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dfscx2014

介绍:一所全新的互联网大学——混沌研习社为创业公司培养具有互联网思维和全球化视野的创新人才

大课报名 | 一幅画怎么才算画完?

2017-04-10 12:00 陈丹青

经过了将近一个月的美学课程,你是不是已经对艺术有了些许的感觉?当你再面对一个美好的事物时,内心是否已经有了全新的认识?

 

作为四月人文美学课程的收官课程,陈丹青将在4月22日来到研习社,在北京与你分享《“局部”的美学流变》带你从绘画艺术中体会人生。


来上课之前,请一定要观看视频节目《局部》,或者阅读文字集《陌生的经验》。请跟随陈丹青优雅与朴质,睿智与率真的语言,一起体会绘画艺术的流变。更重要的是,这是丹青老师布置给听课同学的课前作业。

 

今天,先让我们从印象派出发,探讨一个有趣的话题,一幅画,怎么才算画完了?


登陆混沌研习社APP(戳此下载)报名。有问题想问陈丹青老师?请戳此提交问题,也许你关心的问题就会出现在他的课堂上。

 

|陈丹青
(著名画家、文学评论家、作家) 


喜欢古典音乐的朋友应该知道舒伯特第八交响乐,叫做《未完成交响乐》。木心先生(中国当代文学大师、画家)给我们讲课的时候说,其实这部交响乐已经完成了,我不同意。

 

可是木心是对的,他是在用现代的意识来看待《未完成交响乐》。他认为两个乐章足够完满,不可增减。


但我也没错,因为我是从一个传统的标准去看这部交响乐。

 

舒伯特的“未完成”原因不明,是天意。梵高的这个“未完成”呢?一目了然,是人事。


印象派:让绘画自由


我们今天从绘画本身来谈“未完成”,非常简单:就是要看你这幅画,是在户外当场完成,还是在房子里、画室里,慢慢画完的。

 

画画的人知道:你在画室里慢慢画和在户外写生,有千差万别。这其中最大的差别,在于时间和速度。


  • 户外写生,光景变得快,你必须迅速下手。

  • 在屋子里画,就完全不一样了。要慢慢琢磨,你不用事后再改。

 

十九世纪之前的一幅画,要画个把月、大半年,甚至更久,这很正常;一天、半天、几小时,就能完成一幅画,恐怕是从印象派开始的。

 

莫奈

 

莫奈画《日出·印象》,是要捕捉清晨六点钟,那一瞬的耀眼景象。他认为自己捉住了,就回家。


在他回家的途中,太阳爬高了,另一种辉煌的光景出现了。那么,他会换个日子,去画八九点钟的太阳。


实际上,比他早几十年的英国人透纳,早就画过壮丽的日出,但招法还是传统的。诸位将两者画作进行对比,就能看出来,透那的画作是在画室,细细地琢磨出来的。


印象派的贡献,说来说去就是光线与色彩。


但在此前的几百年,画家们就不琢磨光线、不讲究色彩吗?绝对不是。印象派哥儿们,率先走出一步,在户外当场完成一幅画。然后,意思到了,就收摊:“老子回去不加工了。”

 

问题不仅在于“快”、“慢”。一旦可以当场画完一幅画,你的手就会放开来,你笔触就会放开来。因此,种种意外的、奇妙的、好看的效果就出来了。


古典画家的色彩、笔触,其实是千方百计为画出那个对象、那张脸、那片风景。

 

到了印象派,他们反过来为了“玩我自己的笔触”、“玩我想要的颜色”。绘画自此自由了,放开了。


绘画,要懂得跟媒材玩——就是你手上的笔、颜料和这块布。起头做的人,就是印象派画家,尤其是后印象派那几个人。


这种意识,在印象派那里还是半自觉的;但到了毕加索、马蒂斯那儿,就成了自觉。


一幅画怎样才能算画完?


一幅画怎样才能算画完?


这是印象派提出的一个颠覆性的问题。然而,是“颠覆性的问题”,就会要付代价。


印象派的画家,一辈子受委屈,拼命想进沙龙也进不了,其实是蛮屈辱的。


他们的生意也非常差,理由有千条万条,其中有一条不太常被说到、却非常致命:无论是公众还是绘画圈,都觉得他们画得太潦草了——这怎么能算是画完了?



马奈的《莫里索肖像》


这是不大的一幅肖像,仅草草几笔。如果你从传统绘画的角度来看,这其实就是刚刚起个稿子,还应该继续画下去一直到画完。


可是,马奈不画了。他觉得这几笔很漂亮、过瘾,他停了下来。


这幅画,现在被认为是肖像画的神品。介绍马奈的画册,通常都会刊登这张画。


但在在马奈画出这幅画的时代,绝对不是由他说了算。这样的画,公众看不懂、画商也不要,还会骂他。那是在1870年代左右,大家要是记得。梵高初学绘画是在1880-1883年,那个时候梵高都不知道在哪,还没开始学画。


巴黎的报纸

  

印象派老大哥——毕沙罗。毕沙罗是一个憨人,他注意到物象的变化无穷丰富。所以他经常会到同一个景点,几十遍、上百遍地画。


你去看他的原作,他画的那些墙啊、草啊、树啊、天空啊,都要一遍遍地覆盖,颜料厚得跟泥浆一样。


他对美术史提出了一个陌生的问题:一幅画,可以无穷无尽地画下去。那么,你再也无法确定一幅画,如何算画完。

 

塞尚的每幅画,也是都打算不断、不断地画下去。


你们去看塞尚的画,几乎可以说他一辈子的画,没有一幅是画完的。他留下来的画,大多都有1/5~2/5的画布没有填满。


在未被填满的白布上面,你甚至还可以清晰地看到铅笔印子。我们可以与梵高的画作对比,至少梵高的画作颜料都铺满了,而塞尚还有很多留白。


为什么?塞尚根本不在乎这幅画是否已经画完,他甚至没有意识到。



2005年,纽约的现代美术馆推出了一个很学术的展览——《毕沙罗和塞尚》,专门把他们在蓬杜瓦斯画的那些画展出。


毕沙罗与塞尚的画,是对比在一起挂的。


毕沙罗的画,即使画得再粗糙,也是试图完成的,他要去试图表达河岸的光线、时间和氛围。塞尚却不管,他的每幅画几乎都没有完成。因为,他不在乎这件事情。


后来出现一个名词,叫Openwork,就是打开的作品。就是塞尚在无意当中,打开了他的油画。而既然打开,就无所谓关闭。

 

塞尚会完全暴露画画的过程,你去看原作会特别清楚:你可以看到他画到一半的样子。这是塞尚乐此不疲的快感。他不在乎他的画有没有画完,永远处于打开的状态。

 

塞尚曾经说毕沙罗是“我的爸爸”,他感谢这位“爸爸”对他的启示。结果塞尚死后,他也成为20世纪那群最勇敢的大师们——毕加索、马蒂斯,这一大帮人的“爸爸”。


这些20世纪涌现的大师们,从塞尚未完成的、拆散的各个绘画角落,各取一端,逐渐出现了立体派,乃至是影响到后来的抽象画派。

 

毕加索说过一句很重要的话:一幅画配了框子、挂上墙,就死掉了。

 

这句话,只会说在20世纪。而19世纪之前的绘画,从来不会想到这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一幅画,可以画不完。第二个问题,一幅画,可以无穷无尽地画下去。

 

本文为陈丹青视频节目《局部》的文字节选,转自微信公众号“看理想”。


【四月大课预告 | 陈丹青】


陈丹青

著名画家、文艺评论家、作家


《“局部”的美学流变》


  1. 艺术未来会有怎样的流变与创新?

  2. 艺术家的“憨”与“真”为何如此可贵?

  3. 如何看待艺术的想象与写实?

  4. 怎样透过艺术反思社会与生活?

 

·时间:4月22日 8:45—12:00

·:北京昆泰酒店二层大宴会厅(北京市朝阳区望京启阳路2号)

·特邀嘉宾主:张蓓 混沌研习社上海分社社长、花间堂创始人


社员免费 APP同步直播:加入混沌研习社,登录混沌研习社APP(点此下载)可报名课程、收看课程直播与回放。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亦可入社听课!

 
混沌研习社 更多文章 陈春花:员工执行力差,辞退未必能解决根本问题 朱青生:艺术的本质是突破限制,回归自我|研习社课程笔记 朱啸虎:互联网商业模式最重要的是可防御 阿里前副总裁卫哲揭秘:阿里内部是怎么创业的 从滴滴和摩拜,谈共享经济认知的两个误区
猜您喜欢 阿朱语录(14) MySQL数据库InnoDB存储引擎Log漫游(2) 那些必要的坚持与讲究 嫦娥在奔月``我们在寻星!——携程技术2015校园招聘开始啦 Python基础教程14:字符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