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tech5ai

介绍:中国顶尖人工智能与机器人行业新媒体平台,专注国内外人工智能、机器人、AR/VR、无人驾驶等科技前沿的深度报道.

中国VC为什么不投芯片? 因为利润相当于卖肥皂

2018-04-29 07:27 人工智能机器人联盟

投芯片利润相当于卖肥皂?有投资人称,市场上所有的投资都比芯片更容易产生回报及高利润率。只要某个行业真正实际达到高利润率,投芯片的机构就依然很少,这是一个正常商业公司的选择,因为资本是逐利的。


为什么中国的VC们不投芯片行业?

  “所有的东西都比芯片更容易产生回报及高利润率,你进入芯片领域和进入其它如卖肥皂等领域有差不多的利润。”原IDG资本合伙人、火山石资本创始人章苏阳称。

  “芯片最成功的企业市值仅10亿-20亿美元,这对VC来说,投入和回报是不成比例的。”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称。

他还表示, 之前投了好几个芯片公司都血本无归,也为中国的科技创新贡献了一份力量。

戳视频 ↓ ↓ ↓


  投芯片利润相当于卖肥皂

  “现在市场上,所有的投资都比芯片更容易产生回报及高利润率。只要某个行业真正实际达到高利润率,投芯片的机构就依然很少,这是一个正常商业公司的选择。因为资本是逐利的。” 章苏阳称。

  而对于现在的芯片该如何投资,章苏阳称,除非是真正的AR芯片,比如做一个最好的神经网络30层、60层、90层等能够很好地叠加,且很多应用软件放进去装一片就能解决问题。只有这种能产生中短期的高额利润,其它东西就算你做出来,也就是平均利润,或者是零利润状态。

  但是,零利润状态不是零利润,就是你进入芯片领域和进入其它如卖肥皂的领域有差不多的利润,基本上没有差别,除非是现在很缺的比如高级FPGA(可编程的“万能芯片”)。我们现在的水平是什么呢?只做到中低端FPGA。但是对这些公司来讲,利润仅仅是平均利润,不会很高。这就是实际情况,实际情况进而影响到商业投资行为。

  “只要这个情况依然存在,PE/VC投芯片企业的就一定少,芯片技术的投资一定是属于国家和政府大资金做的事。” 章苏阳称。前美国富达投资中国总裁杨晓冬不太同意将高科技产业投资的棒直接交给国家。他认为,国家要做的,是在税收、知识产业保护方面给创新者提供培育土壤,真正把钱用在刀刃上,是国家通过基金给到VC,由VC去发现和投资给那些想改变世界和人类命运的人。

  半导体专业出身的凯旋创投执行合伙人周志雄指出,2000年左右,半导体在美国的投资界眼中还算一个不错的行业,但到了2010年,美国的投资界已经不投半导体产业了。这是因为芯片的应用层面都在中国和韩国,美国的资本市场已经不支持芯片行业了。就中国投资界而言,中国的资本市场需要的是“profit”,所以中国也冷落了基础性的芯片企业。

  “2000年下半年的时候,主流VC投芯片公司是投第三轮。第一轮投进去后过段时间基本上90%的创业公司没了,剩下的10%做到第二轮,但第二轮和第三轮的估值价格不会相差很远。所以大家投第三轮比较多,当年说投芯片要从第三轮开始投。由于这样的原因,我们容易做和基础层相关的一些东西,整个芯片行业投入基本上是靠国家性质来投入。”章苏阳在第十二届中国投资年会上称。

  相比于美元基金追求长线收益,对中国VC们来讲,更喜欢投一些能产生大的消费需求的商业模式创新的公司比如阿里巴巴、美团甚至摩拜,这样能快速把投资资金收回来。说成是VC们击鼓传花赚钱也好,或者是通过实际利润获得较高收益,总归到底是更看重超额回报率。

  朱啸虎:曾投过好几个芯片项目,血本无归

  朱啸虎比较认同柳传志的“贸工技”路线。他称,商业模式创新使大家都能赚到钱,再回馈工业,从而回馈技术,即“贸工技”的老路,“这是一条比较现实的路径”。

  “贸工技”简单来说是贸易营销驱动策略。以贸易领域为推动,通过获取市场上的需求反馈信息,让工厂在生产环节中来调整产品,继而倒推技术部门的研发和革新。联想即是典型的以“贸工技”起家,但是,这几年,作为联想目前最核心的业务,PC却一路呈现颓势,尤其在2017年上半年被惠普反超,联想失去全球PC老大宝座。全球IT厂商历经几次洗牌,联想始终没能拿得出“新业务”来应对时代的更迭。这就是致命的挑战。

  朱啸虎仍是从VC投入回报比上考虑是否投资芯片。他称,“之前我们投了好几个芯片公司都血本无归,也为中国的科技创新贡献了一份力量。”

  “中国的芯片技术有几个难点,首先是中国的芯片公司大部分是单一产品公司,单一产品公司从长远来看回报率会有问题。因为生命周期很短,回报率很快下降到平均水平。因为前期投入很大,研发人员、流片都是很高的成本,公司的估值都不高。它不像腾讯、阿里市值四五千亿美元,芯片最成功的公司市值也就是10亿-20亿美元。对VC来说,投入和回报是不成比例的。其次,从中期来看,任何大的行业都有周期性,先出来的肯定是做硬件的公司,比如说PC时代出来的是英特尔、IBM、思科,人工智能领域英伟达先跑出来了。在人工智能领域,中国还有机会。而且,芯片的投入一旦形成平台,新公司很难做。尤其是芯片公司前期投入非常大,如果你的竞争对手靠先机占据市场,把设备成本摊销掉以后,你没办法与其竞争,成本曲线会远远落后于竞争对手,那你无法竞争,除非靠政府的大量补贴和支持。”朱啸虎称。

 
人工智能机器人联盟 更多文章 DNA基因定制汽车,舔方向盘启动
猜您喜欢 谈谈编程范式 Solace 面向Java开发 | 面试并发类问题的准备和学习 反应堆模式(二):非阻塞式IO应用 weui.js v1.0.0 正式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