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erpweixin

介绍:阿朱对产业的洞察与感悟

父与子

2015-08-03 09:32 阿朱原创

那天,中午出去办事,临时找了一个超市底下的大排档将就将就填饱肚子。于是选了一碗牛肉面,一份凉菜拼盘,一瓶饮料。

端好了,找座位。发现有个座位离的近,而且只有一个大约4-5岁样子的小男孩蹲在椅子上,双手抓住椅子和桌子,不断转来转去,机敏的看着周围不断过来过去的人,谨慎的盯着自己桌子上面前的那开了盖喝下一截的啤酒,不断的瞅卖刀削面摊位。

我就在他的对面椅子上坐下,开始埋头吃起来。人太杂太乱也太热,周围的桌子上也到处都是残汁剩盘,远处还有一个堆放盘子的推车,让人看着吃不下饭,只好埋头快速把面塞进肚子里。

小男孩用手把着桌子,总在我低头的视野之内晃动。小手,指甲缝黑,手背也有脏。我突然想起了我的儿子,他现在估计在幼儿园吃完饭呼呼睡大觉呢。而我面前的这个小男孩却在这个大排档里面。

一会,一个男子龇牙咧嘴笑着端了两碗刀削面过来,估计是小男孩的爸爸。小男孩立刻高兴了起来,不再蹲在椅子上了,而是立刻坐下来快速把一次性筷子的塑料撕掉,然后把筷子掰开,他的爸爸把面推到他的面前,父子俩开始吃了起来。

在这么热的天吃刀削面,而且是那么一大碗,我也是吃牛肉拉面,也是满头汗,幸亏我有凉菜,也有饮料。他们父子俩就两大碗面,小男孩也是大碗面,看起来比我都能吃,都吃的满头大汗。

但是男子并没有动那瓶啤酒,一会吃面,一会吸溜吸溜的喝面汤。热的把白衬衣的扣子全都解开了,裤腿也挽起来了,一只脚蹬着大排档桌子下面的铁凳腿。父子俩讲着他们的家乡话,我听不懂。我估计他们是超市外面小胡同卖东西的小贩。

我咕噜咕噜喝着饮料,剩下一大半面,实在吃不下去了。小男孩快速的眼睛闪过,流露着买卖人特有的精明和快速看人识人的能力。我想,就吃饭这点功夫,小男孩估计把我全身上下都扫了个遍。

小男孩的爸爸也吃的差不多了,拿起啤酒瓶对着嘴喝了一小口放下,眼睛斜瞅着这瓶啤酒。在酝酿精神打饱嗝。

我也刚吃完,散散劲,环顾四周。原来附近一个涮涮锅大排档里面,也有一个小女孩,也是4-5岁的样子,穿着白纱裙,坐在高高的涮涮锅台面里面看着外面的人。他们应该都在幼儿园里面玩和学习和做游戏有小朋友,但他们却都没有在。他们跟随父母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混迹在这个小摊小贩人嘈人杂的油腻世界,看过了多少世间底层草根的喜怒哀乐。他们的父母在这边辛苦的忙碌劳作着,他们只能自己看着这个世界。眼睛很黑很深。

我旁边桌的一个人,把自己的手机放在桌子上,听歌,是千里之外。山寨机,周围有一圈粉颜色灯,一闪一闪,认为很漂亮。播放的声音挺响,他在吃着鸡丁盖饭。

我离开桌子走人,边走边抓着自己的领口来回扇风。我看见那个小男孩动了一下我喝光的饮料瓶,被他爸爸一手打开,小男孩瞅着我剩下的凉菜拼盘,继续吃自己的那碗大面。

外面阳光刺眼,热浪扑面,白的晃人。我想起了两件事。

第一件,是我在2002年。我那天有事出去,身上带了大约不到100元。正好天下毛毛雨,5月份的北京天。我当时还在通县住。我往汽车站赶路。路过一个推着自行车的人,他在对着一个白发凌乱的老太太说着话,我走过的几秒钟,我听见了一句话:“你这样推到北京城也没有用,你没有钱,医院是不会给你看病的”。我留意停下了脚步。原来老太太推着一辆大的平板车,车上躺着一位老爷爷,用家里的棉被盖着。由于下雨,老爷爷的脸被透明塑料盖着一些。但是由于塑料布并不多,所以很多棉被还是湿了。平板车上还放着饭缸、筷子、暖壶,显然他们已经走过了很多的路。老太太眼窝深陷,很茫然,嘴里喃喃的不知说着什么。由于是下雨的星期天下午,通县过去也没有多繁华,路过的人也并不多,所以只有我和那个骑车男人在老太太和平板车的身边。

他们是从河北来的吗?要知道从河北到北京通县有很长的路。老太太估计都有70多岁了,把老头用平板车拉来。他们晚上在哪里睡?他们的热水从哪里来?他们的饭从哪里来?他们遇见过多少好心人?他们达到医院会有人救吗?

这一切我都想不到结果,我当时给了老太太10块钱。我的心情很压抑,我知道帮不了他们什么。老太太不要我的钱,也没有强推,只是嘴里喃喃的说着什么。

我坐公共车走了。一路上在京通快速路上公交车飞奔。雨越下越大。我突然真想抽自己耳光,我干吗不把我身上的所有钱都给了老太太呢。我留着这点小私心干吗?雨越下越大。我竭尽全力看着外面黑压压的天黑压压的雨,有股热水在眼角,我说那只是雨。对,那是雨,是雨迷了眼。雨越下越大。这个公共车上的乘客是如此之少,我是如此孤单,是的,我也是个北漂的人。这个公共车颠簸在雨中狂奔着,我就是这北漂的一只船。

另外一件事情,是我前几天在宣武门地铁附近遇到的。当时我正要匆匆忙忙提着电脑下了公交车换乘地铁去上班,擦肩而过的人很多。有一个三十六七岁的女人,身材中等,穿着一件宽大的普通裙子,干干净净,头发也干干净净,茫然失措的怀里抱着一个小男孩,大约2-3岁的样子,小男孩也是干干净净。女人的旁边还有一个婴儿车,车里有一个小婴儿躺着,戴着婴儿帽,也是干干净净。女人的脚底下写着几行字,我匆匆一过,斜眼看到了第一行:生活实在过不下去了,求大家行行好。

这个城市到底是怎么了?每个万家灯火的背后是什么?人不到落难到最艰难的时候,怎么会到大街上跟人说:“生活实在过不下去了,求大家行行好”。

我们生活的世界

就象一个垃圾场

人们就象虫子一样

在这里边你争我抢

吃的都是良心

拉的全是思想

你能看到你不知道

你能看到你不知道

有人减肥有人饿死没粮

饿死没粮饿死没粮

饿死没粮饿死没粮

有没有希望

有没有希望

有没有希望

有没有希望


 
阿朱说 更多文章 B2C的O2O 管理的常识(1):什么是管理 管理的常识(2):什么是领导 管理的常识(3):什么是组织 管理的常识(4):什么是计划
猜您喜欢 Devops2.0工具集黑宝书-读书笔记之3-系统架构 程序员的成长和代码行数的关系 Load最高的一段代码 | RPC及消息队列选型 | 高可用架构日报第5期 设计师们写给自己的独白:永远热爱,永远热泪盈眶! python检查最近的日志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