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idg_capital

介绍:不只是VC,还有趣味和陪伴.

自学能力不够强?你的思考方式不对!| 经典回味

2016-03-04 18:47 周末反思的

【导语】创业路上会碰到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大力推广后发现业务接不过来了,这时候到底应该招人扩张还是暂缓推广?创业就像取经,途中甚至不止九九八十一难……创业者不仅得是一个优秀的 Problem Solver,更应该具备超强的自学能力——学会如何解决问题,如何思考问题。以下是张五常的思考方法论,值得好好品读。

(张五常,国际知名经济学家,新制度经济学和现代产权经济学的创始人之一)


据说熊彼德 (J.A.Schumpeter) 曾在课堂上批评牛顿,指责这个如假包换的物理学天才只顾闭门思想,没有将他思考推理的方法公开而留诸后世,这批评有点道理。但牛顿在物理学上的丰功伟绩,是他在逃避瘟疫的两年中想出来的;其后就再没有甚么重大发现——虽是昙花一现,但这“一现”却是非同小可。爱因斯坦的思考方法,屡见经传,可惜他天赋之高,远超世俗,要学也学不到。 


有些朋友以为爱因斯坦既然可以不用资料而将相对论想出来,他们也可照样推理。但爱因斯坦能办到的,跟他们有甚么相干?爱因斯坦的思考方法,很可能是那些自命不凡的人的一种思想障碍。


我不仅不敢与牛顿或爱因斯坦相比,就是半个天才也算不上。但正因为这个缘故,我倒可以写点有实用性的思考方法我的思考方法是学回来的,一个平凡人能学得的思考方法,其他凡夫俗子也可以学。天才的思考方法是天才的专利权,与我们无关。



怪我咯

我是如何“偷思”的

大学念书时,我从不缺课,就是为要学老师的思考方法。所有要考的试都考过了,我就转作旁听生。


有一次,赫舒拉发 (J.Hirshleifer) 在课后问我:你旁听了我六个学期,难道我所知的经济学你还未学全吗?我回答说:你的经济学,我早从你著作中学会了,我听你的课与经济学无关——我要学的是你思考的方法


我这个偷习惯实行了很多年,屡遇明师及高手明友,是我平生最幸运的事。这些师友中,算得上是天才或准天才的着实不少。我细心观察他们的思考方法,在其中抽取那些“非天才”也可用得着的来学习,久而久之就变得甚为实用。但因为被我偷的人很多,我就综合了各人方法,作为己用。虽然这些人大都是经济学者,但天下思考推理殊途同归,强分门户就是自取平凡。兹将我综合了普通人也可作为实用思考方法的大概,分析如下。


1
谁是谁非不重要


假如你跟另一个人同作分析或辩论,他常强调某个观点或发现是他的,或将自己放在问题之上,那你就可以肯定他是低手。思考,是决不应被成见左右的。出风头领功是人之常情,但在思考过程上,自己的观点不可有特别位置。领功是有了答案之后的事。在推理中,你要对不同观点作客观衡量。


有些人认为佛利民好胜、强词夺理去维护自己观点,这是错的。佛利民的思想快似闪电,但他认错更快!因为他认错太快,往往给人印象就是没有认错。在我所认识的高手中,没一个推理时将自己加上丝毫重量。事后领功是另一回事。


任何高手都可以错,所以他们观点或理论,也只能被我们考虑及衡量,不可尽信。当然,高手推论较为深入,值得我们特别留意。我们应对高手之见作较详尽理解,较小心去衡量,但不可以认为既是高手之见,就是对的。高手与低手之分,主要就是前者深入而广泛,后者肤浅而狭窄


2
问题问得好,答案就得了过半


在《读书的方法》一文内,我述说了求学时的发问主旨。以发问作为思考指引,有几点要补充。


第一、问题要一针见血


这是佛利民的拿手好戏。你问他一个问题,他喜欢这样回答:"且让我改一下你的问题。"他一改,就直达你要问的重心,十分清楚。我们凡夫俗子的仿效方法就是要试将一个问题用几种形式去发问,务求达重点所在。


举个例子。当佛利民解释某法国学者的货币理论时,我问:他的主旨是否若时间长而事情不变,人们就觉得沉闷?"佛利民答:"你是要问是否时间越多,时间在边际上的价值就越少?"这一改,就直达经济学上"替换代价下降"定律,他无需答我,答案已浮现出来。


第二、问题要问得浅


这是艾智仁 (A.A.Alchian) 专长。谈起货币理论,他问:"甚么是货币?为甚么市场不用马铃薯作货币"当经济学界以功用 (Utility) 的量度困难为热门争论时,艾智仁问:"甚么是功用?甚么是量度?我们用甚么准则来决定一样东西是被量度了的?"


这是小孩子的发问方式后来艾智仁找到了举世知名的答案(即量度,不外是以武断方式加上数字作为衡量准则;而功用,就只不过长这些数字的随意定名。假设每个人都要将这数字增大,就成了功用原理。这武断的方法,若能成功解释人类行为,就是有用的,而功用本身,与社会福利无关)。


我自己的佃农理论,就是由几个浅问题问出来的。传统上的理论,都以为既然土地种植的收成,是要将一部份分给地主,那么地主以分账方法征收租金,就正如政府征税一样,会使农民减少劳力,从而使生产下降。我问:"既然生产下降,租值就应减少,为甚么地主不选用其他非分账式收租办法?我再问:"假如我是地主,我会怎么办?假如我是农民,我又会怎么办?"


第三、要断定问题的重要性


在我所知高手中,衡量问题重要与否是惯例,赫舒拉发更喜欢把这衡量放在一切考虑之前。学生问他一个问题,他可能回答:"这问题不重要于是就想也不再想。认为是重要的问题呢?他就从座上站起来!


判断问题的重要性不难。你要问:"假若这问题有了答案,我们会知道了些什么若所知,与其他知识没什么关连,或所知,改变不了众所周知的学问,那问题就无足轻重。有很多问题不仅不重要,而且是蠢问题。甚么是蠢问题呢?若问题只能有一个答案,没有其他可能性,那就是蠢问题了。


3
不要将预感抹杀了


逻辑是推理的规格。但若步步以逻辑为先,非逻辑不行,思考就会受到压制。不依逻辑的推理,当然是矛盾丛生,不知所谓。但非经逻辑就想也不想的思考方法,往往把预感 (Hunch) 抹煞了,以至什么也想不到。逻辑学,尤其是数学逻辑,是一门湛深学问,但若以逻辑先入为主,就会弄巧反拙。


念书时,我拜读过爱因斯坦与逻辑学高手朴柏的辩论书信。他们争论的是科学方法论问题。在辩论中,我以为朴柏是胜了一筹,但在科学上的贡献,他却是藉藉无名的。


逻辑,是可以帮助推理正确性,却不是思想或见解的根源。科学方法论,是用以证实理论存在,但它本身,对解释现象毫无用处。那些坚持非以正确方法推断出的思想是犯了规,不能被科学接受的观点,只不过是某些难有大贡献的人的自我安慰。这种人我遇过不少。他们都胸有实学,思想快捷——缺少了的就是想象力


纯以预感而起,加上想象力去多方推敲,有了大概,再反覆以逻辑证实,是最有效的思考方法只要得到的理论或见解,是合乎逻辑及方法论规格,是怎样想出来的无关重要。那些主张"演绎法(Deductive Method) 或"归纳法" (Inductive Method) 的纷争,不宜尽听。苹果掉在了牛顿头上(或牛顿午夜做梦),万有引力理论就悟了出来。又有谁敢去管他思考方法是否正确。



论苹果在人类历史上的重要性


有些独具卓见的学者,其逻辑推理的能力实在是平平无奇的,他们的重要科学贡献,是经后人修改而成。英国早期经济学家马尔萨斯,推理能力比不上一般大学生!近代获诺贝尔奖的海耶克及舒尔兹,推理也没过人之处。


这可见思想见解 (idea) 是首要,逻辑次之得到一个稍有创见的预感,就不要因为未有逻辑支持而放弃。在我所认识学者中,善用预感的要首推高斯 (R.H.Coase) 。无论我向他提出任何比较突出的意见,他就立即回答:"好像是对了""好像是不对的"。先有了个假定答案,然后再慢慢将预感从头分析。


另一个已故的高手朋友嘉素 (R.Kessel) ,是行内知名预感奇才。在 1974 年(他死前一年),我有幸跟他相聚几个月,能欣赏到他不知从何而来的预感。嘉素有一条座右铭:"无论一个预感是怎样不成理,它总要比一点意见也没有为佳。"他又强调:"若无半点见解在手,那你就甚么辩驳也赢不了。"


预感,是每个重要发现都缺不了的,从哪来没有一定规格,有时究竟是甚么,也不大清楚。在思考上,预感是一条路的开端,可走多远,到那里去,难以预先知道,但非试走一下不可的。走这路时,逻辑就在路上画上界线,将可行及不可行的分开走了第一步,第二步可能较为清楚


好的预感的特征就是:路可以越走越远,越走越清楚,到后来就豁然贯通。"没出息"的预感特征正相反。我要指出的是:逻辑是用以辅助预感的发展,用错了,是可将预感抹煞了的。


4
转换角度可事半功倍


任何思考上的问题,是一定可以用多个不同角度来推想的。换言之,同样问题可用不同预感来试图分析在这方面,我认识的高手都如出一辙:他们既不轻易放弃一个可能行得通的途径;也不墨守成规,尽可能用多个不同角度来推想。转换角度有如下效能:


第一、茅塞可以顿开

茅塞” (Mental Block) 是个很难解释的思想障碍,每个人都常有。浅而重要的发现,往往一个聪明才智之士可能绞尽脑汁也想不到!但若将思想角度稍为转变,可能茅塞顿开。想不到的答案,多数不是因为过于湛深,而是因为所用角度是难以看到浅的一面。重要例子不胜枚举。


一间工厂为生产,对邻近物业造成污染而有所损害。历久以来,经济学者都建议政府用几种办法去压制工厂生产,从而减少邻近物业的损失。这个老问题到了高斯手上,他就将角度倒转:"压制工厂生产,就等于邻近业主对工厂有所损害,究竟要被压制的应是哪一方?"高斯定律由此而出。


第二、角度可以衡量


从一个角度看来是对的答案,换个角度却可能是错的。任何推理所得的一个暂定答案,都一定可以找到几个不同角度来衡量。若不同角度都不否决这个暂定答案,我们就可对答案增加信心。当然可靠的答案,还是要经过逻辑及事实考验。


第三、角度有远近之分


在思考过程中,细节大要是互补短长,无论细节想得如何周到,在大要上是有困难的见解,思考者就可能前功尽弃。但大要上是对了的思想,细节的补充,只是时间问题——就算是错了,细节也往往无伤大雅。在这方面的思考困难,就是若完全不顾细节,我们会很难知道大要。有了可靠大要而再分析细节,准确性就高得多。


思想一集中,脑袋就戴上放大镜,重视细节,这是一般的习惯。善于思考的人会将问题尽量推远,以作整体性的考虑。


5
例子远胜符号


推理时可用例子,也可用符号。有些人两样都不用,只是照事论事,随意加点假设,就算是推理。后者,是茶余饭后不经心的辩论,算不上是认真思考。有科学性的思考,用例子是远胜用符号的


数学,是以符号组合而成的一种语言。严格说,任何语言文字都是符号。画面是没符号的,但也是表达一种方式。用大量字来表达画面,就成了例子。思想是抽象的,要证实抽象思想的正确性,数学就大有用途,因为它是最严谨的语言。但有效的思考方法却是要将抽象现实化。画面比符号较接近现实,因此较容易记,所以在思考上,用例子就远胜用符号了。


以数学求证是得了大要之后的事。其他少用数学而善于思考的人,用例子更是得心应手。中国人天份之高举世知名,但用例子能力就比较弱了,这点我实在不明白。以我之见,韩非子还算过得去,但孟子及孙中山所用例子就往往似是而非,不知所云,他们成不了推理高手,是不难了解的。



我举个栗子!


善用例子的人,再蠢也蠢不到哪里去。用例子有几个基本法门,能否善用就要看个人想像力了。现试将这些法门分列如下。


第一,例子要简而贴切


以例子辅助推理,理论的重要特征是要全部包括在例子之内。通常办法,就是将例子内枝节删去,使重点突出,务求在重点上例子与理论有平行对比。简化例子要有胆量,也要有想像力。经济学历史上,简化例子最有本领的是李嘉图,所以李嘉图经济模型的广博度,至今仍未有人能望其项背。那就是说,例子简化得越厉害,复杂的理论就越容易处理。


第二、例子要分真假


所有可用例子都是被简化了的。以严格准则来衡量,没有一个例子是真实的。但有些例子是空中楼阁,其非真实性与简化无关。另一类例子,却是因事实简化而变为非真实,我们称后者为"实例"纯以幻想而得的例子容易更改,容易改为贴切,是可帮助推理的。但要有实际应用理论,就必须有实例支持。少知世事的人可先从假例入手,其后再找实例辅助,实证工夫做得多的人,往往可省去这步。经验对思考有很大帮助,就是因为实例知得多。


第三、例子要新奇


众所周知的例子不仅缺乏吸引力,在思考上,较新奇例子会较容易触发新奇思想。第一个以花比美人的是天才,其后再用就少了创见。工厂污染邻居的例子,庇古用时是新奇的,用得多了、启发力就减弱。高斯在同一问题上作分析,采用牙医工具的声浪扰及邻居、大厦的阴影减少了隔邻泳池的阳光。这些比较新奇的例子,都启发了一点新的见解。


第四、要将例子一般化


这点中国人特别弱,事实不可以解释事实,太多理论就等于没理论。将每个例子分开处理,理论及见解就变得复杂,各自成理。无意中,变成将事实解释事实。将多个不同例子归纳为同类,加以一般化,是寻求一般性理论的一个重要方法。


马克思走李嘉图的路,将资本跟土地及劳力在概念上分开。所以马克思的资本论缺乏一般性,使剩余价值无家可归。李嘉图自己从不相信价值是单从劳力而来,他想不通将不同资源一般化的方法,自知他的理论有困难。这困难要到费沙才清楚解决了。


在另一极端,过于一般性的理论,因为没例外例子,所以也没有解释功能。有实用理论是必须有被事实推翻的可能性。因此之故,例子既要归纳,也要分类。分类的方法就是要撇开细节,集中在重点上(不同例子之间难以共存的地方)。将一个例子分开处理,我们也应该找寻跟这例子有一般性的其它例子。世上没有一个"无法一般性化"的实例。若有,在逻辑上,这实例是无法用理论解释的,这就变成了科学以外的事。


第五、要试找反证的例子


思考要找支持例子,但考证是思考一部分,考证就要试找反证例子了。史德拉 (G.Stigler) 、贝加 (G.Becker) 等高手在辩论时就喜用反证。可靠的理论,是一定要有可以想象的反证例子的,但若反证的是实例,理论就被推翻了


6
百思不解不如暂时搁置


人的脑子有难以捉摸的机能——连电脑也能想出来的脑子,其机能当然要比电脑复杂得多。拼命想时想不到,不想时答案却走了出来,是常有的事。我们可以肯定的就是:在不经意中走出来的答案,一定是以前想过的老问题。以前想得越深,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机会就越大。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以置信。


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时间并没有白费。将问题搁置一旁,过些时日再想,可有奇效。就是不再想答案,也可能会在无意间得到。我的价格管制文章写了 3 年;公司原理 12 年;玉器市场 9 年仍未开笔......这些,及其他文章加起来起码有百多年!


不是言过其实,而是搁置着等时机成熟而已。贝加的文章,好的都是下了多年工夫。高斯有几篇等了 30 多年的文章:他今年 74 岁了,等不到是经济学上的大损失。但人各有法,而等待是思考的一个重要步骤


科学上的思考是一门专业。跟其他专业一样,熟能生巧。可以告慰的,就是:无论问题看来是如何深奥,好答案,往往是会比想象中的浅的。


IDG资本

微信号:idg_capital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不想做媒体的VC不是好伙伴!

IDG资本力求为创业者分享最干的干货、最新的资讯、最全的智库、最深刻的见解。

 
IDG资本 更多文章 【创业要趁早】冯鑫:生命的意义在于折腾 熊晓鸽:追忆麦戈文先生,22年与22分钟 爱自由、就入伙 - IDG资本企业成员2015校园招聘 【干货】IDG李丰:我眼中的90后 【创业者说】蓝港王峰:创业是对人格的洗礼
猜您喜欢 “云”到底是什么 支撑上万并发毫秒级事务响应!银行大型机负载下移至GemFire+HBase大数据平台的创新(一) 您的薪酬拖后腿了吗? 透析二进制程序函数调用关系 Android开发:Fragment不同操作的生命周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