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DataScientistUnion

介绍:数盟(数据科学家联盟)隶属于北京数盟科技有限公司,数盟致力于成为培养与发现“数据科学家”的黄埔军校. 数盟服务包括:线下活动、大数据培训. 官网:http://dataunion.org,合作:contact@dataunion.org

Hinton传奇:退学当木匠,辞职反军方,终成一代AI教父

2017-08-31 22:00 数盟

英国《每日电讯报》打算用三篇报道,来描绘人工智能在加拿大多伦多的繁荣景象。本文是其中第一篇:The ‘Godfather of AI’ on making machines clever and whether robots really will learn to kill us all?,主角是深度学习的教父级人物Geoffrey Hinton。

Geoffrey Hinton

摄影:JULIAN SIMMONDS

穿过Google多伦多办公室的屋顶高尔夫球场、足球桌、一排排人体工学座椅、像公司logo一样五颜六色的办公区……一个不修边幅的人站在那儿,像是从昆汀·布雷克的画中走出来的,与环境格格不入。

Geoffrey Hinton教授本人,一看就深得英国学院派的精髓:凌乱的发型,皱巴巴的衬衫,口袋里插着一排圆珠笔,守着一块脏乱的大白板,上面爬满了难解的方程。他的办公室里没有椅子,69岁的Hinton喜欢一直站着。

对于他办公室外的那些年轻的人事物来说,略显古怪的Hinton多多少少带有一些神性:他被称为“人工智能教父”,最近席卷全球的这一波科技革命浪潮,与他的聪明才智密不可分。

这是他第一次接受英国报纸专访,Hinton说,他对这个绰号有些困惑。

他带过的学生们一个接一个地加入了硅谷科技巨头,领导着苹果、Facebook、Google等公司的AI研究,他自己在Google任副总裁engineering fellow。接下来的几个月,他还要执掌募集了1.8亿美元的多伦多Vector Institute,巩固这座城市作为世界AI领袖的地位。

“被称为教父,我有点难为情。”他一开口,仍是纯正的英国上流社会口音,在北美这么多年仍未改变。

从学术界的冷板凳,到最热门的AI前沿,Hinton对他的工作有着不可动摇的信念。“我对我自己的数据有着里根式的信任。”他咧嘴笑了。

作为机器学习的先锋,Hinton从中开辟了“深度学习”这个子领域,这让计算机可以自动建立起一层层的智慧。得益于近年来计算力的猛增,深度学习成为主流方法,从我们智能手机里的语音识别、图像探测到亚马逊为你推荐的图书,都离不开它。

Hinton和他的同事们为机器学习挖掘出了无限的潜力,他们也被对手戏称为“加拿大黑帮”。

AI的美丽新世界已经开启,改变着我们的世界。这种改变,有好有坏。

Geoffrey Hinton

摄影:JULIAN SIMMONDS

战后不久,Hinton出生于英国的温布尔顿。

他的父亲Howard是一名昆虫学家,对甲虫有着一种独特的喜爱之情;他的母亲,是一名教师。聪明才智在他的DNA中流淌。“国民生产总值”这个术语,是他的舅舅、经济学家Colin Clark发明的。他的高外祖父、逻辑学家George Boole,则是布尔代数的发明者,奠定了现代计算机科学的基础。

后来,他们家搬到了布里斯托,Hinton进入了克里夫顿学院,这所学校在他口中,是个“二流公立学校”。正是在这里结识的一个朋友,给他讲全息图,讲人脑如何存储记忆,为他打开了AI的神奇大门。

毕业后,他进入国王学院攻读物理和化学,但只读了一个月就退学了。“当时我18岁,第一次离家自己生活。工作繁重得可怕,周围又没有姑娘,我觉得有点抑郁。”他说。

一年之后,他又重新申请了国王学院,这次是读建筑学,结果,又退学了——这次他只坚持了一天——然后转向了物理和生理学。后来,他又转到了哲学,结果和自己的导师吵了起来。他承认道:“我在教育上有点多动症。”

Hinton没有继续完成学业,而是退了学,搬到了当时伦敦北部脏乱的伊斯灵顿区,成了一名木匠。“我做书架、木门,没什么神奇的东西。人们就靠这样的东西赚钱。”

每周六的早上,他都会去埃塞克斯路上的伊斯灵顿图书馆,在笔记本上记录着他关于大脑工作原理的思考。也是在这个地方,六十年代的剧作家乔欧顿画过春宫,损毁过图书。

做了几年苦力之后,他回到了学术界。1973年,Hinton进入爱丁堡大学,开始读人工智能博士。他的导师一次次地对他说,研究神经网络就是浪费时间,Hinton全当了耳旁风。

后来,他进入匹兹堡的卡耐基梅隆大学继续自己的研究,但很快意识到,他所在院系、甚至全美国的大部分AI研究都是由国防部(DoD)资助的。于是,他决定辞职以表抗议,并随后搬到了加拿大,远离军事机构的资助。

硬币上的IN GOD WE TRUST

“离开的时候,我复印了一枚硬币,然后把它贴在办公室的门上,”他说,“但是我把硬币上的‘G’改成了‘D’,于是上面那就话就变成了:IN DOD WE TRUST。”

美国海军的近程武器系统CIWS

对于Hinton来说,最需要担心的不是机器日益增长的智能,而是开发杀手机器人带来的威胁。(前几天,116家AI公司的创始人联名上书联合国,呼吁禁止机器人武器)。

Hinton签过类似的请愿书,而且之前还曾写信给英国国防部阐释自己的担心。“他们回复说现在没必要处理这件事,因为技术进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且没准能带来很多的好处”,Hinton说“他们肯定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他也担心AI被越来越多的用来监视平民,他还透露自己拒绝了一份加拿大安全部门的工作邀约,因为他担心自己的研究可能被安全部门滥用。

然而,即便是谈及正在被研发的无人机群等武器等话题之后,Hinton仍然相信AI会给人类带来福音,特别是在医疗保健和教育方面。

1994年,Hinton的第一任妻子Ros因为卵巢癌而逝世,留下他独自抚养两个年幼的孩子。后来和现任妻子Jackie再婚,不过Jackie现在也被确诊患有胰腺癌。

Hinton认为AI将让医学更加高效,他估计很快人类支付100美元就能得到自己的基因图谱,现在的成本是1000美元。但AI的进步对于放射科医师可能不是好消息,Hinton认为X光检测这类工作,很快将大规模被机器人取代。

虽然工作岗位会减少,但他坚持认为政府和企业的任务,是确保整个社会不被下一波的经济自动化浪潮抛下。

“在一个合理分工的社会里,提高生产力对每个人都有好处”,Hinton表示,“问题不在于技术,而是利益如何分配”。

即便高瞻远瞩如Hinton,他也不知道AI革命会将我们带向何处。他说:“很难预测这个领域五年之后的情况,事情总是与你期望的不一样。”

确定的是,这个世界即将变得不同。

人工智能简史

1950 图灵测试

阿兰·图灵,以二战中在布莱切利园的解密工作而闻名。他为智能机器设计了一个行为测试。如果一台机器,让测试者无法分辨是机器还是人类,那么这台机器就通过了图灵测试,可以被认为具有人类智能。图灵把这个称为“模仿游戏”。

1956 “人工智能”诞生

在新罕布什尔州达特茅斯学院的计算机科学会议上,人工智能被正式命名并作为一个正式学科出现。由于机器在学会下跳棋和解决一些英文问题方面取得初步成功,美国国防部开始资助人工智能研究,并预计人工智能问题会在70年代中期解决。

1969 2001:太空漫游

来自库布里克电影中的杀手电脑HAL,让人工智能的概念在流行文化中扎根。同一年,菲利普·迪克发表了一部小说,后来被拍成电影《银翼杀手》。

1970s AI冬天

部分由于数学家詹姆斯·莱特希尔的评估报告,美国和英国政府开始停止对AI领域的研究支持。第一个AI冬天到来。

第二个AI冬天,源自于1980年代末期PC的爆发,随后AI这个词在研究论文中消失了多年,被“机器学习”和“信息学”所取代。

1984 终结者到来

卡梅隆在科幻经典作品中创造了一个称为天网(SkyNet)的角色,这是一个人工智能防御系统,后来自我意识觉醒,视全人类为威胁。

1987 深蓝击败卡斯帕罗夫

国际象棋大师第一次在正式比赛中被电脑击败。这场胜利也引发国际象棋作为评测标准的反思,因为这种游戏太容易被暴力计算攻克。

2011 沃森赢得《危险边缘》

这是一个IBM设计的系统,主要用于参加问答竞赛节目。沃森在《危险边缘》中赢得价值100万美元的头名,随后这套系统被用于医疗保健等领域。

2011 Siri

Siri最初是从DARPA分离出来的个人助理应用。2004年,苹果收购了这家公司,并在2011年将这个人工智能应用置入手机iPhone 4s。

2012 无人驾驶汽车

加州立法规定自动驾驶汽车可以合法上路,这是谷歌不断推动的结果。谷歌宣布旗下的无人驾驶汽车已经行驶了30000英里,没有发生一次意外。

2016 DeepMind击败围棋冠军

由谷歌DeepMind研发的AlphaGo,击败了围棋九段李世乭。在深蓝获胜之后,计算机科学家已经把围棋作为人工智能的新测试场。

媒体合作请联系:

邮箱:contact@dataunion.org




 
数盟 更多文章 在 Google 工作 10 年,到底能学到啥? 训练的神经网络不工作?一文带你跨过这37个坑 浅谈机器人产品从定位到落地全过程 以撩妹为例,5分钟让你秒懂深度学习! 如何将深度学习与你正在做的事情相结合?
猜您喜欢 Golang 知识点总结 【软测基础公开课】剁手求安慰的进!本周四晚8:30来光荣之路体验免费课程『软件测试模型、级别和阶段』 如何快速的开发一个完整的iOS直播 app (推流篇) 程序员成长:工作1-3年工程师如何突破瓶颈期? 安全观点|又一件互联网友商数据“窃取”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