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wow36kr

介绍:中国领先的新商业媒体。

《演员的诞生》刘天池获红杉中国千万元投资:这是表演被人人需要的年代|36氪专访

2018-11-04 21:35 刘旌 洪鹄

关注并标星36氪

每天3次,打卡阅读

更快更深刻洞察互联网商业

━━━━━━



你在家演儿子,在女友面前演男友,在公司演下级,也可能演上级,任何人都需要表演。



文|刘旌

编辑|洪鹄


36氪获悉,刘天池表演工坊获得红杉中国种子基金数千万元投资——这也是继爱奇艺的种子轮投资后,刘天池首次引进外部资金。

2017年,因为在综艺节目《我就是演员》(原名《演员的诞生》)中担任表演指导,刘天池极具个性的授课方式使她的知名度陡增。“演员”曾是她职业生涯的起点:1993年,在张艺谋的电影《活着》中,她扮演的哑女凤霞使她迅速被观众认识,但此后她出人意外地淡出荧幕,仅出演了极少量的影视作品。

刘天池将多数精力都花在了教学育人上——自1998年进入中央戏剧学院担任表演系老师后,她培养出的学生有邓超、文章、白百合、高至霆、吴昊宸等。作为这份工作的延展,在电影《金陵十三钗》中,张艺谋将她指定为剧组的表演指导——在此之前,国内还没有过这样一份职业。

某种程度上,这也奠定了刘天池后来的选择——创办工坊,将表演传授给更多的人。与先行者不同,刘天池试图将戏剧教育的受众从一个相对狭小的人群,拉伸到更广袤的普罗大众中去。

简单来说,刘天池工作室要将戏剧教育从To B延展到To C,即在原有的针对剧组、经纪公司表演指导的基础上,拓至对非专业型表演人员的素人市场,如白领、CEO等商务人士,甚至仅仅是对戏剧表演的好奇者。

这源于刘天池对戏剧“普适性”的理解:所有社会人本质上都是在扮演某种角色。类似的观点,美国社会学家欧文.戈夫曼在《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中亦有所表达:生活就是一个戏剧化的表演过程。

对于具体的授课形式,刘天池给了一个更易于理解的解释:“核心是通过表演来认清楚自己,喜欢自己。”这与我们学习音乐、绘画或许是同一个道理。

除此之外,刘天池还将瞄准幼师市场。在欧美国家,教育戏剧是一种常用的培养学生全面素质和能力的教学方法,甚至被认为是最好的一种教学手段,而国内的教育戏剧发展较晚,拥有授课能力的幼师也很有限。鉴于此,刘天池将以线上教学的方式跨越地界,覆盖更大范围的幼师群体。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副总裁王临青表示:“每个人在工作和家庭中都需要认清自己所承担的角色,并且以高效和易于被他人接受的方式进行表达,天池工坊恰恰能通过表演艺术让更多人受益。种子轮投资很重要的因素是选人,刘天池和她的团队拥有坚定信念和拼搏精神,是红杉愿意支持的创业者。”

在接受36氪专访时,刘天池还谈到了她对演员行业、戏剧教育等问题的理解。她认为,正是由于资本的过分倾注,以及经年羸弱的表演师资体系,导致国内演员行业出现大范围的断层现象。所以,对于当下往前资本逃离文娱行业的现象,她反而乐见。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刘天池谈及她面对资本时的犹疑与选择——某种程度上,这是她作为一个表演信徒和商业规则之间的必然矛盾。但她最终走出了这一步,并且看起来没有放弃两者中的任何一方。

以下为对话: 

谈融资

沈南鹏问表演工坊能跑出多少牛人,一千个还是几十个?我说几十个。他说这就对了!

36氪:什么时候意识到你需要一笔来自外部的资金?

刘天池:当我认清自己太感性的时候。我需要一个理性的团队来帮我。你让我把表演教育分门别类地捋一遍,我门儿清,但这个产品要怎么面对市场、怎么让公司运转得更好,这是我的短板。所以我需要找一家专业的投资机构进来。

36氪:你给自己设了多长的融资时限?

刘天池:三天。朋友跟我说要找FA(财务顾问),我理解的FA就是帮公司讲故事给投资方听的人,我一见到他们的人就说:不要夸大我,不要撒谎。虽然我是做教育的,但这是表演——算是一个高精尖的行业,我做不成新东方。投资人想要的短期内巨大经济效应,我肯定满足不了。所以如果三天没人理,我就不融了。

36氪:只开放三天,拉不下面子吗?

刘天池:还真不是,我绝对属于知识分子里接地气的。只要我开口,那么多剧组、那么多经纪公司,赚钱对我一点都不难。但这也是我决定融资的原因,不能只赚这些小钱,要有更长远的打算。

我之前看过一些采访投资人的文章,不都说投资人和创业者应该是“互相欣赏”的关系吗。如果是谁求着谁,那多没劲。

36氪:创业者和投资人之间的互相欣赏——比如你和沈南鹏?

刘天池:现在来看确实是的。

见Neil是在一个星期五的晚上,他一上来是用一套商业的语言体系和我对话,什么商业规划、运营机制一类的名词,我都记不清了。我说:沈总,这些我也听不懂啊。Neil说:简单来说就是怎么赚钱。我的回答也很直接:我一张口钱就来了。他当时对我的了解好像也比较有限,他说他之前也没看过《演员的诞生》。反正刚开始聊时,感觉大家好像不在一个频道,哈哈。

我在见Neil之前是做了功课的,我看了很多关于他的报道,他是耶鲁毕业的。耶鲁有个戏剧学院,世界一流,我想通过他在耶鲁和国际上的资源,和国外这些顶级的表演学院有更紧密的融合。在我讲出这一点后,他可能也被打动了吧,然后我们对话的语境就变了。

我记得他的一个问题:你这个学院能跑出来多少人才,一千还是几十个?我说就几十个。他说:那就对了!

我觉得Neil对这件事很坚决。我对于融资交易过程中的繁琐步骤并不了解,中间有一段时间我自己都犹豫了,他一直劝我:天池老师不要想这么多,一步步往下走就好。我们夏天见的面,两个多月后,钱就打过来了。

36氪:《演员的诞生》爆火时,你在一篇讲述演艺圈怪相的文章里8次提到“资本”,没有一次是正面的,所以你犹豫?

刘天池:我一度非常厌恶资本。我身边有很多做制作的朋友,没有资本进入的时候,他们一年只生产一两部高质量作品。后来资本进来了,一下子几亿进账多风光啊,但投资人要追着赶着他,一年你可不能只做一两部,至少得三四部吧,最后把自己搞得疲惫不堪,又做不出好项目。什么对赌啊、业绩考核啊,这些烦恼太多了,好好的事情变了形。 

36氪:为什么确信红杉不是“那种投资人”?

刘天池:我说得很坦白,虽然我做的不是个赔钱的买卖,但想极速扩张规模也几乎不可能。红杉在这方面没有给我压力,还经常一起探讨可以发展和尝试的方向,包括如何与其他类型的教育公司合作。我觉得红杉不仅是在投资教育公司,更是在参与教育行业的演进。

36氪:听说你也见了其他机构,他们都太商业了吗?

刘天池:我一共只见了两三家投资机构。之所以选择红杉,不仅因为他们最专业、决策速度快,并且理念相合,还因为他们的颜值是几家基金里最高的,我做表演的嘛,对颜值有点小要求。 

谈规划

你在家演儿子,在女友面前演男友,在公司演下级,但也可能演上级,任何人都需要表演,那我们可以教任何人 。

36氪:完成这轮融资后,你有什么规划?

刘天池:我要囤住更多的老师。市面上的表演工作室大多是以兼职老师为主,这种模式很难持久。老师是我们最大的资产,所以我坚持自建教师团队,用高薪把他们留住,并且也为他们的职业发展做谋划,你对什么感兴趣,我把你送去向国际上最牛的大师学习,以后你不仅是刘天池工作室的主干,也是这个领域的头牌。我们明年会集中去长三角招一批老师。

还有一块是开拓线上教育,重点是针对幼师群体。现在国家倡导戏剧进校园,很多老师慌了:自己都没接受过专业的戏剧训练,都是临时拿两本书看看就给孩子上课了,这不歪了吗?在国外,“教育戏剧”已经是一种很成熟的教学手段了,老师们在幼儿园阶段就会用戏剧方式来帮助小孩建立世界认知,一旦到了大学阶段,好苗子会特别多。

另外就是拓展接受培训的人群。我们现有的模式主要是经纪公司送小朋友过来学表演,要么是为了自己提升,要么是正在为某部戏做准备。总的来说,我们在各家制作公司、经纪公司、剧组中已经有很强的认可度了,接下来希望覆盖更多的普通人群。普通人学表演,就像他们学乐器、绘画一样。明年打开线上课程后,演艺、编导、摄影都会开班,另外还会结合美学、心理学等课程,我希望提供的是一个包含演员基础修养的综合教学体系。

36氪:将戏剧教育从To B向To C延展。

刘天池:对。其实现实生活中,所有社会人都在表演——你在家演儿子,在女朋友面前演男朋友,在公司演下级,但也可能是演上级。

表演的第一要义就是认清自己,但这一点是多数人做不到的。只有达成这一点之后,才能进行下一步——扮演别人。普通人只要做到第一步就够了。同时,学习表演的过程可以诱发兴趣、增强好奇心,从而辐射出更多和表演本身无关的东西。

36氪:举个例子,你们对一位CEO的表演培训有哪些?

刘天池:之所以想到给CEO做表演培训,是因为我参加过一次创业公司的CEO峰会。每个人都是优秀公司的老总,带领很大的团队,谈论的内容也都是科技和商业,但通病是不够自信。很多人学会了语文,但没能掌握语言。前者只是工具,后者才是自我表达的体系,才是促成一个人的独特魅力的东西。

CEO和管理者们最主要的是演讲,我们培训的重点是呼吸方法,以及一些基础的素质训练,比如如何专注、判断、观察、控制和感受。这些都是围绕着人展开的。所以还是刚才说的那点,首先要用表演的方式让他们认识自己、喜欢自己,而不是凭借外设的东西——比如我有多少财富——来证明对自己的认可和喜爱。

36氪:一个有志于表演的学员,在你们这里要经历多久的培训?

刘天池:走专业路线的,一般我们不接受白丁,至少得是学过唱歌跳舞,经历过一定艺术熏陶的。一般的课程周期为3个月,240节课左右,主要是表演的素质训练,比如快速启动喜怒哀乐、镜头前的分寸感、说话语气、肢体动作等。这个排课强度非常大,算下来基本和表演学院一年的素质课程差不多了。

36氪:表演是可速成的吗?

刘天池:斯坦尼写过那么多本书,但提炼出来,核心就是那么一些,但功在不断地训练和理解。我们会明确,三个月的课程至多能帮你完成一个角色创作,不可能说上完后什么都能演 

36氪:表演工坊除了是一个学表演的地方,你预想中它最终应该是什么?

刘天池:中央戏剧学院?哈哈。

我们有考虑找一家院校的二级学院挂靠,和国外高校开展2+2的教育模式。有了学院,就可以外挂一个剧团、一个制作公司。除了表演的专业课,我还想找北大、清华在心理学、美学方面有研究的老师来教课。现在很多高知看不起我们这个圈子,我想我们教出来的学生,以后是可以去奥斯卡跟人家用英语对话的。

我希望先培养出几十个业务精湛的核心老师团队,他们可以自己再办子公司。到时我们就有几十个CEO,有各自的工作室,协同作战。

谈公司治理

做老师时,我们说一个都不能少,但做CEO就得冷酷,这个人不行你就得下刀子。

36氪:你们有哪些商业变现的可能?

刘天池:经纪公司、剧组这一类是我们比较稳定的收入来源,但未来的大头应该是对幼师和C端人群的覆盖。

另外,我们也会尝试和各大平台合作一些自制剧,比如最近和爱奇艺合作的《恋恋江湖》,就是从我们培训的人从选一些好苗子出来,让他们出演角色,这样既能把教学和制作揉在一起,且几乎没有演员成本。这种模式有点像当年的TVB演员培训班。 

36氪:从表演到制作,乃至一部成片的完成,你们想覆盖影视工业的全流水线?

刘天池:有这个可能。但我不想把话说得太满。

36氪:你终究要服从符合商业逻辑的规则,对此有担忧吗?

刘天池:所以我要寻找和我不同的人,比如负责行政、市场运营的人,他们一定要比我更理性。

CEO要用章程、制度,用理性管理感性。做老师时,我们说的是“一个都不能少”,但你做CEO就得冷酷,这个人行就行,不行你就得下刀子。这是我未知的领域,是我的心病。

36氪:下过刀子了吗?

刘天池:迄今还没有。但这件事可能会发生,我会暗示大家年底我要考核。

其实这和我带学生时是一个道理。当只有一个角色时,俩学生谁上?那时我会基于角色做理性判断,再痛苦刀子也要下去。

36氪:你认为表演行业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刘天池:演员断代太严重了。一方面因为表演院校的扩招,导致师生比失调,授课营养下降;同时因为大量资本的进入,一下子什么戏都能上,什么演员都能上,经纪公司来选人都是挑好看的、流量大的。今天直播平台上火了一个人,明天就去做女1号,正二八经学表演的人也坐不住了,也不想学了。现在好了,资本慢慢走了,横店去年一百多部戏同时开拍,今年就二三十部。这样就对了,大家都好好学习。

另一个根上的问题是,我们的老师太少。我算是幸运儿了,我做过演员、表演指导,这为我提供了一部分收入,我老公也能赚钱养我,但大多数老师要么转行做了演员、制片人,还在坚持的一个月拿着一两万的收入,他们被生活的困乏绊住了,所以要到外面去上辅导课赚钱,这哪能把课教好。

36氪:你短期内希望达成的目标是什么?

刘天池:坦白说我个人现在有点力不从心。还有个节目挂在身上,它已经让我很疲倦,但没办法,新公司需要打品牌,现在已经不是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时代了。

还好,我们已经有了一批比较成熟的老师了,去年我跟了26个剧组项目,多数已经不需要我了。明年2月节目就结束后我就很明确了:一是公司内部架构和外部伙伴的建立;二是拓展产品类型。表演是个桥梁,可以连接心理学、美学、哲学等学科,到时我要去北大、清华拜山头,请他们来教课。

36氪:酒香也怕巷子深,你也接受了这个时代的设置。

刘天池:如果我坚持之前的做法,我对不起我现在的五十多号员工。这是我做头羊的责任。

标星36氪,每天获取圈内最新资讯

成为进阶互联网人





推荐阅读

点击图片即可阅读

爱奇艺规模化“会员看全集”模式:会员福利放送后,内容储备够不够?


 
36氪 更多文章 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年内落地印尼;阿里云区块链将进军东南亚市场 | 东南亚创投周报 月销售额超30000000,他们社群商业化背后的运营策略究竟是什么? 2018很难过,2019会好吗?丁香医生日历、单向历、豆瓣日历8款网红日历大测评 上市破发潮背后:盛世兴收藏,乱世买黄金 | IPO观察 一只猫的故事如何撬动传统的保险行业 | 营销观察
猜您喜欢 微服务架构必读书单 MySQL deadlock问题排查 零基础成为 Google 官方认证机器学习工程师,只需要 2 步? Spring IOC容器基本原理。 构建大数据生态需要哪些核心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