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java_daren

介绍:精通java技术;具备互联网思维,进可创业,退可求职谋生,本号正是为了召集和培养这样的达人.

源代码世界2—Miss Loop

2019-01-26 22:43 java达人


       夜幕降临,房子里却有些昏暗。


      “为什么不开灯呢!” 托马斯道。

 

      “亲爱的,那边呀!” 黛儿指了指桌子上那盏小油灯道。


      “我说的是电灯,白炽灯,我们家里没有电吗?”


      “电,什么是电,闪电吗?” 黛儿好奇的看着托马斯。

 

      托马斯此刻却更为吃惊,看着黛儿那孩子般的神情,想道,难道诺埃尔博士又在逗他玩了。这海边的房子设计是那么的具有现代风格,而在这个小世界,竟然没有电,一种在现实世界如空气一样普遍的东西。这也就意味着,没有电灯,没有电子计算机,手机等一切对外通讯的东西,而这一切或许是他回归现实的必要的工具。


     “兰德岛城有电吗?”托马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亲爱的,我不知道什么是电,而且,我从没离开过我们的家,房子周围一公里的地方我都没有走出去过。”


     “为什么?” 托马斯瞪大了眼睛。


      黛儿低下了头,沉默不语。此刻,她就像绝缘体一般,将托马斯的问题隔绝在自己的心灵之外了。


     “我去看看亚历克西斯睡的怎么样了,这淘气的孩子,睡觉也在翻跟头,天气这么热,没准已经满头大汗了。” 黛儿说着,走出了房门。


      良久,黛儿回来了,她倚着关紧的房门,像一头可爱的长颈鹿一样,优雅地站着,将她的曲线展露无遗。托马斯在沉思中抬起了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黛儿。


     “请稍等。” 黛儿走到窗户前,推开那两扇窗门,月光照进来,将那张大床照的如白玉一般。


      当海浪猛烈地拍打着礁岩时,托马斯向黛儿发起了一波又一波的进攻,托马斯不知道这狂热的欲望在网络中沉睡了多久,他感觉有上千年。屋内两个人呻吟着,仿佛两只海燕在风中叫唤,这声音飘出窗外,传的很远很远。


      托马斯似乎有着无穷的精力,当他又一次将那湿润润的嘴唇往下探时,一只光滑细腻的手挡在了前面。


      “亲爱的,你累了。咱们休息吧。”


     “我不累。” 托马斯仿佛觉得现在才是战斗的开始。他凑到黛儿的鼻息前。只听见黛儿那微风般的呼吸声。


     托马斯看了看钟表,时间是晚上10点。他意兴顿消,此时才感觉身体有些乏了,而且满头大汗的。他站起来,拿起旁边的湿毛巾,抹了一抹,又不自觉地看了黛儿一眼。她身上一点汗都没有,只有鼻尖和双颊上湿漉漉的一块,那是托马斯刚刚亲吻过的地方。还有她睫毛上濛濛地沾着一些小水滴,那是她的眼泪吗?托马斯想道,虽然他不相信一个不流汗的人会流泪。

     

     早晨,托马斯醒来时,一道强光从窗户里直射进来,逼得他急忙又闭上了眼睛。他用手挡住光线,缓缓地睁开眼睛,周围都是崭新的一片,雪白的墙壁,精致的桌子和椅子,还有一张足足可以躺下四个人的大床,窗外是大海蓝天,几只白色海鸥从天边掠过,隐约可以听到海浪拍打岩石的声音,他感觉眼前的景象似曾似曾相识,仿佛是昨天经历的。对,和昨天的一模一样。


     “亲爱的,你醒了?”是黛儿的声音,她走进房门,一双明亮的眼睛发着萤火虫一般温和的光,笑起来的时候,像孩子一样,露着两个小小的酒窝。


     “亚历克….嗯…..孩子呢!”


     “亚历克西斯和我一样,一大早就醒了,吵嚷着要去兰德岛城,他已经穿上了自己最帅气的小警察制服。”


     “吃早餐吧。” 黛儿指了指床边那杯牛奶和两片面包。


     ”昨天那儿也放着这些吗?“ 托马斯边问边回忆着。


     “嗯。” 黛儿不明白托马斯这话的意思,只是缓缓地点了下头。


      托马斯刚吃下一片面包,亚历克西斯就冲了进来,他穿着小警察制服,戴着小墨镜,拽着托马斯的手,摇晃着道:“爸爸,爸爸,你看我像不像城里的警察呀!”

    

      “嗯,很像!你为什么要当警察呀!” 托马斯笑着,不过眼睛里却少有父亲的温存和慈爱,更像是一位黑客在扫描,探寻着什么。


     “因为警察很酷,可以在墙上。” 亚历克西斯用他那双胖乎乎的小手指了指面前那片墙壁,“穿来穿去!” 他挥舞着两只小手,仿佛两只小小的纸飞机在空中飞舞一般。


     “这孩子,在说什么呢。” 托马斯仿佛想起了什么,问道,“亚历克西斯,你去过城里吗,离开过这里吗?”


    亚历克西斯眨巴着眼睛,小脑袋摇了几下。


    “那你是怎么看到警察的?他们来过这里吗?”


    “没有。是在墙上看到的。”


    “墙上!哪个墙上,你还看到了什么?”  托马斯突然抓住了亚历克西斯的肩膀。


    “就是......墙上。” 亚历克西斯低下了头。


    托马斯满怀着疑虑,这里处处透着诡异,自己来到一个了没有电的世界,平白无故多了一个孩子,妻子处处顺心,却从没离开过一公里以外的地方。他一口喝下了牛奶,道:“下次早晨换咖啡吧。走,咱们去城里,我带你们见识见识去。” 


    “喔,去城里喽,去城里喽。” 亚历克西斯绕着屋子到处转悠,他转的多么快,好像一不小心就要撞到墙似的。


    “马车就在门口。”  黛儿刚说着,一头白色的骏马出现在他们面前,它甩了甩头上的毛发,喘着鼻息,精神抖擞。


     三人上了车,托马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有了驾驭的技能,他挥舞着马鞭,得心应手,不一会就奔出老远。


     “停下,托马斯,快停下。” 黛儿突然松开了搂着孩子的手,她紧紧地抓住托马斯的手臂,托马斯感觉她的手心在冒汗,神情异常紧张。马车停下了,黛儿下了马车,道:“我不去了”,说完,径自往回走。


     “想不到虚拟世界的女人也是这么多变呀。” 托马斯拦在她面前,道:“说,为什么不去?”


     “请你不要逼问我好吗,我也不知道,就是不想去。” 黛儿第一次皱起了眉头。

    

     “好吧!”   托马斯摊了摊手,回到了马车上。


     “妈妈呢?” 亚历克西斯问道。


     “妈妈不舒服,回去休息了。 ” 托马斯面无表情地挥动了马鞭,扬长而去。


     兰德岛城是一座小城,却十分地整洁宁静,一路上,马车畅通无阻,只是在路过集市酒馆时,偶尔听到一阵喧闹声,城中央是一个巨大广场,人来人往,广场中有一座喷泉,发出隆隆的响声,水柱有十几米高,周围水汽迷漫,在阳光照射下,可以看见美丽的彩虹。喷泉中央是两个巨型的水晶建筑,一个像是DNA双螺旋图,一个像是人脑的结构,两个巨型建筑在阳光下交相辉印。人们可以在里面穿行,玩耍,却从未有人进入过里面的孔洞中。


      “哪有电脑卖吗,电灯泡也行?” 托马斯接连问了几十个小商贩,他们或是迷茫,或是爱理不理。总之,这里没有一个人知道电的存在。托马斯放眼看看广场,尽管里面人来人往,却没有一个人揣着手机,或者背着电脑包什么的。他观察着那两个巨型建筑的孔洞,里面黑乎乎的,望不到底,却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他想起了亚历克斯斯,把手往后探,没碰到什么东西,回头望了望,早已不见了他的人影。


    “这小玩意,跑哪儿去了?” 托马斯喃喃地说着,迅速又把注意力放在了那一个个孔洞中。


    正当他要跨进去时,一只手搭在了他肩上。托马斯回头一看,那人正是诺埃尔博士。


     “你终于来了。”


    “你在这!” 托马斯又惊又喜。


     “跟我来。” 


      托马斯跟着博士往广场后面的那个僻静角落走去,他满肚子都是疑问,恨不得马上问个清楚,可博士却丝毫沉默不语。“闭嘴,你这混蛋!” 博士骂道。

   

      “混蛋!” 托马斯也骂了一句。


       在现实世界,托马斯确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混蛋,他不光是网络世界里的偷袭者,而且还是现实世界里的偷窃者,他经常破解别人的智能锁,闯入银行、公司甚至一些富豪的家里,把看着顺眼的东西撸回来。这不是因为他缺钱,而只是因为他喜欢这么做,家中堆满了他撸来的战利品,当看烦了之后,就扔几件,另外再去寻新的。他的私生活也是十分混乱,长相英俊再加出手阔绰,与他上过床的姑娘可以排满整条拉维斯大街,当姑娘爱上他或者怀孕了,他就玩起了失踪。拉维斯是现实世界里著名的黑客聚集地,每年召开黑客大会,托马斯都会请一帮朋友在酒吧狂欢一夜。直到有一天,警察找上门来,他却狡诈地进行心理掩饰,被心理医生测评为精神分裂症,逃脱了终身监禁的罪责。他唯一一次落网是年少时攻击拜数据教的官网潘提翁的时候,他擦除了一切日志记录,但当时他毕竟年轻,拜数据教自有高手存在,寻根究底,竟然抓住了他。此后,他的手法愈发娴熟,在拜数据教成为头面人物,又在外面干着荒唐的勾当。托马斯是一个魔鬼与天使的集合体,一方面,他偷窃、酗酒、纵欲,另一方面,他十分崇尚个人自由,容不得权威对他自己,以及其他人的一切压迫,他是一个很随和的人,从来不摆架子,虽然在别人看来,他似乎总带着几分傲慢的神情。他确实有几分精神分裂,以至于人们对他的评价有时甚至是截然相反的。君子李泽为什么支持托马斯成为拜数据教的第三任教主,一直是一个谜。


      “序列化之后,我看你意识中的所有信息,虽然没看太全,但也了解了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东西,比如,那孩子。”


     “那孩子的身体出了点问题,无法治疗,孩子的母亲来找我,我将他身上的DNA模式和你的进行比对,完全吻合。而且,你意识的一角残留着他母亲的画面,你就是他的生父了。我就将这孩子送到源代码世界。”


      “不要钱吗?”


      “当时,我收了你双倍的价钱。” 博士狡猾地说道。


      “老混蛋!” 托马斯不自然地骂道,又想起了亚历克西斯那张可爱的脸。不禁回头望了望。


      “孩子被我藏得好好的,不会丢的。” 博士笑道,“序列化之前,我对你作了一点小小的改造。果然多了几分人性。”


       ”这可不符合咱们之间的协定呀!“,托马斯顿时狂躁起来,他一把揪住博士的衣领,恨不得把他摔到墙上去。


       ”你比正常人有更多的精神分裂的倾向,如果我不去除你上面的那一点痞气和恶意,你的意识在源代码世界将会四散开来,你将痛苦不已。就算了这么做了,以后你还会有那样的风险。“博士道。


        ”老东西,你别告诉我那女人是这孩子的生母,我发誓我从未见过她。“


        ”哼,就算见过,你也都忘了。你这无赖,她才不是呢。她本质上是源代码世界的一段LOOP程序,始终处于周而复始的循环之中,当时我们实验室的人都亲切的称呼她为Miss Loop,你的意识自带狂暴不羁的倾向,随时有可能散裂,自然需要Miss Loop来维持。当时我们实验室的一位伙计看到Miss Loop成为杰克逊太太,一直摇头叹息。她就像一个温顺体贴而又忠实可靠的妻子,每天都做着类似的事情,每天都在照顾着你。但她无法跳出自己的活动范围,也就是你那住所一公里之内。一旦跳出,Loop就不存在了,Loop内的一切变量也就随之消亡了。我想这段时间你也感觉到了,她每天晚上入睡的时间是10点,早晨6点......”


          托马斯一把揪住博士的道:“老头,我才不管那机器宠物呢。我要离开这个鬼地方,离开这没有手机、没有电脑,连电都没有的鬼地方!你明知道我少不了这些的!”


          博士瞅了瞅托马斯道:“对,这才是真正的托马斯。”说完,又叹了口气,“何止是你,我也离不开这里了,全人类都被禁锢了。”

  

     

java达人

ID:drjava

(长按或扫码识别)

      

      


 
java达人 更多文章 源代码世界1—苏醒 VIE结构下的期权探析 Spring Cloud Zuul中DispatcherServlet和ZuulServlet 裁员潮下侃侃关于经济周期的事 Spring cloud zuul的SendResponseFilter做了什么
猜您喜欢 58 沈剑: 好架构是进化来的,不是设计来的 | 架构与运维大会讲师视点 加州立法禁止使用admin等弱密码,看程序员如何设置密码 【第104期】不该问用户想要什么 国内四个不错的 Android 团体博客 配置中心一团糟?Hawk微服务化改造切合企业系统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