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MathAndAlgorithm

介绍:从生活中挖掘数学之美,在实践中体验算法之奇,魅力旅程,从此开始!

来自中国的核弹女王,却被诺奖亏待一生

2017-01-10 22:37 算法与数学之美

···


“核弹女王”


“宇称不守恒定律”横空出世,

让李政道和杨振宁联手捧走了

1957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

可全世界都在为另一个女人疑惑不平。




这个女人深入地下600米,

用一次实验敲定了这个定律的真实性,

也把李杨二人推向了诺奖的领奖台。




可由于种种原因,

她并没有被列在获奖名列,

在别人都为她可惜的时候,

她一笑泯是非,

为李杨二人扫清道路。


“我爱的是我的事业,而不是诺奖,再说,诺贝尔先生又不是我老公,我爱他做什么?我的老公叫袁家骝。”




但!晚年她给友人的信中,稍微诉说了自己的委屈:“我的一生,全然投身于弱相互作用方面的研究,也乐在其中。尽管我从来没有为了得奖而去做研究工作,但当我的工作因为某种原因而被人忽视,依然是深深地伤害了我。”




这位只爱老公的物理学家叫吴健雄

乍一听是一位威风凛凛的男性,

可她被称为“物理研究第一女士”、

“核子研究的女王”、

“东方的居里夫人”。




顶着华人和女性的身份,

她成为普林斯顿大学第一位女讲师、

哥伦比亚大学第一位女教授、

美国物理学会第一位女会长。




甚至由于学术硬件太强,

破格以外国人的身份,

参与了美国的“曼哈顿”计划,

造出了世上第一枚原子弹。




她进入美国之后,

横扫15所大学的学位,

普林斯顿甚至不惜打破百年传统,

也要授予她终身荣誉学士,

在此之前,这份荣誉从未给过女性。




得过除了诺奖以外的所有大奖,

外太空甚至有一颗,

以她的名字命名的星星,

而抛开这些科学成就,

她还有一个令人咋舌的身份,

她是袁世凯的孙媳妇。




依着江南姑娘如水般的清丽,

吴健雄本可于林徽因、陆小曼齐名,

但人家偏偏不爱这些,

窗外的莺莺燕燕自在飞,

她坐在窗子里竟是文理兼修,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吴健雄早早地明白了这个道理,

低调为人,勤勉做事,

深知唯有知识方能沉淀。




这样的气度和学问,

放在百花齐放的民国时代,

也同样不容忽视,

而说到这里便不得不提到两个

对她影响至深的人。




首当其冲的自然是父亲吴仲裔,

诚然吴健雄成就非凡,

可父亲同样不可小觑,

早年就读南洋公学(上海交大前身),

后来积极投身革命。




他参加过反袁斗争,

二次革命败北之后,

索性跑回故里,

开办免费的“明德学堂”,

希望消除乡间愚昧。




“积健为雄”,

是父亲对一个女儿的期待,

由于父亲思想开明,

又极为提倡男女平等,

吴健雄从小和兄弟同坐学堂。




上学详听文学知识,

下学广闻科学故事,

童年启蒙让吴健雄迷上理科,

却也累积了大量的文学资料。




所以当胡适来她所就读的学校讲学时,

她变成了胡适最满意的学生,

甚至破天荒在胡适的课上拿了满分,

胡适在旅行中遇见一本,

英国物理学家卢瑟福的著作,

立刻掏钱买下,送给了吴健雄。


“我一生到处撒花种子,绝大多数都撒在石头上了,其中有一粒撒在膏腴的土地里,长出了一个吴健雄,我也可以万分欣慰了。”




大学毕业,

她本可以安分在城里做个小学老师,

可父亲不这么看,

以女儿的才智,

她应该继续深造才是。


“如果没有父亲的鼓励,现在我可能在中国某地的小学教书。父亲教我做人要做‘大我’,而非‘小我’。




她前往中央大学数学系,

一年后转战物理系,

很快,国内的学术环境已经满足不了她了,

在叔叔的帮助下,

她启程赴美,开始征战美国的学术巨鳄。




当她考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时,

带她参观校园的是一个华人男子,

当时两人相谈甚欢,后来她才知道,

他是袁世凯的孙子,袁家骝。




说起袁家骝,

可谓是袁氏三代最杰出的一个,

他没有沾染祖辈的恶习,

反而勤奋好学,克己奉公,

在燕京大学读书颇受司徒雷登青睐,

拿着奖学金赴美,

后来也是著名的物理学家。




只是到了袁家骝这一代,

袁家的祖业尽失,

赴美坐着三等船舱,

吃着有些发臭的鱼,

手中的40美元,是他的全部资产。




穿着中式高领旗袍,

服帖的腰身加上中长的裙摆,

配上一张堪比电影明星的脸,

吴健雄成为伯克利分校最独特的风景,

男人们为她着迷,

甚至有些女孩也为她的魅力倾倒。




而袁家骝对她来说还是最特殊的一个,

可父亲参加过反袁斗争,

自己也因维新之事痛骂过他,

在爱情和家世之间,

吴健雄有过挣扎,也试着和别人交往。




心爱的女人挣扎彷徨,

袁家骝却老实得可以,

他一言不发地等待,

没有为自己辩解,

深知自己需要背负家族的名声,

“没结婚之前,她该有自己的选择”。




好在最后吴健雄选择无视家世,

1942年她与袁家骝完婚,

当时作为中国同学会会长的钱学森,

还兴致冲冲地为他们的婚礼录影。




当原子弹被投放到广岛长崎,

战火终于烧到了日本本土,

也让日本民众深刻体会到战争的可怕,

9月15号,日本天皇顶不住压力,

宣告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就此结束。




与袁世凯签订屈辱的“二十一条”不同,

他的孙媳,作为参与曼哈顿计划,

唯一的华人,

亲手将中国从战火中拉了出来。



磊落一生,获得了极高赞誉,

唯一备受争议的,便是那段诺奖往事,

1956年,李政道走进她的办公室,

找她讨论宇称不守恒定律,

因为她是少数能听懂这个定律的人,

“虽然我感觉到宇称守恒定律错误的可能性不大,

但还是要去做一个明确的测试。”



于是,取消定好的船票,

取消陪伴丈夫的演讲旅行,

一席睡袋一裹,她住进了实验室,

一次实验成功之后,她没有急着发表,

反而关起门来,反复验证实验的正确性。

在心里无比确认之后,

她拿起电话,给李政道打了电话。

也许是阴差阳错,也许是蓄意为之,

她没能站在诺奖的领奖台上,

但这项研究,她总是不后悔的。




痴迷物理,吴健雄却也心系祖国,

战争、政治、科研、俗事,

绑住吴健雄的东西太多了,

当初美国找她参与研究原子弹,

试问她是抱着怎样的决心一定要完成。

然而几乎40年后,她才辗转回到故里,

只是那时,物是人非,

心心念念的父母,也早就不在了。




回家了,夫妇两寻思着要做点什么,

于是合力捐出100万美元,

以父亲的名义,建立了“吴仲裔奖学金”,

为高校勤奋好学的孩子给点支持。

“我能拿出的钱不多,

但是我能多请些海外学者讲学。




不仅是请人讲学,

70多岁高龄她也亲自上阵,

先后受聘为南京大学、北京大学、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等校的名誉教授,

晚年继续为祖国的科学事业奔走。




八十岁的时候,她说:“我今年八十岁,想想看,八十年很快便过去了。一个人真正能够做事的时候 ,还是中间的青壮年时期,头上是小孩子,到老了退休,精力也稍差了,也还有老年的困难,因此在青壮年时,应该多努力一下,不要以为来日方长。”



吴健雄在纽约病逝的时候85岁,

丈夫袁家骝携着她的骨灰,

将她安葬在苏州太仓浏河,

就在她父亲创办的明德学校旁边,

没有其他任何因素的无奈,

死亡将她永远的带回了家乡,

大师贝聿铭自发为她设计了墓园。




她是世界一流的华人物理学家,

可惜却鲜为国人熟知,

她曾与诺奖擦身而过,

却为保全两个华裔学者咽下满腹委屈,

崇尚科学也情系桑梓,

最终她成为了父亲所期待的样子,

飒飒巾帼,积健为雄。


 
算法与数学之美 更多文章 极限导论 算法|人人都该了解的十大算法 人工智能在深度学习领域的前世今生 Leibniz 如何想出微积分?(二) Leibniz 如何想出微积分?(二)
猜您喜欢 Python2和Python3中print的不同点 都说SDS是趋势,为啥重删备份却增长了? 马化腾说微信每月垫付三亿手续费 跨越时空的法医学鉴定:露西,是摔死的! 我的Gith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