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ai-front

介绍:面向17W+AI爱好者、开发者和科学家,提供最新最全AI领域技术资讯、一线业界实践案例、搜罗整理业界技术分享干货、最新AI论文解读.每周一节技术分享公开课,助力你全面拥抱人工智能技术.

外媒:谷歌Dragonfly项目仍在推进,6-9个月内推出中国版搜索引擎

2018-10-11 14:00 AI前线小组

作者|Ryan Gallagher
译者|椒盐宝批龙
编辑|Debra
AI 前线导读:谷歌公司搜索引擎业务主管 Ben Gomes 表示,“我们必须专注于我们希望实现的目标,并确保在开幕式启动时,我们已经为此做好准备。”

据泄露的谷歌内部备忘录显示,谷歌内部仍在积极开发中国版搜索引擎,且Ben Gomes 表示有望在未来 6-9 个月之内推出该产品。

然而,这与谷歌对 Dragonfly 项目一贯保持的缄默态度截然不同。一位来自谷歌的消息人士指出,Gomes 对 BBC 做出的说明完全是“胡说八道。”

更多干货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I 前线”(ID:ai-front)

2018 年 7 月 18 日星期三,Gomes 向谷歌员工们发表演讲。他们当时正在开展一个秘密项目,旨在为中国开发一套符合审查要求的专用搜索引擎,其中的黑名单词汇包括“人权”、“学生抗议”以及“诺贝尔奖。”

根据我们收到的会议记录,Gomes 宣称,“我们已经着手推动一系列对公司而言非常重要的工作。必须承认,这是一段非常艰难的旅程,但我认为这个问题非常重要且极具价值。我希望我们能够尽快达成目标。”

Gomes 开玩笑称,特朗普总统的态度总是捉摸不定,并不断就中美之间愈演愈烈的贸易战发表讲话,这导致已经批准谷歌提出的审查版搜索引擎的中国政府决定放缓相关谈判进程。

Gomes 于 1999 年正式加入谷歌公司,并成为该公司搜索引擎背后的核心工程师之一。他表示希望该平台的审查中文版能够在未来 6 到 9 个月之内推出,实际时间可能更早。他指出,“这是一片我们以往从未接触过的领域。因此,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在时间表中引入太多明确的内容。”

自我们首次公布这款代号为 Dragonfly 的审查版搜索引擎相关消息已经过去了两个月。两个月以来,该项目先后遭到人权组织、谷歌员工、美国参议员甚至副总统 Mike Pence 的抨击。各方于上周四再次呼吁谷歌公司应“立即停止开发 Dragonfly 应用,因为这会加强中国政府对国内客户隐私信息的审查与滥用能力。”

谷歌公司拒绝回答关于 Drgonfly 项目的问题或疑问。今年 9 月 26 日,一位谷歌高管首次回应公众对于这一审查计划的质疑。Keith Enright 向参议院商业、科学与运输委员会解释称,“确实存在 Dragonfly 项目”,但表示“我们短期内不会在中国推出产品。”在被要求提供具体细节时,Enright 表示拒绝,并指出他“不太清楚该项目的具体范围或者明确不属于该项目的内容。”

直接参与审查制度构建工作的各位谷歌公司高管一直极力回避公众的监督。但在今年 9 月 23 日,Gomes 在庆祝谷歌公司诞生二十周年的活动中就 Dragonfly 项目向 BBC 记者做出了简要说明。

Gomes 向记者们解释称,“就目前而言,我们只是在进行一些探索。但由于我们还没有任何实际产品发布计划,因此我无法给出更多相关信息。”

Gomes 的声明与该公司的官方言论保持一致,但却与他在内部会议中向 Dragonfly 项目相关研究人员的讲话完全相反——这无疑令人感到不安。一位来自谷歌的消息人士指出,Gomes 向 BBC 记者做出的说明完全是“胡说八道。”

一位来自谷歌的消息人士指出,Gomes 向 BBC 记者做出的说明完全是“胡说八道。”

今年 7 月,Gomes 曾经告知员工,目前的计划是尽快启动这套搜索引擎——而且一旦收到北京方面的批准,该产品即可“准备就绪”并快速部署。

在后文中我们将提供 Gomes 向谷歌员工做出的说明全文,可以看到在 Dragonfly 项目的公开与内部声明之间存在着巨大差异。这一秘密项目自 2017 年春季以来一直在进行,共有约 300 名员工参与其中,且大部分为谷歌全职人员。这样的规模显著远远超出了所谓“探索”的水平,且项目的发展进度一直相当理想。尽管该公司一直努力控制这部分信息,但最近几周已经有多位谷歌员工对项目可观的开发进度做出强调。

Gomes 的言论同时亦提示了谷歌公司为什么有意在 2010 年高调退出中国市场之后计划重新通过搜索引擎回归这一巨大市场。当时,谷歌公司曾经宣布由于担心言论自由与安全问题等“可能导致用户无法继续查看我们搜索结果”的因素,其将全面退出中国市场。而如今在向员工们解释 Dragonfly 项目的相关工作为何如此重要时,Gomes 提到了中国市场的庞大规模,表示“我们讨论的是谷歌的另外十亿用户。”他还将中国称为“当今世界上最有趣的市场。”Gomes 补充称,“通过这一目标,大家将为谷歌公司的创新空间开启一扇新的窗口。”

审查版搜索引擎的工程技术人员正在全力推进开发工作。

自 Gomes 发布上述乐观的结论以来,Dragonfly 项目的公开曝光以及内部与外部随之而来的强烈反对意见似乎动摇了谷歌的领导地位,并给项目的发展方向带来了一定程度的不确定影响。然而,根据熟悉 Dragonfly 项目内幕的消息人士所言,工程师们仍在努力推行这款审查版搜索引擎。

带着这个问题,我们向 Gomes 询问相关意见,但他并没有回复我们发出的电子邮件与短信消息。上周六,当有人问及 Dragonfly 项目是否代表着一种糟糕的业务发展思路时,Gomes 搪塞称手机信号不好。他表示“我听到您在说什么,我只能听到您在说话”,此后他迅速挂断了电话。

Ben Gomes 于 2018 年 7 月 18 日在向谷歌员工的致辞中强调正在推进 Dragonfly 项目:

“我认为这对很多朋友来说都代表着一个漫长的过程,而我也确实承认这一点。很多人已经开始研究这个问题。为这类没有明显结果的项目工作并不容易,这里要向大家表达谢意。在工作过程当中,大家承担起这项对公司而言极为重要的任务——即我们为全世界所有用户提供服务这一基本使命。在此过程中,我认为我们将获得很多额外的收益——不仅来自直接工作,也来自在中国开展业务的所有收益。

我们通过两种方式考量谷歌公司。其中之一是技术,另一点则是为用户提供产品与服务。因此,从服务用户的角度来看,毫无疑问,我们正在讨论谷歌的另外十亿用户。实际上我正在考虑这一点,全球拥有五十亿成年用户,我们为什么这么重视这另外十亿用户呢?因为其中不少用户还没有被培养起来,甚至没有互联网可用。而对于那些能够接入互联网的群体来说,我们遗漏的很大一部分用户都在中国。

因此其中存在着宝贵的机遇——相信大家都意识到了这一点——这显然让我们有机会为更多人提供服务。如果大家认真对待我们的使命,也就是我们的关注重点,那么大家同时也将面临巨大的挑战。其中很多事情并不容易,很多朋友已经在实际工作当中感受到了这一点。此外,我们还需要考虑政治因素,其未来发展往往难以预测。虽然项目将在未来 6 到 9 个月内推出,但我们甚至无法预测未来三天的政治走向,更不用说接下来一年的政治风向。因此,我们必须正视这个问题。我们必须专注于我们希望推出的内容,并在政策开放时确保我们已经做好充分的准备。

“因此其中存在着宝贵的机遇——相信大家都意识到了这一点——这显然让我们有机会为更多人提供服务。如果大家认真对待我们的使命,也就是我们的关注重点。”

大家一直在以这样的角色处理工作,这是项艰难的任务。我们需要通力合作,确保您的职业生涯不会因此受到影响。其中最大的挑战,在于长时间保持这种工作动力。但是,很多困难及有价值的旅程中都存在着这样的挑战。我们必须保持这种动力,这样在达成目标时,成功的果实才会分外甜美。我还希望向大家强调,我们可能无法以原本的方式立足新的起点做出改变。也许这里应该加一张幻灯片?要实现改进,我们必须面对这种中国政府信号缺失的问题,而我认为我们需要投入一切努力以换取可能只是一丁点微不足道的进展。但大家——我对大家取得了巨大进展而感到震惊与自豪。……当大家开始关注一项工作时,它一定会变得更好。无论是更大的覆盖范围,还是团队做出的种种改进,我在这里都要向大家致以谢意。

接下来我要聊聊将业务重新推向中国市场的价值所在,我认为中国是最有趣的市场之一,甚至可以说是当今世界上最有趣的市场。立足自身业务关注中国市场,我们将从中学到宝贵经验,因为在很多方面,中国的创新成果都领先于世界。我们需要了解中国发生的一切,并以此作为激励因素。这不仅仅是一条单行道。中国将教给我们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当大家在中国的办公室以及其它地方工作时,人们会关注那些正在发生的、对于我们谷歌而言极具价值的事情。这样的情况不仅发生在中国,也有可能发生在其它地方。

相信每个人都意识到中国正在发生的一些关键性变化,特别是商业模式的变化。但我相信,还有更多创新成果值得我们关注。通过这一目标,大家将为谷歌公司的创新空间开启一扇新的窗口。总的来说,我希望感谢大家所做出的所有工作。我请求大家耐心等待一段时间,我也希望我们能够尽快抵达目的地。

虽然我们提到项目将在未来 6 个月到 9 个月之间推出,但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复杂多变的世界。几个星期之前,没人会预料到美国总统会突然强调美国与俄罗斯之间的紧张关系,而俄罗斯外交部则在 Twitter 上回应称:“我们也同意你的说法。”因此在这个角度来讲,美国总统带来的变数太多,而形势也有可能迅速发生改变。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我们需要立足自身规模保持这种选择能力,以防世界突然发生变化,因为美国也有可能将中国视为自己的新朋友。这是一个我们此前从未经历过的世界,因此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在时间表中引入太多明确的内容。

总结来讲,我们建立起一整套技术方案,并将其保留了下来。如果有一种方法能够冻结其中一部分成果,那么这些成果应该可以快速上架并实现快速部署。但与此同时,我们也会全力以赴对成果做出改变,并采取长远的审视角度。世界正在快速发生变化,启动与未启动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异。因此我们必须小心,这样一旦机会窗口开启,我们将绝对不会错过。”

原文链接:

https://theintercept.com/2018/10/09/google-china-censored-search-engine/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或希望看到更多类似优质报道,记得给我留言和点赞哦!

 
AI前线 更多文章 退出了!谷歌放弃美国防部百亿美元合同竞标 挑战谷歌英伟达?华为披露芯片+AI解决方案! 揭秘无人车视力谜题,单目摄像头如何实现精准感知 大数据凉了?No,流式计算浪潮才刚刚开始! 开源Kubeflow:在Kubernetes上运行机器学习
猜您喜欢 创业公司员工都有哪些特点? 想要打造极致的用户体验?用 AppSee 前所未有的一次披露 | Dark•Mobile•Bank跟踪分析报告 5G不行!华为是这么说的? 博君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