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infoqchina

介绍:有内容的技术社区媒体

第三只眼:自由的追求者们

2013-09-16 17:58 杨赛

今天说三个跟自由有关的人。



在高校的信息中心里工作是什么样的?二三十人规模的技术运营团队,支持全校三四万名师生的使用,业务从数据中心的搭建维护、网络接入到OA系统、成绩系统的开发维护全面覆盖,不得不协调大量的学生和第三方服务提供商来完成大量的“杂活儿”。对顶尖的工程师而言,这听起来似乎不是一个理想的工作环境。我们看到大量年轻的工程师们往大型互联网公司、跨国软件企业、初创企业流动,无论在待遇上还是成长机会上都有很大的优势。


我原本以为,顶尖的研发和运维人员都愿意去企业,不愿意留在学校。这两天Cloud Connect大会的一个聚会算是改变了我的想法。在昨天晚上TryStack.cn组织的交流活动上,一个同桌的哥们儿谈吐不凡,无论在技术知识的广度还是思考的深度上都令人印象深刻。一聊之下,知道这哥们儿是上海交大的博士,也是OpenStack社区的活跃份子,目前在上海交大信息中心就职。我就忍不住问了:


“你为啥没有考虑到企业里工作呢?”


这哥们儿说,以前在企业里做过几年,但是跑出来了。


“感觉学校里更加自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研究自己感兴趣的技术。”



前几周在中国三明治上看到一篇文章,讲到《神秘的程序员》漫画系列作者西乔将要跟她老公霍炬一同留学海外、走出墙外的陈述。此前的一篇采访将西乔夫妇的生活描述为:


“这对IT界的知名夫妇自称过着“反组织”的生活,整天宅在家里做着自己喜欢的事,行为也特立独行。他们的婚礼是在2009年六月的敏感词日举行的。在北京的奇遇花园咖啡馆里,谢绝红包,并给宾客提供霍炬天津家乡的特产——煎饼果子。结婚之后半年,2009年年底,在很多人为婚房发愁的时候,他们卖掉了北京的房子,告别那曾经成为无数素不相识的程序员联络点的客厅,搬到上海……”


在走出墙外之前,中国三明治的编辑问她:


“你很早就选择了自由的生活方式,但现在很多人由于种种原因,不能实现这一点,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西乔答道:


“上一代人因为很多原因失去了自己选择的权利,但这一代人还是有很多机会的,我觉得应该珍视这样的机会,珍视这个时代带给我们的便利和宽容。虽然有很多束缚是没办法的,比如家庭;但还有很多绳索,比如房子、工作、户口,是自己拴在自己身上的。所以什么说白了都是个价值取向的问题,哪些是你真正珍视的,哪些是你愿意放下的。我们这种看起来的自由,也伴随着许多代价。每一次迁徙,许多熟悉的附着回忆的事物也许就此从你的生命中退去了,但你也有机会往前去经历更多。借用我一位朋友的名言:“人生就是一种经历型产品。” 我愿意像在一条河流中行走那样,经受更多水流的冲击,而不是待在一个静止的池塘里。”



最近读柴静的《看见》,看到了卢安克的故事。这名德国人生于1968年,做过帆船厂的工人和帆船教练,当过兵,后来跑到了广西的偏远山区,免费给留守儿童进行教育。卢安克远渡重洋做免费教育的经历,大家只要做一些搜索就可以了解。他的经历不是重点,重要的是他对于教育,对于人应该如何生活的一些思考。


我们现在的教育,都是力图将孩子塑造成我们希望他们成为的角色,社会希望他们成为的角色——能够在社会上找一份体面地工作,带来生产力,赚取工资。


卢安克不愿意被塑造成这样的人,所以他选择了自己后来的道路。


卢安克也不愿意将小孩子塑造成任何既定的模式,所以他教过的小孩子并没有成绩上的提升。


教育不像生产线或者程序那样,输入了东西就立刻有产出。成绩的变化可能很快,但是教育真正的价值会在二十岁甚至三十岁之后体现,持续一个人一生的时间。


“脑子里没有障碍才是自由。”


“第三只眼”:主要由InfoQ编辑专门为微信公众账号自编自写的一个栏目,旨在表明编辑态度及表述平日见闻和思考,期望成为和读者沟通的桥梁。亦接受投稿:editors@cn.infoq.com


本日作者简介:

杨赛(@lazycai),InfoQ中文站编辑。到处串门的互联网信徒,相信规则的力量。


***********************************

本文来自InfoQ微信公众账号:infoqchina

1、回复“今日新闻”,查看今天更新的新闻;

2、回复“今日英文”,查看今天英文站的更新;

3、回复“文章 +关键词”,搜索关键词相关内容;

4、回复“QCon”,了解QCon大会相关信息;

5、回复“活动”,了解最近InfoQ组织的线下沙龙;

6、回复“架构师”,获取《架构师》下载地址;

7、回复“投稿”,了解投稿和加入编辑团队的流程。

***********************************

 
InfoQ 更多文章 Facebook如何实现PB级别数据库自动化备份 学术派Google软件工程师Matt Welsh谈移动开发趋势 Spotify为什么要使用一些“无聊”的技术? 妹纸们放假了,汉纸们做啥? 大多数重构可以避免
猜您喜欢 【就在本周四!报名!】中国开发者千人课堂—互联网企业研发生产是如何进行的? 王江民:战胜自己,你将赢得世界 冬至 —— 你咋过的? 软件开发的硬约束 如何进行流失用户研究(上):信息收集与方案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