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infoqchina

介绍:有内容的技术社区媒体

斯诺登:区块链只是新型数据库,比特币终会消失

2018-11-30 09:22 前哨小兵甲
 
作者 | Ben Wizner
译者 | 徐进

美国人爱德华·斯诺登于 2013 年在俄罗斯申请庇护后,就一直居住在那里。流亡中的他表达了对比特币的喜爱,但在预测加密货币的未来时,他认为比特币最终会消失。但是加密货币的使用却不会随着比特币的消失而结束。

在接受 ACLU 隐私和技术项目总监 Ben Wizner 的采访时,斯诺登表示比特币和其它基于区块链的加密货币资产的基本价值非常有限。但比特币在短期内依然可行,第一是因为比特币供应有限导致的稀缺性。比特币总共不超过 2100 万枚,并且已经有 1700 万枚比特币被“挖掘”出来了。这种稀缺性引发了竞争,以挖掘剩余的几百万枚比特币,仅此一项就可以为其提供一定的价值。第二是大部分普通人认为它是一种“真正”的交换手段。根据斯诺登的观点,只要有人想要在没有中心银行的情况下在网络上转移资金,加密货币仍很可能会受到重视。

他也进一步的批评了现有的区块链技术,认为现在的两种主要的共识方式都不够好,应该去开发新的模式。他形容“工作量证明”是有利于富人的坏境破坏性活动。而区块链,“就像所有的新技术一样,会出现被滥用的情况”。

Ben Wizner 认为斯诺登是他见过的最聪明,最有耐心的人,并且也是一名毫无优越感的技术布道者。InfoQ 将他们的对话进行了翻译和整理。

Ben Wizner(以下简称 BW): 最近,电子前线基金会开玩笑说:“人们用在下载那些描述什么是区块链以及分布式货币将如何成为未来的推文、文章和即时消息的能量将很快超过丹麦整个国家的能量总和”。社会上确实有很多“区块链技术布道者”。然而,惭愧地说,我仍然不知道到底什么是区块链。

爱德华·斯诺登(以下简称 ES): 你想再听一节数学课么?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你还记得加密哈希函数是什么吗?

BW: 我不记得什么是加密哈希函数,并且可能以后我也不会记得。

ES: 让我们先从一个简单的问题开始:你对神秘的区块链技术了解多少呢?

BW: 如果我在四年前听了你的话,现在可能就会变得非常富有了?实际上,我听到过很多相关的概念,但其实只了解一点点,比如:“去中心化”、“分户账”。那么到底什么是区块链呢?

ES: 基本上可以说区块链只是一种新型的数据库。想象一下,区块链中所有数据的更新都会以新数据的形式添加到区块链的末尾,而不会改变原有已经存在的数据。也就是说,你可以在末尾链接新的数据区块,让区块链无限延长。我们从这个概念开始说起,随着我们的交流深入,这个概念会变得逐渐丰富起来。

BW: 好的,但是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ES: 简单地说,为了信任。想象一下,在其他数据库中,通过简单的编辑并保存就可以修改一个数据条目,比如我们的银行存款信息。如果有人可以随意将你的余额改为零,那么这一定感觉很糟糕,对么?

关键在于,如果一个系统可以在任何时候让某人只通过简单的键盘输入就可以改变数据历史,那么你就只能相信大多数人都是非常善良的,但在人性这方面,人类并没有这好的记录证明。区块链的目标就是要实现无法被篡改的历史。

BW: 什么历史?

ES: 交易历史。区块链最早和最知名的一个例子就是比特币了,它是一种新型的货币形式。不过,在最近的几个月中,我们也看到人们开始将各种类型的信息存储在区块链中,任何需要被铭记或不可被篡改的信息都可以存储在区块链中,比如:医保记录、契约和合同。

当从最基本的技术层面来思考区块链,它只是采用了一种时间戳的方式来记录数据。这样就可以在事后通过时间戳证明数据从未被篡改过。第一个被创建出来的比特币,也就是所谓的创世区块 (Genesis Block),就附带了一种非常著名的“通用证据”,直到今天你仍然能够看到。

BW: 区块链只是交易的历史。这听起来有点让人失望,因为我曾经听到过非常夸张的说法。比如:区块链是对审查制度的回应,区块链是对在线平台垄断的一种回应。

ES: 其中的很多说法其实只是炒作而已。区块链理论可以应用在很多领域,但我们最好要理解其中的运行机制。其实我们在讨论的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概念,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所有的区块链应用其实都是同一主题的不同变体而已:可验证的账户。

数据库的概念是为了整合小的数据块,数据可以是任何信息。在涉及金钱时,可以说是交易记录时,当然也可以是宠物图片、下载链接,甚至是国际象棋走的每一步,然后我们再以一种复杂的方式给这些数据打上印记。如果你害怕数学,那么你可以把它想象成“高科技”领域的公证人。最后,我们再将这些新的已被公证过的数据发布给网络中的其他成员。网络中的其他成员会对数据信息进行验证,验证通过后便会更新他们本地的区块链历史记录的拷贝。还有一点,区块链最终的目的是保证任何人都不能捏造和篡改数据,因为在区块链网络中有太多的人都拥有相同的原始区块链历史记录拷贝。

基于这样去中心化的设计,一些人希望能够有一种新的手段推翻目前的审查制度和根深蒂固的垄断地位。想象一下,在另一个世界中,所有公共的重要数据都被唯一保存在 GenericCorp 公司中,那么它就可以以牺牲公众利益为代价来玩弄这些数据,而且它也确实会这么做。但在这个世界里却没有脱钩机制或“让我们做恶”这样的按钮,因为若要创建一个这样的机制需要全球的共识,通常至少需要 51%的网络支持才能更改规则。

BW: 所以,即便 Peter Thiel 打赢了官司,并且得到了法院的许可,要求所有关于 Peter Thiel 是“现代吸血鬼”的文章都必须被删除,但如果这些文章被发布在了区块链杂志上,也是没有办法删除的,对吗?

ES: 是的,只要区块链杂志将文章发布在这个去中心化的公共区块链上,尽管他们可能被做出判决,甚至命令他们放火烧掉办公室,但这并不会影响区块链网络中的文章。

BW: 那么,区块链是怎么工作的呢?

ES: 你现在问的正是其中最有趣的部分。准备好学一些抽象的数学知识了吗?

BW: 我准备好了。

ES: 我们以一个虚拟的区块链博客为例开始说起。正如前面所提到的,区块链有一个非常有趣的数学特点,即数据在区块链上发布之后将具有不可变的特性。

为简单起见,可以将每一篇新发布的文章看作是区块链的一个新的数据区块。每次发布一篇新文章,你都在向该区块链末端添加另一个区块。即便是对一篇旧文章的修改,也会在区块链的末端添加一个新的区块,并不会改变或擦除任何旧区块。如果你的主要关注点是相关的审查制度,那么在区块链上这将不再是问题。因为只要在区块链上发布这篇文章了,就意味着它将永远不可能被抹去。要从一个区块链中移除任何一个区块,并且又不破坏它之后的区块是不可能的,因为若要改变之前的区块,同时还要说服网络中其他成员同意你修改的区块是正确的。

我再花一点时间解释一下为什么这很难做到。因为区块链的数据记录背后有神奇的数学算法在支撑。到底是什么阻止你在区块链末端之外的地方添加新的区块呢? 或者是什么阻止你改变一个已经存在的链接呢?

我们必须明确我们试图搞明白的东西:记录、时间戳或某种真实性证明。

所以,从技术层面看,区块链的工作原理是这样的:将新区块(也就是区块链的下一个区块)的数据与它前面相邻的区块的数学等效快照和一个时间戳(作为发布的时间顺序)放在一起,然后通过某种方式将它们“哈希”在一起,以证明新区块符合加入区块链的条件。

BW:“哈希”真的是一个动词么?

ES: 密码哈希函数实际上是一个数学问题,以一种可预测的方式转换任何输入数据。无论何时,你向一个哈希函数输入一张猫的图片,总是会得到相同的数字,我们把这个结果叫做该图像的哈希值,亦即把猫的图像输入到一个数学问题中进行哈希处理。这里要理解的关键概念是,如果给相同的哈希函数不同的猫图像,或者是对相同的猫图像做出一些微小的修改,那么这个哈希函数将得到完全不同的数字(哈希值)。

BW: 可以把任意类型的数据输入到哈希函数中么?可以哈希博文、金融交易或《白鲸》(Moby-Dick) 吗?

ES: 是的。因此,我们可以对这些不同的区块进行哈希,这些区块只是关于金融交易、网络链接、医疗记录等的数据更新。添加到区块链中的每个新的区块都通过哈希值进行标识和验证,生成哈希值的数据包含了前一个区块的哈希值。这条完整的链一直延伸到第一个区块,这个区块包含了区块链的名字。

我在这里省略了一些技术上的细微差别,但这里有一个非常重要概念,区块链中的所有区块都是可验证的,它们严格按照时间顺序排列,并且是不可变的。每创建一个新的区块 (以比特币为例,每隔 10 分钟就会生成一个区块),就又再次有效地验证了之前所有区块的内容,让旧区块在完全不破坏区块链的情况下越来越难以被更改。

所以,当 Peter Thiel 听到自己被戏谑为“现代吸血鬼”并想要封杀该消息时,区块链上已经为该消息创建了上千条可验证的、公开历史区块记录。

BW: 然后… 这就可以拯救整个互联网了么?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有些人认为区块链将来或许可以绕开或取代大型科技公司的垄断地位吗?比如它为何能削弱亚马逊或谷歌?

ES: 我认为这只是他们的一厢情愿罢了,至少在可预见的未来是这样的。想想之前例举的关于普通数据库中的银行余额的例子。这种设置看起来快速、廉价且简单,但却容易被所谓的“信任机构”滥用。区块链以牺牲效率为代价,消除了对“信任机构”的依赖。当前,Visa 和万事达等老牌机构每秒可以处理数万笔交易,而比特币只能处理大约 7 笔交易。同时,人们也正在研究弥补这种效率劣势的方法,在未来几年我们将看到区块链的交易率将有所提高,效率将不再是我们担心的主要问题。

BW: 现在是时候解释一下比特币的原理了,虽然我想尽量避免问这个问题。

ES: 区块链最有意义、最著名的应用场景就是与金钱有关。

BW: 区块链解决了金钱方面的什么问题呢?

ES: 区块链也解决了信任问题。具体一点说:钱是什么?充其量也就是一张纸,对么?但大多数时候,它其实只是数据库中的余额记录。比如某银行说你今天有 300 卢比入账,你一定希望他们明天也这么说,或者有更多的钱入账。

现在,想象一下数据库中那些所谓的可靠的账户余额,它们其实也只是上下浮动的数字而已,是暂时的。假设你是一个不使用银行账户的人,也许是由于你不符合银行的开户条件,也可能是你住的地方的银行不可靠,或者就像不久前塞浦路斯发生的那样,银行决定利用人们的存款来帮助自己摆脱困境。或许货币体系本身就不健全,就像在委内瑞拉或津巴布韦一样,你昨天还可以买房的余额今天却买不了一杯咖啡。这样的货币体系是失败的。

BW: 等一下。为什么比特币本身就有价值?是什么产生了价值?它背后是什么在支撑?当我拥有比特币时,我真正拥有的是什么?

ES: 很好的问题。是什么让一张小小的纸张变得有价值呢?你可能会想到稀缺性,以及对货币作为一种价值储存手段或交换手段的实用性的共同信念。

现在让我们抛开没有根本价值的纸币:为什么黄金的价值远远超过其在工业中的实际用途?因为人们普遍认为它的价值大于它的实际价值。确实是这样,人们普遍认为,从地下挖出来再进行雕琢并放到架子要花费很昂贵的代价,而且其他人对它也有很高的价值期望。这种观念将这种无聊的金属变成了世界上最古老的价值储存手段。

基于区块链的加密货币 (如比特币) 的基本价值非常有限:它充其量就是一个令牌 (token),让你可以将数据保存到区块链的区块中,然后要求区块链网络的参与者为你保留一份历史记录拷贝。但至少有一些加密货币的稀缺性是真实存在的:到今天为止,比特币总量不超过 2100 万枚,并且已经有 1700 万枚比特币被“挖掘”出来了。“挖掘”剩下的比特币将会消耗价值数亿美元的设备和电力,许多经济学家声称,正是这些设备和电力在支撑比特币。

然而,最重要的是,赋予加密货币价值的唯一因素就是更多的人对其作为可使用的交换手段的信念。这种信念就是加密货币如何在没有银行参与的情况下,每天通过网络在世界各地转移巨额资金。总有一天,资本比特币将会消失,但只要有人想要在没有中心银行的情况下转移资金,加密货币仍然很可能会受到重视。

BW: 你是怎么认为的?你喜欢它的哪些方面?

ES: 我喜欢比特币交易,因为它们是公开公正的。如果没有参与者同意,交易是不能被停止或撤销的。但在旧的金融体系中,假设美国银行不想为我这样的人处理转账,那么和它的同行一样,拥有巨大的权力和影响力,就能够做到这一点。如果委内瑞拉的一名青少年为巴黎的某个人做了相关的网络开发工作,他希望以硬通货 (Hard Currency) 的方式获得他的报酬,但在当地这是被货币管控所禁止的,但是他却可以通过加密货币来实现。比特币可能还不是真正的私人货币,但却是第一种免费货币。

比特币同样也有竞争对手。一个名为 Monero 的项目使用了一种手段让加密交易变得更难追踪,交易方必须先玩一个 shell 游戏才能进行交易。学者们也提出了一种新的方法,叫做 Zcash,它使用新颖的数学算法来实现真正的私人交易。但如果在五年内都没有发生过私人交易,那么我相信这里涉及到法律问题,而不是技术问题。

BW: 所以,如果特朗普想要切断你的生计,不让银行付你演讲费用,你仍然可以通过电子货币的方式得到报酬,对么?

ES: 是的,特朗普所能做到仅仅是在一旁发个推文罢了。

BW: 不过我认为,有时候政府对交易的追踪和阻止其实也是一种社会福利。比如:税、制裁、非法融资等。

我们希望你能谋生,但同时也希望能对腐败寡头的制裁能够奏效。

ES: 如果你担心富人没有比特币就无法避税的话,恐怕我要告诉你一些坏消息。我认为大多数人都会同意,当今世界政府的权力并没有达到最低点,人们必须把他们在互联网上得到的钱转换成另一种真实货币才能花在奢侈品上,所以政府真正担心的日子似乎还很遥远。

BW: 那么将比特币兑换成现金的需求也会影响到那个委内瑞拉孩子吗?

ES: 这个要看规模了。一名委内瑞拉少女希望以比特币作为支付每月工资的手段,她是不需要身份证和银行的。这只是人们日常物物交换的现金水平,尤其是在发展中的经济体中。但是,当一个腐败的寡头想要委托一艘价值 4 亿美元的游艇时,游艇制造商就没有那么大的货币流通量,而且互联网上隐形资金的存在意味着警察肯定会问你是怎么付的钱。

同样,对于政府来说,共同打击像本拉登这样的罪犯要比镇压艾未未这样的异见人士要容易得多。法国人会中国人携手合作,追踪本拉登比特币钱包的活动,但对艾未未来说就未必如此了。

BW: 所以你的意思是,这基本上不会真正帮助那些势力强大的坏人。

ES: 实际上这样反而可能会给他们带来麻烦,因为如果要使用区块链,他们必须把他们做坏事的证据提交到区块链中,也正如我们在过去十年中所了解的那样,政府调查人员都具有非常强的渗透能力。

BW: 如果说区块链有缺点的话,你觉得是什么呢?

ES: 就像所有的新技术一样,会出现混乱和被滥用的情况。问题是它所造成的影响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其中最大的缺点是机会的不平等:这些新技术不那么容易被使用,也难以理解。只有假定大家可以获得普遍可用的技术、基础设施和教育水平,才可能接受这些新技术。再想想全球化对世界各国经济造成的爆炸性影响,获胜的一方将获得巨大的利润,而失败的一方也将受到相同程度的损失。某些机构是否能掌握区块链这一前沿技术,这与全球化给经济体造成影响的道理是相似的。

BW: 但是互联网经济已经表明,在金钱和权力非常集中化的前提下,仍然可以把平台做得去中心化。

ES: 确实是这样。其实还有更多有关技术的批评,但这些不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范围。然后我想说,加密货币通常是通过两种系统中的一种来实现的,它们分别是“工作量证明 (proof of work)”和“股权证明 (proof of stake)”,但它们在保护系统免受攻击方面却带点邪恶。两者其实都不够好。“工作量证明”奖励那些能够负担得起基础设施并消耗最多能量的人,这是具有破坏性的,并且有利于富人。“股权证明”试图通过直接将奖励直接交给富人来减少对环境的危害。很明显,我们当前需要新的模式。

BW: 可以多谈谈对环境的危害么。为什么这种神奇的电子货币要耗费如此多的能源呢?

ES: 好吧,现在想象一下你决定从事比特币的“挖掘”工作了。你知道他们的数量有限,但他们一定来自某个地方,对吗?确实如此:在未来几年内,每 10 分钟仍然会有新的比特币被旷工“挖掘”到。为了公平分配比特币,比特币的创始人设计了一个非常聪明的方案:一种全球数学竞赛。大约每 10 分钟,新一轮游戏的获胜者将得到第一轮的奖励:一个装满崭新的、从未使用过的比特币宝箱。为了保证奖励不会那么快被拿到,下一个数学问题的难度会根据最近几个问题的解决速度而增加。这种机制也解释了无论有多少选手参加比赛,每轮总是会花费大约 10 分钟的时间。

但这些手段却未能解释比特币为何变得如此成功。赢得一轮比赛的回报曾经只值几美分,现在大约是 10 万美元,因此人们便把大量的能源和装满计算机设备的数据中心转移到数学或采矿竞赛中来。巨大的“哥斯拉”计算也被投入到这场数学竞赛中,让问题变得更加难以理解。

这意味着,最大的赢家是那些能够拿出数千万美元来解决一系列永无止境没有意义问题的人,这些问题除了包含开采比特币、让区块链更难攻击之外,真的毫无意义。

BW:“一系列永无止境的没有意义的问题”听起来像…虚无主义。因为不断的炒作,我又更想了解区块链。一些政府认为比特币是对世界秩序的一种生存威胁,但一些风险投资者却发誓认为,区块链将迎来一个透明化的黄金时代。但是你却告诉我这基本上只是一个新型的分布式数据库。

ES: 技术是技术,这是它最底层的问题,重要的是实际的区块链应用做了什么。其实真正的问题不是“区块链是什么”,而是“如何使用它”。这又回到了开始的问题:信任。我们实际上生活在一个人人都在撒谎的世界里,就连 Instagram 上的普通青少年也在极力假装如何才能在 Instagram 上塑造一种他们并不拥有的生活方式。对于同一个搜索,人们会得到不同的结果。一切都需要信任,但另一方面,没有什么是可信任的。

区块链有趣的一点是:它可能是一个小小的齿轮,让我们可以创造出无信任的系统。你已经了解了区块链的要点:它们虽然无聊、低效甚至有些浪费,但如果设计得当,区块链是不可能被篡改的。在这个充满了诡辩的无聊世界里,能够证明某件事是真实的,已经是一种彻底的进步了。这些数据可能是你的银行账户存款,可能是一双耐克鞋的出厂地,也可能是你曾经被叫到校长办公室谈话的永久性记录,所有这些记录都将被转换为区块链上的一个区块,同时它们也是开放的,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可以看到。

 英文原文:

https://www.aclu.org/blog/privacy-technology/internet-privacy/edward-snowden-explains-blockchain-his-lawyer-and-rest-us

 
InfoQ 更多文章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AWS 从“被动挖光缆”到“主动剪网线”,蚂蚁金服异地多活的微服务体系 分布式系统中最容易被忽视的六大“暗流” 移动互联网的下半场,Android开发者在焦虑什么? 代码行数、查杀bug数笑笑就好,技术团队的KPI到底怎么定?
猜您喜欢 居然还能这样——程序员加薪新方法 企业面临的4大灾难性大数据误区 应用要监控,快用MBean 前端WEB—10倍提升应用性能的10个建议 Folly源码分析系列(一) — ThreadLocalP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