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theoffline

介绍:《离线》是每周一期的数字阅读产品,我们关注科技如何影响文化、商业和社会生活,发掘技术背后更人性的一面.网站:the-offline.com

对话库兹韦尔:从永生谈起

2016-04-27 09:15 Cris

您正在阅读 OFFLINE issue 7《库兹韦尔的理智与疯狂》。成为会员,您将收到每周一期电子杂志,完整阅读会员专享内容。

(点击图片了解会员详情)


对话库兹韦尔:从永生谈起

采访:Cris

对库兹韦尔来说,一切都是模式——变化规律、自我重复的过程。音乐是,计算机是,大脑是,生命也是。他在 2004 年的著作 Fantastic Voyage: Live Long Enough to Live Forever  中解析了生命的模式,并预言衰老并非不可避免,长寿的极点就是永生。要抵达那个点,必须跨越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通过饮食、运动与现有医疗技术对抗衰老、维持健康;第二阶段是对基因和细胞的诊断、改造和治疗,让人们远离衰老造成的疾病;第三阶段是纳米技术革命,纳米机器人将成为人体免疫系统的终极守护者。这就是库兹韦尔所描述的「通往永生的三座桥」。十年过去了,我们想知道他对于生命的模式探索有无进展,所以这次对话就从永生谈起。

以下内容经过编辑整理。

您在 2009 年接受采访时说,自己正处于第一座桥的阶段,身体各方面的指标大概处于 40 多岁的状态(当时的实际年龄是 61 岁),五年多过去了,您觉得自己有什么变化?

这很好对比。时间虽然在推移,但我比从前衰老得更慢了。2004 年,我每天摄入 250 片补充剂。2009 年,减少到了 150 片。现在,我每天服用 100 片补充剂,大多数是维生素。在某种程度上而言,我比之前更年轻。在未来的十到十五年,我也可以一直维持这样健康的状态。我相信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已经有技术可以让年龄倒退,我们可以重新将自己的身体编程,来治愈癌症和心脏病。

将身体作为软件重新编程,这就进入您所说的第二座桥了。生物基因领域著名科学家克雷格·文特尔联合创建的人类长寿公司(Human Longevity Inc.,HLI),是在做这方面的探索?

我其实是 HLI 的科学顾问。是的,HLI 致力于通过对基因和细胞的诊断、改造和治疗,让人们远离衰老造成的疾病。这就是 HLI 的使命,也正是我所说的第二座桥。几个礼拜前我们一起吃晚餐时,克雷格说他很有信心在下个十年这个领域我们一定会大有进展,我也很有信心。毕竟像是早期的一些生物技术,现在都已经进入了医学实操阶段。

那我们是不是可以期待一下第三座桥,目前有没有什么技术突破,在纳米机器人领域?

人类免疫系统中的 T 细胞可以智能地判断侵入人类体内的病毒,这个还没实现,但是现在我们确实有可用的微型设备可以将药物投放到正确的位置,像是抗癌药物。现代医学无法解决的一个大问题是:你并不知道治疗药物是否完整准确到达病发点。而纳米技术可以解决这一问题。比如纳米机器人携带抗癌药物进入人的身体,到达肿瘤的实际位置,投放药物。这一看似简单的过程将会是非常大的医学进步。当然这项技术还在实验室阶段,还只进行了动物实验。未来十年我们将在这个研究领域有很大进展。


T 细胞

如果在通过三座桥之后,我们迎来了永生。您认为那时我们要面临的最大问题会是什么?

生命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很多人都问过我这个问题。你可以说生命的意义在于:生命是有限的、短暂的。如果你获得了永生,可能你会发现生活枯燥,因为它将循环往复下去,永不停止。这确实是一个挑战。但生活也许会变得更加有趣。我们可以把自己的思维放到云端,实现虚拟现实。我们现在畅想的一些事情在那个时候成为可能。无限的生命可以让我们有更多创造力,有更长久的人际关系,有更多获取知识的机会,比如学习音乐、艺术,科技等等。有限的生命和死亡也阻止了很多创造力,让这个世界蒙受了更多的损失。比如只活到 30 多岁的莫扎特和舒伯特。生命的长度增加了,生命的广度也会随之增加。

无论生命的形态怎样变化,您都会始终坚持奇点在 2045 年到来吗,这是一个精确的时间点吗?

我常说的 GNR 革命,G 代表生物基因革命,我们的身体成为一种软件,可以被重新编程。2025 年这个技术就会成熟。N 代表纳米技术革命,R代表机器人,也就是人工智能。后面两个在 2030 年之前有大的突破。

就我的预测,在 2029 年,与人类相当的人工智能就能实现,无论是软件还是硬件上。在这之后,人工智能仍将呈指数级增长,「云」还有其他一些因素还会加速这一增长。到 2045 年,增强型(multiplied)人工智能将会出现。技术奇点这个词是借用了物理学中奇点的概念。在这一点上,空间和时间具有无限曲率,由于所有物理理论都会失效,所以不能描述在奇点处会发生什么。技术奇点是一个隐喻,当它来临时,之前人类的价值体系都会失效,我们也无法获知会发生什么。它是对于「深刻变革」的一个隐喻。

但实际上,就奇点大学来说,我们并不关注 2045 本身,因为多数人会认为那是几十年后的事情。我们目前经历的变化就已经非常明显且迅速,五年前的世界和今天相比是完全不同的。所以我更愿意去谈论目前发生的指数级增长。

针对指数级增长这个概念,您曾经指出,「一种技术一旦成为信息技术,它就会遵循加速循环定律。」生物医学,信息传输,大脑研究这三个领域成为了您这个观点的例证。下一个十年哪些领域会成为信息技术?

3D 打印技术。我们现在可以对实体物品进行 3D 扫描,随着指数级增长的发生,我们可以,比如,对大脑进行扫描,根据它的物理构成,解释它如何工作,甚至创造一个大脑。到 2020 年,我们可以用 3D 打印技术创造更多实体物品,比如打印衣服。到 2025 年,我们可以打印食物。指数级增长就是要告诉我们未来会发生什么。当然,还有虚拟现实技术,生物技术。它们还没有实现,但已经很接近了。

说到想象未来,中国著名的科幻小说作家刘慈欣,从您的技术奇点理论中得到很多创作灵感。他曾幻想过这样一个场景:奇点降临后,人类把自己的思维上传到了一个蚁穴大小的云端,由一个灯泡大小的能量维持运转。您怎么看他对奇点来临后的人类社会的设想?

奇点是一个很难描述的概念,我们需要隐喻,我认为这是非常有艺术感的(artistic)。每个人也都有自己不同的理解。他的这一设想是非常诗意的。你可以从技术的角度看待,也可以从叙事的角度看待,在我看来他的角度就是一种诗意的叙事。

刘慈欣关于奇点的这一想象本质上是关于人的、人的身体、地球本身的,他称之为「内向型解决方案」。还存在一种「外向型解决方案」,像是向宇宙延展,去探索太空,您怎么看待这种探索?

我认为地球还有足够的资源可以支持指数级增长到 21 世纪末。我们探索外太空是因为我们需要去了解宇宙、了解自身,像是我们探索月球,还有火星。但我并没有看到有什么必要性一定要离开我们生活的星球。到了 21 世纪末,即便我们没有足够的资源了,我们也并没有必要把人或者其他生物送入太空,我们可以送机器人去。我猜想,那时的软件已经足够智能去完成这一任务。

梅兹-格洛定律(maez-garreau law)说,预测者总是倾向于预测某一未来技术实现时自己还活着。您对奇点的预测符合这个说法吗,将奇点来临定在您近 100 岁的时候?您内心非常期待奇点的来临对吗?

1999 年在我写《灵魂机器的时代》预测,30 年后人工智能会和人类智能相当。当时大多数专家认为这个过程要花费至少 100 年。2006 年,AI 这个概念被提出 50 周年的纪念大会上,主流学者认为 25~50 年,我认为 23 年,已经非常接近。现在我认为 15 年,他们的预测是 20~30 年。可以看出这个 AI 专家领域都越来越乐观了。埃隆·马斯克甚至认为超级智能时代可能会在五年后到来,和他相比,我倒是保守了。

马斯克虽然预测超级人工智能五年内就有可能出现,但他也表现出极度的担忧。

是的,我曾在《时代》杂志上回复了马斯克对于超级人工智能的担忧。我认识他,他也在奇点大学工作。但他对人工智能的负面看法还是让我挺惊讶的。所有的技术都是双刃剑,但我们有办法可以让技术得以安全地使用和发展。人工智能技术并不是我们遇到的第一个「危险」的技术,我们有能力控制其他的危险技术(像是几个世纪前的火、火药),就有能力控制人工智能。

我不止期待奇点的来临,我对明年,五年,十年都充满向往。所以我不止要活下去,还希望可以这个过程中保持健康。未来我们有可能具有一副百毒不侵的身体(biological bodies),但在那之前,我们还需要更加勤勉,为人类发展做出更多贡献。

您曾经说您喜欢预测未来技术的原因,是因为您知道时间的艺术(art of timing),这也是为什么发明家会成功的原因。在您看来,您最成功的发明是什么?最大程度影响了人们的生活、社会,甚至人类历史。

盲人阅读机我一生最满意的发明。它改变了成千上万人的生活,盲人、无法受到教育的人、不识字的人,让他们可以阅读。那是 1976 年。盲人阅读机的核心技术也是信息时代众多技术的基石,比如 CCD 平板扫描、语音合成、文字识别。这项发明推动了技术创造和应用,同时影响和改变了人们的生活。

另外一个我非常满意的发明是音乐合成器。我的父亲是一个音乐家,但是他没有钱去听管弦音乐会,但有了音乐合成器,我可以在宿舍里合成管弦乐队或是摇滚乐队的音乐。这使得人们更容易地接触到音乐。我也因此获得了 2015 年格莱美技术音乐奖(2015 Technical Grammy Awards)。发明家的满足感来自他和他的发明对人们的生活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音乐合成器是库兹韦尔非常满意的发明

说到音乐,您还有什么其他爱好吗?

我喜欢听音乐,也会弹,我父亲在我六岁的时候教我弹钢琴,我也会用我的音乐合成器。我喜欢徒步,骑自行车。但工作给了我更多满足感,我认为这也是一种爱好。保持创造力。我正在写一本小说,关于一个天才女孩的故事。她依靠人类智能的力量,解决了很多世界性的问题。她在 12 岁治愈了自己的癌症,给中东带去了和平,还解决的非洲的缺水问题。她是一个天才,但人类只要有正确的想法,哪怕是一个孩子,也可以做出很多正确的事情。这是我的价值观。我很享受写作的过程。

这个故事是以您自己的经历为蓝本的吗,您在自己 30 岁左右的时候治愈了二型糖尿病。

大概是吧。她就是我想要成为的样子(fantacy)。

Copyright ©  2015 by Offline Creative


点击「阅读原文」开始订阅,优先享受离线会员权益。


 
离线 更多文章 离线空间观影会,今天奇遇花园见 保持内心小小的一点点火苗 一名黑客的肖像 离线阅读·06 | 黑客文化真的已经没落? 036 | 买只仿生兽回家,凯文·凯利礼物清单
猜您喜欢 让用户对你的app了如指掌 书籍推荐-3 关于滚动下滑,我有话说 Docker基础技术:AUFS 腾讯信鸽新功能:应用卸载如何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