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infoqchina

介绍:有内容的技术社区媒体

池建强:想用一款产品,服务1000万IT从业者

2018-01-28 09:34 阑夕

点击关注 InfoQ,置顶公众号

接收程序员的 8 点技术早餐

作者|阑夕
编辑|小智
这个世界上可能并不存在“轻模式”,只要你想做好,再“轻”的事都会变“重”。更何况,你面对的受众是上千万的 IT 从业者。本文转载自阑夕公众号,已获授权。

池建强离开锤子科技,和他加入锤子科技的时候同样引人注目。

在半年前公布离职消息的时候,他把事业发展的选择比作「四季更替」,就像既有春花繁茂的热忱,也有落叶归根的舍离,而他因为「找到了自己更想做的事情」而再次动身。

只是,这次的新东家,对于池建强而言,更像是一次准创业的旅途,因为他所加入担任总裁的极客邦不仅是他投资过的项目,其创始人霍泰稳也与池建强相识多年,有着经过时间检验的私交。

至于所谓「更想做的事情」,随着一款知识付费产品「极客时间」的问世,它的意义已经不言自明:创立十年之后,这个在技术圈里享尽美誉的媒体品牌决定迈出离开舒适区的第一步。

池建强也坦诚的说,这是一场不进则退的逆风局。

事实上,在互联网技术的行当里,内向而寡言的程序员占了绝大多数,既有江湖地位又善于写作表达的角色少之甚少,若是罗列名字的话,池建强必会占据一席。

在知乎上,有人评价池建强是「程序界里最会写散文的、散文界里最精通编程的」,虽然玩笑成分居多,但也说明这种兼通资质的稀缺。

除了先后就职于洪恩软件、用友集团和锤子科技之外,池建强为人所知的还有他在个人写作上的持续和出色,比如名为「MacTalk」的微信公众帐号,早已和冯大辉的「小道消息」、霍炬的「歪理邪说」一样,成为互联网品类里气质独特的标杆自媒体。

或许是因为拥有对内容价值的足够理解,池建强才会最终决定亲自帮助极客邦兑现它的内容资源,甚至是在极客邦的定位描述里,「IT 技术学习服务综合提供商」的文案也被「IT 知识服务平台」所取代。

这同时也是内容产业在中文互联网喷涌爆发的缩影之一。

几乎是和池建强加入极客邦处于同一时间线,36 氪也启动了将媒体业务分拆并独立运营的计划,经纬中国的投资人冯大刚亦亲历而为,空降到 36 氪担任总裁,这被外界解读为「折腾多条方向之后,发现还是内容值钱」的某种结果。

豆瓣在沿着社区的路线向电子商务、在线音乐、票务交易分叉多年之后,同样折道而返,决定成立以营收为目标的内容事业部,推出名为「豆瓣时间」的知识付费产品,用豆瓣创始人杨勃的话来说,是未来十年都要致力于「拓宽豆瓣服务的内容」。

而由资深媒体人赵何娟创办的科技媒体品牌钛媒体,则在近年效仿 The Information(美国付费商业媒体)推出专业版服务,把结构化的内容作品——比如行业数据、研究报告和公开课等——打包销售,不再甘于仅仅扮演流量媒体的角色。

至于新媒体客户端的补贴战争、内容付费产品的竞相上架、自媒体创业的前仆后继,更如家常便饭般的丧失着话题性。

种种迹象无不表明,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设施的日渐完备和应用生态的稳定繁荣,数字内容的商品化已经到了适合经营的成熟阶段,所谓「大风起于青萍之末」。


2014 年,极客邦终于完成了对 InfoQ 大中华区业务的整体收购,这意味着困扰极客邦多年的身份问题终于获得了解决,其媒体品牌 InfoQ 不再是「替别人养儿子」,而是有了纯正的血统。

(具体经过,可以参见:对话霍泰稳:建设一所聚合技术人才的「霍格沃茨」)

在为收购筹款的过程里,霍泰稳找池建强拿了一笔钱,不但把后者发展为天使投资人,也顺带着给池建强安上了一顶顾问的帽子,两人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利益共同体。

当时池建强就给霍泰稳提建议,认为尽管极客邦在策办活动方面已经做得很好——技术行业里的顶级峰会,比如 QCon 全球软件开发大会、GMTC 全球移动技术大会、CNUTCon 全球运维技术大会均由极客邦主办——但是线下业务的规模是有限的,「你做得越好,就意味着增长空间越小。」

在英国作家赫胥黎看来,人并非是命运的船长,而是它的乘客,「与其驾驭,不如合作,使它朝我引导的方向航行。」

对极客邦的投入愈是深沉,池建强就愈是想要直接踏上甲板,在对罗永浩提出辞呈之后,他带着崭新的构想,试图带领极客邦实现升级和迭代,而「极客时间 APP」,就是承载这份希望的核心产品。

打开「极客时间」,依次陈列下来的内容包括新闻、专栏、课程、商城和短视频,用池建强的话来讲,这首先是一场「统一运动」,要把原本碎片化的内容结构化零为整,全都纳入到这个「为所有 IT 从业者提供服务」的唯一入口里来。

这也是极客邦的历史遗留问题所造就的背景,因为 InfoQ 的产权归属长期以来缺乏明确性,极客邦的大量服务都被迫使用各种子品牌进行承载,比如为 CTO 级别用户提供社群支持的是 EGO,为入行五年以内的从业者提供教育支持的是 StuQ,管理成本极高,且不易形成公众记忆。

「极客时间」的诞生,就是要逐步的覆盖极客邦的所有业务分支——StuQ 现在就已经被无缝整合到了课程栏目里——然后解决认知困难的障碍,「最后就是一个极客邦,一个极客时间,前者是公司品牌,后者是产品品牌,达到聚焦的目标。」

肯尼迪在宣布名为「星球大战」的太空计划时,这样向公民解释为何要耗费巨额的国会预算去做那些疯狂的事情:「我们选择在这个十年飞向月球,并做些其他的事,不是因为它们容易,而是因为它们很难。」

事实证明,技术的价值与其受到重视的程度始终有着正比关系,近半个世纪过去之后,SpaceX 的最大近地运载能力终于达到 300 吨的档位——创下现今的世界纪录——但这也不过刚刚达到登月时期的水准罢了。

通过「极客时间」,池建强希望可以为经过架构化后的优质内容进行市场化的定价,并继续向总量达到 1000 万人的中国技术从业者渗透。

上线两个月以来,「极客时间」的付费用户已经突破了 1 万人,从零到一,极客时间的付费数据在整个知识经济的样本里都极其亮眼。

根据池建强的说法, 广大程序员群体的购买力无疑属于上乘阵营,他们的收入足够支撑诸多升级性质的消费,但是「IT 人其实偏理性,他们舍得花钱,但是不会像女性用户那样冲动消费,这涉及到你的内容能够怎样的去打动和说服他们。」

池建强在加入极客邦之前就探索过付费的知识服务,比如他的「知识星球」(原小密圈),定价 128 元,目前已经有 2300 位成员,他在微信公众帐号里提供的邮件列表服务和社群服务也有上千的付费用户。

正是因为亲身经历了内容变现的浪潮,池建强才毫无迟疑的笃信这将是极客邦转型的罕有机遇,他甚至都做好了赤膊上阵的打算,「如果极客时间的作者开发不利,我就只能先把我自己标个价挂上去卖了。」

好在技术圈里的不少活跃分子和行业领袖都对「极客时间」颇感兴趣,他们所能分享和梳理的内容并不具备如同其他知识商品那样广泛的市场,而是需要精确的服务特定用户——也就是那 1000 万 IT 从业者群体——而「极客时间」,是目前唯一一个能够提供这种场景的产品。

产品上线两个多月,最好的单个专栏销售额超过了 50 万人民币,虽然这个数字不能和动辄出现百万级乃至千万级爆款的大平台案例相比,但在池建强选定的这条跑道上,辨识度和知名度都不算低。

美国科技作家克莱·舍基认为:「当人们在思考移动连接的时候,更多是关注技术、设备,而不是连接人。事实上,每次有一个新设备出现的时候,人们就能自由地去做一些新的事情,但本质上,他们真正想做的是和其他的人相连接。」

池建强写了很多年的博客,也是第一批微信公众平台的使用者,他深知构建作者和读者之间的连接关系如何重要,这里既包括激励和驱动的设计,也藏着人心深处的期待。

为什么微信公众帐号可以在一夜之间激活原本处于衰败状态的博客市场?因为借助智能手机和社交网络,作者可以知道有哪些人读了自己的内容,甚至是与他们发生关系,这种交互反过来带动了创作的价值——无论是心理上的还是经济上的——使得能够自循环的生态得以出现。

在他看来,极客邦用了十年的时间,奠定了垂直内容服务的领先地位,到了下一个十年,新的任务将是做好内容和人之间的匹配工作。

然后,他就接下来霍泰稳的那声邀请:「你来,我们一起打天下。」

今日荐文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阅读

左耳朵耗子:我为什么要在极客时间写专栏?



 
InfoQ 更多文章 谷歌资深工程师辞职称公司不再创新;Win 10将让用户跟踪微软收集的数据;Linus称英特尔的补丁是垃圾丨Q新闻 大部分人没法一直做技术,但转管理也需要规避四大陷阱 一家创业公司的5年架构变迁史 人工智能入门书单(附PDF链接) 程序员究竟要不要学产品知识?
猜您喜欢 前端开发框架选型清单 怎样成为一个好的PHP程序员? 【html常识】- Web字体格式介绍及浏览器兼容性一览 计算机科学一百年 Watson Talk | 童话里都是骗人的,温馨小屋居然让人细思极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