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infoqchina

介绍:有内容的技术社区媒体

【第三只眼】UOS 2.0发布会有感:那些看起来美好的坑啊

2014-07-21 17:59 杨赛

作为技术编辑,我一直站在比较远的地方旁观IT行业;但是因为机缘巧合,我有幸站在了一个比较近的位置观察到UnitedStack这家企业从创业到现在的发展过程。我在这个过程中更深刻的体会到开源技术是怎么一回事,了解到云计算这个领域的工程师们讨论的都是些什么,另外还有一项更大的收获:


了解到一家技术企业的领导人如何通过不断地学习、思考、沟通、行动,将自己原本仅仅是模糊的概念,转变为确实有市场价值、对外部用户能够有所贡献的事业。


前两天程辉在UnitedStack发布会上的演讲,对于本领域和周边领域的创业者而言是相当珍贵的史料,因为他把自己从创业初期到现在服务正式对外提供的这一年半以来踩过的一些比较大的坑都公布了出来。这包括:


1、理性认识OpenStack开源软件和社区的价值(以及自己在其中的定位)


在去年10月的UOS发行版发布会上,程辉是一个“OpenStack狂热份子”。当时的他拿了一份Ohloh的数据出来说明OpenStack这些代码如果换成企业来开发会需要多少的投入,以此证明初创企业可以凭借OpenStack的力量快速到达一个高峰。而到了今年5月OpenStack Summit的时候(当时UOS公有云已经在公测),程辉说了一句话:


“刚接触OpenStack的时候只是看到它的光环,而现在能看到很多的坑。”


OpenStack的代码质量是非常好的(有社区的监督),而且OpenStack社区的Spec先行、以API为中心的开发模式是很棒的。但是对于云计算这种工程产品来说,如果不是自己亲自运维一套线上的业务系统,根本就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奇葩问题;那么在客户遇到问题的时候,你凭什么能保证自己能够比客户更快的解决这些问题呢?


所以,OpenStack社区的很多开发者虽然是不错的Python码农,但是他们写出来的东西在线上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恐怕他们自己都没想到。


所以,从“可以在线上稳定运行”的角度而言,OpenStack社区开发了5年的软件,其工程价值恐怕不及阿里云实际在线跑了5年的那套系统。


所以,程辉这次评价了OpenStack在过去四年给世界带来的变化,没再说什么特别的好话,只列出了两点:1. 创造了一个叫做“OpenStack工程师”的、很贵的新职业;2. 把IBM、Intel、HP、思科、红帽这些经典的IT巨头们都一起拉下水了。当然,这对于本领域的格局来说,倒也算是大革命了,还因此促生了不少初创企业。


而UnitedStack的价值,则在于拿着这一堆大部分人难以理解的代码和组件,通过专业的、长达数年的试错和调教,做出了一套高标准的(甚至可以说是国内最高标准的)OpenStack云平台实现。如果客户想要用OpenStack(或者其他开源的/商业的方案)去实现同样服务标准的“私有云”,其花费的代价要超过使用UOS服务的成本,那么UnitedStack就有了生存的空间。


2、开源支持服务和发行版是两条死路(而“私有云”则是更死的死路)


卖开源service这条路走不通,因为在国内没人愿意为你的专业服务买单:程辉在2013年间把国内所有可能用OpenStack的大企业都跑了一圈,仅仅找到一个愿意为之买单的。退一步讲,开源界的同学总是以红帽为榜样,提到红帽就说“做开源也是可以上市的”;但资本市场的真相是,这世界上只出现过一个红帽,而且红帽同期的那几个IT巨头(比如Oracle)都比红帽赚钱多。所以卖开源service在哪里其实都不是很吃得开,这条路是一个在技术圈里被过分美好化的传说。


而发行版为什么是条死路?最早听程辉对于发行版的构思,我是非常认可的,就是希望做到像iOS那样,用户可以用最简单的方式把这个东西用起来,免去复杂的配置和各种莫名其妙的折腾,简简单单的安装、跑起来这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之上再做类似AppStore的增值服务。如果企业私有云真的能用一个小小的U盘建立,那么的确是个非常非常美好的事情。


但是,当时的我们都忘记了一件事:苹果的硬件规格是严格统一的,软硬件设计几乎达到了合二为一的程度。UOS发行版发布之后,UnitedStack团队收集到了很多用户反馈,程辉由此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开始想象要支持不同客户那里的五花八门的服务器、防火墙、交换机、网络结构的漫长折磨……结论是“让软件自适应识别不同的数据中心注定无法完美”,做公有云的想法就是从那时开始。


也是在那个时间段,青云的技术体系刚刚脱离了Beta版的稳定性验证期,技术狂人Richard Huang开始出来行走江湖,引起了越来越多同行和投资人的关注。这一方面给程辉很大压力,另一方面也给程辉带来很多灵感。自那之后几个月过去,以统一规范的技术架构同时为大众和企业提供云服务的模式逐渐清晰,于是大家顺势都走上了这条路。


至于私有云,前沿的几家云计算供应商对此已经达成了共识。做过私有云部署的工程师都知道里面的辛苦——不仅是体力上的,更多的是心累。最重要的是对客户来说,上门实施的模式——花个把月的时间做完POC、再做部署,部署好了之后集成商撤了,这套东西客户自己不会用然后扔在那里落灰——跟以前没什么两样,并没有带来更好的体验。这种登门实施的模式已经不属于这个时代了,不用再多想。


3、选对的同事,对的投资人,对的合作伙伴,对的客户


工程师的选择标准是要能够对上游项目hold住,上游有了问题能及时知道,产品有了跟上游有关的问题能及时debug并修复,这是技术需求。不过还有另外两条更重要的用人规则:1. 能指哪儿打哪儿;2. 对本企业的发展前景有信心。如果没有这两条,即使有好的技术也无法转化成价值。创业公司招人失误的后果很严重,一定要慎之又慎。


对的投资人这个有很多方面,其中有一点是能理解你的意图,信任你,不用费劲跟他天天解释。


对的合作伙伴。IT产业从数据中心硬件层到消费者软件层有很多栈,这世界上几乎没有一家企业能够覆盖从底层到上层的所有栈。上面一层需要依赖下面一层的技术,而术业有专攻,专精于做上面那一层的往往就是不如专精于下面那一层的同学更懂自己需要做什么。UnitedStack几乎把Intel最前沿的芯片功能都用上了,网络的选型也在跟Juniper密切合作——大家都在玩OpenStack让这样的合作在技术层面简单了很多;而对于非OpenStack技术栈的云平台而言,要实现同样的效果则要付出更多(可能是多得多)的成本。


至于“对的客户”,在目前阶段来说,只要是认可这类服务的价值、愿意按照UnitedStack制定的规则玩这个游戏的客户,应该都可以算是“对的客户”。


总结


UOS 2.0发布会结束前后,UnitedStack很快谈下了数位托管云的早期客户。相比2013年的四处碰壁,这个成绩是不可想象的;可以说,这些早期客户验证了这条路是可以走得通的。至此,程辉终于松了一口气,至少在一段时间内可以摆脱那种“不知道自己是否前进在正确的道路上”的焦虑感了。


衷心的恭喜程辉,也祝他们接下来在云的可靠性、稳定性提升之路上能够行走的顺利~


“第三只眼”:

主要由InfoQ编辑专门为微信公众账号自编自写的一个栏目,旨在表明编辑态度及表述平日见闻和思考,期望成为和读者沟通的桥梁。亦接受投稿:spark@cn.infoq.com


今日专栏作者:

杨赛(@lazycai),InfoQ中文站编辑。到处串门的互联网信徒,相信规则的力量。


 
InfoQ 更多文章 Facebook如何实现PB级别数据库自动化备份 学术派Google软件工程师Matt Welsh谈移动开发趋势 Spotify为什么要使用一些“无聊”的技术? 妹纸们放假了,汉纸们做啥? 大多数重构可以避免
猜您喜欢 Linux 基金会联合谷歌微软等巨头推出 “开放 API 战略” 如果决定使用Docker,是否有必要同时使用OpenStack? 你中奖啦【编程大赛番外篇】 【视频】乙醇带你体验jmeter3 如何在数据农耕时代做个好“数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