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Guokr42

介绍:果壳网(Guokr.com)是开放、多元的泛科技兴趣社区.

警惕:“毒跑道”事件频发,不只是技术问题

2016-06-05 23:58 孙亚飞

6月2日,有媒体爆出北京第二实验小学白云路分校的两百多名学生疑似因为学校操场释放的毒气而导致流鼻血等症状,引发了舆论的广泛关注。这次的“毒操场”事件,距离江苏省多所小学发生的塑胶跑道致病事件仅仅过去半年。


目前可见的检测结果
可以说明什么?

根据公众号“温言”的文章,为了验证操场有毒的说法,有第三方检测公司对学校周边环境进行了检测,其中三项数据分别是甲醛、苯和TVOC,结果显示,甲醛和苯均超标,仅有TVOC合格。

家长提供的检测数据。图片来源:温言

由于该检测结果仅有一张打印纸而非正式检测报告,并且只有公司名称而无检测仪器型号或检测人员信息,我们暂时不能在这里对检测结果进行直接的评论。不过撇开这些,我们姑且依此为凭,说一说这其中“合格”的TVOC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与甲醛和苯这两个项目不同,TVOC并不是一种单一的物质,而是总挥发性有机物的英文缩写,也就是指所有的挥发性有机物(VOC)。只要符合条件的物质都可以算入VOC,这其中既可能包括阳台上的花散发出的香气,也可能包括做饭时产生的一些气体,如果最近做过家装的人,应当对这个缩写并不陌生。

正因为如此,我们并不能根据TVOC的数据直接判断一片区域的空气究竟有害无害,所以就算TVOC显示合格,也不能轻易说明其安全性。此外,0.6mg/m3的执行标准是针对二类民用建筑的室内而言,一般而言,室内通风条件较差,并且有大量物品如家具中的油漆、涂料、胶水以及地板墙壁这些建筑材料不停散发着挥发性有机物,TVOC高一些不奇怪,可是室外相对较高的有机物浓度又是从何而来?所以,从这张检测单上来看,甲醛和苯超标的问题固然严重,但这份结果中“合格”的TVOC项目也同样值得关注。


“毒跑道”毒在哪?

塑胶跑道有毒的问题其实并不是最近才开始接二连三爆发,在对过往的事件进行查询时发现,早在2003年就已经有相关报道开始关注毒跑道的问题[1],而当时塑胶跑道对于国内广大的中小学而言还是一种新事物,很多学校在招生简章上都会强调“拥有标准400米塑胶跑道”这样的硬件条件,可见它代表的是先进。

照理说,先进的事物应该毒害更小才对,但结果却事与愿违。大多数塑胶的主要成分是聚氨酯,需要采用一类叫做二异氰酸酯的原材料。据市场调查,用于塑胶跑道的聚氨酯几乎都以甲苯二异氰酸酯(TDI)为原料——比起前面所说的甲醛和苯来说,这种物质虽无名气,但对人体的危害却丝毫不容小视。

TDI也是一种VOC,吸入毒性明显,可以引发哮喘、胸闷等呼吸道症状及皮炎、皮疹等皮肤过敏症状,这与很多毒跑道受害学生的病症也是吻合的,并且也有报道称,田径运动员的职业性哮喘有20%是由TDI所引起[2]。此外,TDI还有明确的致畸作用,因此早在塑胶跑道刚刚开始流行的时候,业内专家就已经提示需要重视残余TDI的危害。

家长自发统计的学生不适症状。图片来源:前街一号

当然,单纯从技术上来说,解决TDI的问题并不是太难,比如将其替换成其他二异氰酸酯如MDI,吸入毒性就会降低很多,再或者从工艺上进行优化,也可以控制TDI的残余量,当然也就可以降低其危害了。

除了残余单体之外,聚氨酯塑胶跑道在施工时还需要使用胶水。所谓胶水,更专业的说法应为粘合剂,这是因为很多粘合剂并不像过去的浆糊那样以水作为分散剂,而是以甲苯为溶剂。甲苯可以称得上是最出名的一种VOC了,毒性虽然不大,但由于作为溶剂而言,它的挥发量却是相对较大,例如刚刷完油漆的房间,甲苯浓度有可能达到每立方米几十毫克,长期暴露在含有甲苯的环境下,也会出现记忆力衰退等症状。

但这些还都不是最坏的问题。跑道所使用的聚氨酯以及粘合剂也许并不是光稳定性很好的原料,这样的话,在强光的照射下就比较容易发生老化降解,由此产生的小分子种类会非常复杂,毒性也就更难估测。同时,强光也会带来高温,高温则会加剧挥发,两种效应会导致VOC大幅增加。上述北京实验二小的检测时间是在早上八点左右,如果是在当天下午两点左右检测,也许检测结果会更加惊人。


“毒跑道”事件
为何频繁发生?

塑胶跑道的种种隐患,这么多年以来一直为业界所关注,不仅聚氨酯生产技术有了显著提升,相应的施工技术也越来越成熟,但为什么还是问题不断,实在是值得深究。按理说,像北京、江苏这些地区,以及其他没有被大面积曝光的上海、山东等地,经济基础良好,学校也是承担得起优质产品成本的,为何不能按照标准去执行呢?

说起标准,这里就出现了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局面,塑胶跑道推广了这么多年,我们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标准对VOC的问题进行控制

我国对于跑道铺设只有一个国家标准,即GB/T14833-2011,其中对于跑道的力学性能做出了详细规范,但对于跑道面有毒有害物的控制标准,仅有一个表格如下:

这个标准中只规定了面层中有害物质的限量,至于这样的产品在日光暴晒之下产生的有毒物浓度有多少,其实无法推算。所以,没有对这一方面的执行标准,就可能出现一个情况:同样都是“合格”的跑道,有的可能很快就把毒气散完了,有的则会持续释放,而有的可能只是残留却不会释放。

这不仅仅是塑胶跑道的问题,事实上,我们所有户外建筑或设施可能引起的VOC问题,目前都没有可靠的标准能够让我们去评判其是否真的无害,只是在跑道问题上更为突出而已。多年以来,环保人士和相关商家投入了大量精力,终于让室内VOC的概念深入人心,也推动了各类室内产品VOC标准的建立。


前几年,随着人们在汽车里的活动时间越来越长,汽车内饰导致的VOC问题得到重视,并在多方努力下,乘用车的VOC标准在排除万难之后终于建立了起来。如今,孩子们还在跑道之上挥洒着他们的同年,老年人越来越多地愿意迈开腿跳起广场舞,年轻人也在键盘与办公椅之外重视起户外休闲,但户外环境的VOC浓度究竟几何,如何不伤害我们的身体,却还是一本糊涂账,标准迟迟不建立,还会继续糊涂下去。

不过,在这样的糊涂账面前,还是有些人保持了清醒。就在去年江苏毒跑道事件之后,江苏省教育厅对事件的发生原因做出总结[3]:

“一是少数建设单位降低造价;二是一些招标文件中没有具体的技术指标;三是评标专家忽视技术要求,使不良企业中标;四是塑胶跑道施工质量市场监管不健全;五是教育部门缺乏专业管理技术人员。从调查结论中可看出,塑胶跑道的招评标、建设施工、监理等各个环节几乎都存在问题。

上述结论中的五个原因其实又可以划分为两类,一是技术与产品方面,二是监管方面。正如我们上面所谈到的,目前市面上并不是找不到好的商家和产品,但缺乏硬性的执行标准以及对成本的过分苛求,都导致实际施工过程中出现了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

事发学校的操场。图片来源:腾讯新闻

就比如说这一次北京实验二小的事件,按照有关报道的说法,自2015年起,该操场还曾多次施工,4月初有过一回,而就在有学生出现病症之后,5月28日起又一次施工,并且这一次施工结束后很快就没了味道。如果这一过程属实,为什么不能在最初的时候就选择最有把握的原料,就不只是一个技术问题了。

6月3日,涉事学校紧急停了一天课,北京市教委也介入了调查。自此之后,孩子们还是依旧会期待体育课,但如何能够让孩子们安全地上体育课,也许需要一些大人们仔细拿捏了。(编辑:Mo)


参考文献:

  1. 姚敏. 塑胶跑道真的会毒害人? 中国消费者报 2003/11/13/B01

  2. 张米扬. 校园塑胶跑道:暗藏的毒气带? 新华每日电讯 2004/01/08/004

  3. 人民日报:监管责任不清 江苏多地校园塑胶跑道曝问题

  4. 人民日报:监管责任不清 江苏多地校园塑胶跑道曝问题





听到“化学”二字就觉得一律不好,是一种懒惰,我们的生活早已离不开化工制品。然而化工制品的毒性、危害确实各有差异,非专业人士难以了解。到底哪些需要格外小心?哪些是杞人忧天?


你生活中有关于化学的疑问?作者在此恭候良久了:


本文来自果壳网,谢绝转载
如有需要请联系sns@guokr.com


 
果壳网 更多文章 肺里咳出尿你也信?2016年,那些惨遭撤稿的奇葩论文们 这个神奇的小程序,能帮你快速解决职场健康法律等小问题~ 人类良心发现,想把这头虎鲸放回自然,但它却回不去了
猜您喜欢 网络命令排查CDN慢之12 Chef CTO Adam Jacob为您讲解Chef Style DevOps功夫 中国正掀起一场“死亡税率”大激辩 设计模式(Design Pattern) 弱电工程师不止德国有,三墩IT人请你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