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tech5ai

介绍:中国顶尖人工智能与机器人行业新媒体平台,专注国内外人工智能、机器人、AR/VR、无人驾驶等科技前沿的深度报道.

受武器化争议影响:传谷歌AI首席科学家李飞飞或离职

2018-06-28 12:01 人工智能机器人联盟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6月28日早间消息,据美国媒体SFGATE报道称,谷歌人工智能首席科学家李飞飞可能将在几个月内离开谷歌。

李飞飞是斯坦福大学助理教授以及斯坦福大学AI实验室负责人。她此前向学校请假加盟谷歌。但最新材料显示,今年下半年,李飞飞在斯坦福大学的假期将结束。

自2016年11月加入谷歌以来,李飞飞被认为是谷歌内部冉冉升起的新星。不过最新消息表明,她在谷歌的前景充满了不确定性。

直到上个月,李飞飞似乎还是谷歌希望留住的人才。她的个人经历使其成为媒体明星。李飞飞于16岁时从中国移民美国,当时她一句英语都不懂。然而,她凭借自己的努力进入了谷歌的高级管理层,并获得了博士学位。2016年,李飞飞获得卡耐基公司的“伟大移民”奖项。

然而近期,谷歌向军方提供人工智能技术,帮助分析无人机监控视频一事曝光,引发了内部员工的强烈反弹。李飞飞发现,自己陷入了长达数个月的内部争议。



争议仍未平息,而李飞飞在斯坦福大学的休假也将结束。因此在竞争激烈的人工智能领域,谷歌招揽技术明星的努力正面临不确定性。

谷歌发言人最初表示:“李飞飞在谷歌和斯坦福大学的计划没有改变。”但没有给出更进一步的说明。


该发言人随后又发来一份新声明,全文如下:

李飞飞是一位成就卓著、受人尊重的人工智能领袖。从长远来看,她计划继续和谷歌云的关系,尽管她在斯坦福大学的休假结束后,她和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会变少。李飞飞领导谷歌云AI,将延续这一业务巨大的发展势头。事实上,自几个月前推出以来,已有超过1.5万用户注册使用谷歌云AutoML产品。

这位发言人拒绝透露,李飞飞在谷歌的工作是否会变成兼职,或是有其它安排,也拒绝透露她在结束斯坦福大学的休假后,是否还会继续带领谷歌基于云计算的人工智能工作。

目前尚不清楚,李飞飞是否直接参与了军方合同的竞标,也不清楚她是否在这个过程中扮演了某种角色。然而在标榜“不作恶”的谷歌内部,她为这一备受争议的交易付出了巨大代价。



在军方合同在谷歌内部流传之后,逾4000名员工签署请愿书,要求管理层撤回这个决定。12名员工随后辞职,以示抗议。谷歌最终屈服于这些要求,并承诺永远不会开发用于武器的人工智能。

谷歌在职员工和前员工表示,李飞飞去年9月与谷歌其他管理者电子邮件往来中的言论备受批评。这些邮件上月被泄露给《纽约时报》和《The Intercept》,这给谷歌和李飞飞都造成了尴尬的局面。

这些电子邮件显示,关于如何向公众发布谷歌与美国国防部签订合同的消息,李飞飞和其他管理者之间展开讨论。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她在一封邮件中写道:“无论如何,不要提及或暗示人工智能。武器化的人工智能是人工智能领域最敏感的话题之一。媒体正在想尽一切办法打击谷歌,而这将是重要素材。”

根据《The Intercept》的报道,在另一封邮件中,李飞飞表示:“如果媒体开始报道,谷歌正在秘密制造人工智能武器或用于国防行业的人工智能技术,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2017年,谷歌云的核心议题是推动人工智能的民主化,而谷歌云负责人戴安·格林(Diane Greene)和我一直在讨论面向企业的人性化人工智能。我会非常谨慎地保护这些正面形象。”

对一些谷歌员工来说,这些言论让李飞飞在与美国国防部的人工智能合同中显得很复杂。更糟糕的是,这些言论给他们留下的印象是,这与李飞飞倡导的以符合道德伦理的方式去利用人工智能的形象不符。

在加入谷歌之前,李飞飞就是知名的人工智能支持者和伦理学家。她经常撰文提到开发“善意人工智能”和“以人为本的人工智能”,以及可以造福所有人,而不仅仅是少数特权阶层的人工智能的重要性。她曾警告称,对人工智能的热情将导致我们无法正视其对社会的潜在影响。

然而批评者指出,在讨论一份值得警惕的军方合同时,李飞飞表现得似乎并不是非常关心人工智能的道德伦理问题。因此他们认为,李飞飞作为人工智能布道者的可信度受到了损害。

可以肯定,李飞飞并不是谷歌内部唯一愿意与美国国防部合作的高管,当然她也不是合同签署的最终决策者。在多次全体员工大会上,负责谷歌与美国国防部合同的戴安·格林都进行了辩护,称谷歌的贡献严格限制在非进攻性目的。

如果李飞飞回到斯坦福大学,她仍有可能以“顾问”头衔继续为谷歌工作。皮查伊此前曾表示,人工智能对谷歌的未来至关重要,而李飞飞被认为是全球最顶尖的人工智能专家之一。

皮查伊今年早些时候表示:“人工智能是人类正在研究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这可能比电和火更重要。”

亚马逊、微软和Facebook等公司也在加强人工智能团队,因此谷歌很可能不会希望李飞飞加入竞争对手。在放弃与军方的合作及相关的数十亿美元收益之后,谷歌需要尽可能地进一步建设人工智能能力和道德伦理指导。(邱越)


 
人工智能机器人联盟 更多文章 爷爷买机器人,孙子说买了个傻蛋。官方回应:1+1=1是首儿歌 vivo AI新机用QQ浏览器会调用摄像头,QQ回应:不会拍摄 从25岁住在父母家到29岁退休,我的财务自由故事 富士康老板郭台铭:5年内机器取代8成工人 刘强东618很高兴,京东重型无人机正式下线!计划续航超6000公里!
猜您喜欢 PHP header 的几种用法 程序员为什么要坚持不信任原则? R批量处理txt文件并写入MySQL CV行业不差钱!依图科技获两亿美金C+轮融资 [年终福利] WordPress插件 微信公众平台管家 WechatManager V2.0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