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ai-front

介绍:面向17W+AI爱好者、开发者和科学家,提供最新最全AI领域技术资讯、一线业界实践案例、搜罗整理业界技术分享干货、最新AI论文解读.每周一节技术分享公开课,助力你全面拥抱人工智能技术.

谷歌将死?互联网的至暗时刻

2018-10-12 20:58 AI前线小组

策划编辑|Natalie
作者|Lauren Weinstein
译者|薛命灯
编辑|Debra
AI 前线导读:“谷歌将死。病人可能可以被救活,但谷歌很可能已经病入膏肓,特别是它现在正面临内忧外患,多股势力正从四面八方和内部夹击它。这种状况在很大程度上是由谷歌自身犯下的错误导致的,因此,转危为安的可能性有点渺茫。”

这是最近美国和活动家 Lauren Weinstein 在自己的博客中发表的文章发出的感叹,他声称谷歌将死。这位各种媒体称为互联网和其他技术问题的专家表示,作为曾经的谷歌粉丝,他同样对自己的预测感到非常伤感。这样的预测有何根据呢?

更多干货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I 前线”(ID:ai-front)

Lauren Weinstein 在 1992 年创办了 PRIVACY 论坛,这 40 多年来一直致力于解决互联网和其他技术的问题。从 2006 年起,他就开始与 Google 公司和 Google 员工接触,并在他们位于洛杉矶的办公室做过一次题为“互联网和帝国”的演讲。从 2011 年 beta 版开始,他就是非常活跃的 Google+ 用户了,并且在其上有大量核心的关注者。

但是 Google 的“闭目塞听”和“顽固不宁”,让他怒其不争。

以下是他在博客上发表的对谷歌发表的看法:

我强烈怀疑谷歌这一次是否有能力自救,我倒是希望我的这些疑问被证明是错误的。

谷歌及其母公司 Alphabet 将在可预见的未来继续存在,但我们都知道,谷歌似乎正走向穷途末路,即使现在仍然在赚钱。

怎么会这样?

近日关于 Google+ 安全漏洞和即将关闭 Google+ 的公告只是谷歌多年来的恶性肿瘤的直接症状。

作为谷歌的忠实粉丝,我花了大量时间通过文章和电台访谈来反驳谷歌仇敌的唱衰和谎言,对于谷歌的这种诊断结果,我感到有些伤感。

多年来,我目睹了几家科技巨头的垂死挣扎,但它们最初似乎看起来都那么不可一世。

AT&T 就是其中一家,Digital Equipment Corporation(DEC)是另一家。他们的彻底倒下需要时间,如果你回头看一下,可以看到一个相当长的列表。DEC 被其他公司同化,人才被撬走。今天的 AT&T 仍然很庞大,但在很多方面,它也只是在顾影自怜,被视为瑰宝的贝尔实验室早已变得黯淡无光。

欲撕裂谷歌的力量在性质上有所不同,但都难以抵挡。

在核心问题上,谷歌正陷入一个复杂多面的道德困境,这种困境不仅威胁到公司内部,假以时日可能会对公司造成大肆破坏,而且还在身上割开了大口子,大量出于政治目的的谷歌仇敌正在利用这些伤口来推进邪恶的议程。

我与谷歌一起走过了很长的一段路。大约 20 年前,也就是谷歌的早期阶段,我是一个谷歌批评者——他们早期的各种数据收集和隐私实践似乎是由漫不经心的态度所驱动,而这点我无法接受。

我与谷歌第一次“结缘”发生在 2006 年,当时我被邀请到谷歌的洛杉矶办公室做了一场题为“互联网和帝国”的演讲(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GoSpmv9ZVc)。

我相信这是他们在那个办公室里录下来的第一个演讲。没有演讲台,我只能坐在桌子的一边。

那天我与谷歌人的互动——无论是问答环节还是在我回家之前的那场讨论,都让我感受到各种各样的顿悟。

谷歌人可能是我在技术领域遇到过或与之合作过的最好的人才。我很荣幸能在几年前与谷歌内部接洽并直接与他们合作。

他们很聪明,很多人都很古怪——但我几乎从未遇到过我不喜欢的谷歌人。

“叛逆”的谷歌人与高管之间的隔阂

但是在 2006 年的那一天,“叛逆”的谷歌人和几个高层管理人员之间发生了很明显的摩擦。在接洽的第一天,谷歌人就向我表达了他们的挫败感,这与我在演讲中讨论过的问题有关。

多年来,与谷歌有关的各种问题发生了巨大变化。谷歌已经成为隐私、安全和人工智能政策方面的世界级领导者。但这并不意味着谷歌在这些方面就一定是完美的,并且仍然可能会出现 bug,但他们有优秀的人才——我认识他们当中的很多人——他们将自己的生命奉献给了这项重要的工作。

然而,在关键问题方面,谷歌管理层与其他谷歌人之间的隔阂已经从断断续续的空隙发展成为巨大的鸿沟。

“个性分裂”,畏惧“史翠珊效应”

谷歌在各个领域都存在“盲点”。多年来,我曾多次公开这些内容,我不会在这里重复详述,但我们可以简要回顾一下。

从一开始,谷歌的客服就一直是个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确实取得了重大的进展,但在很大程度上仍然缺乏关键性的东西,特别是在应对越来越多非技术用户时,这些用户依赖谷歌产品和服务,但谷歌用户界面设计和可用的帮助资源却把用户撇在一边。

在用户界面、可读性和类似领域,我们再次看到了谷歌的“分裂个性”。一方面,它们的优质资源偏向了患有失明等严重疾病的用户,另一方面,继续部署低对比度字体和令人困惑的用户界面,让很多视力有缺陷的用户陷入抓狂。

当我向谷歌建议引入各种在其他地方已经取得成功的角色——比如监察员和消费者保护团体,无一不是碰了谷歌的壁。在之前的各种文章中,光是有关谷歌的问题就写了十万字以上。

很明显,谷歌的公共传播风格已经成为他们的主要问题——因为根据我的经验,当你从非技术人员的角度评论有关谷歌的错误声明时,很容易遭到反驳。

然而,当发生有争议的事情时,谷歌公关总是倾向于保持沉默——直到事态升级到无法再保护沉默,这个时候,他们只有立即采取措施才能控制事态的恶化。谷歌对“史翠珊效应”(当你对糟糕的状况表达看法,只会引起人们对它的关注)有着根深蒂固的恐惧,但这未能给他们带来任何好处。

姗姗来迟地宣布 Google+ 的安全漏洞,这似乎是谷歌 10 个月以来要关闭 Google+ 的一个借口。

尽管安全漏洞的实际影响似乎微不足道,但谷歌直接介入了谷歌仇敌的政治动机,他们巴不得谷歌大出血,让高管们四分五裂。

谷歌的这些传播策略为邪恶的仇敌提供了更多弹药来发起错误的指控,他们给欧盟额外的借口,用数十亿美元的罚款来丰富欧盟的金库,并为那些希望将谷歌分解成更小单位进行微管理的势力赋予了巨大的能量,以便让那些政治家和他们的奴才和谄媚者能够获得政治上的好处。

在 Google+ 方面,虽然我没有掌握有关公告的任何内幕消息,但很容易猜到发生了什么。

自 2011 年发布测试版的第一天起,我一直是 Google+ 的热心用户。但谷歌管理层对平台的看法与众多用户存在明显的差异。我关注了一些非常棒的 Google+ 用户,他们绝对是非常优秀的人,Google+ 没了会让我感到难过,而且非常生气。

Google+ 已经基于非常有限的内部资源运作了很长时间——这对于经常使用 Google+ 的人来说是显而易见的。高层在此期间做出了一些可怕的执行决策——可能主要是 Google+ 和 YouTube 评论系统的集成,它交叉污染了完全不同的两个领域,带来了灾难性的影响。我同时公开和在内部反对这一做法,但即使它最终被取消,造成的伤害却已无可挽回。

另一“自残”行为—继续推进Dragonfly

谷歌的另一个自残行为是再次提出面向中国政府审查的中国版搜索计划,这是谷歌多年前就已放弃的一个概念。我认为这是一个糟糕的主意,其实是对谷歌的对手有利。

正如我最近所写的那样,当谷歌高层在讨论有关谷歌 TGIF 视频泄露事件时,你不会看到任何邪恶的意图,事实上,你会发现高管们还在强调需要继续阻止任何政治偏见渗透到谷歌搜索或其他谷歌产品中。所以,整体上,他们的意图没有跑偏。

但即使是最好的意图也是不够的。

在 2004 年谷歌 IPO 创始人致辞的开场白中,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写道:

“谷歌不是一家传统公司。我们不打算成为一家传统公司。”

我不禁想起电影《公民凯恩》中的经典场景,查尔斯•福斯特•凯恩将他多年前写的“原则宣言”撕成碎片,并宣称它们已经过时。

谷歌可以继续向前走,而不会发生我和其他谷歌支持者多年来所倡导的那些改变,并且仍然可以赚钱。

但那会是不一样的谷歌,是“传统”公司类型的谷歌,而不是让众多谷歌人感到自豪的谷歌,也不是全球众多用户日夜依赖的谷歌。

我们所知道的谷歌将会死去。 随着它的消亡,互联网进入至暗时刻,而那正是我们很多人一直担心,想要避开的结果。

这个损失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糟心的。

英文原文:https://lauren.vortex.com/

今日荐文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阅读

揭秘无人车视力谜题,单目摄像头如何实现精准感知



会议推荐

近几年,短视频应用蓬勃发展,由于短视频场景下用户兴趣和广告内容更难以理解,短视频广告在用户内容理解、召回、排序和机制上都会遇到更大挑战。基于快手海量的用户和视频数据,利用 AI 相关技术,可以更好的解决这些问题。

AICon 全球人工智能与机器学习技术大会上,快手短视频商业化模型方向负责人孔东营将会为我们带来“机器学习在短视频商业化中如何应用”相关议题的精彩分享。

除了机器学习,更多计算机视觉、NLP、自动驾驶、知识图谱、搜索推荐与算法、AI 工具与框架等热门议题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了解详情。目前大会报名八折优惠中,详情咨询:18514549229(同微信)。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或希望看到更多类似优质报道,记得给我留言和点赞哦!

 
AI前线 更多文章 揭秘无人车视力谜题,单目摄像头如何实现精准感知 挑战谷歌英伟达?华为披露芯片+AI解决方案! 退出了!谷歌放弃美国防部百亿美元合同竞标 大数据凉了?No,流式计算浪潮才刚刚开始! 开源Kubeflow:在Kubernetes上运行机器学习
猜您喜欢 该我加的班我加了,不该我加的班我也加了…… [译]揭秘谷歌为何要关闭PageRank网页排名 百度产品体验评测(八)| 可用性测试介绍 还愁没钱赚?帮你一键搞定客户电脑!(必看公告) Yahoo的流计算引擎基准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