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egonetworks

介绍:EGO(Extra Geek Organization),超级极客邦,是极客邦科技旗下高端技术人聚集和交流的组织,由InfoQ中国团队运营,旨在组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高端技术人社交网络,线上线下相结合,为会员提供专享服务.

微软洪小文:AI 还是个小学生,资本请慎重!

2017-09-06 18:15 亿欧
创业还是应该做到底部,规模到了一个地步就选择IPO。至于AI领域何时才能让这些资本赚的盆满钵满?洪小文说:“如果AI是个孩子,那么现在他只是在上小学6年级,至少要过10年,他才可能上大一。”
来源 | 亿欧

和已经成为华人商业领袖的师兄李开复不一样,洪小文的言行举止,无时不刻不在提醒人们,他依然是一名科学家。虽然,他所效力的公司,是一个叫做微软的商业帝国。

正因此,在回答关于当下最为火热的人工智能的问题时,洪小文的答案谨慎得让那些对未来充满憧憬的人们过于失望了。他们期待的,热播美剧《西部世界》里那种上帝视角的旅行,有生之年都难以出现。

AI能否取代人类?

同样没有电视剧中的剧情,洪小文从来不和自己的两个女儿谈及人工智能的新动态,尽管,她们的年纪,对机器人有着天然的好奇,而她们的父亲,众所周知是这个星球上,在这个领域最有发言权的人之一。

在最近几年间,被广为人知的,还有微软在人工智能领域“破釜沉舟”般的决心:在去年10月份成立的人工智能事业部里,微软已经将相关研究、产品等部门都整合进入了这一体系。这其中,就包括曾经被称为“世界上最热的实验室”的微软亚洲研究院。洪小文,正是这个研究院的院长。

这难免让人疑惑,一个成就巨大的父亲,为什么不愿和他的孩子们分享自己工作的乐趣?“当你真正了解技术,就不会把技术太当回事,大家有时候把它吹的太过分了。”典型的科学家式的回答,给“AI迷”们迎面泼盆冷水。

在洪小文看来,“毫无疑问,人还最聪明的。”在可预期的未来,洪小文并不认为人工智能有比人聪明的可能性,从更长远的时间线看,“将来能够取代人类的,也不会是进化后的人工智能,而只会是某一种未知的其他生物。”

这正是科学家和普通人的差别,普通人习惯于对未知的事物充满美好的幻想,而科学家会对它们保持敬畏。比如,横亘在人工智能和数学运算之间,还有着科学家们至今无法解释的东西——人类的意识。

“人类很多了不起的想法,都是在当事人没有直接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却得到了解答。”一个科学史上最有名的故事,高中化学老师早已告诉过我们:德国化学家凯库勒悟出苯分子环状结构的经过,就是因为他梦见了一只咬着自己尾巴的蛇。这种灵感迸发的时候,人工智能或许永远无法进行模拟,因为人是会神情恍惚的,会不清醒的,而计算机,永远不会算错。“有人说没关系,我让计算机故意算错,但那不是人的意识,人的意识是个很奇怪的东西,人工智能学不来。”

对于这一点的阐述,计算机的运算甚至远远比不过小说家们的描绘。金庸小说中,张三丰教张无忌太极剑法,张无忌说他看懂了七成,张三丰再教第二遍,张无忌却只看懂五成,教第三遍的时候,完全看不懂了,张三丰说:“那你学会了。”

“我们常常讲,创造力跟知识不一样,知识可以教,已知的东西可以教,创造力怎么教?人的创造力怎么来的?我们到现在还没搞清楚。”

人工智能可以解决所有问题吗?

然而,未知的世界,更激起了人们的探索热情,从而带动了人工智能的春天。

“甚至说,是到了夏天,AI现在太火了,让很多人以为它就是一夜之间生长出来的,别忘记了,多少人陪它一起熬过了漫长的冬天。”从人工智能的提出,到今天,已经有61年过去了。

一条有趣的人物线是,洪小文在博士阶段的导师是“图灵奖”获得者拉吉·瑞迪,而后者是被誉为“人工智能之父”的约翰·麦卡锡的学生。他们之间的三代传承,正是人工智能走出两轮寒冬的过程

其实,61岁的AI,早在2000年的时候,就曾在好莱坞大导演斯皮尔伯格的执导下,以同名电影的形式票房大卖,为什么直到今天,才成为产业新贵?前人种树,后人乘凉。

洪小文认为,基础研究很重要。如果61年来没有很多科学家默默无名的钻研,就不会有今天的AI,“包括微软,我们研究院已经成立26年了,我们要比其它公司先知先觉,但即使这样,也是走进过寒冬的。”

而且,有一点洪小文非常确定,人工智能的冬天,已经彻底过去了。他理解中的人工智能,就是一个算法,这种算法会不断精益求精。

目前所掌握的算法,通过大数据,可以在各行各业都做出了不起的应用,“从这个角度来看,人工智能再变回冬天的可能性不大了。”但是,洪小文也重申,这不代表AI可以解决实际所有的问题,再一次,以一个科学家的身份,洪小文认为自己有义务,提醒人们不要过度“神化”人工智能。“更直白地说,人工智能结合大数据是有很多应用的,但是别忘记了,我们人有很多东西,是没有大数据的。”

谁将成为AI时代的引领者?

比起自己科学家的义务,洪小文还有更棘手的事情要做。除了担任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洪小文在微软还有两个更为关键的领导职务: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和微软公司全球资深副总裁。因此,摆在他面前的问题显而易见:在这一波浪潮中,他能不能带领微软在人工智能的研发方面保持竞争力,成为AI时代的引领者

至少,在普通大众的眼中,人工智能的风头并不在微软这边。从去年开始,谷歌的“阿尔法狗”在全球横扫各大棋王,在对阵围棋顶尖高手李世石一战中,名扬天下。

在今年5月份时,“阿尔法狗”战胜世界围棋高手柯洁。不仅是谷歌,IBM、Facebook、亚马逊等巨头,无一不在巨资投入研发AI。这些举措的背后,是有报告指出,到2020年,AI可能形成700亿美元规模的市场。

那么,作为PC时代的软件霸主,在错失移动互联网的种种先机之后,微软能否通过人工智能,再次完成对竞争对手的超越?洪小文将肩负起微软帝国中兴的重任

不得不提的是微软本轮“押注”未来所用的筹码。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不仅公开表态“AI也会成为下一个大事件”,还将微软每年百亿美元级别的研发经费中的1/3,用于人工智能领域。这些大动作中,自然包括了前文提及的成立人工智能事业部。

目前,微软亚洲研究院在洪小文的带领下,科研成果可谓斐然,微软小娜和小冰一度让国人津津乐道。去年年底在北京举行的2016微软技术大会上,微软展示了一批引领变革的人工智能产品。比如,中信集团用微软机器人框架和企业微信公众号开发了企业报销系统,员工通过与企业微信号进行普通对话,即可完成提交报销金额、查询报销等操作。

在AI领域,过高的估值是好还是坏?

洪小文横跨的科学界和商界,都有着一个共同的、不可动摇的准则,他实际上就是这个准则的最佳代言人。那就是,最终的引导者,必然是赢得人才竞争的一方

不幸的是,在这一方面,微软在亚太地区有一个“好名声”——黄埔军校。因为,一直以来,微软“擅长于”给中国的IT公司输送人才。

比如,今年3月份,百度通过内部邮件宣布,对现有业务及资源进行整合,成立智能驾驶事业群组,由百度集团总裁和首席运营官陆奇兼任总经理。

而陆奇,不仅曾在微软任职,和洪小文更是校友,同样在CMU计算机学院从事过AI研究。他的离开,对微软的AI布局而言,无疑带来了此消彼长的消极影响。

而且,陆奇前往百度,也折射出人工智能领域竞争的激烈,这不仅仅是微软等国外巨头专属的地盘,以BAT为首的国内巨头,正在不断攻城掠地。

2017年7月5日,百度CEO李彦宏乘坐公司研发的无人驾驶汽车抵达百度AI开发者大会。腾讯也不甘示弱,在多个事业部门均下设AI团队。3月19日,在日本举办的第10届UEC杯世界计算机围棋大赛上,腾讯AILab研发的人工智能围棋程序“绝艺”获得冠军,腾讯的人工智能就此锋芒初显。

对于这一切,洪小文不可能不看在眼里。他表示:“高科技产业的人才流动率向来是非常大的。微软和全行业的平均水平相比,人才流失并不算很严重。”面对国内外巨头的“围剿”,微软是一家平台公司,目的是为了让AI普及化,因此会欢迎大家一起把蛋糕做大。

当然,目前国内的AI领域,还面临着资本“一窝蜂”进来的现象,洪小文认为,由此产生的独角兽其实是一个很危险的东西,过高的估值往往意味着泡沫,无论在什么领域,这都不应该是一个常态。

洪小文表示,创业还是应该做到底部,规模到了一个地步就选择IPO。至于AI领域何时才能让这些资本赚的盆满钵满?洪小文说:“如果AI是个孩子,那么现在他只是在上小学6年级,至少要过10年,他才可能上大一。”

人工智能发展到今天,几乎已经无处不在了。从传媒到零售,从教育到金融,从家居到医疗,从安防到物流,人工智能正在一个又一个行业掀起变革!新时代的来临,必将淘汰一批人,同时成就一批人。摆在技术人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也是一个难得的机遇,但身为公司技术领导人的你,该向谁学习?——极客邦旗下的高端技术领导者社群EGO,汇聚全国近400位技术大牛,链接技术圈顶级资源,提供丰富的学习交流形式,助力技术领导者开拓视野、提升能力、解决问题、达成合作,精准把握时代脉搏!

9月1日至9月15日,EGO会员招募季正式开启,点击阅读原文抓紧报名!


 
EGONetworks 更多文章 CEO 与 CTO 的“爱恨情仇”——有赞 CEO 白鸦对话点融 C 深度学习框架TensorFlow、Caffe、MXNet、PyTorch如何抉择?6 位大咖现身说法 2017 年第 35 周 | 每周精华 轻松筹 CTO 李汐:什么样的程序员是更值得信赖的? 提认知,阔视野,交朋友,找资源……哈,技术领导者的社交圈原来这么有意思!
猜您喜欢 程序员专属手机壳,凉爽起来:Show me the Code! 如何在前端开发中增加编码效率,这里有十款 Chrome 扩展可以帮你 IT从业者向“35岁困惑”说不 干货来啦!JAVA常用代码(二) IBM云数据中心服务新模式助力建成领先数据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