务。


近年来,微信逐步构建了“微信品牌维权平台”、“公众平台整体运营保护”以及“全电子化侵权投诉系统”三位一体的社交平台品牌保护创新机制,有效制止和打击通过微信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行为。数据显示,2017年,微信处理侵权账号累计超过72000个,维权平台主动为品牌权利人推送达12万余条有效微信个人账号侵权线索。


2


在专车类业务已经有法可依的时候,滴滴并未主动考虑进一步保障乘客权益。在顺风车监管领域仍是空白,平台审核条件相对宽松,掌握的司机信息也不充分。


滴滴对顺风车主的招募,是只要有驾驶证的合格司机都可以注册,甚至车都不一定是自己的。我们在测试登记顺风车司机资格的时候,只是被要求提供本人驾照,以及本人/他人的行驶证,提供车辆品牌,型号和颜色即可等待审核。


此前,《北京青年报》有报道称,滴滴顺风车被指存注册漏洞


据市民李先生反映,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他的行驶证被他人注册了滴滴顺风车车主账号,直到账号被滴滴冻结,无法接单的时候他才知道有人用他的行驶本注册了顺风车车主账号,而且他根本不认识那个使用他行驶证注册的人。


注册顺风车车主账号成功后,车辆所有人不会收到提醒信息。图/北京青年报


对这次事件中的顺风车司机,滴滴平台掌握的信息也极其有限——甚至可能不包括事发之后的车辆轨迹信息。截至目前,滴滴只能提供该司机在平台上注册时使用的姓名、照片、身份证号和手机号。


为什么滴滴掌握的车主信息如此有限?为什么不去主动思考增强安全性?


现在市政出租车都配备了基于GPS或北斗的定位系统,而且司机私自关闭定位或设置干扰器,还会被扣车、停业整顿。但网约车大部分并未加装定位装置。


以前也有声音认为,网约车服务并不需要在车上另行安装GPS,用手机的定位功能就足够了。李某遇害的事件说明,仅仅依靠手机定位,等于依靠每一位司机的自觉,这是行不通的。


事实上,不管顺风车司机平时从事什么职业,或者有什么社会身份,从他/她接待客人的那一刻开始,他们之间就应该是司机与乘客的关系。


但要命的是,一旦他们“想歪了”,网约车平台根本没有监管的措施和力量。


而如果要求所有顺风车司机跟专车司机一样加强管理,也要报备、考试、审查、加装定位,实际上又会摧毁现在的业务模式。


3


其实,在类似的平台型企业里,长期以来遵循的都是避风港法则:张三传了盗版,不干平台的事。在李四出具侵权证明后,平台予以将侵权内容下架,做到这点平台就不承担侵权的责任。后来风向发生了变化。


普遍被接受的避风港法则开始向红旗法则迁移。也就是说如果侵权方的侵权显而易见(比如一部完整的正在院线播放的电影被上传),平台方理应知道这是侵权行为,如果任由其发布,平台有责。


比如youtube很早就通过技术辨析视频中的连续帧数,来判断是否和库里的某个版权作品雷同,从而达到防止侵权。


红旗法则要求平台承担更多的责任,这句话其实另外一个意思就是:平台并不是中立的。


在中国,我们会看到官方语境中,“主体责任”这四个字被强调得越来越多。


内容平台的主体责任,已经是定了调的议题。平台有责任防止不合法的内容出现,而不能借口说这是平台接入者(比如某网民,或第三方内容生产机构)干的,我可以不承担责任。


汤姆·斯利写过一本书,书名叫《共享经济没有告诉你的事》。如同《删除》一样,但凡对创投概念冷嘲热讽的都不会畅销一样,这本把共享经济说得一无是处的书,并没有什么名气。


顺便说一声,舍恩伯格后来又写了《大数据时代》,这回迎合了创投圈的需求,书立刻畅销,舍恩伯格立刻变得赫赫有名。但斯利同学没这么干。


在这本书里,斯利花了相当大的篇幅,写出了一个共享经济的商业秘密:将成本大幅甩出。


这就是为什么任何一个共享经济平台都不会承认自己是服务提供者,他们总是强调自己是服务提供者和获取者之间的连接者。




| — 附 — |


本文转载自【全球创新论坛】

公众号内回复“1”带你进粉丝群
 
程序员之家 更多文章 那一刻你在哪里,十年后你想对汶川说什么? 当程序猿无比渴望赚钱的时候...... 马化腾、张一鸣朋友圈互怼 有史以来最牛逼的一张程序员职业路线图,分享给你 45 岁以后的程序员都到哪里去了?
猜您喜欢 paxos算法证明过程 屏幕越大用户看的越多? | 你怎么看第23期 招聘流程就这么乱,那你的技术团队水平能高吗? CDH大数据平台搭建 无恶意的谋杀:2022年,一个试图用AI取代程序员的故事(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