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programmer_life

介绍:十年漫漫程序人生,打过各种杂,也做过让我骄傲的软件;管理过十多人的团队,还带领一班兄弟姐妹创过业.关注程序人生,了解程序猿,学做程序猿,让我们的人生不再屌丝化.

[连载] 途客们的旅行梦 - 艰难选择

2014-10-13 08:16 程序人生

我不知道那天下午自己是怎么回到公司的。我竭力不显露出任何异常,以免影响到大家的情绪。坐在电脑前,我心绪凌乱。敲了数十行代码,定睛一看,全是乱七八糟的逻辑。看看表,已经四点多了。在公司里,我已经呆不住,旁边坐着的chiyuan和wangxiao随时都能发现我不太对劲。跟菲姐告了个假,我便回了家。

家人惊诧于我如此之早便回到了家。自创业起,绝大多数时间我都不在家吃晚饭,九十点回到家是家常便饭,LP已经习以为常了。小宝出生后,在LP的强烈要求下,我稍稍改变了作息:晚上7点回家,在8点前到家,这样能在小宝睡觉前陪陪她,逗逗她完,让她不至于每天睁眼到合眼都要面对一个父亲不在家的世界。

但下午五点多就回到家,显然不在家人的计划之内。换上家居服,仔细洗干净双手,我抱起了小宝。不到两个月的她还不太会自主地笑,但在我怀里的时候,她还是会不经意间,赏我一个纯洁,自然的笑脸。

我觉得自己亏欠她很多。LP总抱怨我说她老见不着我,以后会把我当生人一样,见了就哭。唉。但是每天的时间就那么点,顾此便失彼,近两个月的时间里,我虽然努力地兼顾创业者和奶爸的角色,但似乎哪个也没太做好。家人不满我为家庭付出的时间,我也不满自己在公司的表现。

说实话,自从小宝出生以后,我便没有安稳地睡过觉。小家伙睡在我们旁边的小床上,夜里总要嚎哭四五次。开始的时候,每每被她吵醒,我都会起身安慰她,后来,发现LP也总会比我还快地起来安慰她,我便不再起身,尽管每次必被吵醒,但我也假装听不见,尽量让自己能多睡一点点,以便白天的时候有更多的精力。

但是,精力的下滑和工作时间的减少还是不可避免的。白天我咖啡和红牛的用量越来越多,中午饭后还要加上半小时午休的时间,才勉强让下午的美妙时光不致于被睡魔夺了去。但尽管如此,魂不守舍的状况还是时有发生。此外,我每天的工作时间减少了一到两小时(从早7点到晚7点),每周的工作时间也和大家保持一致,不再独自加班了。

那段时间我常常在想,对于一个创业者来说,究竟有没有所谓的「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如果有,那么究竟该怎么做?为什么我做起来如此艰难?是我的方法不对?是我过分紧张?还是什么旁的原因?我努力地想在不影响生活的前提下做好创业,但我的确已经要应付不了小宝出生后的迷局了。

过分紧张的确是事实。也不知从何时开始,我的右臂从胳膊肘一直到手掌都开始发麻,有三个指头似乎快要找不到感觉了,一开始我以为是尺神经炎,没有在意,发麻的症状越来越厉害后,在家人的不断催促下,我才重视起来,去医院看了看。医生开了一堆吃的,贴的,擦的药,叫我回去后多休息多放松。其中有一味口服的药好像是拜耳出的,上面写着治疗「神经病」。于是乎,「我们家出了个神经病」,LP便总拿这调侃我。午休前后,中医出身的佗佗也常常给我推拿,颇有些效果,但每每当她排出一排银针,一幅江湖女侠范地要给我扎针进一步治疗时,我连忙婉拒了,不是信不过她,而是我觉得自己肥肉实在太厚了,怕穴位没法被找到,最后自己落得个熊猫阿宝的惨况。:)

手臂发麻影响的只是敲击键盘的速度,还好;但斑秃影响的就是形象了。有天不知是谁提醒了一句,说:「Tyr,你后边有块地方是剪发的时候没剪好么?」我熊躯一震,最近没剪头啊?!回到家我让LP好好检查了一下,发现竟然是斑秃,类似的地方有四五处,势力范围似乎还在不断扩张中。虽说我对形象一直都不敏感,大家送我一个「土肥黑圆」的雅号我也乐滋滋默认了,但「土肥黑圆秃」或者「土秃肥黑圆」也太让人难为情了吧?

所以从那以后我每天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LP拿着切好的姜块在我后脑勺上秃着的地方用力摩擦,好让姜汁都被吸收进去,刺激毛发滋生。

言归正传。

眼下这个坎是绕不过去的。平心而论,虽然看不到未来,但app好歹有现在;网站端即便有个「美好」的未来,但撑不撑到能见到未来的那一刻,我心里根本没底。不管怎样,有一件事是不能拖的,那就是彻底理顺途客圈的顽疾:方向不明。

迫于现金流即将难以为继的窘境,我们在吵方向和未来发展时无非就是两个提案:

1) 放弃网站端的产品,全力做app — 这意味着开发团队可以基本裁光,留下一个五六人的小规模团队,这样可以再撑至少12个月。活着也许就能见到希望,尽管在我看来,这希望是极其渺茫的。

2) app最小化维护,全力做网站端产品。在这个方案里,可裁的人不多,顶多三四个。团队依旧只有六个月左右的时间,年后就不得不融资,到五月底,如果融资依旧无望,那么团队只能解散,各奔东西。

摆在纸面上一看,就是一道二选一的选择题,我们竟然为此吵了那么久,互不相让,没有人愿意站在对方的角度想问题,都认为自己的方案是为了团队的利益最大化。其实冷静下来一看,答案似乎就浮在眼前,只不过我一直不肯往那个方向去想罢了。使劲甩掉脑海中这个可怕的念头,我拿出纸和笔,对两个方案一条条进行SWOT分析。

晚上躺在床上,一合眼过去两年的一幕幕就像过电影一样显现。就这样度过了五个小时。

令人窒息的五个小时。

第二天早上不到五点,我便驱车赶到公司。整理了下心绪,我用尽量平静地语气给我们三人发出了这封邮件:

To all,

经过半天的思考,我的确也未有找到更好的路。我并不看好城市指南系列app的未来,到目前依旧持此态度;但我也不能对两三个月内网站的走势做任何保证,因为我相信它是一个厚积薄发的项目。置身于存活与融资的紧迫背景下,我勉强同意Alex的提案。

然而在这个提案里,我已无继续存在的必要。因为那样的思路打造的是媒介,内容为王,UI为将,运营为帅,技术屈于末流;而我一直倾心打造一个技术型公司,用工具解放生产力,其他为辅。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很难对这样一件事情持续注入我的精力和时间,朝九晚六心不在焉对我是种折磨,对公司也是个祸害。

所以我想现在到了我该离开的时候。与其为了各自的理想争个你死我活,在董事会大动干戈,不若我主动退出,这对大家都是体面的事,于team的伤害也是最小。

我离开并不会对app的方向产生任何不利的影响。Jason或weiyin任何一人都足以撑起这个产品;也许员工的精神层面会有些震动,但即然决意将开发团队系数裁撤,那么这种影响也并不紧要。

如果需要的话,我离开依旧可以对网站做必要的系统维护,我相信她是个厚积薄发的东西。

早上我会联系下xuwei,到工场和她聊聊我的想法。


欢迎订阅公众号『程序人生』(搜索微信号 programmer_life)。每篇文章都力求原汁原味,早8点与您相会。

同时也欢迎订阅我百度阅读上的电子书「途客圈创业记:不疯魔,不成活」。

 
程序人生 更多文章 学习的节奏 Netflix的混世猴子 卡尼原则:永远把眼睛盯在出口上 架构随想录 公司成长之殇
猜您喜欢 云自动化会让运维人员失业吗? 上门服务O2O里面的那些坑 这些.NET开源项目你知道吗? 看到这款“纸飞机”发现小时候玩的都弱爆了 WebView 开发的那些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