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zenpark

介绍:InfoQ 中国、极客邦科技创始人兼 CEO 霍泰稳.一沙一世界,一树一菩提,每日精进,在平凡的工作和生活中体味成长.

陪着王(坚)疯子一直到 2050 年

2018-05-17 08:00 霍泰稳

右边像小媳妇的这个人是我


因为 2050 大会的事情,今天接受北京电台的采访,其中有个问题是,你对王坚博士这个人怎么看?我毫不犹豫地说:疯子。在王坚博士的世界里,我相信他是根深蒂固地相信“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在上次杭州云栖小镇召开的 2050 大会的筹备会上,他亲自把会议的主题曲名字命为“你不懂我的傻”。我给电台的记者说,王博士挖了一个很大的坑,叫 2050 大会,他先跳了进去,自己一个人在里面扑腾,然后大家一个接一个跳进去了。虽然爬上来有些困难,但是大家从来没有放弃,从去年10月份一直到现在,长达8个月的时间。


估计到现在,99.9%的人想象不到这个会议是怎么组织的。所以我也特别告诉电台的记者,一定要告诉我们的听众,告诉那些要来参加 2050 大会的小伙伴,放下自己所有的“成见”,放低姿态,来参加一个不抱任何期望的活动。然后你会发现各种各样的惊喜。简而言之,你见过一个大会早上会有马拉松吗?见过一个大会晚上会有参会者自己组织的乐队来高歌吗?见过在开会的同时还有足球队比赛吗?又见过可以租帐篷,在星空下畅谈未来吗?所有的这一切,还不包括100多场保罗万象的论坛。


这儿“七八点钟的太阳”代表年青人,那下午四五点钟的太阳是谁?


如果很幸运,你买到了现场的票来参会。想学点什么东西的话,我的理解是这样的:如果你是一个技术人员,你可以参与量子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深度学习、运维、架构、安全、开源技术等话题;如果你是一个科学爱好者,可以参与恐龙发现、物理实验、科学家情怀、神州飞船等话题;如果你是一个设计师或者艺术爱好者,可以参与艺术怎么创业、荷兰的艺术是什么样的、重新定义创意、科学和艺术的结合等;如果你什么都不是,哈哈,那么可以看看这些话题:带佛陀上火星、公益、可持续发展、循环经济、2050年的大学、文化领袖、乡村创新等等……如果还没有找到你喜欢的,那算了,你不是“热爱科技的年青人”,我们可服务不了你。


当然介绍上面的这专题,不是我想表达的主体意思。我还是想说说王坚博士和2050的故事,以及我在其中又是怎么走过来的。其实在阿里内部,王博士“疯子”的称谓好像早就私下流行已久。当年搞阿里云的时候,江湖传说只有马云一个人支持他,其他人持反对或者观望态度。而阿里云因为成本极高,将阿里巴巴几度拖入崩溃的边缘,王博士反复说服马云支持,终于挺了下来,到现在阿里云据说市场份额已经是第2~5名云计算厂商的市场总和。在网上流传过一个图片,在一次阿里云内部的活动上,王博士拿着话筒,讲到动情处,潸然泪下。



包括后来推动YunOS、城市大脑,其实哪一件事不是需要有“疯子”一样特质的人去推动才能够最终变成现实的。要我说,对于阿里巴巴现在对外展示的强大技术性,出身于心理学的王博士功不可没。也许有人不同意,那是你和王博士接触的太少。通过从去年10月份到现在的近距离接触,我经常给同事说,我算是知道了什么叫“王坚黑洞”。就是当你被说服,然后认可一件事情的价值后,你真的会“无头脑”地去投入,虽然未来一直很茫然,但是你知道有一个人在那儿堂吉诃德般地摇旗呐喊,在努力,你就愿意一直跟随下去。即使如飞蛾扑火,明知可能会危险重重,也就上去了。


谁能够想到一个万人规模的会议,是完全通过志愿者的方式组织出来的?包括我、原来阿里妈妈的首席科学家大数、中央台的编导冯其器、特赞的创始人范凌是志愿的,来自我们 TGO鲲鹏会的主编新龙是志愿的(我邦支持的:)),来自中迹体育的马拉松组织者曲鸣是志愿的,来自动点科技的展台组织者卢刚博士是志愿的,来自斑马体育的足球组织者是志愿的,几百个分享嘉宾也是志愿来的,没有人负担这些“志愿者”的差旅,不仅如此,他们还需要自发努力地帮助会议做宣传……


这些都是我们的志愿者


估计说到这儿,你肯定以为我们这些人疯了。是的,就是疯了,就是通过这种疯模式,我们走到了现在。


开始的时候我也没有完全理解博士想要的东西,所以也走了很多弯路。我以为要做这样的一个大规模的活动,不得需要很多人全职来做,所以想当然地开始组织团队投入其中。结果才发现这不是博士想要的样子,中间和同事还纠结了好多天。交流的多了,才一点一点地发现“志愿者”的真谛。博士就是想把所有的“商业味道”给摒除掉,记得有次开沟通会的时候,我说“王博士一定是受够了传统会议,才想办这样的一个会的”。他马上笑嘻嘻地说,“太对了,太对了,就是这个意思。”


在很多人的心目中,王坚博士是那种神人,高高在上的人。但是为了2050,我从来没有想过这样一个“位高权重”的人,几个月来,向见到的每一个人讲述 2050,从浙江省省长和宣传部长、杭州市政府,到大学教师、科学家、企业家,再到每一个他出席的论坛,他从来没有放掉过任何一个机会。在我们的沟通群里,他会说,你看省长也来支持我们了,你看浙江大学的院长要来讲2050的大学是什么样的,你看这个宇航员真的答应来咱们会议了。真的像魔怔一样。


根据锦木(这次 2050 大会的秘书长)的说法,从前博士是“忽悠”每个人来分享,现在几百个分享的人到位了,他开始“忽悠”见到的每一个人来购票参会了,一张两张不嫌少,成百上千张也不嫌多。只要你觉得这儿有意思,来就好了。开始的时候,有人问博士,咱们这样的会议,有人会来参加吗?会不会只有咱们这些组织者,只有咱们请的分享朋友在那儿自嗨,台下空空如也?博士说,即使有一个人,咱们也要召开,说不准这一个人将来会因为这次会议而改变他的人生,改变他对世界的认知,甚至他改变了世界,这就够了。后来参与的多了,又有人问,这样大规模的会议,没人给钱,赔钱怎么办?博士说,没事儿,有我呢。再后来,政府开始问,你们这样做,出了事情怎么办?博士说,我来兜底吧,一切的事情我来承担。


每个月博士都对志愿者这样宣讲一次


再回到开始,北京电台的记者问我的问题,在你印象中,王坚博士是什么样的人?如果让我再回答,我还是会说,他是一个“疯子”,一个我特别想成为的那样的“疯子”,一个做事情那么专注,不达目的不罢休,愿意投上自己身家性命的“疯子”。我特别希望,我到60岁的时候,能像博士一样,还依然内心如花,依然激情似火,依然为了心中的那个“不一样”而奋不顾身。 


所以,我愿意陪着这个疯子,一直到 2050 年,也希望我们的这个活动能举办到 2050 年。


写了那么多,还是觉得只是表述了 1% 自己想说的,里面有那么多的故事值得记录,点点滴滴,现在回头看,都好有意思:


  • 锦木找我:去年八九月份的一个周末,北京紫竹院。锦木来北京开会,我们约那儿见面,她给说博士要做一个不一样的会,你有没有兴趣参与?我心里窃喜,博士是我偶像啊,是我们技术人成功的代表啊,必须参加。于是应了下来,正式入坑。我家小朋友来找我,她马上蹲下来和小朋友聊天,让我觉得这个人很有修养。


  • 见到你就有信心了:10月13日博士在上海有个会,新天地附近,我飞过去,第一次见到大数。在朗庭酒店的顶层会议室,初次讨论做这个活动。一开始会议的名字是“新生技术大会”,然后修改为“新生科技大会”。后来在杭州讨论时,命名为“云栖 2050”,再后来是“2050 大会”。那次沟通,博士后来说,他问我能否组织一个 2 万人的活动时,我当时没有反驳,他就幸福地认为这事儿准可以。其实当时我是“无知者无畏”,如果知道做一个这么大的规模的会议,甚至可能会把极客邦科技拖垮,估计我肯定会犹豫再三。所有,有人说,世界是由乐观的人来推动的,我现在是信了。


  • 博士爱讲的梗:每次的 2050 大会筹备会和沟通会上,博士都爱拿这个玩笑来开场,表示对年青人、对新兴产业的欣赏,哈。Kevin(我)在一次大会(我们的 ArchSummit 全球架构师峰会)上分享,台下明明掌声稀稀拉拉,他硬是对台下上千人说“感谢大家雷鸣般的雷动”,这就是他心目中的年青人,这就是新兴行业应有的范儿。


  • 伟鑫哭了:一开始伟鑫(我邦市场总监)是 2050 大会的秘书长,热情如火,但是博士要求她100%的时间投入到活动的组织中。我觉得这事儿会把公司搞死,我邦现在的体量难以支持她全职去做这个事情。极客邦科技的二次创业产品“极客时间APP”需要有人来做市场做运营,伟鑫是核心。当我告诉她不能全情投入 2050 大会这个决定的时候,她眼泪唰就掉下来了,还被那天到公司采风的央视记者给拍了下来。


  • 新龙蒙了:我是有点担心新龙(我邦TGO鲲鹏会主编)能否挺到最后的,100多场论坛,差不多500多位讲师,他能 Hold 住吗?我告诉他这事儿,估计只能他一个人来承担时,他愣了半天,缓缓吐出两个字“好吧”。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他不仅扛下来了,而且有条不紊。锦木还号召所有的志愿者小伙伴都向新龙学习。我对他开始抱有更大的期待了,出身于导弹专业的同学果然不一样。


  • 杨赛也加入进来了:毕业于牛津大学物理系的 Sai 现在是我邦的终身首席记者,平时和老公闲云野鹤般地在云南大理生活。这次也被我忽悠到 2050 大会,谁知她中毒好像比我还深。现在200%的时间都放在云栖小镇,不遗余力地帮助做宣传,还写歌词,创作被博士命名“你不懂我的傻”的主题曲,还担任主唱。还联系因为 IT 发达而闻名的龙泉寺的法师,一起出品了“带佛陀去火星”的专题。今天还因为宣传 2050 的事情,和我们的新媒体运营经理吵了起来,不过因为是在线沟通最后没打起来,我也没有看成热闹。


  • 两个女人四斤酒:因为合作过程中,闹了些别扭,锦木很贴心地在来北京安抚,大家一起吃饭。我不喝酒,看着她和伟鑫一杯接一杯地“互殴”,我一壶接一壶地给他们要酒。最后算了一下,差不多 4 斤,最后饭店下班,不能加菜了,她们俩还是干喝的。大家说话不多,但我知道,任何种类的苦,没有一壶酒是不能解决的。我一直想问,锦木是铁打的吗?善智(博士的秘书)是铁打的吗?每天不需要睡觉吗?我现在好像明白什么是“信念的力量”了,不用问了。


  • 博士要发火:这个故事是后来锦木告诉我的。第一次请搭建供应商来讲标的时候,博士看到大家准备的不够充分,使劲儿压住火没有发。正好旁边是阿里巴巴的博士班在开课,有个同学想来叫博士去合影,看到博士那个样子,偷偷地又回去了。她说,博士对事情要求是非常细致的,在他的理解里,作为会议搭建商,你要熟悉整个云栖小镇有多少餐馆,多少停车场,多少卫生间,甚至多少个坑位……但,那才是第一次讲标啊,博士大人。


好了,写到这儿,差不多是整个 2050 大会故事的 2%吧,剩下的 98%如果你有兴趣,咱们一起在下周五、周六、周日去杭州发掘吧。我已经给老婆孩子都买了门票,从北京出发,和他们一起欢度这个“热爱科技的年青人”的万人大趴。还预留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和现场的同学“约会”,博士刚才告诉我,微软的 CTO,他的老同事,沈向洋博士也来了,也会分享他的时间“约会”参会者,一不小心我们成同道中人了。


我还报名了我们TGO鲲鹏会的足球队,司职前锋,虽然技术不咋地。还作为“领跑者”参加了27日早上的马拉松晨跑,但只有5公里的路程,不够我跑的。还和“二爷鉴书”微信公众号的作者邱岳,阿里巴巴的几个富废的技术大神,以及伟鑫等组建了一个 XJBHGY(性价比很高呀)乐队,26日晚上开唱《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月亮代表我的心》、《南方》、《不经意间》和《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期待在现场与你相逢,如果你要来,用“GeekTime”或者“TGOKunpenghui”优惠码可以五折,330元,吃一顿大餐的钱。因为我们极客邦科技和 TGO鲲鹏会是这次大会的志愿发起单位,所以给王博士申请了两个特权,Enjoy Them(直接点击原文链接不用输入优惠码可直接五折购“团聚”门票,下图的这个二维码操作起来有点麻烦)。



我会一直坚持写下去。写作是生活最重要的快乐源泉,也是孤独深处最重要的情感力量。——《孤独深处》作者郝景芳

 
精进学堂 更多文章 飘摇的锤子,不易的老罗 池老师哭了 即使累的像条狗,也要笑的像个疯子 职场中少树敌多交友的一个小窍门 看似努力,或许你是在浪费生命
猜您喜欢 软件测试方法 大规模集群运维经验 2016Q2中国移动终端市场研究报告 常见的用户密码加密方式以及破解方法 产品经理如何入门,没人带的情况下如何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