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programmer_club

介绍:程序员第一自媒体,与你探讨码农人生路上遇到的各类泛技术话题,定期为你推荐码农人生思考、感悟以及启迪!

《我不是药神》|愿这个世界永远都不再需要“药神”

2018-07-07 22:00 程序员之家

山争大哥火了。


山争大哥是谁?


不是那个青春性感的山支大哥,而是那个中年光头的山争大哥。


他就是徐峥



他咋就火了呢?


因为最近他的新电影《我不是药神》上映了。


本以为这可能是一部平平无奇的国产囧片,但是突然间全网都变成了他的粉丝。


还亲切地称呼他为“山争大哥”。紧接着,文案组就发功了:



怎么看都像是隔壁菊姐家的粉丝“跳槽”了。


再然后,点映票房破亿了,豆瓣评分上9了,这不,上映日都直接提档了!看到这篇文章的朋友7月5日零点就能在电影院欣赏这部电影了。


那闲话不多,来看看这片子究竟神奇在哪里吧。

《我不是药神》预告片


故事:来源真实事件

徐峥饰演的程勇,原本是个卖印度神油的小贩,日子过得和我们差不多,还稍微差点。



老婆呢,被自己打跑了;儿子呢,原来一周能看一次,然后后爸给带到国外去了。


老爹血管瘤,急着做手术,可光靠卖神油别说手术了,房租水电都交不起。


总之,我,程勇,没钱。


突然有一天,一个长得像关谷神奇的男人来找程勇,想托他从印度代购一种药。



这个关谷不神奇是慢粒白血病人,一种血液癌症,需要长期服用药物才不会狗带。


但是,正版药的价格是4万一瓶(一瓶只能吃1个月),按这价位,大多数人一年收入都只够吃2-3瓶药。


这样下去能不死除非你捡到了《九阳神功》,不过好在听闻印度有一种仿制药,效果一样,只要2000元一瓶,这便宜的不是一点半点。


然而这药在中国是禁售的,如果做代购,那就是药品走私,得进局子。


但是程勇需要钱,所以他铤而走险成为了该仿制药的独家代理。



程勇有钱了,而许许多多的慢粒白血病人,能活下去了。病友们都亲切地称呼他为“药神”。


随着程勇与这些病人的深入接触,他渐渐发现,自己售卖的不止是药品,而是活下去的希望。


可是此时,警察出现了,他们要阻止药品走私。但是程勇知道,这其实是要了病人的命。



于是,在小小的城市里,他开始了一场救赎的战争……


这部片子虽然没有明说原型,但是了解的人都知道,这正是取材于当年热议的「陆勇案」



2002年,陆勇被查出患有慢粒性白血病。当时瑞士进口的正版抗癌药「格列卫」每盒(一个月用量)的售价需2.35万元。


在服用了两年的正版药后,陆勇已经花去60万元,深感经济压力。


2004年,他在网上搜索到日本有一种仿制药,托人从日本购买了「印度格列宁」,价格只有4000元。之后他开始直接从印度购买,最低售价只有200多元。


因为自己是病人,所以效果他很清楚,仿制药能达到的药效与正版基本相同,之后陆勇就告诉了其他病友并成为了他们的代购。


然而2014年陆勇被冠以“涉嫌销售假药罪”而被提起公诉。此时,上百名白血病患者联名写信,请求司法机关对陆勇免予刑事处罚。


2015年,检察院撤回起诉。自此,陆勇被捧上「救世英雄」的高度被封为「药侠」


揭秘:神奇的印度仿制药

无论是电影,还是生活中,印度仿制药都成为了关键。


先来说说仿制药,仿制药作为原本正规研制生产药物的仿制品,在剂量、安全性以及效果、质量、作用和针对性治疗的疾病方面比较一致。


世界上将有150种以上总价值达340多亿美元的专利药品保护期到期,这个数字是不是很震惊?这些药物的专利保护期到期以后,其他国家和制药厂即可生产仿制药。


印度直接利用自身的专利法,强行的仿制原厂药物,规避专利保护,直接生产药物,因此制药中并不包含药品的专利费用,而低廉的人力及其他成本,使药品最终的成本相对来说很低。



印度一直都在努力发展他们国家的生物制药企业,印度的政府也极力支持他们国家的生物制药企业,致力于将印度打造成“世界药房”。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曾为印度仿制药点赞,而无国界医生组织也支持仿制药发展,因为他们进行救治时,印度低廉而有效的仿制药大量而广泛的应用。


制药产业成为印度三大经济支柱之一,印度已成为以“仿制药”为核心优势的制药强国。

反思:没有人一开始就想当“药神”

回到影片,这部电影的海报上每个人都笑得很开心,然而在影院里,许多人都在哭,散场时一个个都是红着眼擦眼泪。


为什么我们会哭?因为感同身受。


我们常说:什么是幸福?幸福就是牢里没有犯人,床上没有病人。


家里有犯人的几率很低很低,但没人能保证一辈子自己和家人不生病。


看病难,看病贵。一旦遇上大病,动辄上万的高昂医药费让普通人家根本无力承担。一人生病,全家拖垮,这话真不是危言耸听。


而即使是小病,有时也能直接让人白白工作几个月。许多廉价而高效的药物往往因为利润过低,不是被雪藏就是根本不卖,笔者就有一位做药师的朋友,曾向笔者吐苦水说每月为完成销售目标,不得不向患者推荐高价药。后来这位药师朋友离开了干了十年的医药领域。



影片中有个场景,一个慢粒白血病老太太对警察说:


领导,我求求你,别再查「假药」了行么。这药假不假,我们这些吃的人还不知道么?


我吃了三年正版药,房子吃没了,家也吃垮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便宜药,可你们非说这是「假药」。不吃药,我们就只能等死。


他们不是在保药贩子,他们是在保命。


说到底,大家只是想有尊严地活下去。如果都吃得起正版药,谁又会去选择仿制药呢?


我们的药物贵,一方面是中国高昂的关税,并且仿制药少,对专利药竞争压力少,价格自然下不来;而另一方面,前面也说了,销售、业绩等等,这是个不好说的话题。


病人想生存,售药者要生存,医者也要生存,那么,那个不让我们生存的,又是谁呢?


今年的43日,国务院办公厅对外发布《关于改革完善仿制药供应保障及使用政策的意见》,明确药品专利实施强制许可路径。《意见》称,要“依法分类实施药品专利强制许可,提高药品可及性”,并“鼓励专利权人实施自愿许可”


在国家出现重特大传染病疫情及其他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或防治重特大疾病药品出现短缺,对公共卫生安全或公共健康造成严重威胁等非常情况时,为了维护公共健康,由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会同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等部门进行评估论证,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实施强制许可的建议,国家知识产权局依法作出给予实施强制许可或驳回的决定。


上述举措意味着,新组建的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除了有“建议权”之外,本身亦可以按下维护公共健康、采取药品强仿的“开关键”。


但愿这项举措,能成为医药改革的关键。


衷心希望这个世界,

再也不需要“药神”。


公众号内回复“1”带你进粉丝群
 
程序员之家 更多文章 下家已定,陆奇重磅加盟拼多多,或正与腾讯暗度陈仓 身为程序员碰到最奇葩的需求是怎样的? 刚刚,阿里开源了一系列重磅技术炸弹!|程序员必看 为什么毕业的第一份工作要进FLAG? 华为跑了?深圳终究留不住华为
猜您喜欢 微信PaxosStore内存云揭秘:十亿Paxos\/分钟的挑战 百度产品体验评测(十)| 资源数据抓取与分析 美团O2O排序解决方案——线下篇 企业数字化转型实战:红领酷特智能C2M商业生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