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tech5ai

介绍:中国顶尖人工智能与机器人行业新媒体平台,专注国内外人工智能、机器人、AR/VR、无人驾驶等科技前沿的深度报道.

傅盛:AI发展太快了,会对现有工作机会带来冲击

2018-04-28 09:36 人工智能机器人联盟

猎豹CEO傅盛 认为,从短期来说,AI会产生很大的冲击,77%的工作会受到影响,社会、企业、政府要一起面对。人力成本在上升,制造业竞争力在下降,如何利用互联网大数据与AI技术结合?快看视频:


4 月 26 日,猎豹移动董事长兼 CEO 傅盛参加 GMIC 全球人工智能领袖峰会,和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学院机器学习系主任Tom Mitchell、以色列工贸部首席科学家艾维 ·哈森以及世界经济论坛北京代表处大中华区首席代表David Aikman一众人工智能专家共同探讨人工智能对社会和经济的深远影响。

在主持人的引导下,三位来自业界、学界和政界的专家畅所欲言,不乏精彩的观点。傅盛也从从业者的角度分享了他关于人工智能的想法。

傅盛在对话中谈到,虽然短期内存在阵痛,但是从长远来看,人工智能会使得社会效率得到很大的提升,创造更多的繁荣。

作为基础性的技术,人工智能正在降低大公司的壁垒,相比于技术算法的刷新,傅盛更加看好产品化的落地。

我们整理了一些精彩的观点,摘录如下:

| 一、放心,人工智能不会让你失业的

David Aikman:根据花旗银行和世界银行所做的调查,未来一部分工作会被自动化或AI机器人所取代,在英国 35% 的工作会被替代,这个数据在美国是47%,在中国是77%;AI也会让社会受益,可以帮助我们诊断癌症,比如机器学习可以帮助我们发现新型糖尿病。AI 和机器人的发展对社会竞争意味着什么,如何看待未来的就业趋势?这样的趋势是好是坏?

Tom Mitchell:一方面,在求职市场上有很多AI的技术或者信息的技术出现,有些工作会逐渐被取代。

另外AI和信息技术也可能会带来一些新的工作或业务模式。滴滴和Uber 就是非常好的例子。它们这种业务模式如果没有AI根本无法产生。AI可以让我们知道乘客和司机在什么地方,缩短等待的时间。

AI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如果人们的工作要被替代,我们就需要接受更多的继续教育,技术无疑会使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方便。所以我们要从不同的方面来看待AI。

AI会把一些工作变成机器人来做,比如医生以前做诊断,有时还需要跟病人去讨论合适的疗法是什么,问一些敏感的问题。将来医生可能更多地依赖电脑帮助他做出诊断,不用再和病人过多讨论。

实际上,很多的工作并不会那么快地消失。虽然有些工作会消失,AI 也会创造一些新的工作。

艾维·哈森:我觉得最好的解决方案,是医生和机器二者结合在一起,才能更好的做出诊断。不管单独使用医生还是单独使用机器,效果肯定没有二者结合在一起最好。这并不是说一个取代另一个的问题。

另外,从历史的角度看,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确实使得很多工作消失,但谁能想到,智能手机中那么多的应用,会带来如此多的工作。所以,人们工作被替代的问题,实际上是被放大了。技术只能使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好。

AI的特殊之处在于,与之前的一些创新周期相比,它的速度是惊人的。之前的工业革命需要花更长的时间,但是它所产生的影响并没有那么大。

但是AI带来的影响是广泛而迅速的。每一个人都需要据此进行调整。不管是公司也好,使用技术的人也好,包括政府,都需要做出相应的调整,提出一些新的解决方案。

傅盛:我觉得看怎么定义工作本身了,我们今天是用过去落后的眼光在看待所谓的工作,才会得出这样的结论。

事实上,新技术的应用是极大地增加效率的,它会产生更多的所谓工作。从长远来说,AI一定会使整个社会的效率极大提升,为我们创造更多的繁荣。

一百年前很少有人能想象到那么少的人种田,但是我们今天吃的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好。

最近有一部电影《头号玩家》,虚拟世界里也变成生活的一部分。从长远来说,我极度看好AI给整个人类社会带来的繁荣,还有物质的极大丰富,它产生了更高效,更高品质的工业品,甚至都不需要钱来换取这些工业品。大家对实体工作的需求是下降的,但是对精神工作或者精神愉悦(的需求)会迅速上升,这是一个大趋势。

当然从短期来看,就像刚才首席科学家艾维·哈森说的,AI进展太快了,我们比较悲催,需要在很短的时间内适应这个变化。虽然短期内工作岗位不会产生如此大的迁移,但是冲击肯定是存在的。所以我觉得整个社会,企业也好,政府也好,专家也好,大家一起来面对这个事情。用更快速的应变,降低升级时候的短期阵痛。

|二、猎豹移动希望通过机器人给大家更好的服务

David Aikman:从微观的角度来看,政府、大学、企业如何调整应对?

傅盛:猎豹移动是一家特殊的移动互联网公司,今天有近 6 亿月度活跃用户,近80%来自海外。我们在硅谷也投资了一些基金,这让我们有一个机会,站在中国和全球的视野下看新技术。

刚才的数字也非常明显,中国有77%的工作会受到影响,因为中国的很多制造业相关的工作,在这波冲击当中是非常明显的。

猎豹移动在移动互联网上取得了一些成绩,我们也希望下一个阶段能够在机器人这个领域投入自己更大的力量。

今天中国一边是消费升级,一边是人口红利下降,90后出生的人比80后少了大概两千万,00后好像又少了一两千万。

工厂招不到人,人力成本急剧上升,是这个国家面临的重大问题。我想这个问题不仅在工厂中体现,也会马上在服务业体现。另一方面,我们中国消费者对消费品质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越来越大。

我们希望通过移动互联网积累的大数据和AI技术结合起来,能够做一些真正帮助我们劳动的机器人。

所以我们发布了接待型机器人,比如说它可以给你做介绍,可以领你到某个地方会议室等。

我们也研发了专门的机械手臂, AI 技术使得我们有机会用很低的成本生产这种机械手臂。

因为在AI出现之前,机械手臂精度要求非常高。在他的生产环境中,稍微有一点点误差或者磨损就会导致生产无法进行。

但是现在有视觉之后,我们给手臂加了眼睛,使机械手臂通过跟物体的位置关系去抓到它,降低了对精度的要求,有可能把这个成本降低到以前的几分之一。

当人口成本上升,制造业竞争力下降之时,我们能够产生更多更好、更柔性化生产的产品,按用户需求定制产品,给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这是我们正在做的事情。

三、政府在人工智能的发展中可以扮演什么角色?

Tom Mitchell:关于政府的角色,我还想再引入一点,我们一般认为人工智能在世界上已经拥有了很多用户,主要是由私营部门出于盈利的目的来进行扩张,我确实相信他们能创造80% 人工智能的收益。

另外 20% 的收益,是我们从人工智能当中也能够得到的。如果仅仅依赖于私营企业出于盈利的目的去做,可能是得不到全部好处。

因为大家知道每年都会有传染病,人们对此很担心。我们希望能够避免全球性疾病的传染。

如果建立起一个系统,能够做到以下几点,假设我们能够来得到有关建筑的所在地,大家有GPS数据,还有一些来自于销售商户的数据,去买咖啡留下的数据,或者有些摄像头,总之有很多的地理位置的数据。假设明天我去了急救室,被诊断患了急性的传染病,在这之后会有一个自动的语音通知,提醒周围的人注意这个急性疾病。这样出现了全球性的传染病我们会处理得更好。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有建立起这样的一个系统。

这代表了 AI 能够为我们做另外 20%的事情,能够帮助我们改善生活的质量。政府对此负有重责。

傅盛:在中国我看到的政府对人工智能的态度非常积极,而且非常支持。中国政府期待中国企业在AI方面加大投入,整个政府也给予很大的支持。这种支持不仅仅来自于政策,也来自于资源和资金上。

第二,我觉得AI有一个很重要的点,就是如何平衡数据的开放性和隐私性。我认为在这点上中国政府相对来说是比较开放的,它更愿意让企业尝试接入更多数据,使得整个技术的迭代更快。政府也很关注用户隐私数据保护的问题。

我也希望由政府主导出台一个关于用户隐私保护的问题,能够加强对企业的监管。这样才能避免数据被滥用,也能避免消费者和企业之间产生严重的对立情绪。因为如果产生对立情绪,这个技术可能会因为各种原因被停滞,或者发展变慢。政策的公开透明性也很重要。

第三点,中国政府对新技术的应用也非常感兴趣。政府活动中有人脸刷卡和同传等新技术。

我个人认为AI还是早期,还有大量工作做,这时候政府的支持是非常重要的。需要政府和企业一起努力,把前期的投入分摊一下,或者帮助企业去承担一些成本,能够让这个技术更快更好的应用。

Tom Mitchell:我非常赞成大家的想法。但是有一个问题我想提的,就是如何解决数据标准的问题。

我们知道大数据是很有价值的。我和美国的医学界的人去交流,从中了解到,美国已经有25年临床标准,这个方面这方面包括治疗策略等等,的确相应的一些诊断记录都有了,但是它们都有不同的供应商,而且格式都不一样。因此,这25年的临床数据分散在各个不同的公司当中。

这只是一个例子,我们知道,数据必须要整合才有价值,并且让它真正用起来,真实的世界中很多时候是从下而上,自发而行的,需要整合混乱分散的数据,因此,政府包括公司在这个当中可以发挥充分的作用。

| 四、作为基础技术,人工智能在降低大公司的壁垒

David Aikman:未来,不同国家、不同公司的竞争会如何?

Tom Mitchell人工智能是一个基础技术,它不像是一架飞机,有大型客机,还有一些小飞机。人工智能就是让计算机理解语言这样基础的技术,这个技术和实际应用的差距有可能很大。这个过程当中,更多时候我们应该合作,而不是竞争。

艾维·哈森:像电力一样,人工智能将来会无处不在,是一种基础的架构。在一些公司高效运行的话,包括政府产学研协作,更多的是合作,我想现在包括很多新兴的公司,都在改变,包括大公司和小公司都是相互需要,共同来推进前沿技术的发展。

在这个过程当中不同的公司体现出技术的不同层面,不是说谁一定拥有某种技术。技术应该更加灵活,更好更充分地让人工智能为人类造福,来改进不同的行业,不同的体系,让世界受到更好更积极的影响。

所以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人工智能才能变得更加有意义,而不只是说相互设置技术壁垒。

傅盛:我也同意你们的观点。我觉得人工智能现在在早期,所以很多大公司喜欢把人工智能强调为黑科技,表达技术的垄断性。

我很同意 Tom的说法,人工智能是一个基础性技术,今天它显得特殊,就是因为太少人研究它、太少人去了解它了。我相信人工智能会是一个非常基础的技术,是几乎所有技术人员去了解和接受的技术。

我认为人工智能并没有提高技术的壁垒,而是在降低壁垒。一定不是几家大公司才能做人工智能。

当我们做人工智能的时候,有很多人问我们,你们不是一家很大的公司,怎么做人工智能。我觉得人工智能就是基础应用,而且它的应用在技术上很快地普及化,它不再神秘了,就看你怎么把这个技术做好。

所以在这样的竞争中我更看好有直接产品的公司。像Google和特斯拉无人车的竞争,我更看好特斯拉这种非传统意义上的高科技公司,因为它有更多的终端产品。

我的观点是,谁有更多的应用,谁就能让人工智能更多的落地,而不是说谁拥有更好的算法。所以我们自己也希望能够把一些和人工智能结合的产品,在不同场景下给用户去使用,把技术用起来,而不只是在比赛当中得第一名。



 
人工智能机器人联盟 更多文章 DNA基因定制汽车,舔方向盘启动 双足机器人又来了:穿越火焰没难度!
猜您喜欢 请区别对待女程序员 这技术太纯了|5分钟学会OpenStack 基础知识 程序员晋升攻略 前端每周清单:Redux 4.0,用Kotlin重构Java应用 进度跟踪器的体验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