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AI_era

介绍:智能+中国主平台,致力于推动中国从互联网+迈向智能+新纪元.重点关注人工智能、机器人等前沿领域发展,关注人机融合、人工智能和机器人革命对人类社会与文明进化的影响,领航中国新智能时代.

谷歌研究科学家:想开启科研生涯,先尝这九大苦

2018-12-02 12:53 新智元



  新智元报道  

来源:medium

编辑:木青、三石

【新智元导读】近日,谷歌主任科学家、谷歌大脑技术负责人Vanhoucke发表了一篇博客文章,分享了踏上研究科学家这条路后会遇到的九大困难与压力,给那些准备开启研究生涯的人打了一剂“预防针”。


如果你选择踏上研究生涯,你可能就选择了一辈子的不确定性。


近日,谷歌主任科学家、谷歌大脑技术负责人Vincent Vanhoucke发表了一篇博客文章,分享了研究人员每天的工作怎样的,外界的人对研究科学家有什么样的误解等种种问题,有同感的人表示非常戳痛点。


简而言之,Vanhoucke的这篇文章比较直接地揭露了“如果想当研究科学家,企业和学校都不会告诉你的那些事”,这篇文章引起了科研人员的广泛讨论与共鸣。



他表示,成为一个研究人员可能是世界上最充实、最能实现价值的体验。然而,许多学生受到研究职业前景的诱惑,但却在短时间内撤退到相对舒适的工程领域。


他们经常将这一事件视为个人失败,这表明他们“不够好”。但Vanhoucke称,这绝不是个人价值或才能的问题:在研究环境中茁壮成长需要一种不同的方式,而这种方式往往与企业的发展模式并不相似。以下是Vanhoucke列举的研究人员在职业生涯中不得不面对的九大挑战与压力


一、研究是关于多个答案,或者还没有答案的不确定问题


不得不说,在接受大学教育时,只是在很大程度上教会了你该如何通过独特的答案去解决难题。


但如果将研究视为像考试问题一样的形式,那你必然将走向失败。你在研究中所做的大部分工作都不能让你更接近答案,但能让你更好地理解这个问题。


以学习为单位来衡量进度,而不是以解决问题为单位,是在研究人员中必须经历的关键范式转换之一。


二、你的整个职业生涯将花在处理“没有意义”的事情上


几乎可以确定的是,一旦某项东西可以起到作用时,它就不再是一项研究。


由此,在最好的情况下,你踏上研究这条道上后,大部分职业生涯将由实际上无法解决任何问题的进展来定义。


我几乎放弃了我的研究生涯,因为我那时没有理解并接受这个简单的现实。那是在2004年,我的研究领域——语音识别,处于这种奇怪的状态,它可以说是不起作用,但是为了降低成本的目的,却被硬推到“用户的喉咙”里。


至今我都记得,那些曾经使用过相关成果的实验志愿者的沉重、怨恨的目光。我注意到在学术会议上出现了一个令人不安的趋势:越来越多的论文正在发表关于“情感识别”的文章,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可以解决“确切地说明客户何时受到骚扰、是时候给接线员打电话”的问题了。


我离开了这个领域已有几年了,但这个经历帮助我更好地了解了作为研究人员的弹性,给了我更多看问题的视角。


三、研究成果在发表它的那一刻就可能已经过时了


我的职业生涯中,所做的一切,没有一项是最先进的。而且在经历漫长的出版过程之后,仍然保持是最先进的成果几乎寥寥可数。历史的车轮是无情的,它不会等着你。


我们通常根据引用次数来衡量影响力,但往往忽略了一个事实:许多这些引用只是作为背景资料罢了,来展示它不再具有竞争力。


错失恐惧症(FOMO)也会随之而来。在这种情况下,害怕别人比你先出版,对我的许多同事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压力。


我对那些受折磨的人的不断建议是:如果你担心被强先,你的研究可能一开始就错了。因为,如果你认为这是一个业内很快就会解决的问题,那这很可能不是一个值得花时间研究的选择。


四、无限自由的代价,意味着承担着无限的责任


成为一个研究者,好消息是你掌控着规范;而坏消息,你也在掌控之中,你需要自己去探索,去控制局面。毕竟,很多研究是没有规格,没有蓝图的


你可能正在探索一条完全错误的道路,这没关系。因为你也能接受,对吧?


作为一名研究管理人员,我的大部分职责是担任研究人员的治疗师,为他们考虑他们是否会陷入无限可能性的深渊。我经常为研究议程设定界限,不是因为边界确实很重要,但它们的存在有助于降低未知带来的压力。


五、 大部分研究都关于风险管理的矛盾


研究具有内在的风险。如果将风险置于风险之中,你就会遇到麻烦。


这就是为什么你必须无情地消除这里面的所有其他风险:首先,在参与联合研究之前,确保自己信任合作者,并且赢得了合作者的信任。大多数失败不在于技术,而在于人。


为避免引入政治和制度风险,请确保你的资金安全。然而,永远不要妥协于研究风险本身,例如,降低目标,只是为了你所在的机构更容易接受这个项目,这可能就是为什么你的研究水平不高


想要从事风险研究是研究人员告诉自己最大的谎言,事实上,我们比我们想象的更加厌恶风险。而且,你给项目增添的每一点安全性,都会影响你的研究。


六、你将经常需要更新“工具”


在职业生涯的时间尺度上,范式转换会有一定的规律性。您十年来辛苦积累的专业知识,很可能会被一个更好的工具面前变得价值全无。


你的能力,或者更重要的是,你的意愿(能够随时随地解决问题),可能能成就一个人的职业生涯,但也可能毁掉他。我自己的博士论文正在使用一个今天可能没有人应该关心的工具包。


通常情况下,重大突破来自两个假定的不同研究线,这通常意味着需要学习和吸收一个全新领域的观点和工具,甚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开始评估二者可能的联系。


七、 务必接受严格的审查


一篇论文只有一个作者,是最值得怀疑的事情。如果我自己的论文没有经过同行的审查,我肯定不会对它抱有信心。


研究合作能让科学产品变得更有价值,其原因在于,研究行为本身就容易产生狭隘的视野和自我强化的反馈。来自同行健康、积极的审查,可能会阻止一些悲剧的发生。


优秀的研究人员有一个显著特征:愿意接受批评。


八、一个数字或将决定整个职业生涯


h-index,一种评价学术成就的新方法。你不能轻易地逃避这个问题,因为若是不公开该指数,也可能会引发许多问题。


h-index是2005年提出的,尽管它的局限性较多,但整体来看还是非常鲁棒的。比起从学术网站获取的信息相比,它的波动性要小得多。


九、勿将科研当成工作,而要当做生活


有些人会问我,和天才共事是一种什么感觉,他们有什么不同,成功的关键又在哪里?


对此,我的回答是:“他们都非常的努力。”通俗点来讲,就是比你优秀的人,比你还要努力,这就是他们成功的原因。


但还有一点,他们并不会将自己做的事情当成是一种工作,他们对自己做的研究是抱有极大的热情的,全身心地投入于此,并乐此不疲。


大佬、网红纷纷转发、置评引热议


此文一出,众网红、大佬们纷纷转发置评。


LeCun首先对文章表示高度赞同,但同时也提出,他会将第一个观点从“0”开始算起,这就说明了第一观点的重要性。



Zachary Lipton也转发了此文,评论道:“如果这是一个你希望社区很快解决的问题,那么它可能根本就不值得你花时间去研究。”



文章也引起了Medium网友的热烈讨论:



我知道这个类比已经被滥用了,但管理一群博士研究人员是我所经历过的最接近于养猫的事情。


没过多久我就意识到,你真正能做的就是试着把它们指向同一个方向。每个人都将以自己的速度,按照自己的道路,朝着那个方向前进。


如果你把任何一条皮带拉得太紧,整个鹿群就会崩溃,但如果你放得太松,它们就会消失在地平线上,可能永远不会回来。


进入研究生涯,就请做好持久艰苦战的准备


关于研究人员日常,Vanhoucke的博文并非第一篇揭示研究痛苦与艰辛的文章。在“科研江湖”中,一直流传着中科院神经科学研究所所长蒲慕明写给他实验室学生的一封信。


这封信的背景是2001年蒲教授对美国实验室的人懒散的态度表示不满,希望他们花费更多的精力在研究上,这封信包含以下内容:


As a scientist, you must dedicate everything to this business

作为一个科学家,你必须把一切都献身给科研事业。

……

Working time: 8-hour is unpractical. There is NO way for a scientist or a Ph.D student to work only 8 hours a day!

每天仅仅工作8个小时是不行的。对于一个博士或者科学家,每天仅仅工作8个小时根本根本就是死路一条。

……

In this business, an “average” student who works seven days a week is definitely more productive than a “genius” who works five days a week.

在这行里,每周只工作5天,即使是天才,也比要低于比一个工作7天的资质平平的人还要差。

……

If you are able to make any major progresses by working 8 hours a day and 5 days a week, every fortunate in this world must be on your side!

如果你即使每天工作8个小时并且每周只工作5天,居然也能成功哪怕只有一次(any)。那除非你是上帝(主宰了世界上一切的人)!


这篇文章一直至今都在网上流传。


在2018年11月的一次群访中,蒲慕明院士对包括新智元在内的媒体表示:这封信的确出自他之手,但后来在网上传的版本都是被别人修改过的,加了很多内容,包括不能睡午觉,一个礼拜工作50小时也变成60小时了。


但他同样强调了在研究中投入的重要性。


“我认为年轻人不管你做什么职业,最重要的就是投入……你要有投入,就是你将来收获的保证,你没有投入,开始做的事情没有做成,做的不好,后来越做越差,因为你自己没有信心了,人家对你也不信任了。所以,年轻人最重要的是一定要有投入,这就是我那一封信最主要的精髓。


除了高度的投入以外,蒲慕明院士表示比“朝九晚五”更长的工作时间也是为了保证不丢失研究的状态。


无论是Vanhoucke的那封“预防针”一般的警示信,还是蒲慕明院士流传多年的严格要求,研究生涯必然会有不确定性和痛苦。


而是否选择踏上这条路,决定权也把握在你的手中。


是否选择研究作为职业呢?


所幸,在Vanhoucke这篇文章的最后,他对是否选择研究工作这一问题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可以作为一个参考:


如何应对研究产生的压力,可能比聪明才智、努力工作更重要。


根据我的个人经验而言,在没有指南针的情况下,在一个永远不断变化的环境中,在同行的公众监督下,从事一些“没什么意义”的事情需要一定的勇气甚至愚蠢。


与此同时,坐在你旁边的座位上,你的工程师同事实际上正在构建能够持久的东西,解决定义明确的问题,并在他们的主题上运用相同水平的创造力和掌控能力。


建立必须成功的东西,或者有望成功,需要另一种勇气和奉献精神来达到终点,还需要同样一种健康的自我批评。但他们不能用一个“没关系,只是研究......”的态度就向工作挥挥手。


确定哪种挑战最适合你的个性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我个人是花费了几年),并且这会根据你在职业和个人生活中的情况而改变。


对于我们工业研究中的大多数人来说,好消息是我们并不总是要把这个作为永久的职业选择。


你会怎样选择?


参考链接:

https://medium.com/@vanhoucke/so-you-want-to-be-a-research-scientist-363c075d3d4c



【加入社群】


新智元 AI 技术 + 产业社群招募中,欢迎对 AI 技术 + 产业落地感兴趣的同学,加小助手微信号:aiera2015_2  入群;通过审核后我们将邀请进群,加入社群后务必修改群备注(姓名 - 公司 - 职位;专业群审核较严,敬请谅解)。


 
新智元 更多文章 华为霸气回应被全球“围剿”:没有我们,美国跑不赢5G竞赛! 这届NIPS没法参加了!一大批学生签证被拒,谷歌AI研究员发飙 明日之争:中国会成为下一个芯片帝国吗? 拳打TPU,脚踢英特尔,亚马逊自研CPU和AI云芯片曝光! 2018全球高被引学者榜单出炉!中国上榜538人,计算机类排名第一
猜您喜欢 数据工作者数据之路:从洞察到行动 未来3年,大数据人才缺口180万,年薪近50万! Spotify的牛逼是如何炼成的? 防止用户犯错:避免无意识的失误 高可用的MongoDB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