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hundun-university

介绍:咨询服务

破界 | 2018混沌创业营开学

2018-04-29 20:56 李善友

李善友 | 混沌大学创办人


新一期创业营在敦煌开学了。


每年开学来之前,我都会思索一个问题:面对中国创业届最优秀的大脑,在未来一年,混沌创业营应该带给他们什么?


混沌大学是第一所把哲科思维引入创业教育的学校。


一年的时间,让这些优秀创业者用哲科思维给自己的思想洗个澡,最终打破自己的边界。


“用第一性原理,跨越非连续性,实现第二曲线式的增长”,可能是未来一年,我能带给这些创业者的最好的礼物。


柏拉图学园


为什么看似无用的哲科思维对创新如此的重要?我想讲两个柏拉图学园的故事,一个发生在雅典,一个发生在佛罗伦萨。


 ▌公元前387年,雅典


哲科思维起源于古希腊,苏格拉底是其奠基者。乔布斯曾说:“我愿意把我所有的科技,去换取和苏格拉底相处的一个下午。”


苏格拉底的学生柏拉图在 40 岁时创办了柏拉图学园,这所学校在雅典的西北郊,这是西欧历史上出现的第一所大学,也是现代大学的起源。


拉斐尔以柏拉图学园为题材所画的大型壁画


柏拉图认为任何一个国王都应该是哲学王,需要受到哲科思维的训练。


所以这个学园讲授的都是哲学、科学、数学等“无用”的知识,聚拢了古希腊一流的学者,在学科的交叉中相互熏染。


其中,亚里士多德 17 岁加入柏拉图学园,在里面作为学生和学者共 20 年。50岁时,亚里士多德开创了自己的学园,并成为古希腊哲学的集大成者。


 ▌1440年,佛罗伦萨


文艺复兴时期的佛罗伦萨城被很多人看作是创新的模型,但不为人所熟知的是,真正撬动文艺复兴的,其实是一所学校。


14世纪开始,美第奇家族以银行业发家,后来开始集家族几代人之力,赞助艺术,邀请了许多雕刻家、科学家、诗人、哲学家、画家、建筑家来到佛罗伦萨城。这其中就有达·芬奇、米开朗琪罗、但丁、莎士比亚……


文艺复兴三杰达·芬奇,米开朗琪罗和拉斐尔


这使得这个小城里面文化和艺术的浓度在短时间内变得非常之大。


1440年,一个叫普勒托的希腊人来到佛罗伦萨,希望能够传播已经在西方文明中遗失千年的柏拉图原始著作,创办了佛罗伦萨柏拉图学园。


当时佛罗伦萨的城主科斯莫·迪·美第奇说,柏拉图的思想是古代思想界最美丽的花朵。为了能走路就与普勒托交流,他甚至把他城主宫殿旁边的一大片住宅送给了普勒托。


这是佛罗伦萨的精英们第一次能够接触到柏拉图的著作,来自古希腊的哲科思维,重新在这样的一小撮人中流传。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思维训练,他们的思想得以升华,随着文化的普及和蔓延,文艺复兴式的创新,因此而生。


破界


今天的中国,“创新是第一动力”,“中国如果不走创新驱动发展道路,新旧动能不能顺利转换,就不能真正强大起来。强起来要靠创新,创新要靠人才。”


创新的动力源是什么?


从文艺复兴,我得出创新发生两个经验:


  • 第一,高浓度的跨界交流。


事实上,混沌创业营就是一个最高质量的、高浓度创新研讨班


希望所有的同学都能在这里,放下架子、放下外壳、拼命去学习、冲击、吸收和互相鼓励,混沌创业营,将最终成为创新界的佛罗伦萨城。


  • 第二,底层思维的驱动。


真正的创新,不是在同一条曲线里累积性增长,不是从量变到质变,而是从一条曲线变革为另一条新曲线,这是由底层的逻辑来驱动。


《有限游戏与无限游戏》这本书中说,有限游戏,是在边界之内玩,而无限游戏是在跟边界玩。


过去的 30 年,模式的复制、技术的引入让中国创业者在欧美创新的边界内玩有限的游戏。


但时至今日,中国创业者已经站在了全球创业的前沿,开始一场无限的游戏,需要去向前探索新的边界。


与边界玩的底层逻辑,有且只有哲科思维。


窄门


也许应该有人,尤其在今天这样的一个时候出来做一点点事情。


我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使命感,而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如此心甘情愿地将这样的使命扛在自己身上。


说出来会让人觉得很狂妄,但是它就在我心里流淌出来,超越了功利,甚至我的生命。


7年时间,我对创新教育的理念,3次推倒重来,今年始有雏形。


混沌大学希望培养的是,认知型创新家。唯有重要学科的重要理论,必须要在这四个学科中学习,这就形成了混沌大学的课程体系。


混沌大学创业营2018年课程体系


环宇之内,恐怕唯此一家。


如果说,普勒托在历史上的留名,是因为他把公元前柏拉图留下的哲科思维的薪火,重新带给了欧洲。


我希望混沌大学能成为一所连接过去和未来,连接东方和西方的大学,就像 1440 年的普勒托,能把哲科思维的薪火传递给今天的中国创业者。


让这一小撮高浓度、高质量的人,接受哲科思维的训练,并由他们创办或投资的企业作为杠杆,让这种思维方式弥散。


《圣经》中说:“你们要努力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混沌大学选择的就是一条极窄的小路,希望能与各位一起为中华的伟大复兴,做一点点贡献。


(本文根据李善友教授在混沌大学创业营开学模块中的演讲整理而成)


2018混沌创业营全名单 ▼ 

 
混沌大学 更多文章 “超竞争”时代已来,我们请到了11位顶级讲者为你“开门” 戈壁给我上了一堂课 | 混沌创业营开学 每个企业大佬,心中都有这张表 掘金人工智能,要放弃“仿生学” 阿里曾鸣:警惕停留在优秀的诱惑
猜您喜欢 PageRank算法简介及Map-Reduce实现 千锋:企业领导亲临千锋选拔人才,当场敲定学员 Android通过Wifi来调试你的应用 安卓动态调试七种武器之离别钩 – Hooking(下) 【演讲视频+实录】美团点评:基于Druid的Kylin存储引擎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