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Comp_Ad

介绍:有趣的负媒体,带你参观互联网变现的湿暗后厨.

人工智能的自动驾驶?这是个伪需求

2016-08-25 20:27 北冥乘海生


最近听说,Uber的无人车就要开始让乘客进行体验性测试了,而Google的无人车已经在湾区跑了好几年。在全民大炼人工智能技术的今天,本文的题目有点儿耸人听闻。不过您别着急,我并不否认人工智能技术可能把汽车变成自己会跑的机器,但我们说的是另外的事儿,请诸君先看完再骂街。进入正题之前,我还有个更耸人听闻的观点,先抛出来供大家批判:


私人汽车代步是二十世纪最邪恶的人类文明。


这里说的不是泛指所有汽车运输,而是特指自二战以后的美国开始,每个人背着个大铁壳子,骑着四个轮子在高速公路上飞奔的文化。当然,我不是说开车的主儿有什么危害社会、杀人放火的勾当,而是说整个社会倡导和践行这样的文化,是邪恶的。为什么邪恶呢?每个人背个几吨重的大铁壳子跑来跑去,这对于能源来说,无异于毁灭性的浪费。


这样的汽车文明,是令人发指的。在西雅图,我不止一次看到微软的同事一个人开了一辆大卡车来上班;也听人说过开私人直升飞机去吃一碗越南粉的壮举。这样极大浪费能源的文化,能够在美国蓬勃发展,其基础其实是美国人对全球能源的绝对控制力。如果没有时刻游弋在海湾的军舰、遍布各交通要道的军事基地,这样放纵的汽车文明,是没有存在基础的。


与此相比,公共交通的能源效率就高多了。极端的case,是曾经把人挤成相片的北京300路,和印度人民的铁路外挂系统。公共交通里效率最高的,得说是轨道交通。汽车、飞机和轨道交通这三种出行方式,碳排放比例是10:4:1。当然,公共交通永远无法覆盖一些高端的和个性化的需求,因此私人汽车代步存在的意义是无疑的。但是,如果把它变成人类出行的首选方式,是令人发指的。而且,随着轨道交通技术和路网的发展,留给其他交通工具个性化空间,也会越来越小:拿东京的地铁密集程度来看,基本在任何地点步行五分钟都有地铁站,普通人不太有汽车代步的日常需求;而如果京沪东线修通,两地之间只要三个半小时,恐怕这条世界上最繁忙的空中航线将不复存在。




汽车文明和汽车工业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绑架了美国的交通业。在今天看来,由于没能建立起有效的高速铁路系统,美国的交通体系应该说已经远远落后于中国了。有人说美国地广人稀,发展铁路利用效率不高。可是你看看东海岸,从波士顿到华盛顿这一线,也算挺密集的城市链,居然都没有一条像样的铁路,在这几个城市间旅行,坐灰狗太慢,坐飞机太折腾,开车又挺累,怎么搞都不轻松。为什么不修高铁呢?汽车大佬、航空大佬们不允许。


有点扯远了,再谈回自动驾驶的问题。由于美国人的血液里,流淌着向往自由、说走就走的天性,再加上廉价能源的支撑,热爱汽车文化自然是是无可厚非的。这种热爱,跟他们的牛仔祖先热爱策马奔腾在西部草原上如出一辙,只不过,肉马换成了铁马,缰绳换成了方向盘。




这样的文明精髓,其实古来有之。上溯到一千多年前,文殊菩萨、普贤菩萨这些靠咒语遥控就能驾云遍游大千的神仙,还要一人搞一个座骑,是为了图方便么?显然不是,光这些家伙下界找唐僧肉吃这一桩,就够麻烦的了。他们追求的,也是驾驭的乐趣。把汽车改成自动跑的,乘客在里面想打盹就打盹、想喝可乐就喝可乐,那这跟做小公共有什么区别呢?开车这事儿, 按某读者的话说,那是树叶儿过河——全凭那股子浪劲儿。没有了驾驶乐趣的交通工具,与汽车文明的本质是背道而驰的,现代牛仔们恐怕难以接受。


肯定会有人不服,万一大家接受了一键到达式的新驾驶文化呢?这样的话,恐怕情况就变得更加荒谬:每个人昏昏欲睡地占据一个铁壳子,像现代龟仙人一样在公路上一股脑儿地飞奔,那何不打造一套更加高效的公共交通系统呢?二十个人背一个铁壳子,总比一个人背一个铁壳子,要经济的多了。这样的交通系统,那还不是前面提到的轨道交通么?


抛开文明的事情不谈,如果在未来,汽车的自动驾驶真正成为了大多数人的需求,这一需求应该用人工智能的思路来解决么?在我看来,这有点儿刻舟求剑:文殊菩萨放着咒语不用,非得刻苦钻研研究卷积神经网络,让云朵自动判断风向和地面状况,决定飞行路线和降落姿势,这不是吃饱了撑的么?


用人工智能技术驱动汽车自动行驶,比文殊菩萨遇到的问题更有挑战。首先得有强大的计算机视觉系统,能够准确实时地判断路上的各种状况,这不可避免要用到cutting-edge的深度学习技术;为了弥补视觉在距离感知方面的不靠谱儿,还得有定位雷达之类的黑科技,当然这玩意遇上雨天自己可能也不工作了;另外还得采集和校准充分多的地图和路线数据,没有这个汽车往哪里走都不知道;当然还少不了精密的自动控制系统,让汽车能够敏捷精准地根据电脑指令处理各种突发状况。


这事儿真的有这么麻烦么?就不能跟文殊菩萨学两句咒语么?其实,目前的公路交通不够自动化的原因很简单:不是汽车不够智能,而是公路不够智能。就拿高速公路来说,如果遍布可以跟汽车通信的传感器,那么无论是上坡还是拐弯、实时精准路况、车辆之间互动这些需要高级人工智能技术才能部分解决的问题,都将变得迎刃而解。公路上装这些传感器困难么?我看跟装路灯也没什么大区别。


想跟河对面的原始部落朋友对话,与其用深度学习技术识别他用火把发出的讯息,不如送给他一部手机。同理,汽车自动化改造的进程,关键在于改造公路,而非改造汽车。


观点基本说完了,最后要提醒下大家,“伪需求”绝不等于“没市场”。这样的事儿发生过太多次了,最极端的例子,是前两年中国开发者做的一款叫“Wifi Booster”的应用。说是能增强你的手机wifi信号,其实不过是在图标上多画了一格。令人惊讶的是,这款应用的转化率和留存率都相当地高。这是个笑谈,回到自动驾驶的问题上,由于公路的智能化改造目前看不到任何眉目,基于人工智能的自动驾驶技术,或者说辅助驾驶技术,如果能够实用,在目前还是有不小的阶段性市场机会。


另外,自动驾驶这个问题,对于目前的人工智能来说,是相当有挑战性的。如果能够解决好这个问题,对人工智能本身的发展有巨大的推动作用。就拿一个物体识别的任务来说,就足够你为之奋斗小半辈子的。因此,有雄心壮志在人工智能领域勇攀高峰的工程师们,勇敢地迎着伪需求上吧! 

公众号文章精选:

 
计算广告 更多文章 “精准”汽车广告真的能带来销售线索么?别逗了
猜您喜欢 【Python爬虫实战】爬取糗事百科段子 创意之前,使用2款字体设计高大上的网页 【原译】webpack 2和babel 6的tree-shaking 探索推荐系统(附R语言实战案例) 面试官问现在工资是多少该怎么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