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号:hundun-university

介绍:咨询服务

别把挡风屏上的“苍蝇尸体“错以为路标 | 邵亦波对话洛克菲勒家族佩姬

2019-01-02 19:57 混沌创友会


邵亦波1991年17岁以全额奖学金跳级进入哈佛大学,25岁创办易趣网,29岁实现财务自由,2007年起联合创办经纬中国创投。2018年,他宣布淡出经纬中国,投入1亿美金创建慈善基金Evolve,不以盈利为第一目标,着重用科技减少世界上的苦难。


邵亦波在十年前开始内在探索的道路,在美国探访学习个人成长的各种流派和理论,包括心理学、心理治疗、各种宗教等。并跟随多个老师长期坚持一对一练习或小组修习。


佩姬·杜拉尼(Peggy Dulany),美国洛克菲勒(Rockefeller)家族的第四代继承人。洛克菲勒家族在上世纪初曾拥有相当于美国GDP百分之二的财富,等同于今天的三千多亿美金,超过当今首富贝佐斯,盖茨和巴菲特财富的总和,是有史以来最富有的家族。今天全球收入最高的好几个公司,像ExxonMobil,BP,Chevron都是当年他们控制的标准石油(Standard Oil)分拆后的子公司。


洛克菲勒家族用他们的财富做了无数善事,建立多所科研机构、大学和医院,包括芝加哥大学和中国协和医院等,可以说是现代慈善基金会之母,对全世界的医疗研究、教育和科学研究起了决定性的推动作用。


佩姬是洛克菲勒家族第四代的领袖人物,一辈子致力于慈善事业,并创立希奈戈研究所(Synergos Institute)和全球慈善家圈(GlobalPhilanthropy Circle)。今年中国慈善家联盟正式成立了,和她多年在中国的努力也分不开。


本文是在混沌创友会活动上邵亦波和佩姬·杜拉尼的深度对话的摘要,和邵亦波之后根据学生反馈加上的补充。希望能给你带来启发,迈向发现真实的自己的第一步。


邵亦波:不要让苍蝇的尸体决定你的人生


我觉得人生就像开着车子在路上,开着开着,就不断有昆虫砸上挡风玻璃,开车越久,昆虫尸体越多,挡风玻璃越来越肮脏,视野越来越模糊。如果不擦玻璃,继续开下去,要不出车祸,要不连开车的方向都错了,离目标越来越远,或者开到沟里去。


举例来说,我很小的时候,有一个同学问我,你最好的朋友是谁?我当时很自卑和心虚,不敢告诉他自己没有朋友,就随便说了两个名字:甲某(我现在还记得,他的名字叫步凡)和乙某。过了几天,步凡气呼呼地跑来质问我说,「邵亦波,你为什么告诉别人说我是你的朋友?我们不是朋友啊。」


接下来的40年,我再也不敢叫任何一个人朋友。这么小的一个事情,却让我从此自认没有朋友,这是我挡风玻璃上的「苍蝇尸体」。听起来很可笑,可是童年创伤就是会这样,看似小小的事件,却深深地影响我们一辈子。


类似的例子在我们的生命中肯定很多。我们的很多行为是基于固定模式和条件反射的,受限于过往经历、原生家庭、社会潮流等等。越忙、事情越多的时候,就越难以感受到真实的自我。就像我们开车必须清理挡风玻璃一样,我们需要停一停,把心灵垃圾清清,才能视野清晰,日子过得更自由精彩,不然我们以为看到了阳光和路标,其实是苍蝇尸体组成的图形。


想一想,我们每天担心的事情,奋斗的目标,是不是苍蝇的尸体?我们这么勇猛地向前奋斗,那不是更该擦亮眼睛,确保方向正确?不然多年后猛回首,才发现努力一辈子的方向都错了,那不是惨矣!



邵亦波:我从前活得很累


今年初我宣布淡出经纬,创建Evolve基金会的时候,很多人很惊讶。但对我来说,是近几年我做了很多探索自我工作的自然结果。曾经,财富再成倍的增长,江湖地位更高,也是我追求的;但当我慢慢看破我的小我时,发现这样的生活不是我要的。


我从前活得很累。我有严重的完美主义。记得我从六七岁开始,内心就有一个清单,做什么事情可以让父亲开心,什么事情会让他大发雷霆,比如,获得第一名可以让他高兴,动太多声音出太大,他会觉得烦躁。这是我内心的规章制度。因为我小时候的经历,我对自己有很高的要求。我很感谢我爸爸,因为他的这些要求塑造了我,如果没有他,我可能不会有今天的成就。


可是这样的经历是有副作用的。年纪越大,从前帮助我们成功的一些方法,会逐渐显现出副作用来,让我们过得越来越不快乐。初期一个保护我们的墙壁后来会成为我们的牢笼。


我发现我失控的完美主义不但伤害我自己,还伤害我周边的人。跟儿子打网球,看到他姿势不对,无名火就冒出来,非常嫌弃怪罪他,只想严厉纠正批评甚至羞辱他。我知道他很失望和伤心,因为他多么想和我一起快乐地玩。我也想要和他一起快乐的玩,但我无法控制自己。几年前,我的儿子还没到青春期,已经不太想和我在一起了。


从前我脑海里每分每秒都在指责挑剔别人的缺点和错误。我不一定会说出来,但是内心的负面情绪因此起伏不断。除了影响我和别人的关系外,最大的受害者是我,因为我内心这个声音随时随地批评自己做的不够好。我活得很累。



邵亦波:可以生活在更高维的世界里


今天回想从前的我,像是从三维世界看二维。从前的我,受限于成长过程中的行为习惯的枷锁,让我没有自由。就像我无法和子女舒心相处,或者无法接受友情和给与友情,或者我觉得金钱和成就是我的唯一价值,是二维世界里圈住我的线。在二维的我,这些线是无法逾越的障碍。从二维的我的角度来看,这些甚至不是障碍,而是我所在世界的自然的边界。


看到这条线是障碍,而不是自然的边界,是我们跳出这个二维视角的第一步。需要机缘,勇气和智慧。


当我们用三维视角的能力增强时,会发现这些障碍是可以逾越的。


当我们经过很多努力,逾越了这些障碍时,会发现生命其实可以轻松丰富这么多。我逐渐学会沉浸在与孩子单纯相处的快乐里,而不是执着于要教他们一些什么,或者让他们做得更正确。我欣喜地跟他们玩耍,聊天,相处,而且我深信我的陪伴在帮助他们健康的成长。有时候,陪了一会儿,我会发现内心冒起一股无名的焦虑,让我想走开,或拿出手机,但我不被它掌控,继续沉浸在陪伴中。生命怎么会如此美好。


比较过去和现在,我发现生活可以成倍的更鲜活,但同时平静;可以充满着爱,但不怕失去;可以充满意义和使命感,但同时很少焦虑。在二维世界里,这些是矛盾的。在三维世界里,他们可以并存。


邵亦波:高维的世界不会失去低维的能力


我曾经担心过,如果我在这条个人成长路上走下去,会不会失去曾经帮助我成功的特质,比如我的完美主义。


现在,我逐渐意识到,之前,我被完美主义控制,现在,我不是失去了完美主义,而是获得了控制完美主义的自由。比如,我可以在工作需要的时候启动它,但是在与家人孩子相处的时候关掉它。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但我慢慢的确实在做到。


如果一个个体能从二维走向三维,它不会失去在二维的能力,只会把它用得更好。当然,它可能在三维空间中得到新的能力和能量,是之前的他无法想象的。




现在来说说为什么我会邀请洛克菲勒家族的佩姬来混沌和大家见面。我和佩姬一见如故,我们俩的想法有很多类似的地方。我们来听听她的心里路程:

 

佩姬:改变世界,

从自醒和帮助周别人自醒开始


我要感谢我的母亲,是她帮助我,找到了一种奢华和简单生活之间的平衡。


除了妈妈帮助我不变成只会花钱的富二代外,洛克菲勒家族的传统一直是反馈社会,所以虽然家里很有钱,但是我从小就希望能改善人们的福祉。


我自幼致力于慈善事业,尤其想要解決世界上贫穷的问题。但是我很快就发现,很多问题不是不能解決,而是我们人类无法一起齐心协力地合作。


有一次我在紐約把政商界大佬都邀请在一起,想要大家一起想辦法解決贫困问题。但是我却发现这些聪明人根本不能一起相处想出个解决方案,因为他们每个人都有太多的不安全感、太强烈的「小我ego」、太多旧的不好的行为模式,以至于无法齐聚一堂,为社会谋福祉。


从此,我领悟到,如果想要改变世界,首先要帮助世界上的领导人,成为真正的领导人。为什么很多人无法成为有同情心、有爱心和能够对社会产生正面影响的领导者?那是因为他们内心深处有很多苦难。我走遍世界各地,发现无论国籍,很多人都感到痛苦、抑郁、恐惧、没自信,且这些痛苦大部分都跟原生家庭创伤或其他痛苦经历有关系。


所以我现在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帮助各界政商领导者自我成长,找到自己。


 

佩姬:我的缺失和障碍,

我充分了解和超越它们后,

会变成我的长处


以我自己来说,我花了很多时间,来努力克服原生家庭对我造成的心灵障碍与个性缺失。


我一直有很强烈的不安全感,这源自我的母亲。她生了六个孩子,但不是她自己想要这么多孩子,而是她的老公,也就是我的爸爸想要生这么多小孩。所以从小母亲对我们非常严格,很容易不耐烦,发脾气,我们经常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生气,什么时候会郁闷,日子过得如履薄冰。


由于害怕犯错挨骂,我的个性变得非常安静,对世界缺乏信任感,很不愿意显露我的内心世界。


但是我了解了我的个性根源,知道我是因为原生家庭成长历程而变得这么安静害怕后,心结就慢慢解开了,个性也慢慢开始改变了。


现在,我不但不怕显露我的心里感受,还觉得这是我的长处!因为我越肯跟别人分享我的心情,别人越能感到我的真诚。尤其是当我毫无保留地分享我的负面情绪,比如不安全感、缺乏自信等等时,别人就更感到有安全感,更信任我。我也更能够帮助他们探索一些行为模式的根源,辅助他们自我成长。


还有,我小时候对我的姓氏洛克菲勒有排斥的心情。洛克菲勒的这个姓氏曾经给我带来很大的困扰。


我17岁到19岁的时候,在巴西里约热内卢度过三个夏天,在那里的贫民区工作。其中一家穷人租给我一个房间,但是很快就被媒体发现,他们想尽办法想打探我的消息。当时我非常害怕,因为我从小生长的环境是比较私密的,所以也不知道如何跟媒体打交道,只想逃离狗仔队的追踪。



再回到美国之后,我就决定把洛克菲勒这个姓去掉,所以我的姓是跟母姓,不是洛克菲勒。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不喜欢让别人知道我是洛克菲勒第四代。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不排斥当个洛克菲勒家族成员,因为我知道我可以善用我的姓氏、我的背景来更有效地做善事。


我花了很多时间去自我探索,去发现真实的自我,而不是被童年成长经验雕塑出来的「假我」。脱下「假我」的面具,我可以说我过得自由很多。


因为自己受益良多,所以我希望说服身边的每一个人,去探索他们内心深处的创伤,把苦难释放出来,减少畏惧、忧郁,让日子过得更有目标、有意义、自由,而且更能与其他人相处合作。


进一步的目标是我想把社会各界的力量团结起来,这样任何问题都能迎刃而解。因为世界上的问题不是无法解决,而是我们无法一起合作。


邵亦波:


内省、探索原生家庭与成长过程的一些创伤对自己的影响、去了解真实的自我,是很值得做的一件事。自我成长能让我们的日子更快乐、更自由,改善我们和家人及朋友的关系,同时能给我们很多智慧,帮助我们每一个人找到人生的真正目标和意义。


很多时候,我们不但能解开从前锁住我们的枷锁,而且还可以把它变成我们的特殊能力。如果我们想要对这个世界产生深远和正面的影响的话,我们更需要从发现真实的自我开始,不然我们有可能把挡风屏上的苍蝇尸体错以为路标。





*本文由邵亦波和佩姬在混沌创友会活动对话内容整编而成欢迎转发分享,转载请联系授权。

当一个看起来“人生圆满”的人

坦诚剖析自己走过的孤独与脆弱,

你会收获“我不是一个人”的力量与开阔。

扫码加入研习社,

了解邵亦波老师更详尽的分享↓


本期编辑:Derrick
投稿/转载:tougao@hundun.cn
商务合作:marketing@hundun.cn
企业团报咨询:tuanbao@hundun.cn

 
混沌大学 更多文章 Hi,2019 丨 永远年轻的奥义 新年flag不倒指南丨跟着李开复做2019计划 祝贺你!201位混沌大学毕业生 拼多多、美团、小米,你真看懂了吗?|财务透视 丁香园李天天:做医疗要有足够的耐心和勇气
猜您喜欢 JVM源码分析之JDK8下的僵尸(无法回收)类加载器 使用 Laravel 的邮件和消息通知作为事件监听者 今天的推文就一个字 每日安全动态推送(09-09) 交叉点以黄金合作伙伴参与第五届iWeb 峰会,共建HTML5生态