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missmise

介绍:这个公众号有个任性又随性的主人,她会写写互联网行业的事情,也爱说说自己成长过程中的心得体验,还有读书看电影旅行的各种有意思的值得分享的经历.

网文圈三年,给自己的结业作业

2017-07-05 22:10 grace

这篇文章断断续续写了两个多月,不是为了精益求精,是底气没那么足。于是写的过程中不断的跟自己说,不要太有压力,仅当是给自己这三年半只脚在网文圈里的一个结业作业。


总是对观点的输出保持很谨慎的态度,生怕说错了什么,露了怯。但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里,谁又真正能底气十足丝毫无错呢。


这一切就是我所经历和看到的一个网络文学圈,疯狂的IP,疯狂的资本,疯狂的收益,和疯狂的豪赌……



2010-2017,剧变。狂热。冷静


2010年是PC网文时代和移动网文时代的分水岭。在2010年后,智能手机开始普及,中国移动阅读基地掀起了无线阅读的风潮,读者从PC端迅速往移动端转移。


网文领域直接产生的变化是——收入激增。


2010年以前各家平台收入微薄,最赚钱的作者年收入也不过百万。移动阅读开始后,千万收入的超级作家开始出现。


同时,因为产业的成熟、利益的激增,越来越多淘金者涌入这个领域。曾经网文的创作动机多属兴趣创作,所以过去10年的网文作品还是有不少可圈可点的内容,比如我最近刚看完的《明朝那些事儿》。


2010年以后,网文的创作已经形成了非常成熟的套路,可快速复制量产。

——男频主要是泡妞和升级打怪,女频主要是穿越和总裁。


2014年到2016年,IP吹到风口,游戏和影视改编非常火,版权的价格更是水涨船高。


这两年开发的主要对象是早期爆款网文,消费读者的怀旧感,故事本身其实并不新鲜,怀旧的变现能力也随着审美疲劳越来越弱。在消耗过往内容的同时,整个行业都对未来的新内容充满不确定。


在这两年,过去10年的大IP都被消耗完了,那么未来呢?新的内容在哪儿呢?


应运而生的是各路吸收年轻创作群体的新兴平台。“ONE”,“最世文化”、我的老东家“汤圆创作”……


开始我很疑惑,没有过经历和丰富生活体验的年轻人,真的可以创作出来有价值的内容么?


后来发现是我太天真了,当我对好内容的定义停留在可以输出价值观、可以反复的读、甚至可以引人深思的阶段时。


市场对好内容的定义显得那么简单粗暴——阅读量高的、粉丝数多的就是好内容。


2016到2017开始,原创IP的热度有所下滑,很多点击非常高的网络作品版权价格很高,但改编后的成绩并不理想。


内容的开发成本随着资本的介入水涨船高。影视和资本也开始理性,一方面会去选择契合度更高的作品,对于砸大钱买版权这件事更加谨慎;另一方面是自主孵化自己理想中的文学作品。


居高不下的开发成本,和不太乐观的市场反馈,也导致一些版权被购买了后,滞后开发,直至过期,砸在手里。而过了热度的内容在授权期结束后,获得再次开发的自由时,也不见得能契合彼时的市场环境。



小平台做垂直变现找生路、大平台斥巨资入主泛娱乐孵化


由于IP热,大量资本涌入网络文学这个商业价值被边缘了很久的领域。平台有了更多钱来获取用户,所以虽然手游和自媒体分散了不少读者注意力,网文平台的整体读者数量还是呈现了一个缓慢上升的曲线


至于获取读者的成本,自然也是越来越高。


随着读者和作者都开始呈现低龄化,新的内容应运而生,人气最旺却受制于版权风险的同人文、一不小心就擦边净网的耽美文,日韩文化带来的二次元宅腐文。


内容变得更轻更短,从动辄百万字缩减到三五十万字。科幻灵异内容的比重开始上升,大概也是都对套路化的传统网文审美疲劳了吧。


当内容又一次回到了商业的焦点,金钱的中心后,大平台小平台纷纷迎来了发展的第二春。


巨头如阅文,以840万作品,530万作家,1.75亿用户的规模(招股书数据),占掉不知道百分之六七八九十市场份额。


另外以阅读工具和预装起家的流量大户掌阅;背靠移动依然在做统一天下千秋大梦的咪咕;还有站队阿里的书旗,微妙的磨铁。纷纷在第二、三梯队里用自己的优势奋勇前行。


而其他内容平台如:拥有先发优势却后劲不足的17K;SP出身的点众科技、平治信息;一直略显尴尬的黑岩;还有新兴平台如汤圆、欢乐书客等,都在或垂直发展内容,或迅速做大流量,或增加用户变现,或大量兜售IP……各自都在找破局点。


郭敬明和韩寒这种超级意见领袖及资源聚焦点式人物,也都在纷纷挖掘和培养自己麾下的作家们。


这是很典型的中国式竞争,在某处开个加油站赚钱,于是大家都来开加油站,然后资本入局,各种价格哄抬,赢家通吃。大家都想拿内容源头,拿创作者,于是上演一场创作者争抢战,作者的身价被抬到前所未有的高。


写作的初衷可能被利益所改变,快速的生产出资本和市场喜欢的,追逐热点,直戳人性爽点的内容,以期迅速变现。


有段时间陷入一种无力感,因为觉得创作本身,并不是一件可以工业化的事情。如何把感性的事情理性化、套路化,似乎是大家孜孜不倦追寻的捷径。


然而一个优秀的内容创作者,则更需要时间和经历的试炼,时刻保持着对世界的敏感,再加一些天赋和很多努力,网络或许能更高效的淘出金子,但快速合成的“金子”,真的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么?


不过认知总是被一再颠覆的,后来反思,也许是我太理想化,太情怀了。我想象中的好内容是奢侈品,传世百年的那种;但当今市场迫切需要的,其实是快消品,快速生产快速被消费,然后快速迭代或淘汰。



情怀在心中,但市场就在眼前。



好故事只是IP成功与否的先决条件,无法起到决定作用


我已经无法GET到IP的确切定义了。从开始我以为IP是一个故事核,到现在网红是IP,综艺是IP,游戏是IP,公众号是IP,明星是IP,好像个人品牌也可以是IP……


听过一个还比较认同的定义:具备连续5年以上盈利能力的内容,可称之为IP。


角色、围绕角色发生故事、持续传递相对稳定的价值观;具备多维度的延展空间……关于IP到底是什么,还是留给专家们去定义吧。


开始,我们对IP孵化衍生的概念可能停留在影视、游戏。网大曾一度可以做到10W拍一部,孵化成本相当的低,渐渐的影视和游戏孵化周期变长,投入变大,就成为了大玩家的专利。


2015年投资百万的网大可以上头条,2016年,百万不值一提,千万投资分分钟秒你。


但是IP衍生的需求还在,生意也依然是个好生意。所以会往越来越轻的方向发展,比如周边、漫画、短视频、软科幻。


(如僵小鱼系列:故事的灵魂核心一般都是主角人设,通过网络文学故事,把一个人设的公众形象建立,然后利用这个公众形象做多维度的延展。通过短视频、短动漫、人偶、漫画、场景式(line的咖啡馆)等多维度方式发展,有些可以逆袭到更大投入如动漫影视游戏领域)


以影视为例:在网文IP孵化的生态里,好的故事只是一个先决条件,是前期相对关键的一环,无法起到决定作用。


更核心在IP到影视转化本身的专注和投入力度上。从网文到剧本就是一个巨大的改编挑战,网文注重桥段和爽感,字里行间更多想象力,用户的画面感自行脑补;而剧本则是实际呈现画面的指导,另外有些对白或桥段阅读起来有趣,真正成画面或视频中的对话就显得牵强的很,剧本是影视化非常关键的一环。


甚至现在很多网文改编的影视作品,只保留了人物和故事主线,剧本层面就需要长达一两年的团队创作,其投入程度远大于原本的网文创作。


剧本完成后,还有选角、导演、拍摄、后期、宣发等各种环节,每个环节都充满不确定性,也都对全局有着生杀大权。


经过一个漫长的制作周期,终于可以面向用户了,彼时用户的兴趣是否还在,热度是否还在,这些都是很难预判的。



关于未来:一些空间和机遇的想法


变现永远是最直接的动力,网络文学通过游戏、影视、动漫、周边的变现通路,将直接影响业态发展。


作者核心诉求始终没变,或名或利。影视和游戏的重度衍生是已经是大玩家的天下。软科幻、场景、短视频、小动漫等其他方向的轻度衍生,会是新机遇和方向。


版权保护是助力,打击盗版,维护作者版权,让原创者的利益得到更好保障,才可以保护好这个生态圈的核心。


最近接触了一个韩国公司叫“塔漫”,他们做的漫画可以跳过动漫直接变成真人电视剧,成功案例很多。从创作内容真正进入到了生产内容的阶段,编剧、分镜、草图、上色各阶段分工明确。也许未来创作也会成为一个去中心化的状态。一个人的力量总是有限的,大作家、大编剧也总是稀缺资源,把内容创作分解成足够细的技能模块,倒是真的可以实现满足当下快消需求内容的工业化生产。


另外,在版权问题得到妥善处理,或者内容开源成为大家所认可的方式后,我觉得同人的市场空间还是比较大的,毕竟超级IP容量有限,而超级IP的深度开发运营,需要大量跨界创作者投入进去,不可能是单人作战。


据我所知,现在也有很多机构在选择内容时,会把基于主IP的野生同人内容数量作为一个判断依据。



内容形式方面,在二次元审美的影响下,95后作者的创作以架构世界观和角色设定开始,创作篇幅和结构也不断向轻量化靠近,往往一部作品在三十万到五十万字,然后进行一个系列多部作品的连续创作。基于内容上的社交,寻求同好得到交流,似乎也成为了二次元读者对内容除阅读娱乐外的新增诉求。


不断互动和吸收读者反馈,然后迭代式创作,会成为未来创作方式的趋势。


而在欧美风靡起来,国内也在探索的对话体小说,也可能成为Z 世代(通常指出生于 1995 -2009 年的人群)的主流内容形态。


业态很有趣,60、70后手持重金,砸向80后创业者,联合90后刚入社会的年轻人一起,苦思冥想,95后、00后将要喜欢的是什么。


有资本注入,让创作者看到红利,愿意投入精力创造内容,这本身就给文化的池子肥沃了土地。


喜忧参半的是,催生出来的内容好坏的判断标准,是立刻马上、或者最慢三年内要体现出的商业价值。


速食消费透支创造力,商业利益让内容套路化,用户的审美疲劳周期一次比一次短,彼时大浪淘沙后,这一个时代中沉淀下的会是什么样的作品呢?



文中部分观点和信息来自网文圈老主编“猪王”老师,以及我在汤圆的老同事周小邪同学~~


文尾点名感谢~~


另,猪王自己在创业的独角文化在招募有一两年工作经验的新媒体同学,base北京大望路,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公众号回复我,单独勾兑~


--------------我是分割线---------------

文/grace

欢迎关注MISS米色微信公众号:missmise ,转载请注明来源。

原创/独立思考/独立人格,只写有温度的文字


 
MISS米色 更多文章 丽江、泸沽湖吃喝泡住全攻略(含20天旅行费用明细) 大理国吃喝住泡全攻略 泸沽湖边,关于走婚 【看过一角世界】在台湾,一秒激活文艺因子 【看过一角世界】土耳其不止有烤肉
猜您喜欢 聊天机器人与深度学习技术 从源码探究MySQL5.7高吞吐事务量的背后操手 Hadoop Streaming原理简析 数据可视化之——REmap 抢不到的QQ公众号到底要不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