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Caicloud2015

介绍:Caicloud作为中国最早的“集群即服务”云平台开拓者,使用最潮流的Docker技术,以自带服务的形式提供智能调度、效能优化、资源管理、负载均衡、健康监测、故障预警、冗余控制、备份部署等任何抗故障、高稳定性分布...

Caicloud CEO 张鑫:力促科技民主化

2018-01-16 18:02 天堂硅谷


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产品把晦涩的技术赋能给各行各业,让它不再成为少数人的特权。


——张鑫丨Caicloud CEO 


作者 |《天堂硅谷》周珂


下午四点,阴有时雨,海创基地大楼已整体供暖,穿着一件单衣的张鑫熟稔地将记者带到会议室。他刚从外地回来,循例在周一主持公司周会,聊聊大家一周内的想法与圈内圈外的八卦。接着工作就纷至沓来,五点结束采访之后张鑫又有下一轮安排,他的时间表已经被以小时堆砌。


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这是就读卡耐基梅隆大学时,张鑫的导师送他的一句话。张鑫在工作之余喜欢踢球,他说创业是个小概率事件,竞技运动能够保持人的狼性,创业者需要保持这种精神品质。“我希望通过创业实现自己的自由,可以理解为做自己想做的事,这是我最大的诉求。”张鑫对于自己与 Caicloud 的未来侃侃而谈,当初创办 Caicloud 就是为了实现在谷歌无法实现的技术落地,将人工智能和云计算的最新技术赋能给所有的企业。


他在美国卡耐基梅隆大学钻研 5 年获得计算机博士学位,期间在分布式系统和网络安全领域的顶级会议发表学术论文数十篇,被引用上千次。研究成果曾被美国 Economist、英国 BBC、瑞士 RTS 电视台等国际媒体报道。


“在谷歌期间就想要做最厉害的研发带头人,我先后 6 次获得谷歌副总裁和总监颁发的即时奖励。”张鑫语调平和,气质温润,眼睛里却一直有团燃烧的火。如记者所见,争当第一的努力与付出让张鑫获得了走上谷歌前端的机会。他在 2015 年参与了谷歌公有云的产品设计与研发,接触到了优秀的客户与先进的理念,为回国创业奠定了丰实的基础。

 

少年意气总轻狂


“那时经常被亲戚叫去修理坏了的洗衣机”,就读清华自动化系的张鑫这样戏谑地形容自己的专业。如今他已经是国家“千人计划”入选者,计算机领域的国内佼佼者,但高中时期的他喜欢物理,并且明确未来不会就读计算机专业。


张鑫校内成绩一直很好,在 200 人的自动化系中排名年级第二。他大学时期参加了清华面向本科生的 SRT 计划,该项目宗旨是培养本科生科研创新能力,和研究生博士生一起参与科研项目,让本科生能更早地进入实验室。他那时候跟随计算机实验室,研究计算机网络和网络安全相关的内容,并且在每年只收录 3 篇中国大陆论文的著名国际会议上发表了一篇第一作者的论文。他坦言:做软件创新性强,更有自主的控制力,与自身发展更契合。


接触过 SRT 之后,张鑫明确了出国深造的计划。在他看来,国外系统和人工智能技术更先进。卡耐基梅隆大学(CMU)就是研究人工智能领域非常出色的高校。“我清楚地记得,我们那届全球只招了 20 个人,清一色从斯坦福、麻省理工、普林斯顿计算机专业过来的顶尖学生。我不是科班出身,在第一学期期中考试的时候就挂科了。这个科目叫高级操作系统,可我连初级操作系统都没学过。”他平静地形容自己在 CMU 的开始。在那里,他第一次有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感受。千军万马进入清华,年级前二,在国际会议上发表论文,收到全球最高学府的 OFFER,张鑫的每一步都非常成功。他也承认,“我当时狂得不得了,觉得自己特别厉害!”如今,他非常感念在 CMU 痛苦挣扎的前两年,语言感觉的不顺、繁重课业的焦灼,这些落差都让这个天之骄子产生了无可排解的压抑,却也让他体会到了突破瓶颈的写意顺畅。


中国本科教育与美国本科教育动手能力上的差别同样让他倍感沮丧,但勇为人先的意气支撑着他披荆斩棘一路前行。CMU 的学生都拥有自己独立的办公室,他在第一学期就买了睡袋,很多个夜晚就倒在办公室入睡。“你见过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吗”,这句话同样适用于张鑫,一个永不服输的北方汉子。


“因为论文对语言的要求非常高,我前两年没有一篇论文能够发表,其实想法和效果都非常好。”在卡耐基梅隆的 5 年,张鑫一直异常感怀。他当时的导师为了培养他的英语能力,给他买了很多英语小说,他曾一度枕着爱情故事入眠。在第三年,张鑫终于有了厚积薄发的感觉,前两年没中的论文在同样的创意之下纷纷被主流国际会议录用,除了学术会议期刊,《经济学家》、英国 BBC 电台、瑞士 RTS 电台等主流媒体也对他的研究成果有了很多报道。重生与蜕变取得的成绩毫无意外让张鑫再次自信起来。


除了科研,喜欢写诗,清华的文艺委员,卡耐基梅隆的中国学生会主席,在异国他乡的春节晚会自连跳带唱嘻唰唰。不同于老实木讷的学术人员形象,这个优秀的中国留学生有着热情饱满的另一面。在校期间经历了汶川大地震,得知消息的学生会主要成员两个晚上没睡,准备所需物料,在校园进行募捐,然后联系大使馆为国家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他言语时带着的小小骄傲依然磊落着一股少年气。

 

踏步向前


“我一直有个科研梦”,张鑫评价自己为考试型人才,他在卡耐基梅隆大学期间给自己规划了一条教授之路。他的数十篇论文在顶级国际会议中发表,被引用数千次。但在美国为了取得终身教职,教授在前期背负着论文与科研项目的双重压力。由于在毕业前夕有了孩子,张鑫出于家庭因素考虑选择进入经济更为优渥、时间更为宽裕的谷歌。


层层严苛的选拔后,他成为了谷歌集群管理组的核心成员,从事数据中心和高性能计算的研究。谷歌内部丰富的数据资源和世界级别的服务器规模,不仅让张鑫有了一展才华的机会,更让他对于人工智能和云计算有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深刻见解。


这几年,“云计算”热度越来越高,大批项目风起云涌。但在张鑫看来,现在大众主要关注的还是人工智能和云计算的应用。尤其在 AlphaGo 大战柯洁后,一下将人工智能推上舆论高峰。AlphaGo 每下一步都需要经过上亿次的运算,数据越多算得越慢,系统底层的强大算力平台就尤为重要。张鑫在谷歌期间就是这一领域的专业研究人员,他的底层集群管理知识丰富,如今 Caicloud 的容器集群技术和云平台运维管理系统都能提供秒级以内快速完成上亿次的计算,他戏谑地称之为人工智能里的水电煤。


四年内 6 次获得谷歌副总裁和总监颁发的即时奖励,在谷歌内部组织构架大调整时,这样的工作能力将张鑫从底层算法研究推到了谷歌公有云的研发。也是在那时,他接触了当时先进的技术、优质的客户和完善的理念,并且迸发了对于云计算的许多超前想法。


可这些想法在一个成熟的大公司落地遇到了诸多阻碍,政治的倾斜、公司流程的繁杂都是重要因素。被创业者奉为创业圣经的《从零到一》,由硅谷创投教父、PayPal 创始人彼得·蒂尔、布莱克·马斯特斯编著,对他触动颇大。书的开篇便讲述了中国和美国的创新之道,其中大篇幅讲述了中国的创新很大程度都是 COPY 模式,引起张鑫深思。创作情怀一直扎根张鑫心中,他与朋友都不想浪费这些可贵的想法,恰好国内计算机市场留有空白,于是一拍即合,他们毅然放弃高额年薪回国创业,做自主原创的技术应用。


留学多年,巨大的空白让张鑫对国内的情况知之甚少。亲戚给他发了一个文件:《黄金十二条》,让他对滨江心生向往。他曾于 2015 年夏赴滨江考察,在海创基地吃了一顿 2 美元的午饭。园区环境、硬件设施、满目的青年都给他留下了美好的印象。不过真正让他下定决心落户滨江的还是滨江区区委书记詹敏在硅谷组织的一次人才聚会。


张鑫坦言:在国外呆久了总会听到国内不好的信息,但是詹书记以一个创业者的口吻讲述滨江区创新创业政策,及其接地气的发言让张鑫顾虑尽消。那时候总共 4 人的创始团队无一人为杭州本地人,他们没有再去考察上海和北京,就这样携着一腔孤勇正式落户滨江。之后,他们真正感受到了杭州政府对创业企业的扶持力度,入选“5050 计划”获得 500 万资金,创业大赛获得 200 万资金。


Caicloud 收到的第一份简历来自拉勾网,四个主创一齐出动在海创基地的胖子烧饼请面试者吃饭。虽然由于面试者的学历与能力不曾录取,但这种新鲜感、兴奋感与满足感久久萦绕着他们。Caicloud 刚回国时就获得了赛伯乐数百万美金的天使轮投资。之后,Caicloud 入选市政府重点扶持计划,获得数百万扶持资金。滨江区创新氛围浓重,以价值为导向。主创人员皆为技术人员,选择杭州很大程度是看中这里的产业蓬勃度,杭州拥有国内最优秀的互联网企业和一大批优秀IT企业。

 

实现技术普惠化


回国考察时,张鑫发现美国的高科技公司相比中国有 5 年以上的领先优势,2001 年谷歌的技术在 2015 年的中国计算机企业看来依然是一个新技术,他看到了巨大的时间窗口,这片空白将是 Caicloud 肥沃的开拓良土。


在云计算和人工智能合作中,Caicloud 提供算力,与联想、浪潮、微软这些在设备层面提供成熟的产品和解决方案的企业合作,将之变成人人都能得到的像水电煤一样的商品。


作为一个初创型企业,Caicloud 的服务对象皆为世界 500 强。同时,美国的多家权威媒体已把 Caicloud 纳入了领导者权限。上海锦江国际集团是 Caicloud 的首家客户,张鑫开玩笑地表示,有这样的客户在,以后出门都有保障了。但在当时,这着实是一项煎熬的工作。容器云解决方案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做好交付和实施,帮助企业落地,教他们使用。那时公司只有 4 个人,张鑫就留下其余三人专心研发,自己拎着包就过去给锦江集团装电脑。坐在甲方的写字楼里,没有认识的人,精神压力陡增,他第一次学会了喝酒。独自一人在回酒店的路上买一小瓶白酒,晚上才能好好放松片刻。辛苦的努力与不懈的坚持终换来甘美的回报,锦江集团不仅是 Caicloud 的第一个客户,更是友好的合作伙伴,有时还会兼职 Caicloud 的 HR 和销售,将 Caicloud 的产品推荐给同行业的公司。


新一代容器集群技术能够提供给客户强大的算力支持。没有技术支持,诸多痛点就随之而来。

  • 首先,就是贵。锦江当时业务体量大,采用的都是像 IBM、EMC 这样的国外产品 。一旦产品出现问题,国外公司派技师出门那一刻起就开始算钱,而且服务未必优质。

  • 其次,则是慢。老一代技术的计算能力已经跟不上现在公司的发展步伐。国内很早就提出“互联网+”,以前行业中的 IT 部门是成本中心和知识中心,而现在企业的 IT 能力已经变成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它不再只是一个知识的角色,而是核心竞争力。数字化转型迫在眉睫,处理庞大数据,快速实现软件更新都需要新技术支持运维。


在互联网化过程中,不可避免出现了许多社会化的问题。一年一度的双十一,大流量与突发流量威胁网络的稳定,影响用户购买体验。应对大流量,用最少的资源在最短的时间满足算力的需求,这也是 Caicloud 产品的重要功用。Caicloud 能支撑如鹿晗和关晓彤新闻事件导致新浪服务器不够用的突发性大流量。虽是沉在最底层的算力,但这种强大弹性的支持日益成为刚需。


张鑫一直说自己是技术人员,在他看来,技术永远都在动态地发展。技术壁垒说到底只是时间窗口问题,绝对不存在一项技术只有阿里、谷歌能做出来。技术高低完全可以用时间窗口来衡量,技术壁垒高只是意味着别人需要花更长的时间复制出来。所以,他给 Caicloud 打 70 分。Caicloud 将一直不断前进,加快研发步伐,让新技术在行业内平稳落地。


张鑫对于现阶段的产业情况看得透彻,真正 500 强的企业体量大、数据多、需求高,但他们不具备 BAT 的技术能力和科技创业公司的技术水平,只能求助于别的公司。“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产品把晦涩的技术赋能给各行各业,让它不再成为少数人的特权。新的技术,深度学习,神经网络可以像傻瓜相机一样,被大众所使用,算是我们公司的一个使命吧。”这是张鑫难以泯灭的普世情怀。


当记者问到如何实现这个愿景,张鑫脱口而出“推进”两个字。寻找行业专家不局限于请顾问,同时也与已经拓展的企业客户一起把技术落地到行业,变成行业的标准。另一方面,就是研发。创新型企业,产品的研发与创新永远是重中之重。Caicloud 坚持在更新迭代中满足客户日渐发展的需求。除此之外,在保持杭州研发中心的配置下于北京、上海、深圳建前线团队,明年上半年在硅谷也将建立一个研发中心。Caicloud 不仅要将那边的技术搬回来,更要把自己的技术对外输出。通过扩大影响力,建立公司品牌,从国外到国内,给客户更大的信心。


张鑫对人工智能所思深远:当未来不是大数据而是少数据零数据也能达到同样智能的时候,这个时候才是人工智能真正的发展成熟。而滨江作为国内数字化转型非常靠前的一片沃土,有创新型公司与实力雄厚的大企业。在云计算和人工智能合作中,Caicloud 提供算力,与联想、浪潮、微软这些在设备层面提供成熟的产品和解决方案的企业合作,将之变成人人都能得到的像水电煤一样的商品。张鑫相信,科技民主化、普惠化未来可期。


 
Caicloud 更多文章 打破瓶颈 | Prometheus Remote Storage 实践 Caicloud CTO 精解 Kubernetes,CNCF and Bey 诞生,神化,下凡 | 一部极简 AI 发展史 浅谈 AI 在中国落地的“道”与“术” 才云 Austin KubeCon 三日志:发布 Compass v2.5.0
猜您喜欢 美国科技大佬成功之前 Folly源码分析系列(一) — ThreadLocalPtr 12亿条出行记录背后的纽约故事 AWS re:Invent 2017 之计算篇 推荐系统基础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