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hundun-university

介绍:咨询服务

上班如上坟?两个认知帮你搞定团队关系,找到工作意义

2018-04-22 19:56 沙哈尔

如何营造最优团队关系?卓越领导者对工作意义的看法与普通人有何不同?


 现在的公司,已不再是一个领导者带领几千几万名员工,而是几千几万名领导者的团队合作。


—— 泰勒·本-沙哈尔博士



授课老师|泰勒·本-沙哈尔
佛大
学“
最受欢迎导师


关系是影响工作满意度的头号指标;而对工作意义的不同看法,决定了你做一件事会做到 60 分,80 分,还是 120 分。


《正向领导》最后一讲,让我们一起来探讨 sharp 模型最后两个要素:关系(Relationships),意义(Purpose)


1

关系:调节情绪坐标,激活团队能量


 ▌团队关系可以预测一个公司能否成功


现在的公司,已不再是一个领导者带领几千几万名员工,而是几千几万名领导者的团队合作。在这种情况下,团队关系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


我们在《正向领导》第一讲中曾提到,著名战略咨询公司盖勒普(Gallup)做过一项关于如何利用个人优势培养领导力的研究。


其实,盖勒普在问卷中还设置了一个问题:你在目前的公司中有没有好朋友?


这个问题能够有效预测团队成员的参与度和留存率,进而预测公司能否成功。绩效最好最优秀的团队,其成员之间往往不是等级森严的上下级关系,而是相互支持、相互关爱的伙伴关系。


有几家公司在使用盖勒普问卷时,认为这个问题跟产出没关系,员工是来干活的,不是来玩的。于是他们就去掉了这个问题。


结果,盖勒普发现问卷不再能像之前那样有效预测团队绩效了。可见,团队关系不仅影响员工的工作满意度,而且是预测公司能否成功的重要指标。


 Tip:关系必须真实,不能只是虚拟的。


这里说的关系,必须基于真实生活。已有不少研究发现,我们在社交媒体上花的时间和我们的孤独感直接相关。即使你在 Twitter、Facebook 或微信上有 1000 个好友,也不如在现实中有 1 个可以一起欢笑、一起抱头痛哭的人。



 ▌坦承错误,用真实性提高团队心理安全度


我的同门师姐艾米·埃德蒙森,做过一个关于团队犯错率和团队工作表现的研究。


通过对美国各大医院数百个团队进行调研,艾米发现工作表现越优异的团队,医疗事故的发生率反而更高,即团队越优秀,犯错率越高。怎么会这样?


进一步研究后了解到,优秀的团队并不是犯了更多错误,他们只是如实上报了所有错误。而普通团队则对错误有所隐瞒,上报的医疗事故远低于实际发生,他们的实际犯错率是高于优秀团队的。 




据此,艾米提出了 “团队心理安全”的概念,即一个人在团队中报告自己错误时,心理上是否感到安全。


心理安全度高的团队比低的团队更愿意坦承错误,承担失败的风险,并从错误中学习。


那么作为领导者,如何提高团队心理安全度?


与大家分享几个 tips:


1. 坦承自己经历过的错误和失败,并分享从中汲取的经验。

2. 保持好奇心,别怕问问题,承认自己也有无知之处。

3. 鼓励团队成员复盘讨论各自的失败,鼓励提问。

4. 关注和奖励学习探索的过程,而不仅仅是结果。


在此要特别说明坦承错误和失败的重要性。


没错,失败会带来痛苦。但痛苦有两个层次第一层,失败本身带来的痛苦情绪;第二层,当我们拒绝承认失败时感到的痛苦。


第一层痛苦不可避免,世上只有两种人体会不到这种痛苦:


① 精神病患者;

② 死去的人。


20世纪70年代的以色列总理梅纳赫姆•贝京曾说,“若不能全心全意痛哭,也就不能全心全意体会生命的幸福。既然无法避免,那就坦然接受


第二层痛苦却是可以选择的。当失败已经发生,如果拒绝承认和接受,我们不仅无法从失败中汲取经验,而且,我们将不敢再冒险,从此谨小慎微,无法取得应取得的成就。


而如果能够接受失败的事实,我们可能痛苦一会儿,但会很快恢复,而我们学到的经验,将使我们在未来做得更好。




我们是如何学会走路的?可能摔了几百几千次后才学会。工作同样如此。南加州大学的一位教授通过研究发现,那些最优秀的 CEO,年轻时往往比普通人经历了更多的失败。


当然,营造坦承失败的氛围,并不意味着无论何时都要容忍错误。领导者必须清楚什么时候可以失败。你要告诉员工,失败没关系,希望他能从中学习,但你也要确保,他不会再犯同一个错误。



 ▌情绪具有感染性,让镜像神经元发挥积极影响


意大利科学家在八十年代发现了人脑中的镜像神经元。如同对它的命名,这个神经元像镜子一样,可以在我们身上映照出其他人的想法和感受。


这解释了人为什么容易受他人的感染和影响。当有人抑郁难过,你也会闷闷不乐;当有人开怀大笑,你也会喜上眉梢。镜像神经元是人类富于同理心、理解和学习新知的基础。


此外有研究证明,镜像神经元对权威尤其敏感。


我们在第一讲中讲过积极情绪对团队氛围和产出的影响,作为团队领导者更应保持积极情绪,这不仅能够提高你自己的效率和创造力,也会潜移默化感染团队成员。从而提高成员的工作动力、团队协作能力和工作留存率,最终构建互相学习、包容和支持的组织氛围。


小结:

调节积极性和真实性的情绪坐标,做行善者


我们总结一下。为了营造健康的团队关系,领导者需要保持真实性,坦承自己的失败和错误,鼓励员工从错误中学习;同时,领导者也要保持积极性,用积极情绪感染员工。


但有时,你会感到真实性与积极性相互矛盾。当你直言不讳,很可能就无法顾及员工情绪;当你顾忌情绪,又可能失去坦诚的态度。怎么办呢?


我们可以做一个包含积极性和真实性两个变量的坐标系,找到积极性与真实性的平衡点。




在这个坐标系中,取悦者通常传播积极情绪,使团队更高效、更具创造力;驱动者常传播负面情绪,但更真实,更易被团队成员信任;行善者则兼具积极性和真实性,能够最大程度激活团队能量。


2

意义:挖掘岗位使命,让工作充满意义


说完关系,我们接着探讨 Sharp 模型的第五个要素,意义。


生命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大多数人都会回答,当我们致力于消除贫困、为世界和平做出贡献、为弱势群体争取权利等这类不同寻常的事情时,我们才能感到生命的意义。


但那一小部分最优秀的领导者却认为,我们的日常生活和工作就充满意义。


 ▌三种工作态度,三种截然不同的工作效果


分别来自威斯康星大学和耶鲁大学的两位心理学家,通过对不同领域、不同岗位的工作进行大量调研后提出,人们对工作的态度可以分为三类:一份差使、一份事业、一项使命




以她们的第一批调研对象——同一家医院的清洁工为例。


有些清洁工把工作当作一份差使,工作目的就是养家糊口,每天都盼着下班,盼着周末回家,盼着度假或退休。


另有些清洁工,把工作看作是一份事业,工作目的是名利上的收获,他们努力想成为领班,成为清洁部门负责人,希望能在医院里不断爬升。


还有些清洁工,把工作看作是一项使命。他们觉得自己不是在清洁马桶、更换床单,而是在帮助患者提升健康,帮助医生和护士缓解压力,他们觉得自己的工作是有意义的。


毫不意外,把工作当成使命的清洁工,工作满意度更高,工作更有成效。除了分内之事,他们也更愿意花时间陪病人聊天,或与医生护士谈话交流。


在社会地位更高的医生中,同样存在这种现象。


安格斯•里奇韦是我的合作伙伴,他的妹夫是一名心脏科医生,主要负责用脉搏器测量病人的血压、心率等,同时每隔几年更换一次脉搏起搏器电池。


有一次安格斯开玩笑地说“噢你就是一换电池的”。他的妹夫郑重回答:“你可以说我是换电池的,也可以说我是在挽救病人的生命。”


由此可见,不管处于什么级别的岗位,即使在最有限、最常规的工作中,不同的态度也可以对工作的本质和效果产生截然不同的影响。


 ▌寻找工作对他人的积极影响,挖掘工作使命


我们应该如何挖掘工作使命,使工作更有意义呢?


沃顿商学院教授亚当•格兰特曾对大学筹款员做过一个研究。


筹款员的工作内容就是每天打电话,努力说服已毕业的校友向母校捐款。这是一份相当难做的工作,绝大多数回应都是负面的,员工工作满意度很低,流失率非常高。


格兰特就随机挑选了 50% 的筹款员,去和那些接受过校友捐款资助的学生交流 15 分钟。每一位受助学生都真诚表达了对筹款员的感激之情,感谢他们帮助自己完成了学业,并因此在毕业后得到好的发展


虽然只有短短15分钟,奇妙的事情却开始发生了。那些筹款员突然看到自己的工作对别人产生的积极影响和改变,他们开始意识到自己工作的意义,重新回到岗位时,他们的工作满意度都得到大幅提升。


更让人意外的是,这些筹款员每天筹到的款项金额,比那些没有和受助学生交流过的筹款员高250%~400%。


所以,如果你也能够找到你的工作中对他人有帮助、有积极影响的部分,你就能更多感受到工作的意义,你会主动学习更多知识,不断成长改进,以期能够更好地帮助他人。


小结:

我们如何看待自己的工作,比实际在做什么更重要。


一位旅行者来到意大利,在一个建筑工地上看到很多工人,他就跑去问离他最近的工人“你在做什么?”那人回答说“我在铺砖”;

 

旅行者走了20米,看到另一个工人做着和第一个完全一样的事,他又问第二个工人你在做什么?”第二个工人说“我在建一堵墙”;

 

旅行者又走了20米,来到第三个工人身旁,同样问他你在做什么?”这个工人虽然做着跟之前两人完全一样的事,他却回答说“我在建一座让上帝更加荣耀的教堂。(完)


正向领导sharp模型包括优势(Strengths)、健康(Health)、专注(Absorption)、关系(Relationships)、目的(Purpose)五大要素。沙哈尔博士对 sharp 模型的总结将于后续发布,敬请期待。 


如果你的朋友在营造健康的团队关系上有困难,或找不到工作的意义,你可以把这篇文章分享给TA。


*本文根据4月21日泰勒·本-沙哈尔老师在混沌大学的课程整理而成,内容仅为全部课程的1/10。戳此领取听课资格,即可听取完整课程。


 今日互动

来来来

你觉得自己的工作是否有意义?

如果分别用差使和使命来描述你的工作,

你会怎么说?

欢迎留言分享,随意上墙。


 
混沌大学 更多文章 “超竞争”时代已来,我们请到了11位顶级讲者为你“开门” 戈壁给我上了一堂课 | 混沌创业营开学 每个企业大佬,心中都有这张表 掘金人工智能,要放弃“仿生学” 阿里曾鸣:警惕停留在优秀的诱惑
猜您喜欢 【监控实战】用Zabbix监控Mesos, Docker, Containers Snap奇葩IPO背后,原来有这么多故事 Google x Github 前端认证项目:如何从零开始成为抢手技术精英? 微软分布式云计算框架Orleans(2):容灾与集群(1) 学习Java虚拟机也许这是最好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