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infoqchina

介绍:有内容的技术社区媒体

斗鱼等视频直播网站被查处,扎克伯格的脸书却对在线直播另眼相看

2016-04-15 08:01 Mat Honan
Facebook为其Live视频服务添加大量取自Snapchat、Periscope以及传统电视节目的新型服务——社交播送模式即将全面来临!今日书单彩蛋:《硅谷之谜》。


又是一年2月,Facebook公司CEO Mark Zuckerberg刚刚休完产假,重新回到M团队会议当中。M团队会议是Facebook公司的最高层级交流平台,来自世界各地的Facebook高管——包括工程设计、产品以及销售等——在这里齐聚一堂,共商大事。而这一次,分别负责Facebook公司媒体项目产品及工程技术事务的Fidji Simo与Maher Saba就其视频项目做出发言,特别是Live在线服务。

Facebook公司于去年8月正式推出Live服务。其功能非常简单:点击一个按钮即可播放在线直播视频流。起初,Live只供名人及记者等认证Facebook用户使用,但去年12月Facebook将其推广至每位普通用户。今年2月,Live服务获得了惊人的发展势头。虽然Facebook方面此前一直在为其投入精力,但直到这次会议上,Live才真正被视为值得全力支持的业务发展路线。

“当我们推出新方案时,偶尔会有种这东西肯定大有前途的感觉,这次我们全体管理者都有这样的感觉,”Facebook公司首席产品官Chris Cox指出。

Simo也给出了类似的评价。“每个人都觉得这事有戏,”她表示。“Zuck表达的态度则是,‘如果这事真的可行,我们为什么不为其投入更多资源呢?’ ”

Facebook公司一直在视频服务领域不懈努力,但其成果几乎根本无法同YouTube或者其它视频平台相匹敌。而在另一方面,Live则是一种全新尝试。它的定位与以往的视频内容有所区别,而且确实颇具吸引力。

“我们之所以决定将大量视频项目整合至Live当中,是因为它是一种新兴的全新表现形式; 它可绝对不是十几年前我们的熟悉的预制视频服务,”Zuckerberg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会议结束之后,他发出了一封邮件——内容很长。就这样,决策正式通过。

“作为一名工程师,当读到这封长长的邮件时,请立即将其视为一项规范加以执行,”Saba解释称。他和Simo将工作拆分成两个部分:产品工作(也就是我们能够看到的面向消费者们的部分)以及基础设施(例如计算资源、网络连接以及存储机制等等)。这是一项挑战,但这二位仍然将其逐一解决。不过当时最大的问题在于人手不足。“我读完了Zuck的邮件,”Saba回忆道,“并意识到我们需要扩张队伍。”

最初的Live团队只有十几位成员。相比之下,2月会议上确立的产品定位需要超过100名工程师合力才有可能实现。“那次会议是在周四召开的,而就在下个周一,已经有150名工程师站在了我和Saba面前,”Simo指出。Cox、Saba与Simo开始组织一系列会议与这群触及项目核心的同事们进行交流。他们从Facebook的培训项目中直接选拔人才,向他们展示目前计划建立的方案,并利用Live视频服务本身进行讲解。“在Facebook,我们利用Facebook构建Facebook,”Saba解释道。2月剩下的时间再加上整个3月,Live视频服务成为Facebook中优先级最高的焦点。

“整家公司一直在以这种方式运转,”于2005年加入Facebook的Cox表示。“大约10年之前,我们每次就只做一件事。人们希望参与其中……屋檐下的每位同事都在为一个目标而努力,而这也会迸发出意料之外的专注度与能量。”

他们面对的则是如小山般需要解决的难题。新功能被不断添加到Live当中,相关任务非常艰巨——从视频屏幕上的实时数据流反应到添加视频滤镜,到创建直播地图再到面向特定用户群组进行定向直播,甚至在Live视频右侧以显示好友或者可能感兴趣的频道推荐。这些工作的实现过程自然伴随着不计其数的技术障碍。

另外,他们还需要考虑数十万台手机同时观看视频带来的负载压力。是的,Facebook必须提供充足的网络与存储容量来实现这一服务承诺。不过更困难的在于视频转换。Facebook是面向全世界开放的,而其中充斥的大量不同型号的Android手机给视频格式带来灾难性的要求。

与硬件配置高度统一的iPhone不同,Android设备往往采用不同的芯片组、不同的视频编码以及解码方式。Facebook必须确保能够处理来自任意源的直播视频,而后将其转换至任意目标平台。而且整个转换过程需要瞬间完成,这自然需要庞大的计算能力与工程技术手段——但搞定此类难题也正是Facebook的拿手好戏。

“我们建立起这套巨大的技术平台,从而保证并支持人们能够以最为个性化、情绪化、原始以及深入的方式进行沟通,”Zuckerberg指出。

而回报亦相当可观。Live解决了很多一直困扰着Facebook的难题。其让人们能够更轻松地创建视频内容,而无需使用脚本或者太多生产流程。这意味着Facebook将拥有更多内容可资传播。Live还帮助这家企业涉足实时会议领域,而在此之前其一直无法同Twitter竞争。

另外,Facebook也以此拥有了自己的明星用户——Facebook还同媒体企业合作以确保始终拥有充足的优质内容来源。另外,如果大家思考其发展方向,就会意识到Live将全面替代我们以往通过调频或者有线信号才能观看的节目。但作为更为直接的服务,Live是一种扎实而且新颖的视频载体。时至今日,视频对于Facebook的重要性已经提升到了新的高度。

“我们正进入一个新的视频黄金时代,”Zuckerberg在采访中表示。“我甚至认为,再有五年人们可能会在Facebook上分享并查看自己最习以为常的每日生活。”

Live已经开始成为一款明星产出工具,其开放后迅速积累到的人气也已经基本证明了其在未来几年中的良好发展轨迹。

“真正令我们吃惊的是,这种直播服务并不仅仅面向公众人物,”Zuckerberg表示。“这是一种新的、纯粹的方式,帮助人们分享自己希望分享的日常琐事。我们发现其尤其受到年轻人与青少年的欢迎。”

事实上,最近社交媒体的发展趋势已经开始转向内容为王,特别是视频内容。正如Alex Kantrowitz在去年的一份报告中所言,目前最热门的正是以原创、未过滤直播窗口作为社交内容。2015年到2016年间,Periscope、Meerkat、Peach以及Beme等一大批此类应用不断涌现,并试图成为这一领域的主导者。这正是Snapchat的优势所在,也使其开始成为Facebook面临的主要威胁。很明显,Zuckerberg对这一切都非常清楚。

“人们观看直播视频,并将其视为一种充满压力的表达方式。人们需要鼓足勇气才敢于站在直播平台之上。但在经过尝试后,人们发现事实恰恰相反,”Zuckerberg在Live重新发布前的一次电话采访中表示。“众多创新工作的目标正是消除人们在发布照片或者视频时可能出现的压力情绪。”

“由于采用直播方式,因此其内容是无法策划的,”他表示。“而正因为如此,人们才能够彻底解放自己。这是一套直播平台,我们无法事先做出完美的筹备。虽然有点反直觉,但这也正是原创内容最大的吸引力所在。”

而且事实上,Facebook在该应用新版本中的设计思路似乎正是要强化这种原创的感觉,保证观众看到的并非编排或者表演性质。正因为如此,Facebook公司在消除延迟上投入这么多精力——换言之,他们要保证用户能够在观看视频的同时发出评论,而评论内容又会反过来影响到直播者的行为及状态。

有鉴于此,如今的直播者们更倾向于针对特定议题或者群体进行放送,因为这能够让他们展现出更为真实的一面——而非面向更为广泛且缺乏关注重心的受众。自然、真实、可信,这就是直播平台最需要的特质。

我在Facebook公司总部通过Simo自己的笔记本看到了Live服务的一项新功能——其中包含一份地图,能够显示世界各地那些正在进行直播的用户。有些圆圈标记较大,有些则较小,这代表的是Live播主的当前观众数量。在我的请求下,Simo点开了某个来自非洲的“圆圈”……两位来自安哥拉的播主正懒洋洋地盯着摄像头。他们似乎正闲待着——但这种状态却有种奇妙的吸引力,让人忍不住看上半天。

我们又查看了其它一些新功能,其一允许用户查看目前有谁在进行Live直播。我们可以根据自己所关注的用户或者页面进行追踪,但同时亦可关注特定议题——例如体育。Live还提供一项新的搜索功能以帮助用户发现自己关注的内容。另外,Facebook将提供相关建议,这就使得我们总能找到自己感兴趣的内容。

Simo关注了Hillary Clinton。而且幸运的是,我们在交流期间正赶上Facebook在直播阿波罗剧院中进行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演讲。在Clinton发言时,Facebook中标志性的“拇指”图标从屏幕下方源源流出。而在提到枪击议题时,一大片“惊讶”表情开始出现,而后则是代表“愤怒”的图标。这还只是Live的另一项新功能。

在此之前,观看者只能够以静态方式评论视频内容——例如点赞或者发送愤怒图标。但在新版本中,我们可以在观看视频的同时表达情绪、使用溪流等动画效果并在屏幕底部发送更多内容。如果是我们所关注的某位用户发送了反应,则可同时查看到其个人资料。

更重要的是,如果大家打算对视频进行回放,则会发现反应已经存在于其中。如果有人在两分钟前添加了赞或者评论,那么回看时这些反应都会出现在正确的时间点上。这有点像录像带,只不过记录的是评论与反应。

这一切听起来有点像Twitter推出的实时流视频应用Periscope,其同时拥有播主地图,并允许我们以实时方式利用图标对视频做出反应,甚至是回看时仍包含反应与评论。嗯,看起来确实有很多相似之处。而当我向Zuckerberg问起Live与Periscope或者Meerkat乃至其它视频应用有何不同时,他直接给出了答案:受众。

“如果你是一名公众人物,那么面向的受众群体将前所未有,”Zuckerberg表示。“举例来说,如果你是Jimmy Fallon那样的知名脱口秀主持人,那么选择这种直播平台显然没什么意义——除非你能吸引到与电视节目基本对等的观看者规模。”虽然Live的受众规模对Fallon这样的人来说确实是个问题,但普通人却往往不夏这些。“如果你只是个普通民众,打算跟朋友们分享点自己的新鲜事儿,那么直播平台显然是最理想的选择。”

以Hillary Clinton的演讲为例。当时的直播吸引到了24名观看者,而且之后进行回看的用户数量进一步增长。而且自从Facebook公司决定建立新闻直播频道以来,观众数量更是达到了稳定的新高度。另外需要强调的是,Facebook已经拥有自己的强大网络效应,这意味着既不安排现场观众,固定的浏览群体也足以支撑起良好的观看规模。

与此同时,Facebook公司还创造出了自己的Live名人甚至是直播流派。首先是Liz Cook,这位纹身艺术家在Live上讲解相关内容,并吸引到了超过100万粉丝。而Esther the Wonder Pig则成为极为成功的……小猪。在Live上,古怪的卖点似乎大有市场。

看起来Facebook的发展方向已经非常明确:冲击传统播放行业。该公司已经在努力争取在周四晚上播放NFL比赛。另据报道称,Facebook一直在讨论如何为其视频直播明星支付薪酬。如果有人能够在Facebook上直播并吸引到与有线电视频道相同的观众数量,那么为什么还要把钱浪费在制作昂贵的电视节目身上?

在就此事与Zuckerberg进行探讨时,他并没有做出直接答复。“我认为这两者都有存在的必要,”他回应称。“重要并不在于如何做出选择,而是为人们提供新工具。”

就目前来看这种说法并没问题,但从长远角度看矛盾仍然存在。毕竟播主的选择是无穷的,但我们的观看能力却非常有限。而且尽管Live并未表现出对抗有线电视节目的野心,但我们知道Cox的结论是正确的:这事儿有戏。

原文链接:

http://www.buzzfeed.com/mathonan/why-facebook-and-mark-zuckerberg-went-all-in-on-live-video#.cwwXBdZOv

核子可乐 译

扩展阅读:

送书彩蛋!

感谢人邮出版社异步社区和图灵教育的大力支持!每天为InfoQ读者免费送出5本好书,一直送到世界读书日!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跟小Q一起好读书,读好书吧!

参与规则:很简单!请于本文评论区留下足够打动小Q的真知灼见,对书的或是对文章的均可。评论被赞最多的5个人,即是中奖用户。书籍将于活动结束后统一放送,大家不要着急!



本文系InfoQ原创首发,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InfoQ 更多文章 年前挖的坑都填了吗?技术债务偿还计划 程序员VS武林高手:技术为外功,思维乃内力 腾讯游戏大数据服务场景与应用(附PPT) 偷师饿了么:怎样用HTTP/2优化iOS APP网络层次架构? 作为高颜值的女程序员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猜您喜欢 Java程序员面试中的多线程问题 分布式中Redis实现Session终结篇 一个NB的安全认证机制。 要嫁就嫁程序猿——钱多话少死的早 微软新版渲染引擎Spartan项目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